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

「这一带没有定居的农户,唯一的大城渔阳又是军镇,居民稀少,因此没有帮会。」灵玉周游天下,对各处风土多有了解。

金开甲想了想,道:「有没有马贼?」

灵玉沉思道:「当年大燕覆没后,周国屡次兴兵北伐,斩草除根,屠掠极甚。

现在每隔一年姚兴还要遣军至龙城屠杀,柔然王庭又在北漠,无暇东顾,因此这里如今是无主之地,纵有马贼也不成气候。」

慕容龙原本想在此收拢一支势力,这时才知道曾经轰轰烈烈铁蹄踏破中原的鲜卑慕容,在其故地已是烟销云散。

「好个姚兴。」慕容龙轻轻鼓了鼓掌,「手段够狠,我慕容龙受教了。」

金开甲沉吟道:「既然是隔年一出兵,上次出兵是什么时候?」

「就是今年春季。」

灵玉说完,三人目光相遇,眼睛都亮了起来。

「仇百熊、仇百鳌。」金开甲扬声唤道。

血斩双煞闻声赶来。

慕容龙道:「你们兄弟立刻回到雁门,传令赫连雄:即刻起,将购来的马匹尽数送到龙城。」

话音刚落,灵玉已写好信柬递给宫主。

慕容龙略一过目,递给金开甲。

信上寥寥数语,除全歼八极门之外,便是让沐声传通知教内选拔的精锐,分批北上龙城,操练战阵。

金开甲道:「再加一句:从终南直到龙城,每一城镇都需有信鸽。」

过了上谷之后,就再没有星月湖属下的帮会。因此他们虽然还能放回信鸽,知会宫主所处位置,却无法接到教内传来的消息,因此连八极门倾派而出也不知晓。幸好当时未酿成大祸,此时回想起来,若非八极门以武林正道自许,而是一上来就立即动手,后果难料。痛定思痛,金开甲才有这个提议。

慕容龙点头道:「加上。立刻飞鸽传书,诸事都由沐护法定夺。」

灵玉领命而去。

慕容龙望着一望无际的茫茫草海,自言自语道:「姚兴啊姚兴,要不能让你尝尽世间所有的苦楚,我慕容龙枉姓了慕容这个姓氏。」

唐颜跟在车后,将他们的言谈听得一字不漏。她没想到星月湖会与当年的大燕有如此深的瓜葛,更没想到一统江湖,不过是慕容龙的第一步,他的目标竟是整个天下。

心念转动间,唐颜又大惑不解,为何他们对自己毫不忌讳,竟然当面商谈这些机密?莫非……

少妇打了寒战,心头变得冰冷。她赌的是慕容龙以宫主之尊不会轻易毁诺。

但万一他无耻到无赖的地步呢?

◆◆◆◆ ◆◆◆◆

车队在一条小河前停了下来。饶是唐颜武功不凡,不停歇的奔波了一个上午,此时也内息不畅。颈后被缰绳磨破,赤裸的小腿、脚掌更是被划得鲜血淋漓。

她坐在地上,咬牙拔出脚上的小刺,然后慢慢撩水洗净。此时人人都在喝水饮马,无人前来调戏,算是有了片刻的清净。

弯曲的小河清澈而底,在草原中时隐时现地远远东流。河水温凉合度,受伤的脚掌放在里面,一股透心的酥爽使唐颜闭上眼睛。但只过了片刻,她就睁开眼,重新面对现实的痛苦。

她抬起脚,准备擦干包好伤口,才想起自己身上连一片遮羞的布都没有。

赤着身子被人栓在马车后拖行一路,这种难以想像的耻辱使唐颜怔怔落下泪来。

「娘。」

唐颜一回头,只见白氏姐妹左右拉着儿子的小手正站在身后。

她连忙擦干眼泪,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朔儿。」

龙朔走了过来,却没有像从前那样扑到母亲怀里,而是停在离唐颜两步的地方静静看着她。

唐颜木然张着双臂,嘴唇颤抖起来。自己是不是已经伤了儿子的心……

母子俩远远对视着,虽然只有两步的距离,唐颜却觉得永远也无法再把儿子抱在怀里。少妇热泪滂沱,忽然掩面痛哭起来。

白玉莺蹲在唐颜身边,撕下衣襟将师娘伤痕累累的玉足仔细包好。白玉鹂则哄着龙朔,让他去安慰母亲。

「娘。」龙朔的声音很平静,一点也不像一个八岁的孩子,「我会给爹爹、给娘报仇的。」

唐颜芳心碎成一片一片,既因为儿子的懂事,又因为儿子已经知道了自己所做的都是可耻的事情。她流着泪在心里发誓,只要将儿子送回安定,托付给亲人,自己便立刻自尽,再无颜多活一刻。

她一把捏住白玉莺的手腕,问道:「他说话真的算数吗?」

师娘的力气大得异乎寻常,白玉莺痛得拧住眉头,小声道:「宫主说话从来都没有不作数的。」

唐颜放下心事,慢慢松开手。

白玉莺也觉得慕容龙开出的条件宽大得不可思议,给宫主当了数月奴婢,对他的手段也略知一二,于是说道:「师娘还是小心些……」

话未说完,一众男人又围了过来。乞伏穷隆一把推开龙朔,叫道:「贱奴,爬过来!」

龙朔死死捏住拳头,扭头离开。白玉莺冲妹妹使个眼色,让她跟过去照料,自己媚笑着抱住乞伏穷隆的手臂,娇声道:「主子要操人家嘛……」

乞伏穷隆在她脸上扭了一把,「主子这会没工夫,晚些再操你好了。」他提高声音,冲唐颜说道:「腿分开!让老子把东西掏出来。」

唐颜躺在地上,张开双腿。玉户被铁莲子、飞蝗石打得红肿不堪,有几处隐隐还渗着血迹。

乞伏穷隆抬手伸到花瓣内,粗暴地搅弄起来。红肿的花瓣在粗糙的手掌边缘不住鼓胀翻卷,直到吞没了整只手掌。唐颜痛彻心肺,柔颈支在地上,苦苦忍耐。

「一、二、三……十五。」乞伏穷隆把带着少妇体液的暗器一一掏出,排在地上,算道:「十五颗铁莲子,七颗铁菩提,五颗飞蝗石……他妈的!」他掏出一块碎肉,不由吓了一跳。

唐颜颤声道:「这是仇二爷塞到奴婢屄里的。」

乞伏穷隆拎着仔细一看,依稀认出是阳具的模样,「仇家兄弟怪不得姓球呢。

这是谁的?」

少妇脸色苍白,低声道:「是奴婢丈夫的。」

「噢,」乞伏穷隆恍惚大悟,「百战天龙就剩这么一点了?仇老二想得周到,让你们夫妻团聚。还有吗?」

唐颜咬着牙从肛门又掏出一截碎肉。

仇百鳌昨日被她刺了一剑,晚上狠狠操了她几番,心头还是气恨难消,临走时不光割下龙战野的阳具来羞辱唐颜,还把八杰的阳具都割了下来,说是让她同门尽欢。好在血斩双煞匆匆离开,只塞了一个不知是谁的阳具。

「别闹了。赶路要紧。」石蠍在旁边喊了一声。

唐颜挣扎着站起来,朝车后走去。只剩下两个时辰,这一切都结束了。为了朔儿,无论如何也要撑下去。

◆◆◆◆ ◆◆◆◆

这次只走了半个时辰,唐颜就被叫入车内。

昨日还是英姿飒爽秀美如诗的掌门夫人,此时浑身沾满灰尘,赤裸的肉体一路暴晒,微微有些发红。汗水从乳上冲开一道蜿蜒的印痕,露出肌肤的本色。

慕容龙先让白氏姐妹把唐颜擦洗干净,然后拿出钢针,淡淡道:「把奶子托起来。」

唐颜一怔,旋即明白他是要给自己纹身,这可是一辈子也无法洗去的印迹……她怔了片刻,慢慢托起自己丰满的乳房。反正她也不愿再苟活世上,这具脏透的身体还有什么值得珍惜的呢?

锋利的钢针刺破皮肤,带出一滴殷红的血珠。慕容龙一边刺一边向灵玉讨教。

灵玉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就差没有手把手给宫主指点了。

龙朔像一个沉默的小和尚,一直面壁坐在角落里。明知母亲就在身后,却没有回头看一眼。唐颜充满怜爱地望着儿子,连肉体的痛苦似乎也淡忘了。

等慕容龙刺完,少妇的圆乳已经变成两只滴血的肉球。白氏姐妹含着泪擦净血迹,慕容龙随手拿起旁边的墨汁涂在唐颜乳上。

唐颜垂头看去,只见右乳刺的非花非鸟,而是一行字「八极门掌门夫人」,左乳刺着「星月湖淫奴唐颜」。漆黑的字迹印在雪白的肌肤上,提醒她所受到的种种耻辱。

「本宫刺得好不好?」

一滴泪掉在字迹上,冲开一道淡淡墨色,接着越来越多。唐颜低声说:「好……」

慕容龙笑道:「满意就好。还有一个时辰约定的时间就到了,龙夫人是不是等不及了呢?」

唐颜目光停在乳上,没有作声。她在想,自尽时一定要让人找不到自己的尸身,而且要先毁掉这些字迹。或者亲手割下自己的乳房……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人看到。

慕容龙掏出肉棒,「这一个时辰,龙夫人还是本宫的淫奴……」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