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飘梅峰三名女徒并肩跪伏,被摆成狗交的姿势任人奸淫。三女的秀发都被挽紧,扬起各具美态的俏脸,玉容上每个细微的表情都尽收眼底。

左首第一个是风晚华,她脸上带着木然的笑意,对于身后抽送的肉棒浑不在意。

相比于巨犬的阳具,这些都太小了,没有什么感觉。

紧挨着她的是林香远,她紧紧咬着红唇,如花的脸庞上满是痛苦之色。无休止的折磨中,丈夫的面容已经模糊,但她还记得那段时间鱼水交欢的欢愉,而如今,任何挑逗都难再有一丝快感,记忆中高潮越来刻骨铭心。只有疼痛的抽送,使她不住想起那些美妙的感觉。

旁边的纪眉妩却是高潮迭起。半个时辰内,她已经泄了三次身子,此时又是满脸潮红,张着小嘴「咦咦呀呀」媚叫连声。坚硬的乳头伸出寸许长短,与林香远光溜溜的乳尖相映成趣。

「呵呵,师太,你看看贵徒哪个最淫荡呢?」慕容龙捻着雪峰神尼的耳垂笑道。

雪峰神尼脸色铁青。她平生行侠仗义,几位徒儿虽然秉性不一,出身各异,但都是秀外慧中的好女子。不成想毕生卫道除魔,却合门落入妖魔手中,眼睁睁看着徒儿受尽种种非人的凌辱。

那些曾经风采夺目、英气迫人、温婉高雅的脸庞一一变形,沦为男人泄欲的淫兽、器具、性奴……

神尼眼前一黑,一口鲜血箭矢般喷出。

慕容龙放声长笑,「久闻师太是天下第一高手,神功盖世。在下不才,愿与师太一较长短,探探神尼深浅,细微不到之处多请指点,粗疏之处还望包涵。」

这番话说得冠冕堂皇,但其中的淫猥之意一闻即之,殿内顿时一片喝彩声。

闻说宫主要当场给雪峰神尼开苞,连正在奸淫诸女的几人也抬起头来,直勾勾看着殿上金碧辉煌的宝座。

慕容龙抬起神尼的手臂,将她腋下的布纽一一解开。衣襟微分,露出一片洁白的胸脯。慕容龙手一抬,僧衣扬起,只见一根拇指粗细的麻绳从神尼乳晕上缠过,两只乳房被压成圆饼形状。肥嫩的乳肉从绳侧溢出一团耀目的白亮,滑腻诱人。

慕容龙伸指一勾,麻绳应手而断,两团硕大的肥乳霍然跳出,颤微微晃动不已。

慕容龙托着乳房上下抛掷,显示它沉甸甸的份量,「不说武功,师太这对奶子可真是武林少有。」他捏着乳根把乳房挤成浑圆的肉球,举到众人面前。殿内喝彩声、叫好声、怪笑声、戏谑声响成一片。

「看不出贼尼长了这么对大奶,我看有五斤!」

「五斤?起码七斤!」仇百鳌喝醉了般脸涨得通红,「吴登老婆那对奶子老子称过,比这还小就有五斤!」

话音刚落,就有人喊道:「仇老二,淮安郡那起案子是你们哥儿俩做的?」

仇百熊高声道:「没错!我们哥儿俩从现在起拜在神教门下,莫说姓吴的只是个太守,就是奸杀了刺史的夫人、宰相的女儿又怎么着!」

屠怀沉闻言立即抢身上前,一脸笑容地拉住两人的手亲热地说道:「贤昆仲有眼光,有见识!敝教能得两位相助,真是篷壁生辉……」

血斩双煞当场投诚举动像一块巨石投入湖中,众人的喧闹声如同火上浇油,又热闹了三分。

殿角一个阴测测的声音针一般传来,「七斤都不止。白衣庵那二十多个尼姑都让贫道吃了,静远贼尼那对奶子一个就有八斤,还没她的大。」

神殿顿时静了下来。十年前以暗器独步江湖的白衣庵被人灭门,师徒二十七人全部失踪,没想到竟是被这人一一吃掉。

慕容龙抬眼望去,只见那人身材高瘦,盘着发髻,一身道装打扮,却不在邀请的名单上。

沐声传干咳一声,淡淡道:「灵玉真人大驾光临,未克远迎,还望恕罪。」

此言一出,殿内又是大哗。灵玉真人昔年横行江湖,最是残忍好杀,尤喜生食人肉。十五年前突然消声匿迹,众人都以为他是恶贯满盈,却不料在此出现。

灵玉举掌躬身施礼,「沐兄还在怪罪小弟吗?」

星月湖行踪诡密,沐声传在江湖中的名声并不彰显,此时见灵玉真人如此客气,众人对个教书匠般的糟老头子都不禁刮目相看。

沐声传神色木然,没有作答。

慕容龙见状笑道:「真人先请暂坐,待宴后再行细谈,如何?」

灵玉真人稽首行礼,长袖一振,盘膝坐下。

慕容龙转过头轻笑道:「等大伙都玩腻了,就把这奶子割下来称称究竟有多重——师太,你说好不好?」

雪峰神尼心里默念佛号,试图压下心底翻滚的羞愤。

慕容龙挥手扯下僧袍,白衣飞舞间,雪峰神尼整个上身顿时裸露在外。只见光润的冰肌雪肤上金光闪动,九枚金针深深插在她的肩头颈侧腰肋等处,只露出针尾。

昨日慕容龙抢在化真散失效前制住雪峰神尼,惊魂甫定下,想到宫中秘技「凝真九刺」。此法以专破内家真气的凝神针刺入人体玉枕、凤池等九处大穴,一经施展,被制者气蓄丹田,却无法运用,而且状同木偶,连小指也无法动作。

慕容龙在神尼身上使用这等耗费元气的功法,一来是补化真散的不足,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汲取神尼精纯浑厚的内家真气。

椅背一松,雪峰神尼随之向后仰倒,肥乳高耸,更显得硕大无比。慕容龙急于借她的功力修炼太一经,当下也不再多话,三把两把扯碎僧衣,然后将神尼双腿架在宝座把手上。一边抚摸一边笑道:「师太保养得真好,这身细肉跟贵派的高徒不相上下,不做婊子未免浪费……」

一个眼神就能让人尿裤子的雪峰神尼,在宾客面前妙处毕露,一幅挨操的模样,众人血脉贲张。待慕容龙亮出那根被改造得面目全非的巨棒,殿内的轰闹声立即响成一片。

「宫主操她!」

「操死她!操死这个贼尼!」

宝座极宽,雪峰神尼两腿几乎平放才能搭住扶手。圆润结实的大腿之间,肥厚的花瓣殷红夺目。她呼吸越来越急促,胸乳不住起伏,玉户敞露,脐下三分处一根细细的金针斜斜刺入丹田,慕容龙两指分开微湿的花瓣,用娴熟的指法挑逗片刻。

雪峰神尼多年修炼凤凰宝典,本就体质敏感,一经挑逗秘处立刻淫水横流。

挤在前排的雁门三奇噢噢怪叫,他们的鲜卑话众人也听不明白,只听着安子宏的声音分外刺耳,「浪出水儿了!哈哈,什么雪峰神尼,装得冰清玉洁,还不跟窑子里的姐儿一样?一个臭婊子!」

仇百鳌叫道:「这淫尼奶子大,屄也够肥的,跟纪婊子可有一比。」

霍狂焰狠狠啐了一口,继续把手中的一把筷子尽数插到风晚华的乳洞内。慕容龙知道他对飘梅峰诸女恨之入骨,怕这个火爆的莽汉弄出什么事,婚宴前反覆交待过。因此霍狂焰一直待在旁边默不作声。但一看到风晚华,他心头的怒火就噌噌向外冒。

风晚华乳洞中已经插了十几枝包金玉箸,撑开有寸许大小。痛得泪流满面,呀呀地连声低叫。

林香远和纪眉妩此时均是遍体阳精,自顾不暇。短短半个时辰,便有十几人光临过她们的肉穴、菊肛和小嘴。

慕容龙把紫红的龟头抵在滑腻的肉穴上,笑着道:「师太小心,在下要进去了。」

雪峰神尼玉体轻颤,肉穴果然应声收紧。

慕容龙就是要让她对破处的痛苦永世难忘,待肉穴收紧,他立即挺身挤入。

近千道目光注视下,小儿拳头大小的龟头将娇嫩的肉片缓缓挤开。

雪峰神尼通体僵硬,她忘记了羞愤,甚至连狂涌的怒气也被抛在脑后,全部心神都集中在下体那根火热的肉棒上。数十年守身如玉的贞洁即将毁于一旦,而且还有……雪峰神尼心头紧紧揪成一团,忽然下体一痛,巨大的龟头已经没入肉穴。

慕容龙停止前进,肉棒微微挺动,感受着薄膜的柔韧。两手则顺着细软的腰肢一路向上,一直按到颈侧,然后托着她的后脑向腹下按去,「这是师太头一次当婊子,仔细看着,主子怎么操你的贱屄……」

雪峰神尼粉面通红,紧张得透不过气来。

四下雅雀无声,所有人都在等待神尼破处的一刻。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