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号角声起,一艘刚造成不久的豪华大船从远处驶来。

慕容龙立在装饰一新的神殿前,凝视片刻,然后飘身回到殿内。

十余名人跃下大船,由屠怀沉陪同一路朝怀月峰下的神殿走来。这些人高高矮矮,服色各异,但均是面带邪气,目露凶光。

血斩双煞闯荡江湖多年,对星月湖隐约有所耳闻。接到邀请后,便与十余名黑道高手第一批赶来。两人纵横淮河一带,劫财越货,杀人如麻,一向目中无人,眼见星月湖偌大的基业,仍是一幅不以为然的神态。

屠怀沉心下雪亮,但脸上还是堆满笑容,热情地跟众人一一寒喧问好。

仇百熊腆着肚子,大喇喇道:「听说你们星月湖擒住了流霜剑——可是真的?」

屠怀沉笑呵呵道:「是真是假稍后便知,诸位请。」

仇百鳌冷哼一声,心道流霜剑还有个师妹寒月刀林香远,上面还有雪峰神尼,你星月湖小心好吃难消化。

上岸走了里许,林中出现一座高大的汉白玉碑坊,坊上刻着「潜幽」二字。

一行人来到坊前,均是双目一亮。

一个红衣少女俏生生立在坊下,精美的五官宛如朝阳下的水晶,光芒四射。

她很不淑女的两手抱臂,但配合着婀娜有致的娇躯,别有一番风流婉转。如水的秋波一转,少女伸出一只皓如明月的玉腕,纤纤玉指点向仇氏兄弟,「你,旁边村里的?」

血斩双煞呆呆点了点头,旋即大摇其头,期期艾艾地说:「不……不是……我……在下……」

少女不耐烦地截断两人的话头,「不是村里的,背着镰刀干嘛?」

两人愣了片刻,顿时勃然大怒。两人的血斩也是武林中的成名兵器,不知饮过多少英雄豪杰的鲜血,没想到竟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当成了镰刀!

「小贱人!」仇百熊怒吼一声,长满黑毛的大手带着凌厉的劲风,朝少女白白嫩嫩的柔颈中抓去。

手臂刚刚伸手,忽然腕上一紧,屠怀沉笑嘻嘻道:「仇大侠且莫动怒……」

仇百熊根本不把这个矮胖子放在眼里,但连运三次力道都如石沉大海,手指硬是递不出半寸。

仇百鳌腾身而起,十指箕张,恶狠狠地扑了过去,准备先拧断小贱人一条膀子再说。少女对他凶猛的来势理都不理,反而侧过脸不屑地冷笑一声。仇百鳌气得两眼冒火,手上又加了三分力道。

两名紫衣侍者从少女背后倏忽闪出,各出一手硬生生挡住仇百鳌的铁掌。「腾」的一声闷响,仇百鳌踉跄着落在地上,那两名紫衣侍者则连退数步才稳住身形。看上去仇百鳌占了上风,但对方只是星月湖小卒,这脸面可丢大了。他凶性大发,反手拔出血斩。

白衣一闪,一个男子飞叶般轻飘飘落在少女身前,一揖到底恭敬地说道:「阁下息怒。」

仇百鳌眼中凶光闪动,这家伙背后空门大露,自己一斩击出,有十二成把握在他背上开个透明窟窿。可是白衣人有持无恐的样子,却让他犹豫起来。

帮忙迎宾的白银香主挺腰笑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两位是名震江淮的血斩双煞仇……」

「嘁!」少女一脸讥笑地说道:「连你们这些笨蛋都打不过,算什么东西!还名震江淮,呸!」

屠怀沉松开仇百熊的手腕,先长笑着化解场中的尴尬,然后说:「两位莫怪,这是鄙教少夫人玫瑰……」

慕容紫玫小蛮腰一扭,仰着脸扬长而去。两名紫衣侍者连忙跟在后面。

一行人直勾勾看着红裙中时隐时现的玉腿,都愣住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她就是飘梅峰的关门弟子,玫瑰仙子慕容紫玫……真是花容月貌,国色天香……就是这脾气——怎么也不像是婚礼的新娘啊?」

屠怀沉打着哈哈解释道:「少夫人年幼好顽,各位莫怪莫怪,包涵包涵,请请请……」

紫玫越走越快,气冲冲奔入神殿。

慕容龙出神地审视着巨柱上虬屈的蟠龙,闻声淡淡道:「怎么了?生谁的气呢?」

紫玫委屈地说:「他们骂我……」

慕容龙奇道:「谁敢骂你?」

「那两个拿镰刀的!」紫玫哇的哭了起来,「他们骂我小贱人,还要打我……还有屠胖子!他还在一边笑!他们都欺负我……你去把他们都杀了!」

这话慕容龙倒有九分不信,但妹妹哭这么响,只好哄着说:「先别哭,回头哥哥给你出气。」

紫玫抽噎着收住泪,「哥哥,你一定要给妹妹出气啊……」听说上午有宾客要来,她就早早守在潜幽碑坊这个岛上的必经之路,成心撩拨是非,能让这帮混蛋斗个你死我活最好,就算没出人命,也弄他们个不痛快。让你们吃饱撑的,来星月湖瞎凑什么热闹!这会儿顺手把屠胖子也拉下水。

慕容龙敷衍着说:「一定一定。马上就要当新娘了,哭成这个样子……去洗洗脸啊。」

紫玫乖乖点了点头,香肩抽动着去了。

慕容龙看着她的背影,苦笑着摇了摇头,唤来两名紫衣侍者,讯问当时的情景。

◆◆◆◆ ◆◆◆◆

一进甬道,玫瑰仙子脸上的委屈立刻烟销云散。她溜进白氏姐妹的房间,不多时又钻了出来。眼珠四下一转,悄悄走进旁边的地字甬道。

紫玫伏在地上,推开戌室门下的挡板,小心地布下绳圈,然后掏出一块血淋淋的牛肉放在地上。

房间里仍然响着那种奇怪地叽叽声。紫玫不知道被灌哑的师姐正在承受巨犬奸淫,无论是当初风师姐被野猪破身,还是水柔仙被老虎强暴,都是有人在旁帮忙。她不相信会有动物主动强行与人类交合,况且是自己最敬佩的大师姐……

片刻后,两只蓝幽幽的眼睛从黑暗中慢慢迫近。巨犬血口一张,把牛肉吞到口中。

紫玫银牙紧咬,使出吃奶的劲儿拼命一拽,绳圈紧紧套在巨犬颈中。她前思后想,那混蛋又不是这些畜牲的亲爹,光凭嘴巴说说,不可能保证师姐的安全,既然不能让师姐住在别室,那最好的办法还是把它们都弄死。

不就四头嘛,顶多两天工夫就能把这房间腾出来,让师姐一个人住。因此才自告奋勇替白氏姐妹喂狗。

紫玫两脚蹬住石门,拼命使力。那头巨犬从门洞里露出两只眼睛,奇怪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可能觉得脖子有些痒,于是晃了晃脑袋,朝后退去。

一股大力涌来,紫玫身不由己地被带到门上。她撑了片刻,使不出真气的手臂又酸又痛,实在是拉不过这头畜牲,只好撒开手认输了事。但她忘自己开始准备有多充分,绳索一头还缠在臂间。这会儿手臂卡在门洞上,剧痛攻心。她手忙脚乱地解开绳子,娇嫩的肌肤已经被磨出一道血痕。

紫玫痛得直掉眼泪,靠在门上把这些畜牲的祖宗八代都骂了个遍。骂着骂着又骂到叶行南身上,这老家伙整天防贼似的防着她,如果他让自己偷点毒药出来,还用受这份苦吗?

想来想去都叶老头不好!紫玫恨恨站起来。

叶行南木着脸坐在案后,桌面上干干净净,只放着一瓶配制好的茉莉花油和一盒黑色丹药。

紫玫拿起茉莉花油闻了闻,喜孜孜地说:「好香。」她从盒里随便拣了颗丹药,往叶行南面前一放,「快点吃了,我要去给娘擦身子。」

她昨天晚上可没说这失神丹也得先试……但这会儿说什么也是白搭。叶行南喉结一动,干涩地咽了口吐沫,把失神丹放到嘴里。

「可要咽下去哦。」紫玫笑眯眯说。她盯着叶行南吞下丹药,把茉莉花油倒在手心里。伸出柔若无骨的小手,带着浓郁的芳香按在满是皱纹的脸上。直擦了一刻钟工夫,紫玫估计丹药已经化开,才停住手,左右端详一下,满意地点点头,「真是漂亮多了。」

等这克星一走,叶行南立刻从药架底处拿出一瓶药汁,「嘟嘟嘟嘟」喝了个干净。他喘着气举起药瓶,嘿嘿乐了起来,「他妈的,老子真是聪明,先配下了失神丹的解药。想让我上当,没有可能!」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