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

「师父。你想死吗?」少女轻声问。

美妇艰难地摇了摇头,「不,我要等着看他死!」

少女沉默片刻,又问道:「师父,你怪我吗?」

「不。不会。」

少女凄然一笑,隔着铁笼把脸贴在美妇满是污渍的脸庞上,低声说:「谢谢师父……」她把声音压得更低,「徒儿破体以后,散乱的真气虽然无法聚拢,但似乎变得更强了。」

美妇眼中立即精光大盛,浑不似四肢被残的废人。

少女静静说:「那禽兽几次试图吸取徒儿的真元,每一次徒儿都觉得有他的真气冲撞丹田。徒儿内功被制,无法练功,但被真气冲撞后,丹田内的真气似乎增长。」

良久之后,身体被残的美妇轻叹般说道:「玫儿,看来宝典另有奥妙,但师父现在再也帮不了你了……你好自为知,不必挂念为师。生死,都是虚幻罢了……」

少女放开手,朝笼中美妇磕了三个头,转身离开。

◆◆◆◆ ◆◆◆◆

「少夫人。」

「嗯。」紫玫把玩手中无矢的小弩,如水的秋波一转,并没有叫白玉莺起身。

室中沉默了一会儿,白玉莺受不了这种无言的压力,瑟缩地问道:「少夫人叫奴婢有什么事?」

紫玫放下小弩,拿起手边的羊脂玉杯。

白玉莺连忙膝行近前,接过玉杯斟上一杯浅红色的玫瑰露,递到少夫人手中。

紫玫浅浅饮了一口,这才淡淡道:「风奴呢?」

白玉莺小心答道:「宫主吩咐,仍留在地字戌室。」

「送她回亲字丁室。」

白玉莺嗫嚅着说道:「宫主……」

「你先送她回去。我自会跟他说。纪奴呢?」

白玉莺咽了唾沫,她不知道玫瑰仙子怎么一天之间就变得这样气派十足,俨然以女主人自居——还不都是被掳来的女人吗?「宫主命纪奴去侍奉灵玉长老了。」

紫玫神色不变,轻轻放下玉杯,平静的声音里多了几分寒意,「让鹂奴去传我吩咐,叫她先回来。」

这摆明是让妹妹白玉鹂去替换纪眉妩,但白玉莺不敢反抗,只得低声答应。

白玉莺离开后,紫玫坐了片刻,站起身来。临行前,她习惯性地把空弩系在腰间。

白氏姐妹正在甬道内窃窃私语,见少夫人出来,连忙蹲身施礼,白玉鹂悄悄看了一眼脸上毫无表情的玫瑰仙子,垂着头离开圣宫去找灵玉真人。白玉莺则一声不响地跟在少夫人身后。

◆◆◆◆ ◆◆◆◆

走进辛室,紫玫深深纳了个福。

叶行南还是头一次见她如此客气,不禁瞪目结舌。

「叶护法,小女子来取风奴所用药物。」

「噢……」叶行南这才回过神来,「嗯嗯……」他连连点头,从药橱中取出失神丹和犬药。

不等白玉莺上前来接,紫玫便亲手取过药物,然后朝叶行南嫣然一笑,「多谢护法。」

紫玫离开半天,叶行南才一屁股坐在椅中,百思不得其解,「小丫头这是怎么了?」

「把你的钥匙拿来。」

白玉莺本来想说没有,但一看她冰冷的眼神,便明白少夫人已经知道钥匙是在自己手中。

夜明珠在慕容龙手里,甬道的珠辉又无法照入石室,紫玫便点了一枝蜡烛。

石门轧轧洞开,室内回汤的娇喘立即响亮起来。

风晚华四肢着地,高翘着雪臀拼命挺动。在她身后,一条纯黑的巨犬与她臀部相接,血红的狗阳嵌在肉穴跳动不止。风晚华满脸潮红,嘴里「咦咦呀呀」叫个不停。黝黑的皮毛击打在雪嫩的圆臀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她目光呆滞,坚挺的玉乳四下乱晃,连那只被削掉一半的乳头也硬硬突起。

一滴滚烫的烛油滴在指上,紫玫才猛然惊醒。看着师姐母狗般狂欢的淫态,心里填满苦涩的滋味。

绝对不能让师姐在这里再住下去,还是回去的好。再怎么那也是人住的地方……紫玫黯然神伤,把蜡烛递给白玉莺,自己掏出丝巾,仔细抹去师姐脸上的汗水。

风晚华已经被药物破坏了神智,与发情的巨犬同居的这些日子,半是强迫,半是暗示,失神的大脑已经接受了自己母狗的身份,她对紫玫的出现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欣喜若狂地与犬只交合着。昔日风采亮丽,气势迫人的流霜剑,如今无论举止形态,都与一条母狗无异。

紫玫试探着把手伸到人狗相接的部位,想拔出狗阳,带师姐离开。但用力一扯,雪臀间嫩肉突起,狗鞭紧紧卡在其中,动弹不得。再一拽,风晚华却吃痛似的低叫一声,接着扭动腰臀,让肉棒进得更深。

身后一个怯怯的声音响起,「少夫人,拔不出来的……狗……在里面很大的。」

紫玫微微回首,不由一愣。白玉莺居然像新婚洞房之夜一样,圆臀高举,唯一不同的是这次的蜡烛较细,她怕肉穴无法夹紧,便插在了菊肛中。

紫玫张口想说自己并不是这个意思,但转念一想,自己什么都没说,她就主动拿肉体当烛台,实在是下贱!心里恨意一起,便扭过头,一言不发。

紫玫帮师姐擦了又擦,手里的丝巾早已湿透了,巨犬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她心急如焚,两眼冒火地盯着嚣张的狗阳——若有利刃在手就好了。

蜡烛越烧越短,当白玉莺感觉到摇曳的火焰进入臀缝时,黑犬终于咆哮着射出滚烫地浓精。

叽咛一声,狗阳从湿透的肉穴中掉出。风晚华媚眼如丝,过度的交合耗尽了她单薄的体力,但她仍不肯休息,而是勉力撑起圆臀,等待下一只肉棒。

旁边的花犬懒洋洋爬了起来,摇着尾巴朝赤裸的母狗走来。紫玫毫不犹豫地拖起师姐,然后一把将白玉莺推到身前,挡住花犬的去路。

白玉莺又惊又怕,愣愣看着少夫人带着风奴从容离去。直到菊肛炙痛,她才尖叫着拼命爬起。

雪臀中已经看不到烛身,火苗直接燃烧在浅褐色的菊纹中。白玉莺惊恐万状,顾不得肛中的炙痛,挣扎着爬向敞开的石门。

身后风声一紧,烛火一闪即灭。接着黑暗中传来少女惊怖而又痛楚的惨叫。

紫玫半拖半抱地拥着师姐,头也不回地离开地字甬道。

◆◆◆◆ ◆◆◆◆

纪眉妩蹲在地上,小心地洗涤下体。被无数人奸淫过自己冰清玉洁的身体之后,她的洁癖早已烟销云散。但多年的习惯还是无法改变。

温热的毛巾擦过秘处,立时快感连连。别人的精液可以洗掉,自己略一碰触就泛滥的淫液却怎么也无法洗净。纪眉妩捂着下腹,怔怔出神。

热水的刺激下,花蒂渐渐发硬,纪眉妩下意识地玉手一动,花蒂触电般传来噬骨的震颤。被焚情膏征服的肉体再也无法抗拒,洁白的毛巾一松,落在盆内泛白的污水中。

紫玫推门而入,慌忙侧过脸。

纪眉妩跪坐在地上,红唇微分,白皙的手指正在肿胀的花瓣内竭力拨弄。等她在高潮的战栗中睁开眼,两女四目交投,却说不出一句话。

良久,纪眉妩脸上露出凄凉的苦笑,起身接过师姐。

昏睡中的风晚华仍然蜷缩着身体,纵然放在榻上也不愿展开四肢。

「今晚先放在这里,明天我送师姐回原来的房间。」紫玫声音轻飘飘毫无力气。难言的自责侵蚀着她的心灵,若非自己要求,大师姐和三师姐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还有,那些药都是自己亲手涂上的——她永远都忘不了。

纪眉妩点点头,欲言又止。

紫玫知道她想问什么,但她自己也不知今后该怎么办——况且,对被淫药改造而沉溺于肉欲的纪师姐,她也不愿轻易吐露自己的想法。

纪眉妩无言地垂下柔颈,仔细掖好被角。

紫玫心下愧疚,抱住纪眉妩轻轻一拥,转身离去。

◆◆◆◆ ◆◆◆◆

慕容龙刚刚商议完的细节,意气风发地回到圣宫。这次离宫,是他征服天下的第一步,从此星月湖将成为一支新兴势力,崛起于群雄纷争的时代。

紫玫像一个温顺的妻子般蹲身帮他解下腰带,除去外袍,一举一动都显示出似水的柔情。

慕容龙注意到她拿起片玉时,眼中流露出一丝隐约的凄然,然后便再不去看它。小丫头真的死心了?

收拾完一切,紫玫便静静坐在床头。

慕容龙搂住妹妹香软的躯体,微笑道:「还痛吗?」

紫玫摇了摇头,又轻轻点了点头。

慕容龙大笑着吻上玉人鲜艳的红唇。紫玫乖乖张开小嘴,主动吐出香舌,让他吸紧。

良久,慕容龙松开嘴,柔声道:「晚上做什么了?」

紫玫娇喘细细,满脸晕红地小声说:「我想送风奴回去……莺儿和鹂儿帮我……」

慕容龙淡淡一笑,「可以。你是宫主夫人,自然有权管理后宫。」

「妹妹知道了。」

慕容龙挽住她柔软的腰身,向后倒去,轻笑道:「来,让哥哥再疼你一回……」

淡淡的珠辉中,泛起动人的春色。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