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血斩双煞气焰大减。屠怀沉身为星月湖长老倒也罢了,那两个紫衣人只是宫内侍者,竟能挡住仇百鳌全力一击,星月湖确是藏龙卧虎。

众人来到殿前,没看清神殿如何巍峨,布置如何华丽,眼光都落在石阶上。

三十六级石阶分为三层,尽是黑色大理石铺就,打磨得明镜一般。在第二层石阶上,一个身材曼妙的少妇赤裸裸跪伏在地,白嫩的肌肤细腻动人。一根铁链从腹下伸出,系在栏杆扶手上,拉得笔直。浑圆的雪臀被悬空拉起,高高举在众人面前。

少妇柔韧的腰肢,光润的大腿,无不充满女性的魅力,但她股间却没有女人柔美的花瓣,雪白的两腿间,只有一片光滑无比的嫩肉,宛如一块狭长的红玉,嵌在丰满的雪股之中。肉穴毫无遮掩地暴露在外,每处细小的褶皱都尽收眼底。

「屠长老,这是……」愣了半天,有人问道。

屠怀沉笑而不答。

仇百鳌凑过去小心翼翼地撩起少妇的秀发,嘴巴一下子张得浑圆,像被人点中了穴道般动弹不得。

仇百熊挤过去一看,突然发出一声怪叫:「寒、寒、寒月刀!林香远!?」

「呵呵……」屠怀沉摸着满是肥膘的大肚笑道:「各位见笑啦。林婊子已被我神教收为奴隶,在此当只迎宾的母狗,只是让大家开心吧,哈哈,随便玩!」

人群顿时炸开了,十余人同时围过去,伸手往林香远周身上下乱摸。

「这屄是怎么长的?光溜溜什么都没有?」

「操,有洞就行了,管那么多!嘿,里面还真紧。」

屠怀沉解说道:「本来教里几千名兄弟操过,松得能伸进去拳头,这为了各位远道而来的贵客,刚治好……」

「寒月刀被几千人操过了?」

「不错!林婊子不过是只看门狗。神教各色女奴无数,只要是我教兄弟,谁想操谁操!」

众人短暂的沉默一下,旋即又喧闹起来,「我操,奶头也没有!」

「光溜溜的,难道没长?」

「割的!——不会吧?连屄带奶头都切了?」

「眼也瞎了!寒月刀林香远在江湖也是鼎鼎大名,在这连条狗都不如啊!」

「三个月前寒月刀跟伏龙涧的慕容胜成亲,他娘的轰传武林,都说是神仙侠侣。没成想这才几天工夫,就落到神教手里,真是玩烂了……」

屠怀沉满面堆笑,心知这一下至少打动了一半人。

林香远的脸色苍白,她嘴里被塞上麻核,又制住哑穴,只能赤裸着残缺的身体,默默无言地忍受无尽的凌辱。

慕容龙站在幽暗的神殿内,远远的打量着众人,脸上淡淡的,看不出一丝表情。

◆◆◆◆ ◆◆◆◆

一大早紫玫又来到潜幽碑坊,琢磨着怎么挑动星月湖人马跟贺喜的宾客血斗一场,要能两败俱伤,整个岛上死的就剩自己一个人,那是最好不过了。可恨迎宾的是整天只会傻笑的屠胖子,姓霍的死哪儿了?那王八蛋要在,用不了两句话肯定就会血溅当场。

这次来了二十余人,紫玫踮着脚尖,细瞧里面哪个像是头脑简单的傻瓜。

身边人影一闪,紫玫脸上的猜测立刻换成好奇,「咦?那人个子好高啊,他手里拿的什么?」

「八角槌。」

紫玫像是刚刚知道身边有人的样子,吓得一颤,小手拍着胸口娇喘道:「哥哥,你怎么来了?」

「哥哥怕你再看谁的镰刀不顺眼——被人家欺负。」

紫玫装做没听出他的揶揄,巧笑嫣然地说:「有哥哥在这儿,怎么会有敢欺负我?」心里暗骂,肯定是那两个紫茄子多嘴多舌,让这混蛋来监视自己。

黑风豹蔡云峰气宇轩昂地走到碑坊前,立刻也跟众人一般,满脸惊艳地盯着慕容紫玫。

紫玫径直走到他面前,仰着俏脸上下打量。慕容龙暗暗吸了口气,随时准备出手,赶在黑风豹狂怒之前救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

「喔……」紫玫睁着水灵灵的美目,长长吐了口气。

闻到那股香甜的少女气息,蔡云峰几乎醉倒。没想到闲转这一趟,竟能遇上这么美丽的女孩儿,看来她对自己好像有点意思……

紫玫两手捧心,眼中光芒闪动,突然大声说道:「你长得好帅啊!我嫁给你当老婆好吗?」

蔡云峰身子一软,半跪在地上,只觉身子轻飘飘的,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耳中滚来滚去都是那句:「长得好帅啊,嫁给你好吗……」

不知过了多久,他呆呆说了句,「好……」

抬眼一看,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又过了半晌,黑风豹摸摸脑袋站起身来,深一脚浅一脚朝岛内走去,连八角槌也忘了拿。

◆◆◆◆ ◆◆◆◆

慕容龙挟着紫玫飞也似的掠回宫中,把她往床上一扔,怒喝道:「你什么意思!」

紫玫用枕头遮住脸,小声说:「他长得比你高。」

这丫头还敢气他,慕容龙怒极而笑,咬牙切齿地说道:「再他妈敢跟我玩花样,别说你师姐、师父,我连娘都敢扔出去让他们随、便、操!」

紫玫腾地扔掉枕头,死死盯着他。这禽兽居然连亲娘也不放在心上……

慕容龙寸步不让地与她对视,嘴角慢慢浮起狞笑。紫玫心头一凉,知道他立刻就会下令把师姐扔给那些凶恶的陌生人,连忙扑到床上,埋头大哭起来。

这一哭消解了慕容龙的怒气,他颓然坐在床侧,痛心疾首地说:「你把哥哥的脸都丢尽了!」

他妈的,自己的新娘居然当着四方群雄的面喊着要嫁给别人,不但自己颜面无存,星月湖的脸也丢尽了。不知道屠怀沉怎么跟那帮人解释的……他妈的,自己也够蠢,都这时候了还让她在外面乱逛。

「我只是看他傻乎乎的……逗他玩……」

慕容龙重重喘了一口粗气,沉声道:「从现在起,不许你再出圣宫!知道了吗?」

紫玫抽噎着点点头,又道:「我每天只出去一次好不好?我保证不说话。」

「不行!」慕容龙一口回绝,「给我安安分分待在宫里,准备当新娘!没一点家教!」

那日被慕容龙羞辱之后,雪峰神尼练功愈发急切。她凭借凤凰宝典的神异,从旁脉入手,避开气海丹田及周身诸处大穴,终于可以把握到一缕极弱的真气。

神尼强忍住血脉逆行的痛楚,真气在任督二脉之间弹丸般沿带脉横向游动,最后试探着飞速掠过丹田。微弱的气流从脐下三分处一闪而过,终于成功的躲过了化真散的肆虐。但这丝真气太过微弱,无论是想逼出药力还是制敌伤人,都难有作为。

房门轧轧洞开,紫玫像个委屈的小媳妇,楚楚可怜地跟在慕容龙身后进来。

慕容龙眼光在神尼胸腹上扫了几个来回,露出嘲笑的神色。雪峰神尼脸上微微一红,旋即大怒。

慕容龙把紫玫推上来,笑道:「再有三日,在下便要与令徒成亲,请师太教教她为妇之道。」

雪峰神尼乃是佛门中人,这话分明是调戏的言语。她按下心中的怒火,闭目不理。

慕容龙拗不过紫玫的哀求,让她来探望神尼,关门离开时又加上一句,「十六日的婚礼,还请师太出席。」

室内静了片刻,紫玫解释说:「他说要明媒正娶,算星月湖与飘梅峰联姻……」

想让自己在众人面前把爱徒许配给那个畜牲!雪峰神尼冷哼一声,拧眉沉思半晌,斟酌着道:「届时不必激怒他,到晚间,你想办法从他身上取来兵刃。」

她顿了一下,问道:「这里有多少人?」「石宫只有叶行南、沐声传、我娘、风师姐、纪师姐、小莺小鹂——叶老头、

沐老头到时都会回避,那就只剩他一个坏人了。」

雪峰神尼精神一振,把自己刚才修炼所得一一传授给紫玫。紫玫依法运了半天气,结果仍是一无所得。神尼知道她修为太浅,只好先放在一边,「到时能藉机刺死他最好;如果不能,就趁他得意忘形的时候拿到钥匙……晚华和眉妩怎么样了?」

紫玫垂下头,低声道:「她们的武功被废了……」

雪神神尼轻叹一声,「晚华性情坚毅,以后还可重新修习,眉妩……」

紫玫不敢接口,沉默一会儿才说:「化真散的解药不知藏在何处。徒儿在叶老头房里找了多次,也没找到。」

神尼抚摸着紫玫光亮的长发,安慰道:「解药肯定不好找……对了,你当初说的宝藏怎么样?」

「我找到了三处,君字甬道一直锁着,另一个是原来风师姐住的亲字丁室,徒儿没办法去看。」

神尼点点头,叮嘱道:「记住,千万不要破身。这事性命攸关,到时不妨给他讲明。」

紫玫问道:「真气已经被化真散化解还有危险吗?」

「真气并非消解,而是散乱难聚。真气与精元相连,除非内功尽废,否则必会危及性命。千万小心……」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