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细致的五官精美绝伦,肌肤滑腻如脂,慕容龙用眼睛仔细勾划着紫玫脸上的轮廓,不由心神俱醉。为了这一刻,他已经苦苦忍耐了十六天……不,是十六年。

一股浓郁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紫玫心脏猛然收紧。她紧紧咬住牙关,强忍着身体因恐惧而产生的战栗。

耳边的呼吸渐渐粗重,炽热的嘴唇从额头印下,沿着俏丽的鼻梁重重吻在红唇上。

良久,慕容龙恋恋不舍地吐出滑嫩的小舌。他对紫玫异样的平静略觉奇怪,但美色当前,也无暇多想,饱吻一番后便解开紫玫的罗带。

柔软的腰身盈盈一握,隔着两层内衣,还能清楚感受到肌肤的弹性。想到这个千娇百媚的少女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嫡亲妹妹,慕容龙顿时欲火升腾。他手指微颤地托起妹妹纤细的脚踝,除去绣鞋。

罗袜缓缓褪下,露出一只白净香软的玉足。小巧的脚趾晶莹剔透,令人爱不释手。慕容龙紧紧握住软绵绵的脚掌,贴在脸上,忽然间一股辛辣的感觉涌上心头,眼睛顿时湿了。

只一瞬间他便恢复了平静,重重吐了口气,他收敛心神,故作轻松的轻笑一声,化解心头的激荡。

紫玫喉头微动,吃力的咽了口津液,她面上虽然静若止水,小手却暗暗握紧。

忽然胸前一凉,鲜红的衣襟中露出一抹雪白的肌肤。当那双手绕到背后解开抹胸的系带时,紫玫不由紧张得娇躯轻颤。

慕容龙柔声道:「别怕,哥哥会很温存——让你尝到世间最美妙的滋味……」

话音一落,紫玫粉嫩的玉体宛如妙手轻抹般,透出一层隐约的淡红,接着愈来愈深。与此同时,那股少女的香甜气息,也愈加浓郁。

见到紫玫如此动人的羞态,慕容龙胯下的肉棒胀得几乎爆裂,他一把扯下抹胸,只见玫瑰仙子玲珑的曲线犹如一汪春水,带着动人的芬芳,在锦榻上柔柔流淌。

圆润酥乳一手便可握住,顶端两点娇嫩的粉红,因为剧烈的心跳而隐隐颤动。

光洁的双腿紧紧并拢,没有一丝缝隙,小腹底部盖着一层窄窄的乌亮毛发。

慕容龙越看越爱,伸手从紫玫两膝之间插入,试图看清处子的娇羞秘境。触手一片令人魂销的滑腻,被羞涩染红的肌肤温润香暖,更显得春意荡漾。他手掌一转,少女双腿柔顺的悄然分开。

正待看清妹妹股间的美妙,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带着哭腔的痛斥。

「畜牲!」萧佛奴泣声骂道,「我怎么生了你这个畜牲……你欺负了娘还不够,连亲妹妹也不放过……佛祖,你怎么不劈了这个禽兽啊……」

「嗤啦」一声,萧佛奴的哭泣应声而止。

慕容龙示威般扬起手中的碎衣,接着手指一弹,抛在地上,然后将百花观音的华服撕得粉碎。

萧佛奴面上热泪纵横,贝齿咬着红唇颤抖不己,儿子比禽兽还下流的举动,使她哀痛欲绝。

「接着骂啊,怎么不骂了?」慕容龙托起母亲的下巴,嘲讽道,「是不是想儿子的鸡巴了?」

紫玫美目倏然张开,「混蛋!别碰我娘!」

慕容龙瞳孔一收,寒声道:「你再说一遍。」

紫玫已经不打算活了,眼都不眨地盯着他说:「你这个千刀万剐的混蛋!天打雷劈畜牲!永世不得超生的无耻鼠辈!不许你碰我娘!」

他妈的,这小丫头装得乖巧听话,原来一直都是骗老子的!一腔热情要合卺成欢,共效于飞的慕容龙不由怒气勃发,突然暴喝一声:「过来!」

白氏姐妹在旁边看得胆战心惊,愣了一下才知道主子是在叫自己,连忙跪到榻前。

紫玫尖声道:「有种你就杀我吧!」

慕容龙咬牙一笑,「好说。」他头也不回的吩咐道:「把灯烛拿过来。」

紫玫心一横,闭目等死。

一丈红上烛影轻摇,儿臂粗细的通宵巨烛上盘旋着漆金龙凤,极尽雕琢。白氏姐妹拔下蜡烛,跪在主子身后。

慕容龙抱臂挺腰,面色阴沉地盯着紫玫,淡淡道:「爬到榻上,把蜡烛插屄里,照仔细了。让主子看清先操死哪一个。」

姐妹俩相顾失色,这对红烛一手难握,较之慕容龙的巨阳还粗上一些,残烛长近尺许,沉甸甸份量压手,怎可纳入阴中。可两女纵然心下战栗,却谁也不敢开口讨饶。

姐妹俩对望一眼,白玉莺无言的起身上榻,跪伏在角落里。先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沉腰举臀,尽力将秘处仰天挺起。白玉鹂张开小嘴,在姐姐下体不住舔舐,用香唾润湿肉穴。

等白玉鹂举起巨烛,只见粗大的蜡底几乎将姐姐的花瓣完全遮盖。正迟疑间,只听慕容龙一声冷哼,她手腕一颤,咬牙把蜡底压在肉缝上。一边推入,一边从缝隙里将柔嫩的花瓣不断剥出。好在牛油所制的烛体还算光滑,被慕容龙开发过的肉穴也是弹性十足。片刻后,白玉莺一声闷哼,烛身终于成功地挤入肉穴。

白玉鹂松了口气,浅浅送入寸许,便准备放手。白玉莺吃力地说:「放松……再深一些……」

白玉鹂醒悟过来,连忙又推入两寸,把巨烛牢牢固定在姐姐体内。

白玉莺小心地挪动双膝,爬到妹妹身后。模仿玉鹂方才的动作,抬头欲吻。

柔颈一动,原本直立的红烛随之倾斜,滚烫的烛油顿时淌到紧撑的花瓣上,溅起一片灼疼。她怕主子等得不耐烦,不敢伸手揉搓,只好忍着痛楚,把蜡烛塞进妹妹干涩的阴道中。

白生生的肥臀腻如羊脂,正中一根粗长的红烛笔直挺立,烧得正旺。莺鹂姐妹各据一角,努力翘起圆臀,一动不动地用肉体充做烛台。

此刻慕容龙的怒气也已经平息了许多,管她的,反正妹妹已经是自己案上的鱼肉,犯不着跟自己的食物生气。他妈的,小丫头真是美得紧呢。

火辣辣的目光百看不厌地在娇艳欲滴的玉体上逡巡着,慕容龙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他笑吟吟跳到榻上,将母亲和妹妹并肩摆放整齐。

萧佛奴手脚无力,只能任他为所欲为;紫玫一心求死,美目紧闭,对他的举动不闻不问。母女俩一般的国色天香,眉枝如画,光润的玉体同样是皎皎生辉,细看来却又各具美态。

紫玫年纪尚小,较母亲略矮一些,粉嫩的身体弹性十足,肌肤吹弹可破,饱蕴着青春的活力。萧佛奴则是风韵十足,玉体又香又软,别有一种成熟的艳态。

慕容龙左顾右盼,恨不能分做两人,好搂着两具动人的美体肆意把玩。他握住母女俩的乳房一边揉捏一边笑道:「妹妹,你的奶子比娘小了些,可要努力喔。

长得又圆又大,哥哥才喜欢……瞧,娘的奶子多好,肥嫩嫩又细又滑,动起来一荡一荡……」

「呸!」被儿子如此玩弄,萧佛奴羞得无地自容,恨恨一口啐到慕容龙脸上。

慕容龙俊脸上笑意不改,他拿起萧佛奴一只肥乳像抹布般仔细擦去脸上的香唾。每日用茉莉花油涂抹身体,萧佛奴的玉乳白嫩芳香,摸上去滑不溜手,「娘这对奶子,哥哥怎么都玩不够……」

「啪」一只小手用力打在手臂上,紫玫美目喷火地盯着他,忽然玉腿一分,毅然道:「来吧!」

慕容龙满心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当眼光落在紫玫敞露的玉户上,顿时凝住了。

雪白的玉股曲线柔美,晶莹如玉。正中嵌着一道细细的嫩红,花瓣微微分开,暗吐芬芳。

慕容龙两眼隐隐发红,阳具怒振,肉粒一颗颗凸起,涨得紫黑发亮。幸好他还记得妹妹是处子之身,重重喘了口气,慕容龙俯腰将紫玫抱起,放在母亲身上。

触手顿觉一片温凉,冰肌玉骨令人呯然心动。他觉查到少女的紧张,于是笑道:「这可是你自己献出身子要让哥哥操的,怕什么呢?」

紫玫冷哼一声,扭过脸不去理他。

慕容龙哈哈一笑,伸掌托在妹妹臀下,举到面前。

玉户突起,那道狭紧的肉缝乍然绽放,露出一粒红润的小小肉芽。花瓣底处,细小的穴口时隐时现。

慕容龙轻轻剥开花瓣,手指往内一探,只觉柔软的嫩穴紧绷绷收拢在一起,里面转来一股隐隐的炽热。他大喜过望,心知妹妹秘处必是其热如火的妙穴。当下慕容龙俯在紫玫玉腿间,先深深吸了口处子的幽香,然后伸出舌头,在玫瑰仙子的花蒂上轻轻一舔。

粗糙的舌蕾在嫩肉上划过,一股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直入脑髓。紫玫娇躯一颤,险些叫出声来。不等她稳住心神,那条舌头已经在花蒂上盘旋挑动,不时沿着花瓣中间的缝隙,一直伸到肉穴处。只舔了数下,紫玫便觉得下体宛如一只熟透的水蜜桃,被人轻轻咬破了一个小口,香甜的蜜汁从体内深处倾泄而出。

在慕容龙极力挑逗下,未经人事的玫瑰仙子不由娇喘连连,玉体火烧般热了起来。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