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

「老子就是要这一间!」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站在明兰房前叫道。

「军爷,旁边的春香阁比这间可漂亮多了——兰儿,赶紧去伺候军爷。」何小芸将沮渠明兰一把拖到门外。

明兰披着一层薄纱,娇小的身体还不及那人胸口高,站在大汉身边,就像一个玩具瓷娃娃般纤巧。

何小芸满脸堆笑,「这丫头昨天才开始接客,军爷好歹怜惜些。春香阁我已经命人收拾了……」

「少鸡巴放屁!奶子这么大还刚接客,骗谁呢!老子有的是银两,这间房要定了!」

主母还在房内,何小芸怎么也不敢让人进去。她笑得愈发恭顺,抬手扯开明兰的薄纱,把她推到军汉怀中,「兰儿,好生服侍军爷。这边儿请……」

「滚开!」军汉不耐烦横臂一推,想闯进房内。不料那女子反手扣住他的脉门,半边身体顿时酸麻。

何小芸笑容不改,柔声道:「军爷息怒,这间房正在打理,实在无法接待军爷这样的贵客,其他军爷尽管吩咐……」

军汉心下惊疑不定,喘着粗气怒视何小芸,半晌后突然叫道:「老子要操你!」

何小芸一脸媚笑着抱住那人的手臂,用丰满的身体磨擦着腻声道:「那奴家就在榻上给大爷赔罪……」

大汉一愣,旋即哈哈大笑,粗手伸到明兰股间,五指箕张,然后中指一弯。

痛叫声中,明兰已被那人勾着秘处托到半空。

慕容龙冷眼旁观良久,此时才拥着紫玫缓步而行。那人一手搂着何小芸,一手托着明兰,眼睛直勾勾看着紫玫。何小芸生怕再惹出什么乱子,连忙把那人的手塞到自己襟中,嗲声道:「军爷,您摸摸……」

紫玫目不斜视,与明兰擦肩而过。

白生生的粉腿夹着粗黑的大手痛苦地扭动,明兰心里的痛苦比肉体更甚。看着姐姐如此绝情,女孩泪如雨下。

◆◆◆◆ ◆◆◆◆

日色昏黄,燠热依然不减。

「中原酷暑,没有山里那么清凉,洛阳又过于喧嚣……等到塞北大概是七月,正是秋高气爽,草长马肥的时候。娘,你喜欢龙城吗?」

萧佛奴不言不语,宛如沉睡的芙蓉。

「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你总不能一辈子不说话吧。」慕容龙笑吟吟说着,撩起她脸上的发丝。

萧佛奴许下闭口愿之后,白氏姐妹越发有恃无恐,宫主刚刚离开,两人就凑过来笑道:「夫人好大的架子,连宫主都敢不理不睬……」

萧佛奴心头揪紧,一路上两女虽然不敢虐待她,但言语间的羞辱却愈演愈烈。

那些刻薄言语与儿子禽兽般的乱伦一样,都令她无法承受。

白玉鹂捧着浑圆的玉乳,将手上芬芳的油脂涂在乳肉上,「夫人的乳房好像又大了一些呢。」

「里面有奶水了,当然会大。」白玉莺掩口笑道:「你猜夫人的奶水是宫主先喝,还是小宫主先喝?」

白玉鹂两手从乳根一路揉到乳尖,捻着乳头拽了拽,「肯定是宫主先喝了。」

「我猜也是,宫主喝剩下才会喂小宫主。」

白玉鹂嘻嘻笑道:「宫主喝完还能剩下吗?」

「哟,这么大的奶子还怕不够喝吗?」白玉莺含着萧佛奴的乳头品咂着说,「夫人这么美,奶水肯定又香又甜,我也想喝一口呢。」

美妇静静躺在榻上,玉容无波。只有胸前的香乳跳动着,在别人手中被恣意玩弄。

白玉鹂贴在萧佛奴耳边小声说:「宫主能喝到夫人的奶水,可夫人只能喝宫主的龙精——那东西苦巴巴的,一点都不好喝……」

「你不喜欢,夫人喜欢啊。每次被宫主操,夫人都高兴得快晕过去了,褥子能湿这么大一片。」白玉莺不慌不忙地击碎萧佛奴的平静。

白玉鹂托起萧佛奴的双腿,露出包裹着尿布的雪臀,摆成交媾的模样,「夫人最喜欢让人家操屁眼了,宫主的龙根一进去,夫人的奶头就硬硬的……」

「咦?夫人怎么哭了?」白玉莺惊讶中带着掩不住的笑意。萧佛奴每次被两人说得流泪,都会给她们莫大的快慰。夫人屈辱的泪水,是她们唯一的快乐。

「装的吧?少夫人也总是哭哭啼啼的,还不是装出可怜的样子让宫主多操她几次……」白玉鹂挖苦道。

「是了,肯定是装的。夫人又是上吊又是绝食又是咬舌,其实还是不想死。」

白玉莺卑夷地说。

萧佛奴可以闭上眼睛不看,可以合上嘴不说话,但她无法掩住耳朵,躲避她们的嘲讽。尖刻的话语一字一句刺在心底,将她淹没在无边的羞辱中。

「为什么要死啊?当夫人不是很开心吗?」

「什么夫人,只不过是块让宫主玩的美肉。」白玉莺在美妇腿根一拧,「吃饭要人喂,穿衣要人帮,拉屎拉尿还要人伺候——根本就是个废物!」

萧佛奴五内俱焚,紧紧闭着美目,热泪滂沱。

白氏姐妹愈发快意,俯在美妇耳边说道:「要不是有几个洞能让宫主插着玩,你连路边的野狗都不如!」两女隔着厚厚的尿布在她下体用力捣弄,「你现在就是靠这两个洞活着!明白吗?你的屄和屁眼!」

美妇嚎啕痛哭。昏暗的光线下,白嫩的肉体仿佛一抹从池中捞起的凄婉月光,滴着湿湿的水痕。

◆◆◆◆ ◆◆◆◆

每次萧佛奴痛哭时,白氏姐妹都会很小心地用枕头掩住夫人的哭声。因此紫玫并不知道母亲所受的屈辱。她俯在竹榻上,俏脸埋在臂弯,背臀优美的曲线随着呼吸柔柔起伏。

没有任何征兆,一只手凭空伸来,掀开蔽体的细纱。

慕容龙悄悄入内,本想吓她一跳,但妹妹毫无反应,仿佛早已知道他的举动。

细纱下再无寸缕,粉背雪臀一览无余。纤美的腰肢玲珑有致,浑圆的美臀滑腻如脂。处处温香软玉,晶莹生辉。只是臀缝中却露出一角薄纱。

慕容龙轻轻一拉,雪白的丝巾应手而出,上面血迹斑斑,宛如散落的花瓣。

他掰开粉臀,只见原本粉色的菊肛沾着鲜血,又红又肿,菊纹乍开三条伤痕,露出几许红肉,幸好当时并未全根进入,伤口并不太深。

「躺好,哥哥帮你抹点药。」

紫玫扭腰坐起,脸上湿湿的,不知是汗是泪。她一字一句的说:「我绝不再用你的任何一种药!」

慕容龙凝视紫玫片刻,「那么,」他微微一笑,「趴下,让哥哥干你的屁眼儿。」

紫玫下午走了一路,后庭疼痛不已,现在伤处未癒,这混蛋又要进来。她心下气苦,星眸渐渐湿润,半晌泣声道:「你为什么要弄人家那里……」

「女人身上这些地方都可以用,你是我妻子,当然应该用它来让丈夫开心。」

紫玫呆了一会儿,俯身伏在榻上。当肉棒顶住受伤的后庭,她忍不住问道:「你要……射在里面吗?」

慕容龙压在香软的娇躯上,贴着紫玫光滑的玉脸,淡淡笑道:「无所谓。」

他握住妹妹的手掌,低声道:「你已经怀上哥哥的孩子了。」

紫玫心头猛然一跳,喉头顿时哽住,再说不出话来。

「你的癸水已经晚了半月吧。我想,以后九个月,它也不会来了。」

紫玫忍不住战栗起来,脑中嗡嗡作响,「不可能……我怎么能怀上他的孩子,天生的白痴、残疾……」

「叶护法的种子灵丹果然不错,只怕第一次欢合,你就珠胎暗结了。」慕容龙声音渐渐兴奋起来,「用不了多久,你的肚子就会大起来,会和娘一样呕吐,发懒、嗜睡。你们俩同时挺着圆鼓鼓的肚子,里面有我的孩子……九个月后,你会生下一个着纯正慕容氏血统的天才,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你会给哥哥生下一群孩子,我们从里挑一个最强壮、最聪明、最漂亮的当太子……」

慕容紫玫轻轻一笑,「哥哥,进人家前面吧。等人家后面好一些再用它伺候哥哥,好吗?」

「好。」慕容龙痛快地答应了。

当晚紫玫娇媚横生,说不尽的风流婉转,与慕容龙在榻上整整纠缠一夜,慕容龙对她突然迸发的激情有些莫名其妙,但无论如何,比起以往的抗拒,这样的转变他是求之不得。

玫瑰仙子酡颜胜火,香汗淋漓,一次又一次高潮使她娇躯酸软,体软如绵。

但她还是极力耸动下腹,与嫡亲哥哥疯狂地交合。阳具在泥泞的肉穴内不停进出,与此同时,丹田内旋转的真气也愈发蓬勃。

「师父,徒儿很快就能练到第八层凤凰于飞——在这个孽种出生之前!」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