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女子乳肉最为美味,人称想肉,」灵玉手腕稳稳旋了一周,刀锋过处,乳肉油脂般分开。一抬手,乳房立刻离体而起,段秀容胸前留下一个整整齐齐的浑圆伤痕。淌血的雪乳平平悬在掌下,夜色中显得诡丽无比。

灵玉一边将乳肉内的血液沥净,一边解说道:「人肉极是滋补,然其味甘性热,多食易使人燥狂。」他从怀里摸出一个白亮的印花皮囊,往乳肉上略撒了一些淡黄的粉末,「这是贫道调制的佐料,不仅可解其火毒,还能除去人肉的苦味,烤成之后,味道分外香嫩。」

安子宏怪声道:「佐料都带在身上,牛鼻子不会整天都盘算着吃人肉吧?」

灵玉笑道:「安兄不必担心,贫道不吃男人。」

安子宏哈哈大笑,牵动伤势,又吐了口血。

慕容龙眼光却停在灵玉手中的皮囊上。那只皮囊有手掌大小,质地细白柔滑,表面印着一枝鲜红的梅花,色泽如新。难得的是皮囊全无缝补痕迹,就像天然生成一般。慕容龙仔细看去,只见皮囊底下那朵红梅形状突起,娇俏可爱。他目光一闪,「道长这只皮囊是何物制成?」

灵玉恭恭敬敬呈上皮囊,「宫主请看。」

慕容龙接到手中,顿觉异样。皮囊开口很大,周围打了几个小孔,穿着绳索。

皮质又细又软,隐隐能看到肌肤的纹路,那粒突起小若樱桃,弹性十足,此时看来,分明是一只完整的乳房。慕容龙饶有兴趣地看着上面的纹饰,才发现那枝梅花并非印制,而是用细针刺成。

「这是属下从江南名妓谢嫣梅体上采来的。可惜剥制不当,只制成一只。」

「谢嫣梅……单看这乳房便是个绝色女子。能得道长青眼有加,也是她的福气。」慕容龙笑道:「这梅花可是道长所纹?」

「正是。」

「好手艺!好皮肤!」慕容龙爱不释手地反覆观赏,然后递给紫玫,「你看,好不好?」

换作别的女子若非吓得尖叫,便是心惊肉跳,难以自已。紫玫却坦然接过这只乳房制成皮囊,淡淡道:「很漂亮,道长果然别出心裁。」

灵玉已经将段秀容那只乳房鲜血沥尽,抹匀佐料,此时正徒手捏着乳头,放在篝火上细烤。→文·冇·人·冇·书·冇·屋←

鲜血干结,平整的伤口渐渐收紧,显出肌肉的纹路。另一面的乳球依然圆润,白嫩的皮肤慢慢发黄,冒出一层细密的油脂。不过时便飘出一股肉香。星月湖众人馋涎欲滴,顿觉嘴里的黄羊肉毫无滋味。

唐颜好不容易撑起身子,粉嫩的圆臀耸动几下,便起身爬到另一人身前,用肉穴依次套弄众人的肉棒。方玉玲娇躯整个压在金开甲雄壮的身体下,只有一截白白的小腿,从金开甲腰侧伸出,随着他的挺弄,无力地摇晃着。

段秀容直直躺在地上,已然昏迷。她全身血液似乎都集中在宽阔的伤口中,失去一只乳房的玉体像透明般毫无血色。但穴道被制后血流不畅,失血还未危及生命。

灵玉丝毫不惧烈火,赤手拿着那团乳肉仔细翻弄。待乳房色泽变得金黄,才双手捧到慕容龙面前。

圆乳形状一如生前,依然饱满如故。乳头色泽暗红,硬硬立在流满金黄色油脂的乳球上。慕容龙将乳晕连同乳头一并切下,放在口内。乳头柔软而又坚韧,乳晕外皮焦脆,里面却细嫩无比,一咬之下顿时焦香满口。

慕容龙切下一片递到萧佛奴唇边,笑道:「来,张开嘴,咬一口。」

美妇眉头拧紧,直直盯着那片嫩肉,眼中又是害怕又是恶心。半晌,她闭上眼,勉强张开小嘴。

紫玫劈手夺过肉片,狠狠塞到嘴里,咬牙瞪着慕容龙。慕容龙一笑作罢。紫玫白着脸,舌头一动也不敢动。过了片刻,悄悄吐到一旁,慕容龙也诈做不知。

安子宏等不急了,叫道:「牛鼻子!你快点,给兄弟弄块大的!」石蠍也叫道:「道长,给小弟也来一块。」

灵玉笑道:「你一块他一块,也不怕累死贫道。干脆一次烤完!」

众人纷纷叫好。

「烤肉重在新鲜,若是死尸,味道就差得远了。」灵玉一边传授经验,一边运功拍醒昏迷的女子。

段秀容茫然睁开双眼,待看清慕容龙手里的肉团正是自己的乳房时,顿时又昏了过去。

灵玉借来蠍尾鞭,手腕一振,布满倒刺的鞭身立刻竖得笔直。他解开段秀容的穴道,伸脚踏住她的一只脚踝,然后握住另一只脚踝向上一推,接着将蠍尾鞭直直刺进女子的菊肛中。刺入三寸深浅后,缓缓回拉。

段秀容痛极而醒,两手拼命按住腿间。

哀号声中,蠍尾鞭锋利的倒刺划破段秀容的手指,从白皙的纤手之间钩出一截湿淋淋的肉体,越拖越长。

灵玉稳住力道,小心地钩出一段肛肠,然后放下蠍尾鞭,将肠道与菊肛相连的部位切开。完全吐露的肛窦立刻收缩,又回复成最初的紧缩模样,拖出三寸的大肠像是插在肛门中的异物,软软拖在臀间。

灵玉松开段秀容的两腿,女子立刻的挣扎着向外爬去,只想远远离开这个恶魔。爬出丈许,她才觉出异样,回头一看,只见自己的肠体还握在道人手中,一条长长的鲜红肉肠一直连到臀下。

灵玉扬臂疾扯,盘曲的肠道从肛门中一涌而出。段秀容喉头一震,肠、胃、食道,整个消化器官一古脑从排泄孔中掉落出来。

女子赤裸裸伏在地上,雪白的双腿间扔着一团湿漉漉的脏器。段秀容挣扎渐渐无力,最后只剩下隐约的抽搐。恍惚中,一根尖锐而冰冷的物体刺入秘处,穿过空洞洞的腔体,从喉头伸出。她已经不知道疼痛,只觉得初秋的寒意越来越浓。

灵玉举着董豹威的铁枪,将垂死的女子架在篝火上。一拧铁枪,女体轻盈地转了一周,手脚舒展,犹如生时。

◆◆◆◆ ◆◆◆◆

慕容龙笑道:「龙夫人可有中意的?」

唐颜低声道:「是不是只需一日,明天便可放过我们母子?」

「只要夫人听从吩咐,认真侍奉,一日之后,本宫绝不相强,明日傍晚令公子便可回家。」

唐颜思索片刻,一咬银牙,抛开羞耻恐惧,跪在场中,无言地举起圆臀。

「这可不行……」慕容龙悠然道:「龙夫人要一个个求大伙操你。」

唐颜别无选择,只能跪在慕容龙面前,低声道:「求你……操我。」

这贱人倒还懂事,知道先请自己。慕容龙冷冷道:「什么你的我的,婊子有这么说话的吗?」

唐颜脸色一白,半晌,她学着妓女的口吻道:「求大爷操……操妾身……」

唐颜身为八极门掌门夫人,不仅貌美如花,而且聪颖果断,是武林中有数的名媛,此刻说出这种话,众人不由轰然大笑。当下有人叫道:「龙夫人是不是当过婊子?」

唐颜强忍羞辱,垂着头默不作声。

慕容龙道:「什么大爷?咱们操你又不给钱,这一日之中,你就是我教的淫奴。」

唐颜压住泪水,小声道:「求主子操淫奴。」

慕容龙一舒腿,放在少妇肩头,懒洋洋说道:「十几个主子的鸡巴都尝过了,还装什么淑女。爬过来吧。」

唐颜挪动双腰,狗一般爬到慕容龙胯间。

肉棒刚刚入手,唐颜心头顿时一颤。那根肉棒渐渐勃起,先从衣间伸出一个儿拳大小的龟头,然后是遍布颗粒的棒身。待看到那个满是倒刺的肉瘤,少妇的手掌不由微微发抖。如此狰狞巨物,只会在最可怕的的噩梦里出现。

唐颜看得胸口发闷,但还是张口将龟头吞到嘴内。仅龟头就塞满了整个口腔,少妇拼命伸直喉咙,也法触到肉瘤,只能用红唇裹住棒身,勉强舔弄。

慕容龙仍抱着萧佛奴,笑道:「龙夫人的嘴巴跟娘的差不多,可没有你卖力呢。」

萧佛奴玉脸一红,周围坐满旁人,她羞于启齿,柔颈一侧,婴儿般把头埋在慕容龙怀中。

慕容龙哈哈一笑,把萧佛奴递到紫玫手里,然后按住唐颜的秀发,狠狠一压。

龟头硬生生挤入咽喉,唐颜呛得眼泪都出来了。她咳嗽着吐出肉棒,不住喘气。

「百战天龙平时是怎么操你的?」[WWW。Zei8。COM贼吧电子书]

唐颜掩着喉咙咳声渐歇,她含着泪花,转过身去,慢慢抬起下体。

「喔,贤伉俪原来喜欢狗交式。」

其实龙战野最喜欢从正面与她交合,唐颜摆成这个姿势,只是不想看这些禽兽戏谑的表情,更不愿让他们看到自己脸上的耻辱。

肉穴一紧,龟头挤开嫩肉,重重捅入体内。仍然干涩的秘处一阵剧痛。唐颜把脸埋在草丛中,眼水一滴滴落在干燥的泥土。

仇百鳌怪叫道:「浪婊子,我们慕容宫主的鸡巴怎么样?比你死鬼男人强吧。」

旁边有人应道:「能让宫主操你,那是你屄上的福气,有你乐的呢,好好享受吧。」

仇百熊更是爬起来从尸堆中扒出龙战野尸体,叉手叉脚扔到唐颜面前。

看到丈夫无头的尸身,唐颜终于忍不住痛哭失声。

仇百熊撕开尸体的裤裆,拧着头发把少妇按在尸体胯下,叫道:「姓龙的鸡巴你可没少亲吧,好好舔,让老子们看看你们怎么耍乐。」

唐颜泣不成声,半晌,她张开朱唇,将软绵绵的阳具含到口内。丈夫身上还有那股熟悉的味道,但一向烈火般炽热的身体却冷得像一团冰块。

金开甲将方玉玲扔了过来,慕容龙又叫来白氏姐妹,星月湖众人一边饮酒吃肉,一边轮流奸淫八极门众女。

火柱越烧越旺,草丛中纵横交错的尸体在火光中时隐时现。一排整齐的头颅之间,一群恶形恶状的大汉狂笑欢饮,拿着烤熟的人臂人腿开怀大嚼。篝火旁,几具白嫩的肉体被人粗暴的奸淫着。其中一个还趴在一具无头的尸体上,吞吐着尸体的阳具。假如真有地狱,这就是地狱了。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