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走出凉爽的石宫,闷热的空气立刻从四面涌来。殿下灯火密布,亮如白昼,数千名教众按服色分为五组,扇形围在阶前,静悄悄没有一丝声息。

四名紫衣侍者搬来宝座,慕容紫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下,心里直犯嘀咕。这些家伙摆出这阵势难道是想把师父吓走?金开甲不必说了,就剩一只眼睛还出来瞎混什么呢;老木头连眼都睁不开,估计也活不长了;别看屠胖子站得挺稳,等师父来了,一脚就能把你的屎踩出来!

紫玫越想越是开心,格格轻声笑了起来。可一看到霍狂焰火红的长袍,她的笑容立即消失。无论如何,我都要除掉这家伙,为展扬哥哥一家报仇!

十余名女子鱼贯而出,跪在阶下。紫玫一眼便看到大师姐。风晚华脸色憔悴,被慕容龙吸尽功力之后,琵琶骨上铁链已经去除,只剩下两个未曾癒合的血洞。

左乳坚挺如昔,右乳却软软垂在胸前,乳头微微摇晃,屡受摧残的伤口时隐时现。

两人目光一触,风晚华眼中射出炽热的感情,华美的玉容充满坚毅之色。

紫玫含泪微微点头,今夜是最后一夜,明天师姐便可离开石室。

除风晚华之外,白氏姐妹、卫秀纹也在其中,剩下还有几名不认识的女子,大概是被贬为奴隶的教众。

慕容龙缓步而出,英挺的身材犹如玉树临风,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优雅而又斯文,但紫玫却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情不自禁地向旁让了让,躲避那股隐约的寒意。

慕容龙立在殿前,淡淡道:「将逃奴带过来。」

垂死的女子被两名紫衣侍者架着拖到场中,紫玫立刻认出嫂嫂曼妙的体形,顿时芳心揪紧。嫂嫂三日前已被救出,怎么又落入魔掌?莫非……

慕容龙徐徐道:「任何女子,一入神教便终身为奴,胆敢逃走者一律处以幽闭之刑。叶护法,请。」

叶行南慢慢起身,把一个木匣放在案上,然后拿出一枝青色的小角在林香远鼻前一晃。这蛇角出自崑仑,其性至寒,有还魂凝神之效。

林香远悠悠醒转,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坚石的木桌上,耳畔不时传来火把轻微的爆响。一双干枯的手掌伸进大腿内侧,将双腿左右分开,接着一个柔软的囊状物体塞入体内。手指拨弄下,秘处阵阵酥痒。不多时腹内一动,皮囊缓缓膨胀起来。

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幽闭」,但看到嫂嫂玉体横陈的样子紫玫便知事情不妙。

她看看面无表情的慕容龙,压下乞求的念头,攥住衣角紧张地盯着场中。

肉穴内的皮囊充满气体,撑起玉股间殷红夺目的嫩肉。林香远下腹微鼓,秘处的花瓣尽数绽放,大小阴唇层次分明,细嫩滑腻,柔美迷人。内侧花瓣上缘结合处,一粒红艳艳的小巧肉粒被压在铁链下,微微颤动。火光掩映中,能清楚地看到花瓣间翕张的肉穴。

胯骨的铁链是个死结,叶行南也不费心去解,伸手翻开木匣,拿出一枝奇怪的物品。物品像是一枝被剖开的芦管,黄铜打制,又细又长,下部打磨锋利。叶行南捻起外侧肥厚的花瓣,找准会阴处嫩肉隆起的部位,半圆形的刀锋伸至肉片根部,微微一送,嫩肉立即应手绽裂。

「啊……」女人最娇嫩隐秘的部位突然被生生割开,林香远娇躯一紧,失声痛叫,两条玉腿竭力合拢。

四名紫衣侍者分别按着少妇的四肢胯骨,使她动弹不得。旁边诸女都是面无人色,只有风晚华美目喷火,咬牙盯着叶行南。

刀锋向上挑起,毫无阻拦地切开肉片,柔美的花瓣仿佛滑腻的凝脂,一点点淌入半圆形的刀身,越伸越长。刀锋过处,只剩下一条平整的弯月状伤口。股间雪白的肌肤与秘处艳红的嫩肉连成一体,再无阻碍。

叶行南手指似缓实快,绝无半分多余动作,一眨眼的工夫,寒月刀左侧大阴唇已被完整的切了下来。鲜血也似乎被残忍吓住,怔了一下才奔涌而来。

叶行南拿起药棉一按,接着洒上一层的药末,止住鲜血,然后捏起铜管内那条娇嫩的花瓣,放在一只瓷盘内。

刀锋触到嫩肉同时,暴跳的紫玫便被慕容龙制住穴道,她呆呆看着嫂嫂,眼泪无声无息地淌落出来。细长的嫩肉静静躺在光洁的瓷盘内,仍保持着原本柔美的模样。鲜血不住从平整的断口流出,还带着主人温暖的体温。

叶行南飞快地割下另一侧阴唇,然后换了一支更细的半圆状筒刀。这柄筒刀刀锋成尖齿状,叶行南也不再是直接切除,而是顺着血脉,逐步剔去小阴唇上的嫩肉。

随着刀锋起落,精致花瓣变成一缕缕稀碎的肉丝,渐渐消失无踪。林香远的叫声越来越凄厉,她小腹绷紧,被人紧按着的胯骨拼命挺动,玉户间鲜血淋漓。

叶行南不动声色,一丝不苟地剔尽花瓣,只留下几根细若发丝的血管在伤口上晃动。他十指灵动如飞,轻巧地将血管一一打结,然后将伤口两侧的嫩肉拉紧,用牛毛细针缝合在一起。

等叶行南放开手,少妇下体层层叠叠的花瓣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粉嫩的雪股间,露出一片狭长的桃叶状艳红,平整如新。柔美的大阴唇只剩下两道凄惨的伤口,伤口内润如红玉的嫩肉一览无余,原本被花瓣遮掩的肉穴赤裸裸暴露在外。

这片光润嫩红之间,黑色的铁链显得分外醒目。

林香远浑身香汗淋漓,小腿用力伸直,纤足绷紧,「啊……啊……啊呀…」

断断续续地哀叫着。虽然痛得死去活来,但当叶行南捏紧细小的花蒂时,她还是感到一股深入骨髓的快感。

叶行南手指轻捻,指间的花蒂在他内力激发下迅速充血膨胀,赤裸裸的肉穴内也随之春潮泛滥,被皮囊撑满的肉壁渗出沾血的淫液。

当林香远几近失神之时,突然下体一疼,升腾的快感顿时被连根拔起,空落落再无任何依托。她猛然睁开失明的双目,痛呼哽在喉中,接着柔颈一侧,昏死过去。

充血的肉粒微微一跳,落在瓷盘中,鲜血箭矢般激射而出。叶行南手指一捺,硬生生逼回血泉,然后小心地剐净花蒂,将里面细密的经络一一剔出,把女性快感之源尽数摧毁,最后才取出皮囊,敷上药物。

做完这一切,叶行南直起腰,挑出一名女奴,挥刀把她丰满的乳房一分为二,切下半只。接着将乳肉剔尽,只留下一块椭圆的皮肤,细细涂上药物,然后蒙在林香远腹下。等三天后伤势癒合,揭开皮肤,寒月刀下体就像从未生过阴唇般光滑自然。

眼睁睁看着林女侠下体被摧残殆尽,白玉莺白玉鹂吓得紧紧拥在一起,不住颤抖。

那个失去乳房的女子一边惨叫一边在地上翻滚,叶行南毫不理会,迳直走到林香远身前,先切去她的两只乳头,然后将乳晕细细剥尽。美妇一对雪乳淌满鲜血,乳尖仍保持着优美的形状,失去皮肤的嫩肉裸露在空气中,微微颤抖。

叶行南吁了口气,拉起地上那个挣扎的女子,仔细端详着她的肌肤,最后从她乳下最柔嫩的部位剥下两块蛋形皮肤,蒙在林香远血淋淋的乳尖上。

寒月无声,火光中映出一群狰狞的嘴脸,亢奋地盯着场中失去知觉侠女。

林香远直直躺在案上,四肢不住痉挛。美艳的脸庞上痛苦万状,她乳阴处血迹斑斑,虽然柔躯娇美如昔,但从今后她再也无法享受女性的欢乐,再没有阴蒂阴唇供人爱抚,再没有乳头来哺育孩子,只能成为一个不知快感为何物的器具,用自己残缺的肉体供人发泄……

◆◆◆◆ ◆◆◆◆

慕容龙解开紫玫的穴道,微笑道:「林婊子只剩个光秃秃的骚洞,你看好不好玩?」

紫玫出奇地没有哭泣,她美目通红地盯着慕容龙,充满恨意地说:「你这个畜牲不得好死!等我师父杀来,非把你们都碎尸万段!」

慕容龙轻笑道:「听说你师父还是处子之身,闯荡江湖这么多年居然没被人操过,也是一奇……」

紫玫狠狠啐了他一口,咬牙道:「你算什么东西!敢这样说我师父!」

慕容龙多年来一直被当成娈童玩弄,自尊心特别强烈,闻言脸色一沉,寒声道:「我算什么东西?我是你哥哥,也是你丈夫,更是这些贱奴的生杀主宰!」

「做梦去吧!我宁愿去死也不会你碰一下!」紫玫粉脸涨红厉声怒骂,小巧的酥乳在衣上剧烈起伏。

慕容龙眼神冷如玄冰,盯着紫玫的俏脸扬声道:「把老婊子带过来!」他用鼻尖顶着紫玫光润的小鼻尖,狞声道:「我今天就让你死了这条心!看清楚——我怎么给你师父开苞!」

慕容紫玫如五雷轰顶,美目圆瞪,傻傻看着自己敬爱崇慕的师父被人拉扯着扔到殿前。

雪峰神尼白衣上沾满泥土破碎不堪,显然是被一路拖来。那顶尼帽早已不知去向,露出白净浑圆的头形。她当时一直小心戒备,但从来没想过会有一种药物可通过真气交换传播。化真散药效特异,两三日内真气绝无法凝聚,任她武功再高,也形同废人。

雪峰神尼目光缓缓扫过受刑的林香远;断臂的风晚华不由心头震痛,晚华是她收养的孤儿,自小就跟在她身边,情同母女;玫儿虽然泪流满面,身上却还好端端穿着衣服……最后目光停在慕容龙身上,冷冷盯着这个灭绝人性的禽兽。

慕容龙寸步不让地与她对视,寒声道:「今日飘梅峰满门师徒齐聚星月湖,鄙教蓬壁生辉——」他冷冷一笑,「更是艳福无边……」

「眉妩呢?」雪峰神尼心挂徒儿,厉声问道。

慕容龙听到她质问的口气,不禁笑道,「师太好生厉害,真是吓坏在下了……师太教导有方,纪婊子伺候在下,伺候得太卖力了些,屄肿得腿都合不拢,本宫怜香惜玉,未让她出来迎接师太,还望恕罪。」

「放了她们,我雪峰任杀任剐,绝不皱一下眉头!」

慕容龙失笑道:「师太不是没睡醒吧?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讲条件?任杀任剐,呵呵——师太年纪虽然大了些,看着倒还水灵,奶子虽然平了些,屁股倒还挺大……等在下给你开了苞,鄙教近千名帮众还想尝尝神功盖世的雪峰神尼,究竟是什么滋味……」说着举步走下石阶。

忽然肘后一紧,紫玫扯住慕容龙的衣袖,第一次屈下双膝跪在他面前,凄声道:「别碰我师父,我……妹妹一定乖乖听话,嫁给……哥哥……」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