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慕容龙对雪峰神尼不敢掉以轻心,化真散的药效虽然可以支撑三天,但他每天都来巡视一番,给她服药。雪峰神尼毫不气馁,时刻打坐练功,对他诸般调戏无动于衷。

慕容龙啧啧称奇,这种白费工夫地勤修实在不可思议。他抚摸着神尼的光头,笑道:「师太这大头又圆又亮,跟在下的小头实有一比……」

雪峰神尼不动声色,闭目凝神。

慕容龙干脆掏出肉棒,紫黑的龟头在雪峰神尼的玉脸上硬梆梆戳弄着,淫笑道:「神尼修行多年,可曾见过这等奇物?」

狰狞的龟头足有婴儿拳头大小,光亮坚硬,犹如精钢打铸。当龟头伸到鼻下,挑弄红唇时,神尼终于忍不住侧脸避开,嗔目厉喝道:「不过一副臭皮囊!你如此作为,必然沦为畜牲道,永世不得超生!」

慕容龙讥笑道:「佛门轮回之说,只能骗骗三岁小儿——就算沦为畜牲又有何妨?你那大徒弟,还不是让一头野猪破了身子,这会儿还……」他顿了一下,改口道:「让我来看看师太的臭皮囊……」说着解开神尼的衣带。

雪峰神尼玉容无波,冷冰冰任他施为。

衣带中分,僧袍敞开处露出雪白的中衣。布料虽然粗糙,但一尘不染,自有一种洗净繁华的飘逸之气。慕容龙见神尼毫不挣扎,不客气地把她推倒在榻上,先托起脚踝,一把拽掉布履,然后扯开包裹纤足的白布,搔弄着神尼的脚底笑道:「倒也不臭嘛。」

虽然奇痒攻心,但神尼气息悠长,没有丝毫散乱。

慕容龙撩起中衣,拉起亵裤浅黄的丝绦,笑道:「师太的腰真细……呵,竟然打了个相思结……佛祖保佑,咱们师太看上去一脸正容,千万别是个被人玩烂的贱货。」

武林第一高手横陈榻上任己为所欲为,慕容龙不禁眉飞色舞。他挽住神尼腰侧的亵裤,慢慢褪下。

粗布下缓缓露出一片腻如羊脂的肌肤,滑嫩动人。慕容龙手指一僵,半晌后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光润的玉腿笔直修长,腰身细致,小腹平坦,一片丝绸般光滑的肌肤中却缠着一截粗布,厚厚裹在股间。

当时女子内衣多是抹胸、诃子之类的上衣;略长一些的有抹肚、肚兜,可伸至腹下;豪门贵妇另有贴身小衣,遮掩玉体。但像神尼这样的绝无仅有,因为这是一些苦力或者士兵为避免阳具受伤使用的兜裆,只限于男子使用。

「师太,这种下三滥的衣物你也穿……捂这么紧,也不怕闷坏了它?」慕容龙摸弄着调笑道。雪峰神尼脸上虽然没有表情,耳根却隐隐发红。

白色的粗布一层层解开,露出阴阜上浓密的毛发。弯曲的阴毛又长又厚,遮住小腹半数有余,慕容龙哈哈大笑道:「师太这是头上没有屄上补,竟然长这么多……」他捋住一撮阴毛用力拉长,雪白的阴阜在毛发下时隐时现,散发出一种浓重的女性体味。

待解下最后一层白布,只见白生生的腿缝中露出一团嫩肉,红润动人。慕容龙心下大奇,连忙掰开神尼的双腿。红光一闪,一团肥嫩的肉花在雪肤中乍然绽开,仿佛含露牡丹,带着一片水光,色泽鲜红。整个下腹都被嫩肉挤满,几乎比得上与纪眉妩肿胀的秘处。花蒂像要挣脱覆盖的包皮般高高鼓起。

慕容龙满心诧异,神尼下体如何会生成这般模样,即使交合多年,被无数肉棒捅弄的荡妇也不至于如此……

他拨开湿淋淋的花瓣,仔细检视肉穴。那层薄膜完好无损,仍是处子之身。

慕容龙把指上黏湿的淫水涂到神尼唇上,笑道:「在下只随便摸摸,师太就流了这么多水……里面是不是很痒啊?骚货?」

雪峰神尼满脸飞红,双目紧闭,嘴唇微动,喃喃诵经不已。自从六年前她练成凤鸣朝阳之后,原本正常的阴部就开始不断增大,而且越来越敏感,以至于不得不用白布包裹下体。如今最隐秘的地方被人任意玩弄调笑,即使修行再深,也难以消除这种羞耻和窘迫。

慕容龙埋头深深吸了口气,摇头道:「师太的皮囊确实不臭,不过真够骚的。」

他不敢冒险用真气去撩拨神尼的肉体,便撮唇吐出一口劲气。劲风到处,嫩肉一阵颤抖,雪峰神尼下体又涌出一股淫液。

慕容龙笑道:「师太下面长得好生淫荡,就是这胸平了些……」他一路嗅着用鼻尖蹭起中衣,正待伸手去解。一直沉默的雪峰神尼突然睁开双目,忍无可忍地并指朝慕容龙眼中刺去。

慕容龙不闪不避,等手指伸到眼前才屈指一弹。雪峰神尼的手臂应指而落,重重掉在身侧。慕容龙十二分快意地睨视着神尼喷火的双目,嘲笑道:「师太动了嗔念,于修为大有所碍。」

解开雪白的中衣,里面仍是密密缠紧的白布,慕容龙不耐烦一一解开,干脆伸指一划,数层白布刀割般乍然破裂,一对肥硕的巨乳应手弹出,在胸前颤微微不住跳动。

慕容龙愣了片刻才笑道:「师太好大的奶子……」

浑圆的乳球并在一起,几乎溢出神尼身体,肥嫩的乳肉充满油脂般白亮光润,滑腻动人。又大又圆的乳晕鼓出一圈粉红,乳头高高翘起,像一个嫩红指尖。

慕容龙轻轻一捻,乳头立即变得坚硬。他捏住乳尖用力将乳球拉长。充满弹性的乳肉缓缓伸展,乳头离开胸部超过半尺长短。

慕容龙伸手一比,大笑道:「师太这对大奶真是豪气迫人!挺着它招摇过市,神尼的名声肯定足尺加三,干嘛遮遮掩掩?」

手指一松,乳头倏忽弹落,亮晶晶的石子般呯然跳动,肥嫩的乳肉白光闪动,翻滚不已。

下阴的异状还好隐藏,但乳房的增大却使雪峰神尼极其难堪。行走江湖,挺着这样一对巨乳必然惹人非议,因此她才束住胸部,避免那些嘲讽的目光。但此时这对羞于见人的乳房不但被人看个清楚,而且还把玩调弄,雪峰神尼羞得无地自容。

慕容龙爱不释手的把玩半晌,然后把脸埋在乳沟中,捧着滑腻的乳肉又舔又咬。他心头欲火升腾,恨不得立刻便占有神尼的处子之躯。

雪峰神尼深吸缓吐,克制住羞耻和狂涌的怒火。羞耻和发怒都没有一点用处……破体之时,便是殒命之刻,抛却旧皮囊,迎得大解脱……只是还有几位徒弟……该杀的妖魔!

正愤恨间,慕容龙突然抬起头,解开神尼的穴道,转身离开石室。自去找纪眉妩或是白氏姐妹发泄欲火。

◆◆◆◆ ◆◆◆◆

神殿内「呯呯梆梆」响个不停,木堂帮众正在修补被炸坏的巨柱和门窗。神殿内外人来人往,或是四处清扫,或是扯起布幔,移来花草,布置宫主的婚礼。

做为婚礼的女主角,紫玫俏脸如冰,恨不得一把烧了这些破烂。擒到雪峰神尼之后,慕容龙不再禁止她离开甬道,但无论到什么地方,都有两名紫衣侍者跟在后面。

「滚开!」紫玫一声厉喝。

一名帮众连忙放手,慌慌张张钻到人群中。紫玫压住心里爆发的恨意,轻轻拔出嫂嫂肛内的木棍,把手里的巾被披在林香远身上。一个紫衣侍者阴阳怪气地说:「宫主有令,林婊子不许穿……」

话还没说完,紫玫扭头骂道:「去你妈的!」

紫衣侍者没想到美若天仙的玫瑰仙子居然会骂出这种粗话,顿时哑口无言。

四月的阳光炽热如火,黑色的大理石晒得滚烫。

林香远静静伏在蒸腾的空气中,白嫩如脂的肉体仿佛随时都会融化。玉体上尽是斑斑血迹,遍布青肿。香软的乳房悬在身下,看不到她腹下的伤势。乳尖的伤口与移植的皮肤紧紧生在一起,剥壳的鸡蛋般浑圆光润,掩盖了乳晕下丝丝缕缕浅白色的筋络,仿佛从未生过乳头般,没有一丝移植的痕迹。

紫玫恨得咬牙切齿,在慕容龙面前还要装出乖巧柔顺的模样,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别说骂人,若不是内功尽失,还要动手行凶。骂了一句,心里略微痛快一点。她扶起嫂嫂,凑在她耳边低声道:「嫂嫂,你再忍几天,我想办法让你离开这里。」

无尽的痛苦已经麻木了她的感觉,林香远虚弱的喘息着,良久发出一声叹息般的呻吟,充满哀婉和痛楚。

貌美如花的嫂嫂、英姿勃发的二师姐,名扬江湖的寒月刀,如今却落得双目失明,性器被尽数切除,狗一般栓在室外任人淫辱……紫玫心痛得像被无数手掌生生撕裂,碎成一片一片。她搂着嫂嫂,久久没有说话。

云朵巨大的阴影在群峰间悠然飞渡,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山风吹过,带来丝丝凉意。

紫玫傻傻望着远处飘扬的大旗,一时间恍惚起来。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她知道自己一离开,马上就有人来折磨嫂嫂,但还有母亲、大师姐、三师姐都需要她来照顾。沉甸甸的责任压在柔弱的肩膀上,一种侵入骨髓的疲惫突然侵入心底,还不满十六岁的小女孩顿时觉得浑身发软,只想躺下好好睡上一觉。

也许明天醒来,自己还在飘梅峰的白雪中,正和师姐挑选一枝最漂亮的梅花来装点小小的庵堂……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