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天色破晓,精疲力尽的少妇软绵绵倒在草地上。那根失去生命的阳具从嘴角掉出,沾满泪水和唾液。

一条大汉抓着头发把唐颜提了起来,哂笑道:「这才一夜,龙夫人就想休息了?」说着将一根缰绳套在少妇颈中,将她拖到车后,栓在车桩上。

白氏姐妹回到车上侍奉萧佛奴,方玉玲被送到面前的马车,只剩下唐颜一人赤身裸体孤零零站车后。她茫然看着四周,叫道:「朔儿!朔儿!」

「娘!」清亮的声音从面前传出。

唐颜顿时松了口气,在心里默念道:「感谢皇天菩萨……朔儿没事就好。」

此时在她心里,这一夜的痛苦和羞耻也是值得的了。

车里传来几声响动,唐颜心头立刻揪紧。接着慕容龙的声音响起,「小子还有几分力气。想见你娘?那好。」

车廉一掀,儿子可爱的脸蛋出现在眼前。

看到儿子安然无恙,唐颜心头顿时被欢喜淹没,她笑着轻声叫道:「朔儿。」

龙朔却没有开口,只是明亮的大眼里流露出一丝怀疑。唐颜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身无寸缕,玉脸一下红了。

半晌,龙朔轻轻叫道:「娘,你怎么了……」

唐颜用手臂掩住胸乳,满脸滚烫地说:「娘没事……朔儿,你进去吧。傍晚我们就能回家了。」

龙朔似乎突然间长大了十岁,一言不发地回到车内,躲在车厢黑暗的角落里。

慕容龙没有再放下车廉,反而将四壁的厢窗全部打开。这时唐颜才看到徒儿方玉玲直挺挺躺在车内,旁边还坐着一个道人。

颈中一紧,缰绳拉得笔直。唐颜不由自主地跟着马车跑了起来,她勉强回头朝丈夫的尸体望去,试图记下这个写满自己耻辱和痛苦的地方,好来给丈夫和同门收尸。

◆◆◆◆ ◆◆◆◆

紫玫俏脸贴在母亲白腻的小腹上,疑惑地说:「真的动了吗?」

萧佛奴玉脸飞红,轻轻点了点头。

紫玫心里叹了口气,拿过茉莉花油,柔声道:「娘,我来给你擦身子。」

萧佛奴红着脸说道:「你也怀着孩子,不要累着了。还是等她们两个吧。」

不提则罢,一提起白氏姐妹,紫玫不由心头火起,咬牙道:「那两个贱人!恨死我了!」

萧佛奴神色复杂地看了女儿一眼,没有作声。

涂过茉莉花油的玉体散发着莹白的光辉,又香又软,艳丽夺目。紫玫帮母亲披上衣衫,扶她坐在窗前观赏大草原的景色。

草原犹如不竭的河水从窗口奔流而过。草丛中,鸟进兽走,一派生机盎然,各种动物蹦蹦跳跳往两旁逃开,隔远惊奇地看着车队。忽然,马蹄声惊起一群大雁,它们嘹叫着振翅飞上蓝天,渐渐消失在白云深处。

萧佛奴羡慕地望着那群可以自由飞翔的大雁,喃喃道:「它们飞得多高啊……」

紫玫无言以对,只能扶着母亲的腰肢,静静看着她毫无瑕疵的香肌玉骨,还有那双充满渴望的动人美目,心里暗暗想:「如果娘不是长得这么美,会不会更幸福呢?」

母女俩正在欣赏美景,萧佛奴脸上突然一红。忍了片刻后,她小声道:「我……」这话实在难以启齿。

紫玫心下会意,连忙把母亲扶到被褥中,俯身躺好,然后解开尿布,剥开滑腻的臀肉,将污物细细揩抹干净。

尿布擦到菊肛时,萧佛奴玉体轻颤,秘处顿时湿了。她担心女儿看出端倪,羞得耳朵也红了起来,心里却不期然想起了龙哥哥的肉棒……他一整天都没有碰自己了。

◆◆◆◆ ◆◆◆◆

马车滚滚北上,八极门掌门夫人被赤身露体栓在最末一辆车尾,徒步跟着疾驰的马车。一迈步,她才知道昨夜所受的奸淫有多么粗暴。阴户肿起,鼓鼓胀胀磨擦在两腿之间。后庭也同样突起,肛窦翻出,夹在臀肉中。每迈一步,下体都火辣辣的疼痛。

除了几名伤重无法乘马的以外,其余十几名帮众轮番纵马围着唐颜调笑取乐。

不时朝圆臀抽上一鞭,或者拿兵刃挑弄她的乳房、下阴。

唐颜一边奔跑,一边忍受众人诸般玩弄,不多时便香汗淋漓,两腿酸痛。秀发被汗水打湿,沾在颈中,少妇托着跳动的玉乳,不时朝车内看去。只要不让儿子看到,再多的羞辱她都能承受。

龙朔像知道她的心事,一直躲在角落里,没有回头。

灵玉拿着方玉玲的右乳,一边纹刺,一边讲解。慕容龙依照指点,用少女的左乳练手。方玉玲浑身冷汗也不敢动作,任他将自己雪白的乳球刺成一团鲜红。

良久,慕容龙抬起头,微笑着拿毛巾擦去鲜血。这边灵玉早已刺完,正用朱砂、石青等颜料勾画纹路。等他停下手,香软的右乳显出一朵栩栩如生的牡丹,红花绿叶,娇艳欲滴。再看慕容龙所刺,却是一条飞龙。

灵玉笑道:「宫主用针还欠熟练,力道轻重不一,这龙爪有些走型了。」

慕容龙点点头,等灵玉将不足一一指出,他掏出片玉,一刀切下。浑圆的左乳齐齐分成两半,整齐的刀口从乳头直到乳根,将飞龙斩成两截。少女凄惨的叫声中,慕容龙手起刀落,把自己的作品砍得粉碎。

灵玉抓住右乳略一用力,乳球应手爆裂。接着左手撮指成刀,劈在方玉玲胯间。阴阜像被刀砍般绽裂,连耻骨也一并粉裂。

濒死的少女像一团垃圾般被随手扔到车外,在草丛里翻滚哀号。唐颜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她武功未失,被马车拖了两步,便挣扎着爬了起来。

惨叫声渐渐远去,唐颜心如刀割,面对这帮视人如豖犬的恶汉,她只有垂泪不已。

正流泪间,忽然股间一痛,一个坚硬的东西重重打在秘处。唐颜花容失色,连忙用手掩住下体。

身后传来一阵大笑,仇百熊道:「没打进去嘛。」

乞伏穷隆又摸出一颗铁莲子,叫道:「手拿开!」

这些人竟拿自己的身体当标靶取乐,唐颜又羞又恨——但她还是移开了手掌。

铁莲子划出一条弧线,自下而上打在肿胀的花瓣间。这下乞伏穷隆用上了七分劲力,虽然没有正中肉穴,但铁莲子在嫩肉间一滑,还是钻入少妇体内。

唐颜身子一晃,险些跪在地上。她怕惊动儿子,强忍着痛楚,一声不吭。铁莲子旋转着撞住宫颈,然后顺着湿润的花径渐渐下沉。刚溜下一半,又一枚铁莲子倏忽没入肉穴。两只铁莲子相击,在体内发出一声闷响。

到第五枚铁莲子进入,一连串的铁丸互相撞击之后,有一枚不知何时打入的铁莲子滑出肉穴,带着黏液湿淋淋掉在长草中。接着又掉出两枚。

乞伏穷隆纵马上前,扬起马鞭打在唐颜臀间,「他妈的,夹紧了!」

唐颜羞怒交加,心底一股恨意升起,就想与这些无耻之徒拼命。可抬眼看到龙朔小小的身影,那股气顿时散了。她使力收紧肉穴,但铁莲子还是无法阻挡地滑落。唐颜眉头拧紧,用手按住秘处。

「啪」,又是一鞭,「老子说过,手拿开!」

唐颜犹豫了一下,把手指探入肉穴,将铁莲子朝里推了推。就这样,她一边奔跑,一边收紧嫩肉,还不时用手把他们投来的各种异物推进肉穴深处。

慕容龙瞥了凄惶的少妇一眼,冷冷一笑。胆敢犯我星月湖神威,就该知道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也会让你亡得刻骨铭心。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