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雪峰神尼的喘咳渐渐平息,只有白腻的肥乳还余波未止,在胸前沉甸甸四下轻晃。

慕容龙目不转睛地盯着日月钩,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琵琶骨、脚筋都已被穿,身体又被固定在铁笼内,她还能施出什么手段?

忽然间脑中一闪,慕容龙暗暗倒抽口凉气。这贼尼竟如此厉害……

问题就出在那对日月钩上。

当时的情景他还记得清清楚楚。自己偷袭得手,日月钩穿过神尼的琵琶骨,破去了她的真气。踏在遍布血迹碎肉的神殿内,自己心里呯呯直跳。因为隐惧,他两次收紧日月钩,使钩体穿透了神尼的肩膀。

当时两钩都完全没入肌肤。但现在月钩却露出一指有余……日月钩钩内遍布颗粒状突起,一旦钩进琵琶骨,旁人就是用手拔也需几分力气。雪峰神尼竟然单靠散乱的真气,将月钩逼出五分有余,这份功力真是惊世骇俗!

雪峰神尼玉容无波。习惯了日月神钩两股不同的气流之后,她设法借用日钩的阳气,与自己炽热的真气合力,逼出月钩。其间椎心刻骨的苦楚,几乎掩盖了自己被轮奸和羞辱的痛耻。此时她收敛心神,静等夜晚的到来。一夜的时间,足以使她逼出月钩,破笼而出,届时星月湖将不再有一个活口!

「格」的一声轻响,钩身的突起划过琵琶骨,向外动了些许。雪峰神尼苦忍剧痛,蛾眉颦紧。

慕容龙拧着月钩缓缓拔出,仔细听着钩身在琵琶骨磨擦的轻响。手腕轻摆,月钩刮在骨上的沙沙声清晰可闻。

雪峰神尼沾满尿液、精液的红唇颤抖着咬紧,额上冒出一层冷汗。剧烈的酸痛透入骨髓,将凝聚的真气搅得四散崩离。在剧痛中,一股彻骨的凉意直入心底,她知道,自己逼出日月钩的举动已经被人发现。

慕容龙微笑着一推,已经癒合的伤口立即鲜血迸涌,打湿了他的手指。雪峰神尼细密的银牙咬破了朱唇,被迫仰着脸的她看不到日月钩从肩头穿出的惨状,但她能感觉到两根恶毒的手指插进伤口中,拔弄着自己的琵琶骨。那感觉如此清晰,她甚至能感觉到指尖的纹路,还有钢链的冰冷。

小丫头竟然敢拖这么久?慕容龙伸出沾满血迹的手指挑弄着神尼的乳头。即使在这样的剧痛中,敏感的乳头还是传来一阵酥痒的快感,顿时硬了起来。

不来也罢,反正有的是机会!慕容龙抬手含怒一扯,钢链如同闪亮的毒蛇般钻入伤口。雪峰神尼粉背上血肉飞溅,钢环一节一节直接重重敲击在骨骼上,四肢百骸同时震颤起来。

滴血的钢链从肩头斜斜穿过,左右分开,钩住神尼脚踝裸露的筋腱。她玉脸白得近乎透明,肌肤像张满的弓弦完全绷紧,口鼻间呼吸停顿,雪峰神尼竭尽全力抵抗这令人崩溃的剧痛。

慕容龙嘴里有些发干,在这样的折磨下,神尼竟然还能强撑着没有昏迷……

她究竟能抵抗到什么地步?慕容龙勾住脚筋掂了掂——要不要也抽去她四肢的筋腱呢?

就在这时,雪峰神尼高举的雪臀间嫩肉一阵收缩,颤抖着淌出一股淫水。慕容龙眼中一亮,立即从怀里掏出焚情膏,全部抹在神尼肮脏的下体,连菊肛也不放过。然后折下松枝,将碧绿的膏药送入肉穴深处。

粗糙的树皮毫不怜惜地插进肉穴,将娇嫩的肉壁刮出无数血痕,同时使焚情膏融入血肉。慕容龙手腕一举,半尺长短两寸粗细的松枝狠狠捅入神尼体内,翻卷的花瓣被挤得收拢,红唇般含紧树枝。

钢链穿肩而过的那一刻,雪峰神尼已经知道自己再无力挣脱束缚。撕心裂肺的绝望使她发出一声凄厉而又充满的纳喊,玉体拼命挣动起来。肥白的圆臀中,上下短短两截黝黑的粗枝上下起落,如同一股无法按住的悲愤。

铁笼在美妇的挣扎下「铿锵」乱响,雪白的肉体宛如走入绝路的白色猛虎,拼命撞击着坚固的铁条。

围观的帮众相顾失色,心头禁不住掠过一阵寒意……

「卡」的一声脆响,传遍密林,连翻滚的松涛也安静下来,四周一片死寂。

慕容龙缓缓松开手指,神尼光润的玉肘上留下两个苍白的指印。不多时,指印突然变得发红,似乎被鲜血充满。

神尼的朱唇仍然呐喊般圆张着,但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她身子一侧,肘端似乎消失般,变成被肌肤包裹的碎片,软软支在笼底。

慕容龙平静地伸出手掌,握住神尼圆润的膝盖,慢慢合拢五指。骨骼在他太一经的真气下,仿佛粉团般脆弱,没有半分抵抗地乍然粉碎。

「啊——」充满惊恐的尖叫从背后响起,慕容紫玫跌跌撞撞地飞奔过来。奔到神尼身边,她两腿一软,无力扑倒在铁笼上。

她早已熟悉了岛上的道路,忖恃着并没有什么大事,便一路悠哉悠哉地袅袅行来。一边凭运气瞎转,一边赏玩风景,没想到却看到师父被生生捏碎骨骼的一幕。

苍翠欲滴的松柏下,一具冷艳的女体在窄小的铁笼内抬头挺臀,摆出羞耻的淫秽姿态。一个明艳的红衣少女愣愣抱着铁笼,神情呆滞。

冷汗混着鲜血淌遍玉体,雪峰神尼牙关不住轻响,颤抖着说道:「我雪峰化做厉鬼也要取你性命!」

「师太动了嗔念,小心堕入阿鼻地狱,永世不得超生。」慕容龙淡淡道。

他捏住神尼另一只完好的肘尖,忽然莞尔一笑,「师太,你觉得是阿鼻地狱好呢,还是在这里被人操好?」不等神尼开口,他自顾自地回答道:「当然是这里好了。你看这里风景多美,还有这么多关心体贴的哥哥,又粗又长的鸡巴……此间之乐,尘世难求啊。」

接连捏碎神尼一肘一膝之后,慕容龙心里的隐惧终于消淡了一些,恢复了往日的调弄口吻。手指一紧,正待运功捏下,突然身边红影闪动,一件绯红的内衫落在地上。

紫玫一言不发地解开纤腰上的丝绦,除去外裙往地上一扔,接着解下小衣、亵裤,就这样在众人面前将自己脱得一丝不挂,赤条条立在笼边。

苍翠的绿色中,雪白般的娇躯宛如飘落凡间的仙子亭亭玉立,婀娜生姿。周围散落的红衣仿佛盛开的花朵,衬托出玫瑰仙子超凡脱俗的美态。

慕容龙呆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他先扭头冲着傻瞪着紫玫裸体猛瞧的帮众怒喝一声:「滚!」

那几名帮众被他用功力逼出的怒喝吓得浑身一震,连忙扭头,拔腿就走,忽然又听到宫主一声充满杀意的暴喝,「眼睛留下!」

带着血丝的眼球在草地上滚动着,密林中弥漫着血腥的意味。但少女赤裸的胴体却如空灵的梵铃,带着醉人的香甜将密林变成了仙境。

「什么意思?」慕容龙冷冷问。

紫玫微微一笑,惊艳中却又带着无限的凄凉,「你不是要操我吗?我答应你。

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听你的话,侍奉你。生孩子。」

「跪过去。」沉默半晌后,慕容龙开口道。

玉人柔顺地跪在笼边,与神尼并肩伏下。

「自己把屄掰开,说——求哥哥操我。」

紫玫毫不迟疑地把小手伸到臀后,掰开嫩红的花瓣,轻声道:「求哥哥操我。」

「操你之前,先要把这个放进去。」慕容龙手一扬,一个精致的药瓶落在紫玫身边。

紫玫打开药瓶,用指尖沾了一粒细小的种子灵丹,抿入下体的嫩肉中。

「深一些。」

白皙的手指立刻伸进窄紧的肉穴,摸索着将药粒推到体内。

肉穴还有些干燥,手指出入间穴口收收合合,宛如翕张的花朵,娇美香艳。

紫玫脸上没有任何羞涩,也没有任何不安。将药粒推至手指够不到的尽头后,她便翘起小巧的玉臀,自行掰开少女鲜美的玉户,等待阳具的光临。

火热的龟头贴着纤指进入温润的嫩穴。经过两次交合,秘处的疼痛略小了些,但肉刺挤入时依然艰难万分。紫玫平静地挺起下体,默默承受着哥哥的奸淫。

她努力不去想任何事情,不去想母亲、师父、风师姐、嫂嫂、纪师姐……那些受尽折磨的亲友;也不想下体的疼痛。

仇恨、羞愤、痛苦……一切都化开了。娇靥温柔地贴在地上,紫玫静静看着地上一株新生的青草,心神完全被它嫩绿的色彩,舒展的身姿和淡淡的青草气息所吸引。做一株青草,应该是很幸福的事吧……

紫玫出神地想着,直到耳边发出一声脆响。

慕容龙像把玩着什么有趣的事物般,把玩着神尼的右肘。微突的肘尖已经消失了,柔美的手臂中间,只剩下一层软滑的皮肤,和里面星星点点的碎骨。

「被哥哥操是你的本分。不要再想跟我讲任何条件。」慕容龙用那支捏碎神尼臂骨的手指,在紫玫秀挺的玉鼻上轻轻一刮,微笑道:「记住了吗?」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