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神殿的喧闹被隔在门外,石宫又恢复了以往沉寂。慕容龙在地字甬道前停下脚步,低头注视娇美如花的玉人。

紫玫咬住红唇一角,用力想了半天,最后可爱地皱了皱小巧的鼻子,下决心说:「能不能每个房间都去?」

慕容龙哈哈大笑,睨视着水柔仙道:「一间就够咱们水长老开心了,每间都去,只怕她没这个福气……」

紫玫走进甬道,一边东张西望,一边好奇地说:「这里面都有什么?」

「东西也不多,每个房间只有一样,你猜猜。」

紫玫装做不经意地这间拍拍,那间推推,娇憨地说:「人家猜不出嘛……」

慕容龙跟在后面低笑道:「打开一间你就知道了。」

紫玫走到甬道尽头,又走了回来,犹豫半天才指着一间断然道:「就它吧。」

玉手所指正是寅室。

◆◆◆◆ ◆◆◆◆

轧轧声响,石门缓缓推开。这条甬道大概深入山腹,透气性不如其它甬道,一开门,那股臭气立刻扑鼻而来。紫玫心里呯呯直跳,使劲瞧向室内。黑暗中只见两颗硕大的青黑色明珠一闪一闪,散发着幽蓝的光芒。

紫玫急欲看个究竟,门一开立即钻了进去。慕容龙一把拉住她手臂。紫玫作贼心虚,以为他发觉了自己的用意,连忙停住。正回首俏视,忽然耳旁风声大振,黑暗中两排闪亮的牙齿恶狠狠朝咽喉咬来。紫玫惊叫一声,香躯后仰,倒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慕容龙吐气开声,一掌击中那个庞大的身影,自己也被震得后退一步。他立在门旁,从怀中掏出照亮的明珠。

那条黄影落在地上打了个滚,立刻爬起来,弓腰缩颈,发出凶猛的低吼。随着珠辉渐渐闪亮,黑暗中显出一个硕大的头颅,额上条纹黑黄交错,形成一个「王」字,却是一只斑斓猛虎。

它体形长大,几乎占了半间石室,低吼片刻,铁鞭似的虎尾一甩,重重打在石壁上。猛虎昂起头张开血盆大口,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狂吼。

一阵腥风扑面而来,紫玫吓得脸色雪白,紧紧偎在慕容龙身边,连图形也顾不得寻找。

那只猛虎也认出主人的气味,只吼了一声,却没有扑过来。慕容龙坦然走入室内,扯净水柔仙的衣物,托起她的腿根左右一分,两根拇指剥开花瓣,凑上去看了一眼,笑道:「我以为水长老守身如玉,还是个处子,没想到也是被玩过的烂货——贱人,谁给你开的苞啊?」

若是平时水柔仙自然不惧,但此时手脚没有丝毫力气,莫说是猛虎,就是一条野狗她也无法挣扎闪避,只能任其鱼肉。她自知无可幸免,心一横,怒视慕容龙,没有露出丝毫乞求之色。

这种烈性女子慕容龙见得也多了,他握住水柔仙的乳房叹道:「水长老这身子白白嫩嫩,没让大伙都来尝尝实在是可惜。少夫人既然给你挑了这间,你就好好陪这头猛虎乐乐……」说着扔出一粒药丸,猛虎血口张开,手掌大的舌头一卷,将药丸吞了下去。

水柔仙妙目圆瞪,傻傻看着猛虎,一阵恐惧流过心底,禁不住战栗起来。

黄底黑章的毛皮下,血红的阳具缓缓挺直。肉棒虽然略逊于巨牛的粗细,但狰狞犹有过之。尤其是虎鞭上的倒刺,血光闪动,令人肝胆俱碎。

慕容紫玫咽了口吐沫,贴着墙小心翼翼地走到慕容龙身边,两眼迅速扫过石壁。珠辉光芒有限,许多地方更被猛虎长大的身影挡住,无法看清。她压住恐惧,勉强笑道:「这里竟然养了头老虎……真好玩……」

慕容龙闻言大笑道:「还有更好玩的呢——瞧瞧老虎是怎么操女人的!」

紫玫倒抽一口凉气,她根本没想到自己会选中一头老虎,此时一想才知这些石室定是以地支为序,豢养十二生肖。此时无论如何也不能逃避,只能看着慕容龙将无力反抗的女子摆成跪伏的姿势,然后抬手在她臀上重击一掌。

猛虎缓缓迈步,无声无息地移了过来。紫玫娇躯紧紧贴着石壁,恨不得变成纸那么薄。

水柔仙急促地吐着气,嘴角血沫飞溅。忽然身体一震,却是被慕容龙捻住花蒂。麻痒的劲气透体而入,合在一起的花瓣乍然分开,颤抖着涌出股股湿滑的黏液。娇躯颤抖未止,一个火热的物体便硬硬顶在秘处。

慕容龙握着虎鞭扭头笑嘻嘻看向紫玫下体。紫玫心里呯呯直跳,小手不由自主按住腹下。她脸上一红,连忙松开手,倔强地仰起脸。

慕容龙笑道:「虎乃百兽之王,水长老今天能当一回百兽之后,也是前生修来的福气……」手一抬,把虎鞭送到水柔仙体内。水柔仙喉头呃呃作响,柔嫩的花瓣挤向两边,慢慢变细变长。

猛虎感受到肉穴内的温润滑腻,低声咆哮着腰腹一动,虎鞭破体而入。水柔仙虽非处子,但久未与人交合,肉穴顿时被生生撕裂。

闻到血腥气,猛虎更是虎威大振,腰身一掀,水柔仙圆臀像被沾到猛虎腹下,被顶得两膝悬空,小腿斜斜分开。一对肥嫩的雪乳擦在地上,压成扁扁的形状。

她香肩被老虎两条前腿挡住,一顶之下,柔躯折起,腰部疼痛欲断。

待虎躯一退,水柔仙双膝重重落在地上,不住颤抖。虎鞭回抽时,细嫩多褶的肉壁立刻被坚硬的倒刺刮出数道伤痕,血淋淋的虎鞭像一杆长枪从粉臀间缓缓抽出,艳红的嫩肉随之翻卷。

虎鞭还未完全拔出,猛虎雄躯一顿,又加力前顶。水柔仙臀部几乎被掀成朝天平举的模样,两腿挺直,只有脚尖点着地面。慕容龙弹指解开她的哑穴,凄婉的痛叫顿时响彻石室。刚叫了半声,虎鞭尽根而入,水柔仙的痛叫立刻便变成闷哼。坚硬的肉棒似乎贯穿了小腹,所到之处无不剧痛连连。

滑嫩的肥臀忽起忽落,像一个没有重量玩具般在猛虎腹下上下跳动。水柔仙的叫声越来越低,最后只剩下痛苦的呻吟。肉穴的伤口前后几乎延伸到花蒂和菊肛,雪白的大腿内侧完全被鲜血染红。

◆◆◆◆ ◆◆◆◆

「这个贱人竟敢造反,真是吃了熊心豹胆。有道是好吃难消化,让她尝尝虎鞭的滋味,也好把熊心豹胆消化了……」慕容龙搂住紫玫,贴在她耳边说:「等咱们擒到你师父,你再给挑一间,如何?」

紫玫气恨交加,朝他脚背上重重踩了一脚。慕容龙哈哈笑道:「哥哥最喜欢你的小脚,来,再踩一下。」

紫玫气得俏脸通红,恨恨扭头看向一旁。

姣丽无瑕的脸庞光润如玉,一颦一笑无不婉转迷人,慕容龙越看越是心痒,突然俯身闪电般在紫玫唇上一吻。

紫玫抬手捂着小嘴,弯眉拧紧,黑白分明的俏目几乎喷火的怒视慕容龙。

慕容龙笑吟吟迎上她的目光,柔声道:「哥哥亲一下就发这么大的脾气,再过八天,哥哥占了你的身子,一天操上你七八次……」说着张开双臂。

紫玫连忙退到壁角,生怕他兽性大发,也变成一头饿虎。

慕容龙不愿逼她太紧,于是扭过头欣赏猛虎与美妇的交合。狰狞的虎鞭沾满鲜血,疯狂地捅弄着。水柔仙柔美的秘处,被捣成一个模糊的血洞。虎鞭刺入,发出泥泞的叽叽声。

慕容龙胯下铁硬,既然还不能染指亲妹,母亲还不是怎么玩都可以?想起百花观音香软的身体,他顿时欲火升腾,朝紫玫招了招手,「走吧。」

紫玫却摇了摇头,认真地看着猛虎的动作。

慕容龙没想到她对此这么有兴趣,不由哑然失笑道:「你要喜欢,明天再拉来几个女子让你看个痛快!」

「我就想看她……」

慕容龙转念一想,便已了然,「呵呵,莫非是因为她伤了风婊子?」

有人替自己找理由,紫玫也不客气,连忙点头称是。

慕容龙又等片刻,见她还兴致不减,仍是一幅全神贯注的样子,于是笑道:「你要看自己看,哥哥先走了。」

紫玫刚要点头,旋即想起与猛虎独处的可怕,连忙跳过来拉住的衣袖,楚楚可怜地摇摇他的手臂。她不是不想开口,实在是找不到理由能让慕容龙离开,随便把老虎也一并带走,好让自己能安安稳稳地寻找宝藏。

慕容龙哂道:「胆子这么小,还看什么?走吧。」

紫玫死死抓住他的手臂,半晌才挤出一句,「我想看嘛……」

慕容龙心里一动,没想到娇滴滴的妹妹身上竟然也带着与自己相同的嗜虐血统,这倒是件好事。

紫玫怕怕地小声说:「你能不能让它别咬我……」

慕容龙笑道:「这会老虎正玩得高兴——等它玩够了才会想来咬人,到时候退到门外就行了,它不会出来。」

紫玫犹豫着松开手,警告道:「不许骗我!」

慕容龙啼笑皆非,「最心疼你的就是我了,哥哥还没操过妹妹的小嫩屄,怎么会让你去喂老虎呢?」

紫玫一把将他推到门外,「去死!」

慕容龙大笑着去了。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