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紫玫像是睡着了,对慕容龙的询问置若惘闻。

慕容龙声音一冷,「你怎么会凤凰宝典?」

紫玫芳心暗颤,没想到他竟然会知道本门秘籍。

「是雪峰那个贼尼传你的吗?」

声音里带着庞大的压力,紫玫不能再装聋作哑下去,于是小声道:「什么凤凰宝典?没听说过。」

慕容龙压根儿不信,「雪峰传你的是什么功夫?」

「九玄真气。」紫玫眼也不眨地胡诌个名称。

「九玄真气破体后会假死吗?」

「假死?」紫玫泪珠扑扑簌簌掉了出来,委屈万分地说:「你的坏东西那么大,我差一点就真死了,呜……你这个混蛋,一点都不心疼我……」

她越说越恼,一脚踢在慕容龙腿上。腿一动,她「哎呀」一声痛叫,细眉顿时拧紧,这下倒不是装的。

慕容龙拿她也没办法,等她哭完,又问道:「你当时真元有没有什么异常?」

有,当然有异常。紫玫摇了摇头,又微微点头,迟疑着说:「好像有……好像被你吸走了……慕容龙!」她突然叫了起来,「你是不是偷走了我的功力!」

慕容龙略带尴尬地笑道:「没有……真没有……」不过好像真有一点。

其实不只是他吸取了紫玫的真元,慕容龙汇入紫玫丹田的真元更多。

凤凰宝典本是上古玄经,相传为九天玄女所授,修习者必为纯阴之质。战国之初,宝典落入一位方士玄妙子手中。

玄妙子本是道家嫡脉,精修太一经多年,但始终难至大成。得到凤凰宝典之后,才智高绝的玄妙子立刻看出宝典与太一经虽然阴阳各异,却是相辅相承。

他惮精竭智精研其中奥妙。并百般挑选,娶了一名质慧貌美的少女为妻,授以宝典。

夫妻二人潜心修炼,最终使太一经与凤凰宝典融汇贯通,成功的破去了修习凤凰宝典必需纯阴之质的限制。

但乐极生悲,正当玄妙子为大功告成欢欣鼓舞之时,爱妻却突然反目成仇,以刚刚练就的凤凰神功将他打落悬崖。待玄妙子伤癒复出,才知道自己深爱的妻子已经与门下弟子堂而皇之地结成夫妇。

经此惨剧,玄妙子性情大变。一番苦斗之后,玄妙子将门下所有弟子不分良贱杀个干干净净,并且用最残酷的手段将爱妻折磨至死。

妻子的背叛使玄妙子对女人痛恨万分,趁天下动汤,他以终南深山为基,网罗党羽从各地掳掠女子以供淫虐,并靠着自己的博学才识荼毒生灵,将女体作为鼎炉以邪法修真,终至大成。

玄妙子成为星月湖的开山祖师,凤凰宝典和太一经也成为镇教神功。但与历代宫主修行的太一经不同,凤凰宝典专供女子修行,对于从不收女弟子的星月湖来说毫无用处。只是玄妙子在宝典上花费心血甚多,难以割舍。因此只把宝典锁入秘室,重重封印。

直到百余年前,宝典为灵犀彩凤盗取,四镇神将尽数命殒其手。当时星月湖高手倾巢而出,与灵犀彩凤决战南海之滨,以牺牲数十名高手的代价也未能将她击毙,反而被她杀至圣宫。最后太冲宫主不得已封闭地宫,与灵犀彩凤同归于尽。

但凤凰宝典却从此下落不明。

据玄妙子亲手所刻的留真卷记载,修习凤凰宝典在第八层之前元红被破,必然危及性命。但若以太一真气助之,仅会假死六个时辰,在这期间八脉齐断,气息皆无。

不过此事乃玄妙子毕生恨事,卷中记载极少,仅有寥寥数语。凤凰宝典又失踪多年,无从辨别。

慕容龙冷眼旁观,雪峰神尼和妹妹练的多半就是凤凰宝典,但同是飘梅峰弟子,为何风晚华等人却毫无异状?他料知再问下去紫玫也不会说实话,便换上笑脸,抬手伸向妹妹身上的柔毯。

紫玫捏紧毯角,娇躯蜷成一团,远远躲在角落里,警戒地说道:「你要干什么!」

「干你。」慕容龙干脆地说。

「不行!不许再碰我!」

「少废话,你现在已经是哥哥的妻子了,让我操是天经地义——毯子拿开,让哥哥看看你的小嫩屄……」

「哥……人家还疼着呢……」紫玫小声哀求道。

「我看一下,伤的厉害哥哥就不碰你。」

「我才不信呢——你才不管人家疼不疼,都要……」

慕容龙不耐烦起来,一把抱住紫玫的肩头,掀开柔毯,「手拿开。」

紫玫恨不得一口咬死他,但脸上还是挂着凄凄婉婉的羞疼,无奈的移开小手。

慕容龙掰开腿缝,看到股间那片鲜艳的殷红,不由心里一惊,连忙轻轻剥开花瓣,把手指探入其中浅浅掏摸。

紫玫眉头轻皱,少女羞涩的秘处被自己深恨的男人玩弄,那种羞愤使她额角血管急跳,恨不得一刀捅死这个禽兽!她脑中忽然一闪,两眼不安份地在慕容龙腰间搜索,想找出自己的宝刀片玉。

刚想挪动身体凑到他身边摸摸,只听慕容龙低声叹道:「妹妹,你还真了解哥哥……」

紫玫正在纳闷,突然下体一颤,那两根手指似乎带着麻酥酥的细微电流,从自己最敏感的花蒂掠过。俏脸顿时红了起来,紫玫星眸半张,红唇中逸出一缕柔媚入骨的娇喘。她两手紧紧捏着慕容龙的衣襟,娇躯在手指温柔的爱抚下不住战栗,粉嫩的花瓣时鼓时缩,沁出点点蜜液。

慕容龙嘴唇在她耳后轻轻磨擦着,呢哝道:「想让哥哥操你吗?」

紫玫两眼迷蒙地偎依在他怀里,香肩微动。片刻后像是受不了他的挑逗般,身体一紧,手臂紧紧抱在慕容龙腰间,搭在慕容龙膝上的两腿交叉拧在一起,圆臀微晃。

「嗯?」慕容龙挑逗地问道。

「唔?」紫玫像是没听到他刚才说的话。心里却在大骂,这家伙连内衣都没穿,甚至连兵刃都不带!

「想让哥哥操你吗?」慕容龙重问道。

「嗯——不嘛……」紫玫嘤咛着摇摇头,她握住臀下那根直直竖起的巨物,向下按去,娇声道:「你这样人家就挺舒服,不要它碰我……」

慕容龙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舒服了,哥哥还没有舒服呢。」

刚才他已探出紫玫下体的血迹只是元红新破的余沥,肉穴并未受伤。起初破体时他还怕妹妹难以承受,忍让三分;后来误以为妹妹已死,再行奸淫时便没有丝毫保留。没想到妹妹娇嫩的处子幽穴,居然能承受自己这么怪异的庞然巨物……

他中指插入小穴,拇指在花蒂上轻揉慢捻,穴口立刻像温润的小嘴,含着手指柔柔吞吐。慕容龙兴奋异常,高声赞道:「妹妹的小屄真是绝品!」

阳具一震,硬梆梆撑开紫玫的小手,带着炽热的气息顶在股间。她惊呼一声,急忙挺腰欲躲。

慕容龙一手从背下绕过,握住小巧的酥乳;一手搂着膝弯,将紫玫抱在怀中,一脸坏笑地说:「想逃?」

这家伙既然没有随身带着宝刀,紫玫也懒得再纠缠下去,脸上刚才的媚态一扫而空,她挣扎着撑坐起来,绷着脸低叫道:「放我下去!」

慕容龙手指一挑,惹得玉人花枝般一阵乱颤,「乖乖分开腿,让哥哥的东西插进去。」

紫玫两眼一眨,立即珠泪盈然,「哥哥,人家好痛啊……明天吧,好不好……」

「痛什么痛,里面滑溜溜一点事都没有……」慕容龙心里暗笑道,你开始说的一点没错,不管你疼不疼,这么美妙的小穴,哥哥都要好好享受一番。

火热的龟头拳头般硬硬顶进臀缝中,来回磨擦,紫玫知道他性欲大发,自己在劫难逃,一咬牙,又换上娇羞无限的神情,纤手挡在腹下,吐气如兰的腻声道:「哥哥,你先答应妹妹一件事好不好?」

慕容龙笑了半声,正要答应,突然脸色一沉。半晌冷冷道:「挨操是你份内之事,少跟我提什么条件。」这小丫头总跟自己耍滑,这个例子绝不能开,还是让她趁早死了这条心,免得持宠生骄,以后越来越麻烦。

紫玫没想到自己故作媚态,居然还会碰上个硬钉子,不由羞怒交加,一拳打在勃起的肉棒上。

慕容龙脸色阴沉,他盘膝而坐,握住紫玫的膝弯向上一提,将纤柔的腰肢放在自己腿上。然后两手一分,迷人的玉户立刻在晶莹的玉股间柔柔绽开。

慕容龙故意没有点她的穴道,就是想用粗暴的强奸给妹妹一个教训,让她明白:任何反抗和要求都是徒劳的。作为妻子,作为女人,她不能有自己的意见,只能柔顺的侍奉男人,无言地献出自己的肉体。

但妹妹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紫玫俏脸发白,略略挣扎一下便放弃了,只是冷冰冰摊开身体任他为所欲为。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