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慕容龙感受着指尖的脉动,就在神尼心跳最剧烈的一刻,他突然向前一挺。

脆弱的薄膜怎堪他力道十足一击,顿时乍然破碎,肉棒巨龙般直入未经人事的蜜穴。

雪峰神尼只觉下体剧痛,「啊——呀——」发出一声嘶心裂肺的惨叫。

叫声甫一出口,神尼突地僵住了。被叶行南的凝真九刺制住后,别说出声,就是舌头也无法动作。没想到慕容龙会突然拔去金针,使自己在众人睽睽下痛叫出声。若非如此,就是被人千刀万剐,她也不会叫上一声。

此时粗大的肉棒已经进入大半,慕容龙不等神尼有所准备,立即向外一抽。

这一抽他是有意施为,只见一股血泉从肉穴内箭矢般激射而出。

在场的都是邪道中人,奸淫掳掠无恶不作,但这样血如泉涌的破处还是第一次看到,个个看得瞪目结舌。

看到自己处子的鲜血飞溅而出,剧痛攻心的雪峰神尼又是喉头发甜,喘息着吐出一口鲜血。

慕容龙对雪峰神尼的修为极为忌惮,即使吸取她的功力也难以安心,因此一鼓真气,肉棒上的颗粒、倒刺立时坚如铁石,在雪峰神尼新创的肉穴内狂抽猛顶。

神尼坚忍片刻,只觉下体剧痛连连,整个肉穴似乎都被肉棒撕碎一般,没有一寸完好,到处都是直入心底的痛楚。想到已经被众人听到了自己的痛叫,她便不再勉强忍耐。一边咳出喉中的鲜血,一边低低呻吟起来。

慕容龙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手腕一松,放开神尼的柔颈,肉棒急进急出,每一次都重重捣在花心上。他有心在大庭广众下把这个心腹之患活活奸死。

不过片刻,神尼下体已是血流如注。

妖异肉棒再加上慕容龙的手段,连荡妇也难以抵抗,何况刚刚破体的雪峰神尼。股间娇柔的嫩肉尽数绽裂,肥厚的花瓣沾满鲜血。神尼玉体紧绷,大张的双腿不住痉挛,两腿间紧窄的肉穴像被一枝布满钢刺的灼热巨棒捣得粉碎,痛彻心肺。她疼得遍体冷汗,坚忍片刻后,自忖破体必死,于是放下矜持,痛叫连声。

席间的奸淫已经停下了来,每个人都抬着头,看着雪峰神尼在慕容龙肉棒下哀呼痛叫的惨状。三女中唯一身体完整的纪眉妩娇躯跪伏,傻傻看着自己崇敬信仰的师父,唇角一缕阳精越拉越长,一直拖到地上。

虽然痛叫声已经变形,林香远还是听出是师父的声音。她木然支着身体,芳心渐渐化成冰冷的灰烬。

只有风晚华对殿上的惨叫毫不在意,她乳上的伤洞已经因为霍狂焰粗暴地玩弄而撕裂,但她只是不知所措地捧着乳房,眉头拧紧,哀哀呻吟哭泣,甚至不知道拔出那些给自己带来痛苦的筷子。

夜色渐浓,星月湖仿佛一个被时间遗忘的空间,沉浸在黑暗与光明交汇的缝隙中。

慕容龙脸色越来越凝重,待雪峰神尼哭叫出声,他便开始运功吸取神尼的真元。

以往只要肉棒抵住花心,真气流转间,女子丹田中的真元就会像旋转的涡流,沿着精管进入体内。可这次肉棒连振七次,雪峰神尼丹田中的真元却毫无反应。

他能感觉到那股浑厚无匹的蓬勃气旋在肉棒顶端不住运转,却如同水面上的油滴,无法融合。

慕容龙一边抽送一边沉思,最后悄悄拔下雪峰神尼丹田处的金针——也许是因为它的缘故,使真元难以外泄。

金针刚刚脱离小腹,雪峰神尼丹田内立刻激荡起来。汹涌的真气波涛般滚滚不息,但始终自成体系,没有一丝流入慕容龙体内。

慕容龙捻着金针的手指僵在半空,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神尼,随时准备重新刺入。

丹田内鼓荡的真气炽热如火,电光火石般飞速旋转。正当慕容龙越来越心惊的时候,那股庞大无匹的真气却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停止运转,接着消散无踪。

慕容龙大惊失色,连忙拔出阳物。

雪峰神尼脸色雪白,气若游丝,仿佛被人抽干了所有精力般虚弱。与此同时,眼中肃杀的光芒渐渐黯淡。她缓缓合上眼睛,胸内残存的气体一涌而出,仿佛一声长得没有尽头的叹息,口中星星点点的血沫细雨般四下飞溅。痉挛的玉体逐渐平息,再没有一丝动作。

殿中一片死寂,众人既看得惊心动魄,又有些意犹未尽。谁能想到名震天下的雪峰神尼竟然这么不耐操,才捅了几下就没气了。

林香远微微侧过脸,脸上满是疑惑。纪眉妩呢哝般轻声道:「师父死了……」

林香远娇躯一软,一言不发地倒在地上。

殿上柔软的女体渐渐变得坚硬,宛如冰霜,只有胯间殷红的鲜血还不住淌落。

纪眉妩怔怔落下泪来,忽然臀后一痛,一只粗糙的手指硬生生挤入菊肛。纪眉妩扭过头来,含着眼泪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大爷……」

慕容龙审视片刻,展臂叉住玉颈将雪峰神尼高高举起,朝众人笑道:「这婊子还不如她几个徒儿耐操……诸位若不嫌弃,不妨尝尝她的滋味。」说着把她丢到席间。

殿内又喧闹起来,慕容龙挺着滴血的肉棒朗声道:「良宵苦短,诸位尽情作乐,本宫暂且失陪。」说罢拱手离去。

负责招待宾客的屠怀沉笑呵呵来到殿上,将教内伺侯的女奴尽数招来,供来宾淫乐。一时间神殿内脂香粉浓,春意融融。

沐声传与叶行南对此兴趣了了,又要回避宫主的洞房花烛之夜,便联袂到望月亭赏月。灵玉真人略一踌躇,也跟了出去。

金开甲则虎目生光,一一打量来宾,着意寻觅人才。

◆◆◆◆ ◆◆◆◆

慕容紫玫合衣靠在床头,两眼盯着壁上隐约浮现的花纹。红烛越烧越短,她心里也越来越着急。那混蛋怎么去这么久?他答应了会放过师父的。

恨恨看了白氏姐妹一眼,紫玫偏过脸盘算着怎么开口说明自己不能破体——直接说自己修炼的凤凰宝典未至大成?他会不会以为自己是骗他呢?

脑中浮现出那根狰狞的阳具,紫玫不由打了个寒噤——即使没练过凤凰宝典,那么大的东西也会要自己的小命……

一边想,一边不由自主的伸手掩在腹下。她洗澡时触摸过那个小穴,那里紧得连一根手指都塞不进去,何况是儿臂粗的巨物呢?

觉察到自己羞耻的举动,紫玫明玉般的俏脸顿时飞起一片红霞。她悄悄啐了一口,压下心底的惧意。

身边的美妇忽然微微一动,紫玫连忙俯身,轻声唤道:「娘。」

萧佛奴藏在床角的阴影里,脸上泪光涟涟。

紫玫心头微颤,她轻轻躺在母亲怀中,拉起萧佛奴软绵绵的手臂搭在背上,让母亲抱着自己,柔声道:「娘,不要怕。女儿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雪峰神尼也被生擒之后,萧佛奴对逃生已经没有一丝希望了。自己无所谓,只是玫儿,冰清玉洁花枝般的女儿被嫡亲哥哥强娶……

女儿柔顺光亮的长发轻轻磨擦着下颌,萧佛奴满腹苦涩,却无法言说,只是抽咽着一叠声地低唤:「玫儿……玫儿……玫儿……」

慕容紫玫听得酸楚,泪水一滴滴落在母亲胸口的衣襟上。半晌后她悄悄擦干泪水,直起腰展颜一笑,「娘,没事的。哥哥不会欺负我……」

管他信还是不信,反正自己肯定会死。要死要活,让他看着办好了。

如果想要活的,那就等吧,也许十年,也许二十年,也许三十四十年,等自己练到第八层就好了——哼!能练到凤凰于飞,我先把你的脑袋揪下来!

房门被悄无声息地推开,计较已定的紫玫昂起头,一脸认真地说道:「慕容龙!我……」

看清来人的情形,紫玫的声明顿时噎在喉中。

慕容龙一脸得意的笑容,他下体赤裸,巨阳硬梆梆挺在身前,淋漓的鲜血随着他的步伐一滴滴洒在纯白的长绒地毯上。

白氏姐妹膝行过来,想帮主子擦净身体,却被慕容龙一把推开。他对紫玫微笑道:「有什么要告诉哥哥的?」

紫玫芳心大乱,半晌才颤声道:「你把我师父怎么了?」

被血迹染得通红的巨棒昂然一挺,慕容龙冷笑道:「奸死了!」

紫玫呆了片刻,然后神色平静地笔直伸平娇躯,仰面躺在华丽芬芳的锦衾之中。

案上高烧的红烛火焰吞吐,斑驳的烛泪随着烛身缓缓流下。

火光摇曳间,映出紫玫娇美如花的脸庞。她默不作声的紧闭双眼,长长的睫毛一动不动。

死亡是不是很可怕呢……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