C…

十岁那年,失去父母。之后十年,桫摩竟耗尽全部的自由来偿。

十年之前,大祭司在娑罗双树下用双手作莲,桫摩无声的跪下,用心深省。

在密闭的暗室,他以罪人的姿态度过千百个漆黑夜晚。他无限次想,那天为何随手触动竟会化出一盏灯来。那就像某位神明曾在百无聊赖间说道:「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在父母战死的时刻,桫摩只看见一片的空白。无边的黑暗深渊中,擦亮灯火,却堕进是虚无的芒点。在记忆中再找不到半点凭据,大祭司说他是魔,他便低下头去长久自责,以求赎清自我负罪。

安静的时候,他会听见白鸟振动翅膀的风声,听见大海的潮汐,听见隆隆的春雷和零落秋雨,听见苍茫的天光和一轮一轮蓝月。静静地推测着日落花开的轮回,数落那些罪。

生命是一场莫大的玩笑,灯火坏灭了故事,然后寂寞占据整个世界的煎熬。

他爱着父母、姐姐、他的城。

而他们却说他是魔。在十年间的任何一个时候,他的泪水滴落在冰冷铁镣,黑暗中他是看不见的。但他如此相信,那些落下泪水总是清澈。

在桫摩被囚禁的第十年开春后第一个下雨的日子。

苍兰终于见到桫摩的眼泪。

桫摩也见到一个长着翅膀的冷艳天使。

一束强烈的光线照射,他的瞳孔开始不由己的缩放。她高佻的身型,清瘦而迷人,一对丰盈的酥胸藏在蓝色铠甲之后。腰身纤细,完美的腿型配上高桶银靴,那是他的姐姐,他是知道的。他还是赞叹造物的惟美。

她并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为他解开铁索。

他距离她最近的时候只有一张白纸的厚度,她弯下腰,不经意触到她的胸甲。他竟可以感觉她的心跳。

「姐姐……」

她未应他,只是拨开他蓬乱的发,抬起他面庞,端详然后凝呓。

她的手心冰冷,从他眼角流出的那滴泪落下来,划过她手心,竟有了亲切的体温。她轻轻唤他的名字:「桫摩。」

「桫摩……」

桫摩笑了,他看见她背上那对白色的翼。「翅膀,天空的翅膀,姐姐。」

「或许,桫摩。它本该是属于你。这一切是个意外,桫摩。对不起。」

桫摩站起身,面向分外明媚的天光。把自己的右手放在心脏,他说:「不,姐姐。你是……这天空的主宰。」

她向着光线走出去,桫摩立在姐姐的阴影。他想像得出她张开翅膀凌厉地飞翔,她臀部美丽的曲线,就像初日的月亮。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