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慕容紫玫被神殿传来的剧烈爆炸声惊醒,她连忙跑到洞口听了半晌,可什么都没听到,只好悻悻然回到石宫。

大厅正中的太极图上,摆放着阴宫主与公牛交合的艳尸,每次从她身边走过,仿佛都能听到尸体淡淡的呼吸。紫玫把脸扭到一旁,匆匆走过,纪眉妩的伤势好了许多。碧绿色的药膏像是被嫩肉完全吸收般,没有留下一丝痕迹,下体紫黑色的淤血已经散开,但花瓣依然肿胀如故,红艳艳充满血色,像是一张丰满的嘴唇。

「纪师姐,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纪眉妩呆呆看着室顶,半晌轻轻摇了摇头,眼角闪亮的泪珠随之滑落,没有说话。

紫玫算算时间,虽然不到三个时辰,但现在药膏已经化尽,多抹些也无妨。

于是拿出叶行南所制的药物,细细给师姐涂上,口里安慰道:「师姐,别着急。

师父已经来救我们了。等伤治好,咱们也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纪眉妩凄然一笑,姣丽的脸上露出虚脱般的悲凉,缓缓闭上眼睛。

◆◆◆◆ ◆◆◆◆

雪峰神尼趁霍狂焰略一发怔的时机,真气以闪电般速度的流转,硬生生将前掠之势改为后跃,掠往神殿大门。在破空雷爆炸前的一刹那,倚仗自己盖世神功避过了杀身之祸,但背部经脉也被巨大的冲击力震伤。

觅地休养一个时辰之后,修炼至第七层的凤凰宝典威力尽显,伤势已好了大半。

真气缓缓散至三轮七脉,雪峰神尼吐气收功,凝目沉思。数十年来,她周游天下无往不利,此番四闯魔宫竟然三次负伤,星月湖的强劲实在出乎她的意料。

以一己之力对付这样一个庞大的组织,只能一点点消耗对方实力,最后再给予其致命一击。

事不宜迟,雪峰神尼倏然起身,从树上跃下。就在这时,远处突然升起一颗流星,在昏黄的天际爆开。雪峰神尼心下一动,立刻朝流星升起处掠去。

在山中急行二十余里之后,眼前出现一条两丈宽窄的小溪。清澈的溪水蜿蜒流过,汇入里许外的星月湖。周围巨木参天,藤蔓蒙罗,如诗如画。

一个男子仰面倒在溪中,一柄利剑斜斜从腹下刺入,剑锷之下仅露出寸许青锋。他两眼突起,充满愕然之色,显然已死多时。溪畔伏着一个不省人事的女子,秀发散在石上,腰身以下浸在水中。破碎的白衣浮在水面上不住漂荡,正是神尼自己的僧袍。

雪峰神尼连忙扶起林香远。手指搭上她的脉门,便知爱徒身受重击,生机将绝。神尼立即将她抱在怀中,一手抚着后心,一手按住丹田,缓缓渡入真气。首先护住她的心脉,然后再调养重创的经络。

夜风拂过,绿叶柔柔舒展,响起一片悦耳的潮声。雪峰神尼灵台空明,一边运功救治,一边将周围的动静钜细无遗,一一收入耳中。若非香远受伤太重,她绝不会在离星月湖如此近的地方大耗真元。

半个时辰之后,林香远心脉一震,缓缓跳动起来。雪峰神尼松了口气,知道已保住徒儿的性命。但若是就此罢手,林香远纵然保住性命,也只是废人,终身无法习武。因此神尼毫不停顿的继续催发真气,将林香远体内残余的真气收拢起来,送入丹田。

两人真气交融,刚刚流转一小周天,雪峰神尼丹田突然一顿,一口真气停在半途,停滞片刻后轰然散开,就此消失得无影无踪。雪峰神尼心下大惊,连忙凝神聚气。可丹田似乎变成了一个无底的深洞,汹涌的真气流入其中,立即化作丝丝缕缕的游气,散至四肢百骸。

远处传来一声朗笑,慕容龙两手负在身后,从树后悠然踱出,叹道:「师太果然是神功超群,鄙教化真散神妙莫测,只需丝毫便可散去全身功力,神尼竟能撑上这么久……好功力,好功力!」

雪峰神尼脸色苍白,面上却没有任何波动。她放下林香远,缓缓起身。

慕容龙眼中掠过一丝讶色,小心翼翼地提聚真气,防备这个功盖当世的绝顶高手还有余力暴起发难。

王名泽临死前终于放出报警的流星。他带着林香远在山中绕了一天,准备好好玩弄她一番再送到宫中,最后停在湖边。这样就使慕容龙能在第一时间赶至。

慕容龙见到流星,以为有人发现了神尼的踪迹,立即率领教中残余的高手倾巢而出,没想到却是失踪的林香远。他趁林香远昏迷,给她服下可通过真气交换传播的化真散,随后又补了一掌,使她重伤濒死。然后伏在暗中观察动静。待雪峰神尼大耗功力,无法驱除化真散的药性,慕容龙才从容现身。

两人僵持半晌,慕容龙冷然一笑,翻掌平平推出。隔了两丈距离,他的掌力并不凌厉,但内功尽散的雪峰神尼根本无力相抗,身子一晃,倒在林香远身旁,冷若冰霜的玉容充满恨意。慕容龙眼中异彩连闪,盯着神尼少女般细致的纤腰,嘴角慢慢露出一丝充满淫邪意味的狞笑。

◆◆◆◆ ◆◆◆◆

「叶护法……奴婢里面……有些紧了……」白玉莺娇喘息息,满脸红晕的低声说。她与妹妹一上一下面对面伏在案上。两具白嫩的肉体紧紧贴在一起,交颈而卧,宛如水面上的倒影,纤毫不差。

「嗯。」叶行南不置可否地答应一声,将丹砂炼出的黄芽投入既济炉中,然后擦了擦手,直起腰来。

白氏姐妹既娇俏可爱,又乖巧柔顺,但对于叶行南来说,这对姐妹花还有特殊意义。各人体质千差万别,行医用药所用的分寸、剂量也各不相同,以往每炼制一种新药,试验时都需要考虑体质因素,百般比较斟酌,费时费力。

而白玉莺、白玉鹂这对孪生姐妹宛如一人,剂量多寡在两女身上的差别一目了然。因此炼成种子灵丹之后,叶行南先唤来两女,在她们身上试验一番。

白氏姐妹胸腹相连,四腿纠缠着搭在案侧,玉户坦露,殷红的花瓣内各露出一根白色棉线。叶行南拿出针灸所用的扁头银针,刺入白玉鹂会阴。闪亮的针尖穿破肌肤,轻轻一拨,白玉鹂下腹一阵收缩。花瓣开合间,棉线轻颤着垂落,一条柔软细长的胶状物体,从滑润的肉穴内缓缓排出。

银针刺入白玉莺下体时,棉线同样颤抖起来,但始终没有掉落。叶行南捏住线头一扯,发现肉穴依然弹性十足,而子宫颈却紧紧闭合,不由眉头舒展,种子灵丹已是大功告成。

白玉莺却是苦不堪言,她和妹妹被慕容龙锁住乳头阴蒂连在一起,彼此连腰都无法弯曲。还是少女的子宫被硬生生捅入异物,收紧的宫颈胀痛不已。而且药物内还含有催情成分,此时小穴内已是淫水连连。

紫玫推门而入,立刻又呯的摔上门。

叶行南慢条斯理地在白氏姐妹四个肉穴内轮番抽送,射精之后才开言道:「少夫人所来何事?」

紫玫在门外道:「我师……纪奴有些不适,请叶护法去看一下。」

白氏姐妹相拥着出房门,她们俩只能并体横行或是一前一退,行走时乳头阴蒂互相拉扯,不时发出低低的痛叫,看上去让人又是好笑又是难过。

紫玫待叶行南走过,低声问道:「痛吗?」

两女垂首无言。

紫玫叹了口气,旋即小声道:「小莺小鹂,晚上那家伙如果叫你们,你们想办法把片玉拿到手!到时我想办法把锁削掉。」

白玉莺低声道:「奴婢知道了。」

紫玫一怔,突然纪眉妩的叫声传来,她连忙去了。

刚才涂上药后,纪眉妩下体像失血般变成近乎透明的白色,接着便抽搐起来。

紫玫又惊又急,连忙来找叶行南诊治。

叶行南拨弄着纪眉妩肿胀的秘处,说道:「少夫人涂药太早了些……不过也好,血行加速,药效更快。」

纪眉妩痛苦的咬住经唇,娇躯颤抖,因肿胀而肥厚的花瓣像冰般剔透,里面密布的血管清晰可辨。

紫玫焦急地说:「这,怎么会变成这样……叶护法,是不是用错药了?」

叶行南冷哼一声,「此药乃老夫穷十年之功炼制而得,岂会用错?如果等够三个时辰,待伤处复原再行涂抹必可恢复如初。少夫人涂得太早,伤处虽可治癒,但纪奴下体终生如此!」

紫玫失声惊叫,愣愣看着肿起足有自己手掌大小的秘处,说不出话来。

「还有两次,请少夫人记清:三个时辰一抹。」叶行南冷笑着出门而去。

其实纪眉妩的伤势一次便可治癒,之所以连用四次,是因为叶行南在药里加了焚情膏。这焚情膏才是他穷十年功炼制的秘药,药效深入骨髓,足以使石女变成荡妇。

连施四次之后,将完全改变女性的体质,身体的敏感将以百倍增加,甚至微风轻拂也会使女子快感连连。与之同时,女性也会因此欲火焚身,时时处于饥渴之中。焚情膏配制不易,若非慕容龙担心神智清醒的纪眉妩成为紫玫的帮手,也不会施药将她变为废人。

此刻药效还未曾发作,紫玫只知道师姐下体的肿胀再无法消除,却不知道这个羞涩温婉的女子将从此沉沦欲海,变成为性欲而活的淫兽……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