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大殿悄无声息,数百人泥塑木偶般围成一圈,呆呆看着突然复活,大展神威的雪峰神尼。

雪峰神尼上身沾满血迹脑浆,她左肩一振,一道金光闪电般从冰肌玉骨中射出。

对面一个披发汉子额头上乍然现出一个小小的红点,接着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就此气绝。

雪峰神尼双臂凤翼般展开,玉体泛起一层不同于血色的鲜红之气。眨眼间那层红色已经溢出肉体,炽热的气流绕着白嫩的玉体滚滚浮动,雪峰神尼宛如浴火凤凰般翘首而立,发出一声清亮的长啸。

长啸声中,缠在乳上的鬼索寸寸断裂,余下金针激射而出,周围四名邪道高手被金针贯颅而入,无声无息的毙命当场。

刹那间六人横尸就地,人们才反应过来。如同数十枚破空雷同时在场中炸开,人群轰然而散。眨眼工夫,数百人围成的大圈子,就剩下寥寥几条身影。

灵玉真人长眉一挑,从袖中掏出一柄拂尘。

安子宏拔出弯钩,矮身作势,口中呵呵有声。

赫连雄两手紧握短戟,丝毫不敢大意。

旁边还有一个羯人装束的黄须汉子,也未退开。

屠怀沉心惊肉跳,单看雪峰神尼逼出「凝真九针」的声势,便知她不但内功全复,而且较昔日闯宫的惊人功力尤为精盛。此时沐、金、霍等人都不在,只剩自己一名长老强撑场面。他硬着头皮扬起双掌,常年挂在脸上的笑容不翼而飞。

雪峰神尼中计被擒,身受奇辱,早已是满心仇恨,此时功力尽复,当下素手一扬,炽热的气流狂涌而出。

首当其冲的安子宏狂叫着挥出弯钩,全力封挡。寒光四射的钢钩与发红的气流一触,立即脱手飞起,接着红光大盛,吞没了他的右臂。安子宏右手虎口震裂,整条手臂像被烈火烧炙般剧痛无比。

朦胧的红光中,只见安子宏虎口鲜血迸涌,血珠一滴一滴被鼓荡的真气绞成雾状,接着被真气蒸发,没有一滴落在地上。他勉强催发内功竭力相抗,片刻间,额上便布满光晶晶的汗珠。

灵玉真人正犹豫间,赫连雄已经抢先出手,短戟上挑下封,奔雷般刺入雪峰神尼周身荡漾的红光中。

赫连雄虎躯一震,短戟如中铁石,震得双臂发麻。他不知道神尼刚刚突破了凤凰宝典第七层的界限,正处于真气升腾的紧要关头。不需催发,护体真气便笼罩全身,不惧兵刃。

赫连雄一击无功,屠怀沉两掌一错,猱身上前。雪峰神尼手臂一卷一推,只听格格声响,安子宏断线风筝般直飞出去,右臂被拧得粉碎。

灵玉真人拂尘一扬,朝雪峰神尼脸上扫去,同时五指如钩,要在神尼肥硕的玉乳上掏出五个血洞。

贯满真气的拂丝刚触到神尼的护体真气,立刻像投入火焰中一般卷了起来。

雪峰神尼举掌将屠怀沉震出数步,接着玉腿一抬,脚尖踢向灵玉掌心。

玉腿扬起,带着撕裂伤痕的秘处乍然暴露。被众人玩弄多时的花瓣又红又肿,愈加肥厚。一片艳红中,还淌着几缕浓浊的阳精。紫涨的乳球上下跳跃,被鬼索勒出的痕迹深入乳肉,像烙在肌肤上般清晰可见。

雪峰神尼洁身自好数十年,从未被人见过自己的身子,如今却被人又奸又捆,肆意玩弄,这份耻辱刻骨难忘!此时两只乳房捆得失去知觉,一抬腿,下体的撕裂痛彻心肺。神尼又羞又怒,反手打在赫连雄肩上,将大漠飞鹰打了一个斤斗,脚尖加速踢出。

灵玉真人见到神尼震开星月湖长老的气势,知道硬拼自己也难以讨好,左腕一翻,撮指成刀,划在神尼脚踝上。他自忖这一记手刀连石柱也可击断,但雪峰神尼硬生生受了一记,脸上却一无异状。灵玉大骇退开,只觉手上一轻,拂尘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玉柄。

神尼举手投足间,赤裸的身体纤毫毕露,肌光肤色乳浪臀波荡人魂魄,让人后悔刚才没有多玩弄她一会儿。但场中诸人乍合乍分,四名高手都是被雪峰神尼一招击退,巴陵一枭更是损了一条膀子,众人满腔欲火都化作冷汗。

雪峰神尼刚刚复苏,真气流转还略有不畅,迫开众人后她游目四顾,只见殿中的巨柱后露出一截白生生的手臂,肌肤细嫩,却是齐肘而断。她厉啸一声,腾空而起。

那个黄须人同时跃起,抬手挥出一根钢鞭。鞭身布满锋利的倒刺,顶端一个拳头大小的弯钩如同蠍尾般,直钩神尼两腿之间。

「蠍尾鞭!」有人认出这是羯族高手石蠍的独门兵器。

雪峰神尼恍若未闻,宛如玉凤凌空,姿势优美地掠往殿柱。忽然腿上一紧,已被蠍尾鞭缠住。

石蠍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布满倒钩的鞭身倏忽收紧,这一下定要让雪峰神尼整条玉腿皮肉无存。

眼看鞭梢的蠍尾就要钩住神尼肥厚的花瓣,蠍尾鞭忽然一荡,从玉腿上急速弹开,划出三四个寒光凛冽的圈子,朝石蠍脖子上套去。

石蠍慌忙撒手,飞身闪避。只听身后一声惨嚎,蠍尾鞭从一名汉子脸上一掠而过,生生扯下他半边脸。

柱后的贺客一轰而散,两个躲闪不及的被雪峰神尼一把拧住脖子,两人哼都没哼一声便一命呜呼。

雪峰神尼抱起风晚华,只见爱徒下体又红又肿,一只乳房被人捅穿一个血洞,浑身满是精液的腥臭气味。

人群乱纷纷朝门口涌去,争相逃命。

雪峰神尼挟起风晚华纵身一跃,扑入殿门拥挤的人流中。惨叫声顿时响成一片,接着血光暴涨,被神尼徒手撕裂的断肢碎肉四下飞溅。

大门前拥挤的人群顿时鸟惊兽走,露出一片空场。灿烂的阳光中,只剩下雪峰神尼昂然而立,殷红的鲜血从丰乳肥臀上不住滴落,风晚华的腰肢软绵绵搭在师父臂间,臻首低垂,玉乳高耸,湿淋淋的阳精一直流到脚尖,与神尼足下的血泊汇成一片。

雪峰神尼神尼冷冰冰迄立在神殿大门前,玉脸虽然掩没在阴影中,但每个人都能看出她眼里无比的恨意。

半晌,雪峰神尼厉声道:「无耻鼠辈,今日我要大开杀戒!将你们一一碎尸万段!」

背后一声轻咳,神尼还未回头,劲气已然及体。

神殿外沐声传和金开甲并肩而立,铜轮巨斧呼啸着攻入门中。

面对星月湖这两名顶尖高手,雪峰神尼也不敢托大。她松开风晚华,旋身跃起,一招弄玉引凤,将金开甲的巨斧带到一旁,接着施出飘梅峰绝技,挡住沐声传的短棍。

她以一敌二犹自攻多守少,沐声传脸色凝重,短棍圈子越划越小,绵绵密密守住要害。金开甲以硬碰硬,十几招一过,巨斧的风雷之声也渐渐低了下去。

乞伏穷隆也被困在殿中,眼见神尼背后空门大露,立即抬手打出三颗铁丸。

这一下众人才醒悟过来,带着暗器的纷纷出手,一时间铁莲子、铁蒺藜、飞刀、袖箭、银针、飞蝗石……一窝蜂般朝神尼背上打去。

雪峰神尼厉喝一声,身上红光闪动,仿佛一层吞吐的火焰。众人看得清清楚楚,诸般暗器打在粉嫩的玉背上,立即被真气迫开开,却没有留下一丝伤痕。

沐、金二人正吃力间,忽然一个高大的人影从两人中间挤入,一团乌光直击神尼胸口。

来人黑衣黑袖,正是黑风豹蔡云峰,他一言不发,两柄八角槌直上直下,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蔡云峰虽然举止可笑,但武功实在了得,他一插手,沐、金两人压力顿减,堪堪挡住神尼的攻势。

一番剧斗,激发了雪峰神尼体内的真元,她刚刚突破难关,真气还未能运转自如,此时越斗越顺畅。忽然间两手一抱,一股庞大无匹的气劲巨浪般推出。

沐声传脸上青气一闪即没,已然受了内伤;金开甲脸如金纸,被林香远刺瞎的眼球中冒出一滴血珠;蔡云峰又差了一分,口吐鲜血,八角槌「铛啷」落在大理石板上。

雪峰神尼倚仗真气护体,对殿内诸人毫不放在心上,任由背后空门大露,玉掌一分,朝金开甲和蔡云峰全力印下,要将两人毙于掌底。

金开甲暴喝一声,丢开巨斧,铁拳重重击在神尼掌心;蔡云峰已经重伤在先,虽然悍不畏死,但手脚却不听话,只好眼睁睁看着那只玉掌由小变大朝面门印来。

正在此时,两道莹白的光芒如同月华般从背后射来,无声无息的破开护体真气。雪峰神尼肩上血光乍现,两只非金非石的玉白弯钩宛如一对尖尖的弯月,刺破香肌,深深钩入肩头,穿进琵琶骨内。

满蓄的真气轰然而散,雪峰神尼两腿一软,无力地跪在地上。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