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

夜幕降临,天地一片幽暗。茫茫草原中,一支小小的车队却被周围熊熊燃烧的火柱照得亮如白昼。

二十余人围成一个圆圈,席地而坐。人群中的篝火上,挂着两只洗剥过的黄羊,肉香阵阵飘来。

一个胡服男子意气风发地举杯道:「今日我星月湖在这莽莽草海尽歼八极门,着实痛快!」说罢一饮而尽。

火亮闪动中,映出地上一排整齐的头颅。龙战野、杜犀健、许狮雄、尹象崇、裘虎伏、董豹威、吕鹰扬、曲狼疾……一共四十三个首级,断颈上血迹尚新。

群邪轰然饮干,放声大笑。

一个清丽的少妇慢慢解开衣襟,将洒满鲜血的黄衫放在地上,裸着雪白的双肩跪在一旁。在她右肩上,有一个血肉模糊的伤口。

黄昏时分的一场血战,八极门全军覆没,包括八杰在内的四十七人只剩下三名女子和一个八岁的孩子。

此役星月湖也战死九人,除四名女眷、慕容龙、金开甲、灵玉以外,其余十五人尽数负伤。此时血战余生,众人均是兴致大发,连身负内伤的安子宏也举杯痛饮。

少妇直直看着慕容龙,那个胡服男子每次举杯,她便解下一件衣服。等慕容龙喝完第三杯,少妇左手绕到背后,一拉衣结,抹胸滑落,露出一对粉雕玉琢的香乳。

慕容龙笑道:「龙夫人生得一对好奶。虽不甚大,倒也丰腴白嫩。托起来让大家都看看。」

唐颜缓缓托起双乳展示在众人面前。坐在最末一位的仇百鳌被她刺穿大腿,心里恨极,二话不说便拧住她的乳头狠狠一扯。

唐颜痛得花容失色,仍咬牙紧忍,任他把自己的乳房扯成细长的锥状。

龙朔虽然似懂非懂,但见母亲吃痛,立刻叫道:「你这坏蛋!放开我娘!」

说着一跃而起,动作干净利索。

慕容龙一把将他抱在怀里,笑眯眯道:「几岁了?」

龙朔明亮的大眼怒光闪动,闭着嘴没有说话。

「八岁了。」唐颜忍痛道。

「八岁。有这样的功夫真是了不起。」慕容龙举杯放在唇边,含笑看着龙朔道:「知不知道八年前,你是从哪里出来的?」说着一饮而尽。

唐颜颤声道:「让朔儿到车里,我……我……」

慕容龙脸上笑意不减,朝她亮亮了杯底。唐颜娇躯一僵,最后还是依照约定,在众人面前除去亵裤。

慕容龙拉起龙朔的小手指点着说:「那个是女人的屄,你就是从那里面生出来的。」

龙朔瞪圆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慕容龙,突然狠狠吐了他一口。

慕容龙眼中掠过一抹欣赏的神色,毫不为意地大笑着擦去唾沫,半晌笑声渐歇,「龙夫人手上的功夫大家都领教过了,不知腿间的功夫如何……」他指了指围坐的众人,「就按坐的顺序,让大家都尝尝吧。」

唐颜答应的那一刻便知道此事无可避免,那时她只求保住儿子的性命,无论任何耻辱也都愿承受,但事到临头,她才知道这种羞耻是多么难以忍受。她看了龙朔一眼,见儿子头扭到一边,心里略微松了口气。

仇百鳌早就脱掉裤子,赤着下身坐在地上,肉棒挺得老高。当那双冰凉而又柔软的玉手握住阳具,他乐得眉开眼笑,朝唐颜臀上用力打了一掌,「快点儿!哈哈,这百战天龙老婆的屁股咱也是说打就打。」

唐颜双膝跪地,背对着仇百鳌缓缓沉腰。当肉棒顶到自己贞洁的肉体,心里不禁又苦又酸又痛。

周围着数十道目光都落在少妇翘起的圆臀上,唐颜玉脸时红时白,一垂下头,从眼角看到一排熟悉的面孔。所有的头颅都是怒目圆睁,仿佛还活着般怒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唐颜肝肠寸断,蓦的伏地痛哭失声。

仇百鳌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情,鸡巴空等半天,不耐烦起来,一把伸到唐颜臀下,使劲掏摸。

唐颜痛得俏脸扭曲,挣扎着撑起玉体,重新握住肉棒送到秘处。

「娘!娘!」龙朔急得大叫起来。

「乖,别叫,」慕容龙柔声道:「当年你爹和你娘就是这样生下你的。一会儿你娘会很高兴的……」

龙朔小脸涨得通红,拼命鼓劲想挣脱慕容龙的手臂。

慕容龙哈哈一笑,「莺奴鹂奴,照顾龙公子。」

白氏姐妹见师娘甘心受辱,都是满心凄苦。两女闻声接过龙朔,抱在怀里小声呵护,不敢看师娘一眼。另两名八极门女徒段秀容和方玉玲惊惧交加,更不敢作声。

只要能保住儿子的性命,什么耻辱也无所谓了,况且仅仅只是一天。少妇擦干泪水,看了儿子一眼,「朔儿还小,不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这样安慰自己。

龙朔确实不知道这些人在做什么,但母亲光着身子被人又掐又拧,肯定是受欺负了。娘跪坐在地上,把那些男人又黑又丑的东西放到自己白生生的大腿中间,咬着牙坐下去。他看见那根黑黑的东西一点点进到叫「屄」的部位里,那些男人很开心的笑了起来,而娘却哭个不停。

龙朔双臂一挣,白氏姐妹没想到这个八岁的孩子力气会这么大,竟然被他挣脱。

龙朔猛然扑到仇百鳌身前,左手抱住母亲的胳膊,右手一拳轰出。仇百鳌正在得意,虽然勉强避开,也躲得狼狈不堪。

「小兔崽子!」他大骂一声,右手握成鸡爪,朝小孩胸口狠狠抓下。唐颜慌忙斜肘横挡,已经来不及。

龙朔短臂一举,连退几步,小脸发白。

「朔儿!朔儿!」唐颜惊叫着爬起来,却被仇百鳌搂住腰肢,重重一按。少妇痛叫声中,肉棒已捅入体内。

白氏姐妹左右搂住龙朔,「小朔!受伤了吗?」

半晌,龙朔透出一口气,脸上慢慢恢复血色。见这小家伙竟能挡住仇百鳌十成功力的一击,在场的众人无不暗暗称奇。龙朔眼圈发红,扁着小嘴哭道:「娘,你怎么不打他啊……你打他啊……」

唐颜双手捂住面孔,泪水从指缝里不住涌出。

龙朔哇的大哭起来,惹得白氏姐妹也掉下泪来。两女一边给龙朔擦泪,一边颤声道:「小朔别哭,师娘这都是为你好……」

原来打定主意不理不睬的紫玫再也看不下去,暗暗扯了扯慕容龙的衣袖。慕容龙心下会意,吩咐道:「抱他上车吧,让他睡一会儿。」

唐颜感激地看着慕容龙,没有一个母亲会愿意在在儿子面前被人奸淫,纵然他只有八岁。

待白氏姐妹带龙朔离开,慕容龙淡淡道:「先按顺序尝尝大伙的鸡巴,一会儿你自己挑着来,让每个人都操你一次。还有一整天的时间,不用急。」

唐颜忍住羞耻,挺着圆臀,将一根根长短不一的阳具依次纳入体内,用自己最珍贵的贞洁,最柔嫩的肉穴换取儿子的生命。

◆◆◆◆ ◆◆◆◆

慕容龙道:「今日一战,金长老搏杀百战天龙;灵玉长老搏杀董豹威、尹象崇,重伤许狮雄,立下大功。本宫敬两位一杯。」

待两人饮干,慕容龙笑道:「途中无以酬功,今日的战利品就赏两位长老尝鲜。」

两名女弟子被推到席前,段秀容年约二十三四,相貌清丽,方玉玲略小几岁,皮肤白皙。师门尽数被屠,连师娘都被人淫辱,自己的遭遇可想而知。两女像受惊的羊羔,吓得面无人色。

「两位长老任选一人吧。」

灵玉打量了两女一眼,笑道:「那个小的当是处子,就请金长老笑纳吧。」

金开甲也不推辞,拎小鸡般将方玉玲拎了起来,一把将少女的衣衫尽数扯去。

灵玉围着段秀容转了一圈,鼻翼不住抽动。

「嗯,还不坏。」他笑道:「宫主猎了两只黄羊,贫道无以为报,就借宫主的赏赐请诸位尝尝鲜吧。」

段秀容莫名其妙,但还是依他的吩咐脱下衣裙,躺在羊皮上。

灵玉细长的手指按在女子体上,摸了摸骨肉,点头笑道:「身怀武功的女子,肌体柔韧,嚼起来分外有味。」

段秀容脸色大变,惊叫着坐起身来。灵玉抬手一推,将她按在地上,顺势封了她天突、华盖、膻中诸穴,然后从袖中掏出一把手指宽窄的薄刃。

众人都知道灵玉最嗜人肉,见状都瞪大了眼睛。紫玫面无表情地叉起一片烤好的羊肉,平静地吃了下去。连野兽也不会吃同类的肉,但这帮人是禽兽不如。

灵玉抓住段秀容胸前的肉团,薄刃从乳根缓缓切入。段秀容粉躯一紧,被封住穴道的喉咙只发出细微的叫声。

伤口血如泉涌,丰满的乳房朝上掀开,血淋淋的嫩肉还隐隐跳动。萧佛奴早就闭上美目,把臻首埋在慕容龙温暖的怀抱里。

唐颜此时已走到第五个帮众身前,她满心都是刻骨的羞耻,没有留意灵玉所说的话,当看到他割下弟子乳房时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顿时两腿一软,坐在乞伏穷隆腿上,站不起来。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