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

东方的天际刚泛起鱼肚白,披襟窄袖一身鲜卑贵族打扮的慕容龙便立在阶前,远远眺望连绵的终南群峰。在他身后,留守神教与随行的高手分成两列,雁行排开。

左边一列以金开甲为首,他身着银白短衫,浓发散在脑后,骠悍中又带着久经战阵的沉稳;紧随其后的是灵玉真人,他的道袍已经换成本堂的青色,负手而立,神色淡然,但眼中隐约闪动的精光,却有种嗜血的残忍;与两位长老相比,石蠍显得杀气外露,整个人就像他腰间的蠍尾钩,随时都准备与人性命相搏。

宫白羽身材矮小,肤色黝黑,虽然貌不惊人,但潜踪匿迹,独闯禁宫如履平地的功夫却在众人之上。

右边第一位是青袍布履的沐声传,其后站着屠怀沉、白银、青铜等人,留守星月湖。

「叶护法呢?」慕容龙问道。

「叶护法正在给夫人备药。」

慕容龙点了点头。

昨夜叶行南施针之后,萧佛奴的神智略微清醒一些,但还时有反覆。以她娇弱的身体,本来需在宫中静养,可此去龙城来回数月,慕容龙无论如何也不愿与母亲分离这么久,于是不顾妹妹的泣求,叶行南的劝阻,执意携萧佛奴同行。随行的女眷除了母亲和妹妹,还有白氏姐妹沿途伺候,以及纪眉妩。

◆◆◆◆ ◆◆◆◆

「茉莉花油多带不便,这些使完,途中购买即可。用前先将这些药粉掺入,不需太多,一刀圭即可,这些足够半年之用。此药安胎宁神,绝无他异……夫人秉性柔弱,又卧床不起,血行不畅,又易感风寒,必须按摩不辍。若天气睛朗,可陪夫人出外散心,借景怡情……千万不可再受惊吓,夫人虽然芳华正盛,一旦动了胎气,后果难言……」

叶行南絮絮叨叨说着,将各种药物细细包好,递到紫玫手中。

紫玫把他的话一一记在心底,抬手接过药包,突然屈膝跪下,颤声道:「小女子年幼无知,以往多有得罪,求叶护法宽恕。」说着重重磕下头去。

叶行南手忙脚乱地扶起紫玫,「少夫人言重了,快请起来。」

紫玫牢牢跪在地上,仰起娇美绝伦的花靥,含泪道:「叶护法对我的爱护,小女子点点滴滴都记在心里。此去龙城,一别数月,有几件事还求护法费心。」

「好说好说,我答应我答应,别哭,快起来吧。」叶行南呵哄着说道。

「一个是我嫂嫂,她双目失明,又被锁在殿外,风吹日晒……求护法慈悲。」

「嗯嗯嗯,这个,宫主……我来想办法。」

「一个是我大师姐。她神智已失,手臂又有残疾,还求护法照料。」

「可以可以,我派人照看。」

紫玫声泪俱下,「还有我师父……她四肢俱废,又被穿骨勾筋……求护法……」

叶行南踌躇起来,昨晚诊治夫人之后,宫主曾特地交待过雪峰神尼。不管会疯会傻,无论如何使用什么手段,都要首先击碎她的自尊,让神尼沉浸在肉欲中无法自拔,变成一头不知羞耻的淫兽;其次是要找出办法来汲取她的功力。宫主言犹在耳,但一看到少夫人乞怜的眼神,叶行南心一下子就软了。

紫玫哽咽道:「玫儿知道宫主命令不可违背,只求叶伯伯垂怜……保住她们的性命……」

保住性命并非难事,叶行南低叹一声,搀起哭得梨花带雨的少女,「请少夫人放心,在下尽力而为……」

萧佛奴、慕容紫玫、白氏姐妹、纪眉妩,一众花枝招展的女子莺莺燕燕上了大车。沐声传心下不以为然,但想到自己少年时也是一般,他只是苦笑一声,拱手苍声道:「祝宫主此去旗开得胜。」

身后的屠怀沉等帮众齐声叫道:「祝宫主旗开得胜,我星月湖威震天下!」

慕容龙朗然一笑,踌躇满志地昂首向天。

远处一只矫健的雄鹰冲天而起,飞出群峰合抱的山谷,将无边的山河笼罩在自己的巨翅之下。

◆◆◆◆ ◆◆◆◆

「从终南北麓下山,沿渭水向东,经过潼关天险,五日后便可到达洛阳。」

金开甲扬鞭指向远方,「然后从洛阳一路北上,经长平、上党、襄国、赵郡、上谷,到涿郡之后,再朝东北经渔阳、白狼,即可到达龙城。」

慕容龙笑道:「如此听来龙城像是远在天边,苦寒不毛之地。」

金开甲笑道:「二十年前属下曾去过龙城。其地远非苦寒,而且是三燕故都,甚为繁华。四周沃野千里,民风强悍,远非中原可比。」

慕容龙闭上眼睛,悠然神往,「我慕容氏崛起龙城一隅,百余年间便称雄天下,四建燕国。祖宗皇图霸业,雄韬伟略,令后人追慕……」他霍然睁开双目,眼中燃烧着无穷的雄心壮志,「身为慕容氏子孙,我慕容龙必要重建基业,复兴大燕,不负祖宗血脉!」

慕容氏英杰辈出,百年间将天下搅得天翻地覆,金开甲身为匈奴族裔也是心下佩服。

灵玉淡淡一笑,他对女人的兴趣远比争夺天下要大,但宫主有此雄心,他也愿尽力辅佐,于是纵马上前,开口道:「如今天下分崩,北方周、秦、凉、夏四国割据,宋国占据江东,郑国独守巴蜀。神教位于周、秦、宋、郑四国之间,不知宫主从何处下手?」

慕容龙道:「以长老之见呢?」

灵玉沉吟道:「宋国秉承华夏衣冠,虽然兵弱,但难为宫主所用;郑国偏据一隅,因地势所限,纵然取而代之,也难有作为;周国国势方盛,与柔然联姻后已无后顾之忧,如今正秣兵粝马意图西进;秦国北邻柔然、铁弗、突厥诸部,屡经兵祸。去岁又遭大旱,日前与周国在潼关一战,虽然苦战未失,但国势已然动汤。宫主若趁机起兵,西入长安,大事可成。」

慕容龙笑着摇了摇头,「不。我要先取周国。」

灵玉一番分析入情入理,没想到宫主却选择了最难起事的大周,不由满腹疑问。旁边的金开甲却是心下了然,得知慕容龙身世之后,他就知道宫主绝不会放过周国。

周帝姚兴本是燕国重将,十六年前正是他的突然反叛才使燕国毁于一旦。除慕容龙被星月湖掳走,皇妃萧佛奴由近卫救出以外,其他慕容氏皇族尽被屠戮,如此血海深仇,怪不得宫主会念念不忘。只是成大事者怎可以私仇为先……

慕容龙看出两人的疑虑,缓缓道:「灵玉长老对各国情形了如指掌。若要在秦国起事,自然轻而易举。但我若占据长安,秦国如今的困境,也就是将来大燕的困境:一是北方诸部的威胁,二是周国的威胁,最重要是当地的饥荒。接下那么个烂摊子,百害而无一利。」

灵玉真人与金开甲对视一眼,均觉宫主所言有理。

慕容龙苦笑道:「我星月湖虽然称雄武林,但若要争夺天下,只能算是乌合之众。没有一年时间训练部伍,单靠各堂帮众与秦军作战……」

金开甲神情渐渐凝重,江湖人士的彼此争斗与行军作战可是大相迳庭。现在起事,确实操之过急。

「周国看起来兵强军盛,也并非没有可趁之机。姚兴本是汉人,虽然外联柔然,但对境内的异族却大加排斥。如今周国境内汉人不足半数,各地又堡壁林立,结寨自守——不过是建在流沙上的强国罢了。」

灵玉长吁了一口气,点头道:「宫主见解极是,属下难及。」

慕容龙看着群峰之上的浮云,声音轻得几乎听不清楚,「这都是朱邪护法教我的。」

「哥哥……」紫玫从车窗探出头来,焦急地叫道。

慕容龙连忙拨转马头,「怎么了?」

「娘……」紫玫话音未落,慕容龙已经离鞍而起,飞身掠入大车。

紫玫拥着母亲,惶急地说:「娘又病了!我都说不让娘出来!」她急得眼泪汪汪,一个劲儿地埋怨慕容龙。

萧佛奴脸色苍白,偎在女儿臂中,艰难地喘息着。

慕容龙连忙接过母亲,一边在她背上轻轻拍着,一边道:「娘,怎么不舒服了?」

正说间,萧佛奴细眉拧成一团,喉头呕呕作响,却没有吐出什么东西。

紫玫一掀车廉,便欲下车。

「你要干什么?」慕容龙问道。

「去找叶护法。娘刚出门就病成这样!」

慕容龙笑道:「真是个傻丫头!娘怀着孩子,这样呕吐是正常的。」

紫玫半信半疑,「你又没怀过孩子,怎么会知道?」

慕容龙掏出丝巾擦着母亲的红唇,「娘有你的时候,我已经五岁了。那时候娘吐得很厉害……」

他像抱孩子一般把萧佛奴娇小的身体抱在怀中,端详着母亲精致的玉容,「没有人会像儿子这样爱你,所以你也要同样爱我。即是我的母亲,也是我的妻子。从今往后,你不能再想别的男人——连慕容祁也不许!」

紫玫从他变幻的眼神中看出端倪,不由惊呆了。他竟然会有这么疯狂的想法……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