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慕容龙贪婪地盯着面前娇艳的身体。他捧起母亲软绵绵的脚掌,低头一吻。

火热的嘴唇随着脚踝、膝弯,从大腿内侧一直磨擦到滑腻的花瓣上。他张开嘴,把那丛嫩肉一口含住。一边舔舐,一边拥紧两条光润的大腿,把脸埋在母亲身体正中,享受着那里的芳香和甘甜。

萧佛奴虽然万般不愿,但在儿子的亲吻下,禁不住秘处淫液潮涌。她俏脸飞红,鼻中发出时断时续的呻吟声。

慕容龙含住花蒂用力一吸,待美妇哆嗦着喷出阴精,他才吐出花瓣,扑身将粉嫩的肉体压在身下,笑道:「娘,舒服吗?」

萧佛奴羞得耳根发红,她拼命摇着头,试图痛骂儿子的兽行,但嘴里只发出「咦咦呀呀」的声音。

慕容龙抱住母亲肥嫩的香乳,肉棒笔直顶在湿漉漉的嫩肉中,盯着萧佛奴痛苦而又无奈的哭诉,眼里一股充满邪恶的笑意渐渐汤开。

「娘,你做儿子的小宝宝好不好?」说着阳具一挺,捅进仍在收缩的肉穴中。

萧佛奴「呀」的一声长叫,眉头顿时拧成一团。

慕容龙带着淡淡的笑意,用力一顶,龟头重重撞在母亲的花心上。萧佛奴柔颈一扬,一口气噎在喉头。慕容龙不等她喘过气来,肉棒根部的触手一涌而上,将花瓣撑成一片艳红的浑圆。几根特别细长有力的触手,在玉户中拼命舞动。

他的挺送愈发用力,拔出时触手夹紧花蒂,将细小的肉粒扯得细长,插入时不但整支粗壮的阳具尽数捣入温润绵软的肉穴,有一根触手甚至捅进尿道,在里面不住搅动。

萧佛奴不时发出含糊的尖叫,星眸像浸在水底般被泪水覆盖,发红的玉脸更显得娇艳欲滴。肉穴被巨物塞满的快感不断袭来,每一次捅入,花心都被顶得又酸又麻。从未被异物进入过的尿道则像是被撕裂般,剧痛连连。下体的快感和疼痛交替袭来,渐渐连成一体,让娇弱的贵妇分不清究竟是疼痛还是快感。

慕容龙见母亲眼神渐渐散乱,忽然两手一举,将萧佛奴两腿向压在肩旁,使肥臀高高挺起。接着拔出阳具,朝肉穴下的菊花蕾中一捅而入。

柔软的香躯猛然绷紧,萧佛奴美目圆睁,被钢套撑开的小嘴死死咬紧,没有发出一点声息。

慕容龙微笑着拔出肉棒,挪开身体。

他两手依然举着母亲的双腿,只见萧佛奴圆臀朝天仰起,一片滑嫩的白腻中,敞露的玉户纤毫毕现,殷红的花瓣不住缩动收紧,却怎么也遮不住里面那一大一小两个红红的穴口,被巨阳撕破的菊肛却敞着浑圆的肉洞,粉红的肉壁上撕开几道深深的裂痕,鲜血正从伤口内缓缓涌出。

僵持片刻后,肉穴上方的小孔突然向外一鼓,一道淡黄色的液体划出一道弧线,远远落在床外,水花四溅。

居然被儿子强暴得小便失禁,萧佛奴羞愤欲死,可她没办法举手捂住住滚烫的玉脸,只能勉强把头侧到一边,用散乱的秀发遮住自己的羞赧。

尿液喷溅的「哗哗」声在室回汤良久,就在萧佛奴难堪的无地自容时,才慢慢止住。沾满尿液的小孔渐渐闭拢,忽然又是一鼓,冒出一道小小的喷泉。这次残余的尿液尽数落在萧佛奴的股间,沾得下体到处都是。

被按得朝天仰起的肥臀哆嗦着恢复平静,刚癒合不久又被深深撕裂的菊肛括约肌,这一次彻底损坏,再也无法合拢。浑圆的肛洞中鲜血满溢,最后顺着股沟染红了身下的轻毯。

慕容龙扶起雄风犹在的阳具,龟头沿着臀缝一路擦着血迹,捅入肛洞的血池中。肉棒下血流如注,在白臀间交错纵横。

柔美的娇躯不住战栗,萧佛奴痛得神智恍惚,雪白的喉头抽动着,发出艰难的痛呼。

肉根浸没在温热的血液中,被柔软的肠壁密密裹住。肥美的雪臀在凶狠的撞击下时圆时扁,柔媚迷人。慕容龙挺弄多时,最后大喝一声,阳精狂泄。

萧佛奴早已昏迷多时,儿子的手臂离开后,失去筋腱的玉腿仍搭在肩头。肛中一串血泡翻滚浮出,混着股股白浓的浊精。慕容龙看着母亲依然平坦的小腹,慢慢擦净肉棒上的血迹。

不知道里面是男是女,最好是个像娘一样美艳的女儿。若是男孩——怎么比得上亲妹血统纯正呢……

丢开丝巾,慕容龙淡淡道:「照料夫人。鹂奴,去叶护法处,把种子灵丹取来。」

◆◆◆◆ ◆◆◆◆

「诸位。」看着席间数十人济济一堂,慕容龙止不住兴奋之情,前两日他还在为教中无人头疼,如今平添众多高手,实力大增,再非往日捉襟见肘的窘态。

「从今往后大伙都是一家人,客气话也不再多说。」他举杯一饮而尽,然后两指一紧,劲力到处,瓷杯立时化为齑粉,「本宫与诸位兄弟同心同德,共举大事。若有负心,有如此杯。」

灵玉真人举杯往口一倾,接着翻掌拍在案上。他这一掌轻飘飘毫无力道,更没有一丝声音。待抬起手掌,酒杯已悄然粉碎。

这次晚宴参与者都是屠怀沉精心挑选的一等一高手,当下众人各施奇功,在宫主面前露了一手。

沐声传双眼似睁似闭,但每个人的手法、功力、反应、神情、气度无不尽收眼底。

慕容龙喜不自胜,当场拜请武功最强的赫连雄、石蠍与西秦独行大盗宫白羽为教中供奉,其余为各堂香主。

待众人依位次坐定,慕容龙立即转入正题,「神教汇集八方英豪,志在天下。

依各位之见,当从何处下手?」

「钱、粮、兵马。」灵玉毫不犹豫地答道,「我教西连长安,东近洛阳,若能占据两城,即可逐鹿天下。」

「三年前长安被大周攻破,元气至今未复。我看,还是先图洛阳。」石蠍接口道。

「陇西也富得很。」宫白羽在凉州多年,熟知当地情况,「若要银子,我带兄弟们去。」

「扬一益二,扬州、成都都是客商云集的好地方。」

「洛阳,还是洛阳大户多!宫主,我们哥儿俩走一趟!不弄回十万两银子,不用宫主吩咐,我仇百熊自己把脑袋割下来!」

一说打家劫舍,众人立刻兴致大发。

好端端商量立国大计,结果弄成明偷暗抢。慕容龙心里苦笑,一时半刻想改掉他们的匪徒本色只是疑人说梦。

忽然一个声音开口道:「灵玉道长所言不差,钱粮兵马,缺一不可。在下愿赴雁门,搜购战马,为宫主训练一支精骑。」

慕容龙赏识地看了赫连雄一眼,点头道:「供奉说的极是。就请赫连兄到雁门察看形势,若有机会能控制当场马市最好!」

秃发什健兄弟本是当地人氏,闻言立即高声附合,要求同去。金开甲也跃跃欲试,却被宫主用眼色止住。

慕容龙含笑道:「蔡长老有何见解?」

没能见到少夫人,蔡云峰有些魂不守舍,闻言怔了一下,抱拳道:「但凭宫主吩咐。」

慕容龙对他的心不在焉一笑置之,沉吟道:「霍长老已经赶赴洛阳,但洛阳是周国皇都,帮会林立,只怕霍长老孤木难支。蔡长老可带水堂帮众前去相助。」

这么快就要离宫,蔡云峰心里有点不舍,但还是点头答应。

只听宫主又道:「数日后本宫将亲赴洛阳,无论如何要将洛阳纳入我教!」

蔡云峰心花怒放,似乎看到玫瑰仙子笑盈盈说:「这么快就收服洛阳诸帮,蔡长老辛苦了。」

「遵命!」蔡云峰高声道。

慕容龙淡淡一笑,「届时请沐护法坐镇宫中,金长老、灵玉长老、石供奉与本宫同行。」他望着远处连绵的群山,声音渐渐凝重,「本宫要到龙城拜祭我慕容氏祖先。」

还有那一大笔宝藏!

◆◆◆◆ ◆◆◆◆

紫玫还是那个姿势蜷在榻上。她真是疼得紧了,躺了一整天,下体似乎还插着那根庞然巨物,略一动作就霍霍作痛。她小心翼翼地抬起右手,只见指尖还沾着殷红的血迹。紫玫小嘴一扁,委屈地嘤嘤哭泣起来。

一边哭,一边暗暗疑惑,怎么自己破体后并未殒命?

慕容龙蹑手蹑脚走进房间,勾头观察妹妹的神色。

紫玫对他恨之入骨,闭着眼对他毫不理睬。

慕容龙咽了口吐沫,按了按怀里的种子灵丹,没有掏出来。他挨着紫玫躺在床上,慢慢伸直身体,然后展臂搂住妹妹香软的身体,长长舒了口气。

紫玫止住哭声,但眼泪却越流越多,她恨恨抹了把泪水,绷着脸一言不发。

「好啦,好啦,别再哭了……眼都肿了……」

「我就哭!你欺负我!」

慕容龙帮她擦去脸上的泪花,低笑道:「女人第一次都这样,以后就不会痛了——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尝一次一辈子都忘不了呢。」

「呸!」紫玫气冲冲翻过身子,背对着慕容龙。

这样的娇嗔薄怒使慕容龙心里一荡,他低头在紫玫颈中一吻,正容道:「你练的是什么内功?」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