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慕容龙神采飞扬地朗声道:「诸位豪杰!」待殿中喧闹渐止,他拱手致意道:「诸位远道而来,本宫无以为报……」

殿上的红纱再度卷起,露出高居其上的雪峰神尼。

「……飘梅峰与我等多年为仇,多少英雄豪杰折在这些贱人手中。承诸位不弃,奉我星月湖为武林之首,斗恶除敌乃本宫份内之事……」慕容龙傲然一笑,「如今飘梅峰雪峰神尼以下诸女,已尽成我星月湖阶下之囚!」

殿内顿时鼓噪起来,血斩双煞放下心事,又是鼓掌又是振臂哈哈怪笑。飘梅峰一直是邪道的克星,不说雪峰神尼武功盖世,单是流霜剑和寒月刀手下就有不少亡魂,其中的辛酸苦楚一言难尽。现在星月湖一出手便除去这个心腹大患,众人无不感激。

慕容龙笑道:「飘梅峰名动天下,风婊子、林婊子、纪婊子武功平平,姿色还都看得过去……」

他暧昧的口吻使众人呯然心动,数百人都屏息凝视,静等宫主的下文。

慕容龙轻轻一击掌,「值此良日,本宫与诸位同乐!就让她们一起来伺候各位。」

殿内短暂的静默片刻,然后暴起一阵巨雷般的喝彩之声,众人不约而同的站起身来,大叫此行不虚,星月湖这等豪爽,实在够意思!

欢呼声中,一个少女怯生生走到殿上,跪在慕容龙身侧。她身上只缠着两根丝带,雪肤香肌尽数暴露在外。雪白的丝带从肩头绕过,勉强遮住乳尖,白馥馥的圆乳微微摇晃,肤光闪动。然后丝带在腹下交织着,把那片滑嫩的软肉裹在其中。

众人看得血脉贲张,只是这少女的花容月貌有些面生。略有一两个识得的,已从她身上的丝带看出这是飘梅峰三徒牵丝手纪眉妩。

纪眉妩面朝众人垂下头,呆呆看着地面,不敢回头看师父一眼。

刚才那番言语雪峰神尼尽数听在耳内,早已是心下狂怒。此时见到爱徒逆来顺受凄楚的模样,她目光霍然一跳,心下又是气恨又是怜惜。

「脱了吧。」慕容龙淡淡道。

纪眉妩发梢微颤,她吃力地慢慢抬手挽住丝带,向两旁拉开。殷红的乳头应手跃出,在玉乳上不住跳动。丝带柔柔滑落,股间失去束缚的嫩肉立刻弹出,一朵硕大的肉花般绽放开来。

殿下响起一片吞咽声,看不出这样一个温雅秀美的少女,下体竟生得如此淫荡。

「让大伙仔细看看。」

两行清泪从纪眉妩脸颊滚落,她紧紧闭着眼睛,咬住红唇,依言分开双膝,把手伸到腹下,掰开肥嫩的花瓣。她下体足有平常女子的三倍大小,鼓鼓拥在腿间,水光闪动,艳红的嫩肉间淫水淋漓,显得滑腻无比。

只轻轻一碰,秘处的酥麻就使纪眉妩难以自已。她彻底放弃矜持和尊严,在数百名陌生男人面前完全暴露自己。与此同时,纪眉妩也放弃了所有的希望。

「师太的高徒,姿质果然不俗,独斗雁门三奇还不落下风。」慕容龙讥道。

纪眉妩白嫩的身体像一道丰盛大餐,平平横在左首第一张案上,三个披发豪客正在她体内拼命冲杀。享受纪眉妩小嘴的秃发什健狂笑着抬起头,与雪峰神尼凌厉的目光一触,笑容一下子僵住,他打了个哆嗦,便偃旗息鼓。

此刻,神尼体内真气蓬勃激荡,攀至毕生来的巅峰。

◆◆◆◆ ◆◆◆◆

「跪下!」慕容紫玫寒声道。

白氏姐妹略一犹豫,跪在少夫人面前。

紫玫恨意涌起,挥手给了两人几记耳光,喘息着怒视这对曾经纯洁剔透的姐妹花。

一刻,只差一刻自己就能救出母亲、师父、师姐,还有这两个贱婢。但紫玫怎么也没想到,她们竟然会背叛自己,甘心做那个禽兽的帮凶。

昨日,四月十五,发生了两件紫玫永远忘不掉的事。

第一件发生在中午时分。

做为刑室的地字甬道像往常那般阴沉沉,冷冰冰。囚禁师姐的戌室仍像往常那般沉默。但这次当紫玫拿出食物时,她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容。

因为不见天日,那张脸显得有些苍白,虽然美貌如昔,但以往那种夺目的光彩风华却消散无迹,就像蒙上了污垢的珍珠般,丧失了曾有的光辉。她甚至没有看紫玫一眼,便四肢着地直接伏在木盘上大口大口吞咽起来。

紫玫压下心中的恐慌,小声叫道:「师姐、师姐。」

风晚华对她近在咫尺的声音置若惘闻,专心致志地伏在盘上舔食。忽然身体一动,像被人从后推了一把般向前倾斜,臻首重重碰在石门上。她小巧的鼻子里发出一声闷哼,玉脸浮出一抹妖异的艳红。

紫玫怔怔咽了口香唾,傻傻看着师姐一边有节奏的前后摇动,一边香甜地吃着。饭粒四处散落,沾在唇上脸上鼻上发上……

紫玫胸口像被巨石压住般透不过气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跌坐在地上,隔着小小的门洞望着那张亲切的玉脸,脑中一片混乱。

片刻后,风晚华娇喘着抬起脸,两臂挪动着找了最舒服的姿势。那双没有焦点的秀眸从亲如手足的师妹面上划过,没有掀起一丝波澜。

一只硕大的头颅突然在门洞内出现,被食物的香气引来的巨犬挤开风晚华,伸出长舌将食物尽数吞下。风晚华顺从地退到一旁,小心翼翼地望着巨犬,眼里带着恐惧、服从,还有一丝恭敬……

紫玫把拳头放在唇边,美目圆睁,一股森冷刺骨的寒意从脚底升起,使她的心神也之颤抖。

待巨犬吃完,在旁等了许久的风晚华突然凑向前去,伸出鲜红的香舌,将巨犬嘴上的饭粒一一舔尽,然后意犹未尽地在唇瓣上吞吐翻卷。

慕容紫玫脑中轰然一响,然后暴发出一声惊心动魄地尖叫。那个熟悉的身体在她眼中渐渐变化,一向刚毅决断的大师姐与路边随处可见的野狗融合在一起,分不出彼此。风晚华被她的叫声惊动,扬首看了她一眼,又若无其事地垂下头,娇躯兴奋地前后摆动,不时将仅存的左手朝身下看不到的黑暗处伸去。

「奇怪吗?」被紫玫尖叫引来的慕容龙笑道。

「……」

「想进去看看吗?」

「……」

慕容龙得意地一捻指,打开石门。

紫玫没有动作,只是木偶般坐在冰冷的石板上,看着室内渐渐亮起。

风晚华像狗一般趴在室内,翘起白嫩的圆臀。一条毛发耸然的黑犬正伏在她身上不住挺动。慕容龙抬脚挑起流霜剑的下巴,瞧着她晕红的面颊,发出一声长笑。

风晚华媚眼如丝,喘息着努力迎合巨犬的抽插,让兽根深深进入自己体内最美妙的秘境。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突然红唇微张,「呀」的颤声娇呼,接着战栗起来。

自始至终,她只发出这一个音节。

「咚」的一声,紫玫向后便倒,后脑重重磕在地上。

她并没有觉得疼痛,只觉得自己很轻。轻功最好的时候,她的身体也没有这么轻过,仿佛飘在云端,一丝风就能把自己吹散。在无边的黑暗中,她听到一个清晰的声音,「是你,是你害了她。就像你害了纪眉妩一样,她抹的药、吃的药都是你亲手喂下的……」

◆◆◆◆ ◆◆◆◆

做为迎宾犬的林香远也被带到殿中,失去了阴唇和乳头的身体引起众人莫大的兴趣。没有挑逗也没有戏弄,寒月刀像垃圾般被慕容龙抬脚踢到人群中。

雪白的身体划到一条弧线,还在半空中,就有五人高高跃起。来自北凉的赫连雄,巴陵的安子宏各抓住林香远的一只脚踝,高昌的乞伏穷隆则握住林香远的皓腕。三人各自出手,将其他两人迫开。

一出手高下立分,赫连雄与安子宏毫不停留地扬起一脚,朝三人中最弱的乞伏穷隆喉头下阴踢去。乞伏穷隆怪叫一声,翻身退开。

这几招兔起鹜落,待众人看清,赫连雄与安子宏已各自落在案上,轻飘飘没有发出一丝声音。林香远双腿被他们提在手中,拉成一条直线,垂落的秀发在两张长几间来回飘荡。两人各运功力,毫不相让。只见林香远光秃秃的肉穴越扯越宽,竟是势均力敌。

安子宏眼见难以取胜,不由凶性大发,回手一扯。鲜红的肉穴应手拉开,会阴处滑腻的肌肤立刻绷紧。

模模糊糊中林香远感觉到两股真气在体内冲突,接着胯间一阵剧痛,几乎被人生生撕裂,不由痛叫失声,两手吃力地拼命按住腿根。

秃头鸠目的安子宏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五指如钩,紧紧扣着林香远光润的脚踝。赤裸的美妇白鱼一般扭动娇躯,笔直张着双腿,挣扎哀泣。周围数十名贺客仿佛苍蝇见到血般围着三人,对林香远光溜溜的下体和圆滑的乳尖指指点点,笑嘻嘻看热闹。若是寒月刀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撕成两半,着实刺激。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