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叶护法!」白玉鹂飞也似的跑入叶行南的房间,「少夫人……少夫人……活……活过来了……」

叶行南手中的药材顿时散落满地。

慕容龙还深深插在妹妹体内,身体不敢稍动。肉棒周围的嫩肉微微蠕动,传来一波波紧密的快感。他屏住呼吸,脑中昏昏沉沉,辨不出是惊是喜。

叶行南神色凝重,半晌放开紫玫发红的皓腕,斟酌着开口道:「恭喜宫主,少夫人生机已复。」

慕容龙纹丝不动,静等他的下文。

叶行南声音有些紧张,「依属下看来,少夫人可能是修练过《凤凰宝典》,但少夫人的功力……」

慕容龙眼中寒芒大盛,「《凤凰宝典》失踪多年,谁都未曾见过,叶护法怎知少夫人练的就是我教神功?」

叶行南也在皱眉思索,「此中原委,属下也是不解。但少夫人死而复苏之状,与教中秘籍所载相仿……莫非灵犀彩凤当日未死?」

时隔百年,往事早已烟消云散,但教中卷籍记载的血腥惨烈还是令两人心里打了个突。四镇神将的覆灭和太冲宫主的身死,是星月湖中衰的开始……

正犹疑间,身下火热的娇躯忽然微微一动,慕容龙连忙垂下头,轻唤道:「妹妹……」

紫玫「嘤咛」一声,还未睁眼,俏脸便痛苦地皱了起来。她伸手按住下腹,当柔掌碰到那根硬梆梆的巨阳时,「呀」的惊叫起来。美目一睁,浑圆剔透的泪珠随之涌出,「好痛……」

紫玫扬起小手,用力打在慕容龙脸上颈上,哭叫道:「混蛋……你怎么还在弄……快拔出来!」

虽然小丫头死而复生还是这么不驯服,慕容龙心里却甜丝丝的。活下来就好,哥哥还指望你给我生孩子呢……

他捉住紫玫的双手,笑嘻嘻说:「好好好,哥哥这就拔出来……小心些,别用力……你看,不痛吧……」

说着不痛,紫玫已经痛得叫不出来了。生满各种用来折磨女人器官的肉棒像一只带着倒钩的铁拳,将肉壁一点点拉到体外。当那个硕大的肉瘤「啵」的一声离开肉穴时,似乎把内脏都带了出去。

一股清凉的空气从大张的肉洞进入体内,平熄了身体的炽热。紫玫蜷起香躯,伏在榻上颤抖着喘息不已。

珍爱的妹妹失而复得,慕容龙喜不自禁,他笑着抱住紫玫,「还痛吗?哥哥帮你……」话未说完,慕容龙脸色突然大变,失声叫道:「不好!」

叶行南同时想起殿中的雪峰神尼。

◆◆◆◆ ◆◆◆◆

半个时辰前雪峰神尼就出现了异常,但拿她取乐的众人并没有在意。

失去热度的身体没有引起人们太大的兴趣,他们只是把肉棒插到雪峰神尼体内挺动几下,说起来也是奸过武林第一高手。因此虽然数百人都进入过雪峰的身体,却没用多少时间,其余时候都是想着法子玩弄她的「尸体」。

雁门三奇把雪峰神尼摆成狗趴的姿势,老大秃发什健立在神尼肥白的圆臀后,拿着自己的独门兵器七毒杵,在撕裂的肉穴内狠狠捣弄,一边捣一边大声唱着鲜卑谣。

等他玩够了,一名脸上带着刀疤的汉子挤过来,拎出一根缠金绳索,将神尼的硕乳齐根扎住。

人群里有人叫道:「宋大疤,拿你的鬼索干嘛呢?」

宋大疤利落的扎好两只乳房,拎着鬼索提了提,「老贼尼这奶子真够大的,你们说吊着奶子能不能把她给吊起来?」

「能!怎么不能!我赌五十两银子!」

「一百两!吊不起来!」

「呸!」安子宏吐了口浓痰,「老子出一百两金子!吊得起来!」

灵玉真人道袍一振,迫开射向自己的浓痰,横眉盯着巴陵一枭安子宏,冷冷道:「我跟你赌一只手。吊不起来。」

安子宏怪眼一翻,他倒不是成心招惹灵玉,只是随口一吐,碰巧而已。但他横行江湖多年,面对凶名赫赫的灵玉也自不惧,重重哼了一声,一叠声催宋大疤赶紧动手。

轰闹声中,宋大疤手一扬,鬼索笔直窜到半空,绕过横梁。根部扎紧的肥乳鼓成一个白腻的圆球,雪峰神尼四肢软垂,玉体随着绳索的扯动慢慢抬起。先是胸部,接着腰身也被拉直。

系成活扣的绳索越来越紧,深深勒进乳肉里,殷红的乳头直直翘起,在众人急切的目光越升越高。

待上身完全拉直,雪峰神尼忽然柔颈一扬,身体微微后倾,被拉成仰面朝天的模样。一对浑圆的乳球胀胀鼓起,仿佛胸前放了两团硕大的雪球。

飘梅峰几名弟子经过一夜的蹂躏,早已昏迷不醒,没有看到师父被人捆着乳房拖起的景象。

不多时雪白的乳球开始发红,众人看得兴奋,还以为是充血的缘故,谁都没有想到「尸体」还如何充血。

鬼索收紧,色泽通红的乳球忽然一跳,神尼的双膝已经离开地面。

过了这一关,安子宏不由呲牙一乐,斜眼看看灵玉真人的左手,又斜眼看看他的右手。

灵玉真人不动声色,右手在左袖上轻轻一弹,像是弹开只蚂蚁般不放在心上。

宋大疤一寸一寸收回鬼索,漆黑的绳身深深嵌进红白动人的乳球中,像要将乳房切断一般。

雪峰神尼大半个身体已经被吊了起来,她双目紧闭,上身后仰,膝盖离开地面,小腿弯曲,脚尖贴在地上,小腹挺起,微分的双腿间肥厚的花瓣高高鼓起。

当她两腿伸直的时候,乳肉的承受也到了极限。乳根被鬼索缠得只剩一握粗细。

肥硕的乳球像是脱体而去,在隔着胸部三寸有余的距离,爆裂般隐隐颤抖。

安子宏指着几乎要滴血般的乳球嚷道:「吊起来了!吊起来了!」

赫连雄抱臂道:「安兄别急,脚尖还没离地呢。」

安子宏拉长声音怪声道:「我不急。有人急……」

雪峰神尼的脚掌慢慢竖直,只剩脚尖点在地上。滑嫩的乳根被残忍地扯成细长状,肉球像是要被生生揪掉般变得紫黑,乳球与胸部之间足以容纳一只平放的手掌。眼看只差一点身体就要凌空而起时,乳上鬼索忽然一动,像前滑了一分。

安子宏冲宋大疤叫道:「慢着点儿!稳住!」

宋大疤心里暗暗叫苦,这吊起来就得罪了灵玉真人;吊不起来又得罪了巴陵一枭……这两个他谁都惹不起,只好怪自己多事。

宋大疤稳住鬼索,系成活扣的绳端使力,将乳球系得更紧。雪峰神尼僵在半空,一动不动。没有人知道她体内的真气已经开始运转。

「宋大疤,你他妈的怎么不拉了?」

宋大疤陪着笑脸道:「安爷,小的使不上劲儿……」

「操你妈!拽!」

宋大疤咽了口吐沫,两手慢慢使力。细白的脚掌升起丝毫,只剩趾尖挨着地面,又不动了。

安子宏怪眼一翻,突然抬手在神尼左肩一捻。

灵玉真人袍袖一翻,一只细长有力的手掌倏忽伸出,隔开安子宏掠向神尼右肩的粗掌。

「篷」的一声劲气低响,安子宏脸上紫气隐现。

灵玉真人冷笑道:「姓安的,赌不起?」

安子宏猝不及防,输了一招,幸好灵玉没有借势进逼。他恨恨呸了一口,把手里的金针往地上一丢。

眼看只差一丝就能取胜,安子宏急得抓耳目挠腮,他见神尼身上还插着五枚金针,求胜心切之下,便打起了这些细针的主意,想拔下它减轻尸体的份量。

一众围观者见两人动手,都乐呵呵在旁边看热闹。屠怀沉连忙过来圆场,满脸堆笑地说:「两位莫怒,莫怒。让宋大侠继续,继续。呵呵,依小弟之见,能不能吊起师太——还在两可之间……」

灵玉真人和安子宏远来是客,也不能不买东道主的账,两人同时冷哼一声,别过脸瞧向场中。

两人下了重注,赌上对方一只手,不管能不能吊起来,这场好戏大夥儿是看定了。数百名宾客围成几层,万众瞩目地瞧着雪峰神尼。

明媚的阳光从门口泄入,几点细小的灰尘在明亮的光线中飘舞着,扑在雪峰神尼的玉脸上。

就在众人满心期盼的时候,雪峰神尼忽然双目一睁,眼中精光四射。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她右臂一抬,握住鬼索向下一扯。宋大疤在众目睽睽下倏忽腾空而起,直直窜上半空。「篷」的一声,头颅在横梁上撞得粉碎。

鲜血混着脑浆雨点溅落下来,沾在雪峰神尼赤裸的玉体上。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