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明兰!」少女叫了一声。

女孩脸上还挂着媚笑,唇角却颤抖着弯了下来,「紫玫姐姐……」

紫玫快步上前,仔细打量着明兰。明兰笔直跪在榻上,两手交叠放在身前,粉嫩的身体仍像一个孩子,但稚气未褪的脸上却挂着用来取悦男人的媚笑。

明兰眼圈慢慢发红,假如自己还有亲人的话,那就是这个很可能成为自己嫂嫂的紫玫姐姐了。

正想扑到姐姐怀中痛哭一番,门外人影闪动,又有人走了进来。吃尽苦头的女孩立即跪直,不敢稍动。

进来的是一个男子,他与哥哥一样的身长玉立,眉目似乎还要英挺几分。他怀中抱着一个华服女子,那女子身上珠环翠绕,但无论什么么的鲜衣美饰,也无法遮掩她的明艳和与生俱来的华贵之气。

「萧阿姨……」明兰认识这位好心肠的阿姨,她听到人们都称她是「百花观音」。

萧阿姨还和以前一样光采照人,眉目间隐约的哀愁,更像阅尽苦难的观音菩萨一样有种悲悯之色。可现在,百花观音却软绵绵偎依在一个陌生男人怀中。

明兰惊疑不定,不明白萧阿姨为什么像孩子一般被人抱在怀里,而且毫不挣扎……

「看了一路,娘也累了吧。躺下休息一会儿……滚!」慕容龙朝跪在榻上的明兰冷喝一声。

明兰连忙起身避让。两臂一动,紫玫顿时惊呼失声,「明兰,你的……怎么……」

稚嫩的胸前赫然是一对沉甸甸的肥乳,比两个月前花蕾的胸脯大了数倍。虽然只如萧佛奴乳房大小,但放在十四岁的小女孩身上却显得分外触目。明兰身体微微一动,圆乳立刻摇摇摆摆划着圈子,掀起一阵乳波。她不得不托着两乳,勉力挪到床侧,又待跪下。

紫玫拉住她急切地问道:「怎么回事?她们给你用了什么药吗?」

由于乳房增长过快,轻轻一碰就会痛楚。明兰红着脸垂下头,托着乳房道:「主人说贱奴的奶子太小,大爷们会不高兴……就给贱奴扎针……」有慕容龙这个陌生人在场,明兰只能这样谨小慎微的说。

慕容龙把母亲放在榻上,斜眼看看明兰的双乳,眼光霍然一跳,接着转到紫玫胸前,嘴角隐隐露出一丝笑意。

一个花枝招展的女子扭着腰走入房内,跪在慕容龙面前嗲声嗲气地说:「奴婢何小芸叩见宫主。」

慕容龙对她的巴结毫不理睬,只拿着一柄玉柄折扇轻轻摇着,一手拿着丝巾,擦去母亲额上的香汗。

何小芸满脸笑容,又转身道:「奴婢叩见少夫人。」

在明兰眼里,主人一向是至高无上,对她们想打就打,想骂就骂,没想到也只是个奴婢——她刚才是叫「少夫人」?紫玫姐姐嫁人了?哥哥呢?沮渠明兰不知所措地看着紫玫。

「小婊子!没一点礼数,还不快跪下!」何小芸说着伸手就去拧明兰。

「滚!」紫玫一声低喝。

何小芸悄悄看了宫主一眼,见主子脸上没一丝表情,只好换上笑脸,退到一旁。

「我哥哥呢?」

「……还活着。」

明兰望着紫玫,虽然不敢说,眼里却流露出乞求的神色。乞求紫玫姐姐能带她离开苦海。

紫玫看出了她的乞求,但她更明白——所有自己要求留在身边的亲人都受到了什么样的折磨。

明兰失望地垂下头,眼睛停在紫玫腰间的小弩上。

紫玫执意要见明兰,但此时却不知说什么好,房间里一片沉默,闷热的空气重重压在心头,让人喘不过气来。

紫玫再无法忍受这种沉重的气氛,扭头离开房间。

「我哥哥……」明兰说了半句,便难过地痛哭起来。哥哥当初对紫玫姐姐那么好,可她现在竟然嫁了人,不管哥哥的下落,甚至根本不理自己。

◆◆◆◆ ◆◆◆◆

紫玫听出明兰的埋怨,但又无法解释,心下又酸又苦,柔肠百转间不由泪盈于睫。她远远避开那个的房间,俯在栏杆上,手里紧紧捏着那支小弩。

香月楼几乎占据了整个玉鸡坊,正中五层高的巍峨楼台原本是广阳帮的总部,如今张灯结彩,粉饰一新,处处脂香粉浓,宾客如云,俨然是春意融融的销魂之所。

紫玫怔怔看着脚下高挑的飞檐。这个脏肮的香月楼尽是木制,一把火就能烧得干干净净。

很容易的事。

但烧了它又能怎么样呢?他们还能再建一座、两座……这些女子依然无法逃脱折磨。

「用劲儿舔!嘿!真够懂事的,屁股抬这么高,等着挨操呢。诚爷,您试试,俩洞都爽着呢。」

「嗯嗯。」那个诚爷连声答应。

「站好,腿分开!嘿,诚爷,我跟您凑个趣儿,您前边儿,我后边儿,一块儿来怎么样?」

「好好。」

房内传来女子的闷哼,紫玫皱起眉头,朝旁边走了几步,但房间里的淫词浪语还不住飘到耳内。

「……湿透了……」

「啊、啊……啊——」「靠,这就发浪了……」

「屄翻开……」

「呀!」女子像是被针刺了一下般,突然痛叫一声。

紫玫已经听出来这是三师姐纪眉妩的声音,但她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能怎么样呢?冲进去把那两个人都杀了?把师姐救走?别傻了,连自己也保不住呢……她苦涩地笑了笑,后庭痛意越来越强烈了……

「诚爷,像不像?」那两人完事后笑嘻嘻出来。

「像!像!」纪诚抹着汗说,「真是太像了。」

「当初小姐在府里,小的也没敢多看,认不准,这不专门请诚爷来瞧瞧。嘿嘿,诚爷说像那就是真像了。」

纪诚有些恍惚地喃喃说:「那脸蛋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一模一样……」

「诚爷不会以为那真是小姐吧?」

纪诚打了个哆嗦,连忙摇头,「不可能不可能……」

「就是!小姐我只是远远见过两次,那体态多端庄啊,温柔娴静,笑起来牙都不露,还好干净,院子里都不许男人进——瞧这婊子,浪屄又肥又厚,捅一下浪水儿乱流,让舔哪儿就舔哪儿……」

「唉,生得一模一样,命怎么差这么远?」

「可不是嘛,咱们小姐多富贵,听说将来还要嫁到皇室,一辈子万人之上。

这个除了脸蛋长得一样,其他可没法儿比啊,一辈子千人压万人骑——掰着屄掐得直流眼泪还不敢躲……」

「不好不好。」纪诚摇着头,也不知道是说掐人的不好,还是被掐的不好。

那人猥亵地笑道:「回府让大伙都来乐乐……」

纪诚正容道:「这事尽量别传,尤其别让将军跟小姐知道!弄不好,给咱们个不敬之罪……」

「诚爷您这说的——又不是咱们让她长成这样……」

两人说着去了。

紫玫早已听得芳心震惊,没想到师姐接客居然接到自己府中的下人……等两人走远,她连忙轻步入内。

纪眉妩满面泪痕,双目紧闭。她受得羞辱已经数不胜数,但此番当做妓女,被家里的奴仆来嫖,还要作出种种风骚来掩人耳目,其中的苦楚屈辱百倍于面对陌生人。

她像石雕般倚在床头,坐了良久。直到门外又传来狎客的脚步声,才慌忙擦干泪痕。

「听说这挂牌的粉头姿色不俗,大爷今儿可要细细品尝一番。」一个纨裤子弟淫笑着走了进来。抬眼一看,顿时愣住了。

一个红衫少女款款走到来人面前,嫣然一笑。那人骨头都酥了,傻傻看着眼前千娇百媚的俏脸。

少女檀口微张,柔声道:「我来伺候大爷。」

纪眉妩不知道紫玫是什么时候进来的,闻言不由大惊失色,连忙撑起酸疼的身体,去拉少夫人。

紫玫拉开衣襟,露出胸口一抹光洁的肌肤,纤指轻轻一划,脸上满是挑逗的笑容,美目却冰冷刺骨。

那人被绝世的艳色所迷,扑地抱着紫玫的纤足,嘴角一个劲儿的打颤,却说不出一个字。

紫玫眼中杀意一闪而逝,挽起罗带,提高声音道:「你要脱我的衣服吗……」

「不要!」纪眉妩慌得六神无主,不知道少夫人这是怎么了,「你快出去,让我来。」

紫玫扬首看着大门,任那双脏手哆嗦着伸向自己的身体。

一道身影以众人无法看清的高速疾飞而入,接着一颗头颅拔地而起,在空中划出一个弧线,落在地上不住翻滚。片刻后,断颈中的鲜血才激射而出。

鲜血仿佛荷叶上的露珠,从脸上一滴滴滑落,露出细滑白嫩的肌肤。紫玫前身的衣物尽赤,连秀发和睫毛也都滴着鲜血。她挽着染血罗带,眼中光晕流转。

慕容龙眼中同样是光芒闪动,两人隔着飞溅的血光,四目交投。

「呀……」旁边引客的鸨母这时才惊叫出来,「这是徐太师的公子……」

「扔出去,喂狗。」慕容龙淡淡说着,伸指抹去刀锋上的血迹。他用片玉一刀斩断那人的头颅,没让他有机会占到便宜,此时面对妹妹哀婉的眼神,怒气渐渐消散。

「洗洗脸,我们回去吧。」半晌后,慕容龙柔声道。

紫玫点点头,依言洗去身上的血迹。

慕容龙看着紫玫的背影,心头涌上一股酸涩的滋味,你为什么还要玩这种小孩子的游戏呢?你还想保护这些下贱的女奴吗?天真的小丫头……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