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闷热的空气终于透来一丝清凉的夜风,数百枝火把同时摇曳起来,慕容龙漆黑的瞳孔幽幽闪着光,半晌道:「你答应了?」

慕容紫玫满面泪光,拼命点着头。

「给哥哥生孩子?」

紫玫毫不犹豫地点头同意。慕容龙倏然俯身,吻住她的红唇。紫玫不再抗拒,乖乖张开嘴,任他的舌头在自己芳香温润的口腔内长驱直入。

慕容龙痛吻一番,恋恋不舍地抬起头,低声道:「六日后便是大婚之日,只要你乖乖听话,我绝不碰她!」见紫玫含泪点头,他微微一笑,扬声道:「有劳沐护法把师太送入神宫。」

沐声传对宫主贪恋紫玫大不以为然,但紫玫是慕容龙唯一的嫡亲妹妹,又是为求嗣之事,便不再多口,拎起雪峰神尼走入神殿。

慕容龙环视全场,笑道:「今日飘梅峰合门师徒尽数成擒,武林名派一朝除名,我神教威震天下,这都是大伙的功劳!众弟兄多日辛苦,今夜好好乐上一乐!」

众人齐声欢呼,霍狂焰一马当先,一把按住风晚华,把大手伸进她两腿之间。

紫玫猛然省起,连忙道:「你答应过我,十日便让大师姐入宫……」

慕容龙眼中凶光一闪,恶狠狠道:「我没答应过!」

紫玫大急,顿足道:「你那日说过的——四月十日让……让……风奴入宫……」

慕容龙见她知趣,笑道:「这个我倒是说过,待日出后就让她进来好了。」

紫玫松了口气。但如果她知道风晚华入宫之后,会受到什么样折磨,也许宁愿让师姐永远留在石室。

◆◆◆◆ ◆◆◆◆

这一夜分外漫长,紫玫奔走在石宫、神殿之间,没有片刻安宁。

纪师姐的挣扎越来越剧烈,第三次涂上同样药膏,肿胀的花瓣立刻充满了血液,像一朵巨大的肉花在腹下摇摇欲堕,肉穴内透明的液体狂涌不止。

紫玫根本想不到女子的淫液会如此奔涌,还以为师姐是小便失禁,连忙用毛巾去擦。可淫液越擦越多,而且每次毛巾碰到嫩肉纪眉妩都会高声呻吟,但声音里并没有痛苦,反而像充满了愉悦。紫玫慌了手脚,又去找叶行南诊治。

叶行南隔着门把纪眉妩症状说得分毫不差,宛如目见,最后说这是必然之状,让她不必多想。紫玫听他说得笃定,只好半信半疑的去了。安慰纪眉妩片刻,见师姐下体还是水流不止,干脆拿来一床被褥放在纪眉妩臀下。

安顿了纪师姐,紫玫又赶到沐声传隔壁的石室,俯耳倾听室内的动静。不知道他们用什么伎俩制住了师父,好在那个禽兽说话算话,把师父一个人关在石室,并没有加以凌辱。石室隔音极好,紫玫听了半晌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便起身走到甬道通向神殿的小门,使劲敲了起来。

在殿内值守的紫衣帮众说天还没亮,紫玫只好回到百花观音室内,焦急地等待天亮。

◆◆◆◆ ◆◆◆◆

不知穿梭了几个来回,主室房门一开,调息一夜的慕容龙神采奕奕地走了出来。

「过来,让哥哥亲亲你的小嘴。」

紫玫咬紧牙关,挪着步子走了过去,仰起俏脸。

慕容龙展臂把娇俏的妹妹圈在怀中,一口把娇艳欲滴的红唇含到嘴中。

粗糙而又滑腻的舌头舔舐着唇瓣,那种触电般的酥麻直入心底。紫玫紧闭双眼,抗拒着慕容龙身上浓重的男性气息,脑海里不禁浮现出沮渠展扬微笑的神情。

要是展扬哥哥该多好啊……可那时候自己最多只让他亲亲脸蛋。

那还是五年前的事了吧,展扬哥哥带着明兰,给自己过十一岁生日,不知怎么着把明兰惹哭了,展扬哥哥很不高兴,自己说尽好话,又让他亲亲脸蛋,才使展扬哥哥转怒为喜……

香软的小舌一直躲避着,不肯让他噙住。慕容龙松开嘴,笑道:「把舌头伸出来。」

紫玫犹豫片刻,一狠心吐出丁香小舌。嫩红的舌尖滑腻动人,带着一股香甜的芬芳。慕容龙欣赏移时,等紫玫舌根发僵,才用舌尖轻轻一舔。紫玫娇躯微颤,但还是强忍着他的戏弄。慕容龙含住小舌拼命吸吮,仿佛要把滑嫩的香舌吞入肚内。

良久,唇分。紫玫舌头被他吸得又痛又麻,喘了半天气才说道:「天已经亮了,快把风师……风奴叫进来!」

◆◆◆◆ ◆◆◆◆

「六日之后,便是本宫与玫瑰仙子成亲吉日。届时天下同道齐聚宫中。为扬神教威名,大家多多辛苦。」

近千帮众齐声应诺,声振群峰。

慕容龙仰首望着碧蓝的苍穹,心神仿佛飞扬的白云,越过终南群峰,翱游洒满阳光的平原上。

宝藏。兵马。无边无际的原野。鲜明的衣甲、林立的旗帜和尘土中跪伏膜拜的子民……

被折磨整夜的女人蜷缩着身体,有气无力的呻吟着。白氏姐妹身怀武功,但她们俩被锁在一起,昨夜许多人都想把她们分开,结果两女乳头几乎被扯掉。被无数肉棒捅弄的秘处红肿不堪,白玉莺的花蒂更是被生生扯碎,两只金铃都悬在妹妹体下。待人群散开,姐妹俩搂抱着一步步挪回神殿。

其他女子却没有这么好运,她们仍被带回不见天日的石室,继续接受摧残和蹂躏。

林香远玉户伤势未癒,但那些人也没有放过她的另一个肉穴。菊肛被捣成血红的洞穴,里面灌满精液。续好的铁链从那块贴上去的皮肤下伸出,仍系在石栏间。

风晚华早已昏迷多时,她斜身倒在黑色的大理石上,一条玉腿垂在阶下,敞露的股间嫩肉翻卷,红肿零乱。

紫玫小心地托起大师姐,只见她玉乳一阵晃动,被慕容龙「开苞」的右乳乳尖朝上翻起,伤洞中流出大量浓浊的阳精。流霜剑在武林名声极响,她所受的奸淫也最多,所有的肉穴似乎都盛满男子的排泄物,娇躯一动,便一股一股流个不停。

紫玫又恨又疼,吃力地抱起风师姐走入殿内。

风晚华苍白的面孔从紫玫肩侧露出,慕容龙静静望着她黏湿的秀发,嘴角慢慢挑起一丝微笑。

带着湖水味道的晨风吹过,远处高耸的旗杆上,刚刚升起的大旗迎风招展,象征着一个古老势力的新生。

◆◆◆◆ ◆◆◆◆

纪眉妩的房间被人紧锁,紫玫只好把风晚华带到主室。她细细擦去师姐身上的各种污渍,一边擦一边掉泪。

身后脚步声响,紫玫头也不抬地低声道:「我要见师父。」

「可以。」慕容龙说着拧起风晚华的断臂。

「你要干什么?」紫玫一惊,惶然挺身挡住。

「这是你我的洞房,怎么能让这个贱奴进来?哥哥给她换间屋子。」

「让她和纪奴住在一起吧?」紫玫小声说。

慕容龙手一紧,风晚华从床上掉落,腰腿软绵绵拖在地上没有一丝力气。

紫玫连忙抱起师姐两腿,跟在慕容龙身后走出甬道。

「这怎么可以!」紫玫厉声娇喝,死死抱着师姐的腰腿不愿迈步。

慕容龙一扯,紫玫踉跄着被带入地字甬道。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来,「你说过不杀她的……」

慕容龙笑嘻嘻看着她的泪珠,「谁说哥哥要杀她?」

「那为什么要来这里?」

「因为这儿有间房正适合她住……」慕容龙挣脱她的手掌,走到甬道尽头。

紫玫挣扎着爬起来,想起当日虎口水柔仙孤零零的头颅。心里又是紧张又害怕,呯呯直跳。

慕容龙在「戌」室前停下脚步,扳动机括,轧轧声响中,久未开启的石门缓缓分开。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