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仅剩一个时辰就可脱离苦海,却被人在乳房上刺下无法磨灭的耻辱印迹,唐颜心如死灰。她跨坐在慕容龙腰间,握着巨物慢慢送入体内。饱受摧残的肉穴遍布伤痕,此时慕容龙有意撩拨,顿时鲜血四溢。她吃力地举臀套弄,娇躯不停战栗。唐颜心道:也许不用自杀,自己带着孩子和这下体的伤势,如何能走出这茫茫草原。

「龙夫人像是不大高兴啊。」慕容龙淡淡道。

唐颜从来没有这么痛苦地交合过,即使是新婚之夜,龙战野也对她怜爱万分。

她心里一酸,丈夫一向是很温柔的,从来都不会弄疼自己。

「叫出来!」慕容龙声音一冷。

唐颜僵了一下,「啊」地低叫一声。声音又干又涩。

慕容龙翻身把少妇压在下面,一边挺弄,一边厉声道:「叫!」

「啊……啊……」唐颜能感受到的只有痛苦,但还要装做欢欣地浪叫出声,滋味苦不堪言。

慕容龙阳具一挺,顶住花心来回研磨,肉棒根部的触手也蜂涌而上,在红肿的秘处四下拨弄。

不多时唐颜就快感如潮,情不自禁地浪叫连连。叫了几声,她突觉不对,一睁眼,正看到儿子痛恨的目光。

慕容龙扭头一看,笑道:「你娘被我操得很开心呢。是不是?」后一句问的却是唐颜。

唐颜脸上的血色渐渐褪去,愣愣看着儿子。

慕容龙道:「是不是也想尝尝你娘的滋味啊?」

龙朔眼中怒火闪动,突然跳起来,施出连环腿朝慕容龙胸口踢来。

慕容龙哪会把他放在心上,一抬手便拧住稚嫩的小短腿,将龙朔举到半空。

唐颜挣扎着朝儿子伸出双臂,叫道:「别……别伤我的孩儿……」

慕容龙慢慢把龙朔放在地上,淡淡道:「放心,本宫答应过不伤他的性命。」

唐颜一叠声地说道:「多谢宫主,多谢宫主。」

慕容龙拍拍她的雪臀,「用点力。」

少妇感激不尽,不顾肉穴的剧痛,心甘情愿地举臀应合,竭力扭动腰肢,使肉棒能进得更深,好让宫主满意。

慕容龙斜眼看着龙朔,只见孩子眼里慢慢涌出透明的液体,嘴角也朝下弯去,清秀的脸上满是委屈。

「这孩子跟百战天龙长得可不像,是不是别人的种?」慕容龙调笑道。

唐颜吃力地挺起雪臀,将硕大的肉瘤吞入体内,竭力用娇嫩的肉穴吞吐着上面的肉刺,听到宫主的嘲弄,她娇喘着低声道:「孩子脸型像奴婢,眼睛像他爹爹。」

果然,那双眼睛又大又黑,瞳仁里隐隐燃烧着无穷的斗志,与清秀的面庞迥然相异。慕容龙望着龙朔看了半晌,嘴角慢慢挑起一丝笑意:「莺奴、鹂奴,去让龙公子尝尝当男人的滋味。」

唐颜正拼命收紧肉穴,力气顿时松了,「宫主……」

慕容龙狠狠一捅,「放心,我对男孩没兴趣,不会操他的。令公子还是童男,不操女人怎么能长大?你这两位高徒的经验可丰富得紧,肯定会让令公子满意。」

唐颜看着白氏姐妹朝儿子走去,心一下子提到喉头。朔儿只有八岁……

◆◆◆◆ ◆◆◆◆

龙朔只挣扎了几下就被白氏姐妹制住。两女一边解开孩子的衣服,一边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小朔不要怕,姐姐只是帮小朔长大,不会疼的……」

龙朔两手被白玉鹂握住,白玉莺则分开他的小腿,用膝盖压紧,接着褪下他的裤子。

小男孩的肌肤像少女般粉嫩,胯下又光又滑,没有一根毛发。小鸡鸡只有手指大小,又白又细,还没有色素沉淀。顶端顽皮地翘起一个小尖,还是包茎。

白玉莺对这个小师弟爱如亲弟,但主命难违,只好如此。她一边用轻柔地抚摸一边微笑说:「小朔的小鸡鸡好可爱哦……」试图消除龙朔的恐惧。

轻轻套弄几下,白玉莺张开樱唇,先呵了口气,然后将小鸡鸡含到嘴中,用滑腻的香舌翻开包皮。

她们的动作很温柔,但龙朔却像被火烧般叫了起来。

旁边的唐颜忍不住说道:「小莺,你轻一些……别勉强……」

白玉莺点了点头,舌尖轻轻挑弄包皮尖端。

龙朔不明白,莺姐姐为什么要把自己撒尿的东西吃到嘴里,还一个劲儿的用舌头去舔,弄得他又痒又痛。

软嫩嫩的小鸡鸡没有丝毫异味,似乎用舌头就可以完全卷住。白玉莺越舔越爱,使出浑身解术卖力舔弄。一柱香工夫后,她凭着高超的舌技,终于将孩子的小鸡鸡舔得硬了起来。

红唇一张,沾满唾液的小鸡鸡硬硬翘起,包皮已经翻开,露出粉红的小龟头,像一朵新生的蘑菇,鲜嫩可口。

白玉莺伏在龙朔小小的身体上,怜爱地看着他,轻声道:「小朔,让姐姐帮你成为男人吧。」

龙朔小脸涨得通红,呼呼地喘着气。他看着莺姐姐拿起自己发硬的小鸡鸡,朝腹下送去,突然想起昨晚母亲的举动。她们究竟是干什么呢?

硬起的小鸡鸡像一根光溜溜的手指,慢慢纳入温润的肉穴中。滑腻的肉壁比莺姐姐的唇舌更舒服,小鸡鸡放在里面,龙朔出于本能地挺动起来。

白玉莺导引着让他进入女性的神秘境地,用身体告诉他男女交合的欢愉。

龙朔越挺越快,突然大叫一声,身体抖动着射出自己平生第一次精液。也是毕生唯一一次。

白玉莺笑盈盈起身,仔细舔净小鸡鸡上的黏液,在她艳红的花瓣间,一缕淡淡的白色液体缓缓流出。

唐颜紧张地看着儿子,只见他脸色渐渐回复正常,眼睛呆呆看着车顶,看不清是喜悦还是迷茫。少妇闭上眼,放下心来。

慕容龙的抽送愈发激烈,忽然搂住少妇的腰肢,狰狞的肉棒全根而入。唐颜以为他要射精,连忙挺起雪臀,用淌血的肉穴裹紧整支巨阳。

可肉棒并没有像她预期的那样射出浓浓的液体,而是紧紧顶住花心,似乎要穿透一般。

片刻后,龟头顶端突然传来一阵强大的吸力,透过子宫直入丹田。唐颜惊骇欲绝,身子一动,才发现自己手脚一点力气也无。

丹田犹如倾斜的水盆,运转的真气流水般一泄而出,尽数被龟头吸入。一盏茶工夫后,唐颜苦修多年的真元已经被搾取得点滴无存。

慕容龙手一松,少妇软绵绵伏在地上,染成通红的巨阳从雪臀中慢慢脱出,最后向上一挑,颤微微竖在空中。

◆◆◆◆ ◆◆◆◆

夕阳西下,车队在无边的草原中疾驰。

一名骑手奔到最后一辆大车边俯身凑在窗边仔细听着,然后扬臂高呼。

疾驰的车马轰然停下,从车上下来一行人。

几名帮众扛下一根巨木,在草丛中忙碌着。

慕容龙道:「本宫遵守承诺,即刻放过令公子。」

唐颜娇躯惨白,唯有乳上的两行墨迹触目惊心。她神情委顿地依在白氏姐妹臂中,颤声道:「多谢宫主……」

慕容龙无所谓地摆了摆手,指着刚刚树起的巨木道:「你们把龙夫人放上去吧。」

三女抬眼看去,均是一惊。

那巨木是用来照明的火柱,露在外面的部分高近一人,粗逾尺半。此时顶端尺许被削成锐尖,直指蓝天。

慕容龙看出她们的愕然,解释道:「去把龙夫人的屄套在上面。」

唐颜耳中轰然一响,半晌才回过神来,这无耻之徒果然不守诺言,还要使用这种耻刑……她厉声道:「你不是答应放过我们母子吗?」

慕容龙笑道:「龙夫人身为掌门夫人,怎么连本宫的话都听不清楚呢?本宫答应放过公子,什么时候说过饶你性命呢?」

唐颜回想起他说过的话,不由娇躯剧颤。可恨自己护子心切,竟没有听出他话中的圈套。沉默片刻后,少妇心头滴血地哭叫道:「我化作厉鬼也绝不放过你。」

慕容龙开心地笑了起来,「这话本宫也听过几句。可惜没有一个鬼敢回来……」他脸一板,「莺奴、鹂奴。」

白氏姐妹此时痛悔之极,只恨当时没有劝师娘逃生,而让师娘受尽凌辱。两女哭着跪地拼命磕头,「求宫主开恩,放过我师娘吧。」白玉莺满脸是泪地哀求道:「不然就让师娘留在教内为奴,伺候主子……」

慕容龙淡淡道:「这要看龙夫人的心意。」

与其一辈子被他们淫辱,宁愿立刻就死!唐颜抬起头,恨之入骨地瞪着慕容龙。

慕容龙点点头,「龙夫人勇气可嘉,那就请夫人试试这根柱子吧。」

事情再无挽回余地,白氏姐妹只能抱住师娘放声痛哭。在慕容龙的厉声催促下,两女扶起唐颜,一步一晃地走到柱旁。

八极门掌门夫人受尽凌辱,又要被这种非人的刑具虐杀,紫玫心下又是叹息,又是伤感,正要放下车廉,眼角却接触到一道充满恨意的目光。她抬眼看去,只见那个小孩眼神钉子般,一个个从在场的每个人脸上看过去,似乎要把他们的样子统统记到心底。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