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刚入夜,紫玫便拉住慕容龙,笑盈盈道:「哥哥,你别忘了,昨天答应我去看风奴的。」

慕容龙正准备询问屠怀沉邀请宾客之事,但见妹妹软语相求,便把正事往后放放。何况他也想见见风晚华与巨犬同居两天究竟变成了什么模样。

赤裸的玉体仿佛凋谢的白花瓣,静静伏在室角。风晚华断臂伸在体前,玉手从腹下伸到两腿间,紧紧捂着秘处。粉嫩的玉背布满爪痕,尤其是肩上几道深深的伤口,香肌翻卷,鲜血淋漓。

「你骗人!」紫玫尖叫一声,朝慕容龙手背上咬去。

「谁骗你了!」慕容龙厉喝道:「我说过不会咬,肯定就不会咬。抓伤是她自己不老实!乖乖这药抹上!还有这个,给风婊子喂下。」

紫玫抓起药瓶药丸狠狠扔到甬道尽头。慕容龙脸一沉,伸手关上石门。紫玫一声不响地闪身钻到室内,脸上带着与师姐同生共死的决然。

「呯」的一声,慕容龙把石门关上,心道吓吓这丫头也好。但他终究不放心,悄悄趴在门上倾听室内的动静。

过了片刻,慕容龙估计差不多了,便拉开房门。只见紫玫昂首坐在地上,俏脸上一股大义凛然的神色。慕容龙气得笑了起来,这次不光把门关紧,还把机括也统统扳上再扳下来,又掏出钥匙光光啷啷弄出一片声响,装做把门锁紧的样子。

以慕容龙的功力,隔着厚厚的石门,室内的动静也能钜细无遗的尽收耳中。

他听出风晚华还在昏迷,那几只巨犬大概是刚射过精,正懒洋洋兜着圈子。

紫玫倒也沉得住气,半天也不吭一声。慕容龙听着一头巨犬朝紫玫走去,心头慢慢揪起,不知道莺奴刚才喂过它们没有……

突然室内响起一阵细微的呜咽,慕容龙连忙推门而入。只见紫玫扁着小嘴,「呜呜」哭泣,一头皮毛油亮的黑犬正伸出鲜红的长舌,在她娇嫩的玉脸上来回舔弄。小姑娘直直坐在地上,两手背在身后,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慕容龙哈哈笑道:「乖乖跟我出来吧。」

紫玫脸上挂满圆圆的泪珠,哭道:「哥哥,我求求你了,别让她一个人在这里……里面好黑……」

「一个人?那让纪婊子来陪她吧。」

紫玫连忙摇头,「不是,不是……」

慕容龙冷哼一声,「风婊子不住这儿,就只能回去让人随便操了——你看怎么办。」

紫玫看着师姐肩上的伤痕,又想起石室排成长队的男人,委实难以选择。

慕容龙引诱道:「只要你给她擦上药,再喂上几粒药。我保证这些狗不会咬她,也不会再抓她。」

紫玫扬起脸,认真地说:「你保证吗?」

慕容龙点点头。

紫玫一咬牙,站了起来。只要这些凶恶的大狗不碰她,师姐肯定选择这间黑屋,也不愿回去任人蹂躏。

重新擦完药,紫玫把药丸放到师姐嘴里,喂了些水让她喝下去,小声道:「大师姐,别怕,吃了药它们就不会碰你了……」

风晚华仍然昏迷不醒,对师妹的话充耳不闻。紫玫没有看到,她紧紧捂住下体的手指间,沾满了白色的黏液。

◆◆◆◆ ◆◆◆◆

「这是什么?」慕容紫玫现在对药物特别敏感,看到白氏姐妹在母亲身上涂抹东西,立即冲进来厉声问道。

姐妹俩连忙停手,白玉鹂轻声说:「这是宫主的吩咐。每天用茉莉花油掺香粉给夫人按摩……」

紫玫将信将疑,拿起玉瓶闻了闻。入鼻芬芳香甜,确实是花中提炼的精油。

这些日子她怕母亲长久静卧不动,肌肉萎缩,每天都一边与母亲聊天,一边帮她按摩,现在有玉莺玉鹂帮忙,倒替自己分担了义务。紫玫歉意地说:「咱们一起来吧。」

擦过茉莉花油,萧佛奴肌肤愈加晶莹夺目,玉兰般芳香馥郁。整个身体仿佛巧夺天工的惊世之作,华美动人。

自从知道母亲怀孕之后,紫玫对她的腹部时时留意,但叶行南说现在还不足月数,外表看不出来。

她小心地轻轻按摩光洁如玉的小腹,犹豫着要不要把这事告诉母亲。但怎么开口呢?难道说:「娘,哥哥把你的肚子弄大了?」天啊,这个孽种算什么身份呢?算是弟弟还是侄子?算来算去,都是多余的一个……一个……一个什么东西呢?

紫玫怎么算也算不出来,只好先放到一边。她挖空心思地找些话题来说,比如今天天气好热;叶老头白胡子又多一根,眼看就活不长了……胡扯八道逗母亲开心。

萧佛奴嫣然一笑,美艳的脸庞宛如奇花初绽,流光溢彩令人魂销魄散。

紫玫一下看呆了,半晌才道:「娘,你好漂亮……」

「娘已经老了。玫儿,你长得跟娘年轻时候一模一样……但你比娘能干得多……」萧佛奴说着嘴唇颤抖起来。

紫玫连忙岔开话题,哄母亲睡觉。

帮百花观音擦完身子,紫玫叫住正要离开的白氏姐妹,「小莺小鹂,那混蛋的刀是不是还带在身上?」

白玉莺垂下头,没有作声。

白玉鹂小声道:「少夫人……奴婢不敢……」

紫玫一愕,但看到姐妹俩乳房相连的痛苦模样,她只叹了口气,挽住两人的小手捏了一把,坚定地说:「不用怕。总有一天,我会把大家都救出去!」

由于紫玫的坚持,慕容龙只好让她一人独居主室,自己先住在纪眉妩和白氏姐妹之间的天字壬室。

紫玫又一次从他门上颓然拔下钥匙,暗骂当初的设计者太不像话,竟然把每间房子的锁都弄得不一样,这算什么事嘛。她把主室的钥匙揣到怀里,挺胸朝叶行南房间走去。

叶行南拉开门,有气无力地说:「少夫人,已经亥末时分,有事明天再说好不好?」

「不好!」慕容紫玫大模大样地坐到叶行南的椅中,拉开丹炉瞧了瞧,「呯」

的关上;又拿起案上的药瓶,把里面的药丸倒出来,一五一十的数了一遍,这才慢悠悠说道:「姓叶的,我纪师姐用的药是你制的吗?」

叶行南干咳一声,面不改容地说道:「那是教中所传药方,老夫只是依法配制,奉宫主之命给纪姑娘使用。」

老家伙张开口便推的一干二净,紫玫冷笑道:「是你配的就好——久闻叶护法医术通神,那就麻烦你再配一副解药。过两天给我送来。」

叶行南瞠目结舌,焚情膏穷他十年之力方才制出,对它的药性自己了如指掌,一旦生效,绝对无法解除。但这话千万可不能说,要让这丫头知道焚情膏真是自己一手炮制的,恐怕她立刻就要动手烧房子。

踌躇半晌,叶行南正容道:「少夫人有令,在下自然遵从。但此药是上古秘方,在下没有把握能配出解药……」

紫玫晃着脑袋,淡淡道:「就算配不出,我也不能把你吃了——是吗?」

叶行南正被她说中心事,不禁老脸一红,连忙道:「在下一定尽力而为,请少夫人放心。」

紫玫无可无不可的冷哼一声,「我大师姐用的药也是你配的吗?」

叶行南连连点头,解释道:「那药只是犬尿里掺了一些白氏,让气味能保存三天以上,避免犬只伤人,绝无危害。」他没详细说明,那尿液是发情母狗的尿液。

「我师姐吃的药是什么?」

「只是安神静心的丸剂,怕风姑娘在黑暗里待的时间长了,心神不宁,惊动那些畜牲,造成误伤。」这个他倒没夸大药效,只是把失神丹的功效贬低了。何止安神静心,长久服用,会把人变成丧神失心的行尸走肉。

紫玫也难辨真假,于是转过话题,又问道:「我娘用的药也是你配的吧?」

叶行南这会儿是满心后悔,当年学什么不好,非要学医?要跟老沐那样傻呼呼的下死劲练他一身本领,何必受这份罪?走了五十多年的弯路啊……

「夫人用的是茉莉花油加苏合香,有助于血脉通畅,护肤生肌,消除斑纹,保养身体,延缓衰老,还能调气养颜,滋阴壮阳……」他絮絮叼叼说了半天,等紫玫不耐烦的皱起眉头才住口,最后又加一句:「百益而无一害。」他没有把好处说全,除了上面这些,这药还能安胎宁神,最重要的是能丰乳催奶……

紫玫从鼻孔里发出一声轻蔑的冷笑,「这么好——你那张老脸怎么就不知道用些呢?」

叶行南气得吐血,半晌才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少夫人说笑了。」

「哎——」紫玫大度地摆摆手,原谅了他的无知,「我可没有说笑。我是关心叶护法——既然药这么好,每次你先用一些,也滋补滋补。剩下的我再给娘拿去。」

叶行南如五雷轰顶,他紧张在脑海里分析药物的各种成分……应该说对自己无害吧?

紫玫跳起来,拍拍手上的药渣,宣布道:「就这么定了!夜深了,叶护法早些休息,不要贪玩。」说罢风姿绰约地出门而去。

剩下叶行南愣愣看着案上。一直光顾着说话,那些刚配好的药丸不知不觉都被少夫人捻成了碎末。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