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沐声传两掌一松,水柔仙顿时软绵绵倒在地上。她微微喘着气,艰难地抬起头,咬牙盯着沐声传。

沐声传淡淡道:「本教向来男者至尊,女人只能为奴为婢。前任宫主篡位而立,颠倒纲常,死不足惜。」

水柔仙喉头滚动,「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叶行南取出药瓶,倒出两丸伤药,给慕容龙、金开甲服下。又拔出银针,在屠怀沉胸腹处连刺数针,制住凝神指的寒意。他的通神散昨天被慕容紫玫打碎,这会儿所用药物效果差得了许多。

一柱香工夫后慕容龙睁开眼,先起身对沐声传一揖。他知道沐声传向来沉默寡言,因此虽然心中感激,却没有说话。

沐声传武功较之朱邪青树毫不逊色,又累立大功,但由于他一向视女人如无物,因此在阴姬手下郁郁多年。半年前慕容龙登上宫主之位,他一眼便看出必是朱邪青树与叶行南等人合谋制住阴宫主。

沐声传曾参与十六年前突袭燕宫之役,深知慕容龙来历,因此对朱邪青树这个鲜卑人会倒向本族皇室毫不奇怪。慕容龙当上宫主之后杀伐决断一意清除五行门,他也心怀隐忧,这次水柔仙谋反,正给他一个表明忠心的良机。

慕容龙按着金开甲脉门探了探他的伤势,然后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抱拳道:「金长老不顾自身伤势,援手相助,本宫铭记在心!」

金开甲心下感激,连忙躬身道:「宫主无恙便是我教大幸。」

打斗之声忽止,玄冰等六名水堂帮众已尽数成擒。慕容龙走到玄冰身旁,一脚将他膝盖踩得粉碎。玄冰惨叫道:「宫主开……开恩……」

慕容龙笑而不答,将他四肢骨骼尽数踩碎,然后松开脚,说道:「扔到殿外,每天给他一碗水。死后喂狗。」

紫衣侍者应声而出,拖起手脚被废的玄冰。其他五名帮众见宫主手段如此残忍,都是面无人色,慕容龙看着其中的两名女子,淡笑道:「沐护法说得好,星月湖男者至尊。传本宫旨谕,教中所有女子即刻废去武功,供帮众享用。」说着声音转寒,「如属叛逆同党,一律奸死!」

星月湖女子不过二十余人,而且都在水、土两堂,当下几名香主立刻领命出殿。

慕容龙缓缓解开水柔仙腰上丝带,笑道:「水长老花容月貌,教中帮众艳羡已久。难得有此良机,让大家分享,你可要好生伺候……」

水柔仙神情凄婉,胸口起伏间,口中鲜血不住涌出。

黑衫中分,露出贴身的水蓝劲装。慕容龙正要当场奸淫叛教长老,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求宫主留情……」

慕容龙转过头,只见金开甲一膝支地,俯身求道:「水柔仙叛教作乱罪不容赦,但请宫主看在她曾为本教效力十余年的辛苦上,免去辱刑……」

慕容龙沉吟道:「金堂可是不愿听令?」

金开甲抬头恳声道:「属下对宫主忠心耿耿,金堂二百四十名子弟尽听宫主吩咐,怎敢怀有二心。但属下与水长老相识多年,她犯此大罪,属下不敢妄求保她性命,只是她身为本教长老,地位尊崇……实有辱我教尊荣……」

慕容龙沉默片刻道:「金长老立下大功,本该升为护法——如此你还是金堂长老,以功劳冲抵如何?」

金开甲大喜道:「多谢宫主!」

慕容龙瞳孔微收,又道:「若是阴宫主呢?」

金开甲一怔,沉声道:「阴姬沉缅声色,使我教人材凋零,声威大跌,实是我教罪人!」

慕容龙目光扫过神殿,霍狂焰等人都纷纷表示效忠,对阴宫主绝无留恋。只有沐声传一言不发,他荣升护法,脸上仍无半点喜色。

慕容龙冲叶行南点了点头,叶行南身影一晃,消失在屏风之后。

◆◆◆◆ ◆◆◆◆

昨日师父两度来袭,慕容紫玫心里充满希望,陪母亲说了会儿话,便伏到门后偷听。耳闻殿中内哄,正兴高采烈,没想到石门突然打开。她避无可避,干脆扬起脸,满不在乎地瞥了叶行南一眼。

叶行南木着脸与她擦肩而过,从隔壁房间推出一个高近一人,宽近六尺的物体。甬道本就狭窄,紫玫不得不一路退到门外。她趁机掀开上面盖的厚毯迅速看了一眼,但眼前只白光一闪,就被长长的鬃毛掩盖。

紫玫见师父还没杀到魔殿,不由有些失望。慕容龙眼睛一瞪,她绷着脸扭头气鼓鼓回到屏风后面。

物体十分沉重,四名汉子齐力才把它抬到殿中。慕容龙坐在椅中暗自运气,叶行南缓缓揭开毛毯。

殿中顿时响起一片惊叹,近百名职份较高的帮众瞠目结舌地看着乍然出现的阴宫主。

身无寸缕的阴姬仍如以往那样香艳动人,美目半闭,脸上满是柔媚迷人的微笑,似乎陶醉在极大的欢愉中。她一手曲肘支在胸前,肥白的圆乳还在微微晃动,香软的娇躯曲线玲珑,丰满的大腿左右微分,肌肤晶莹如玉。但腰臀却被粗黑的长鬃覆盖,看不清楚。

众人咽了口吐沫,眼光向上看去。美艳的女体上赫然是一头壮硕的公牛,粗颈巨眼,角如弯刀。铁柱般的四腿踏在铁盘上,将艳妇柔美的身体圈在腹下。

为了保存阴宫主的尸身,炮制这头公牛,叶行南费了不少力气,此时心下得意,笑呵呵撩起长鬃,露出阴宫主滑嫩洁白的肥臀。

阴宫主另一只手正伸在身后,掰着肥美的臀肉,像是正在竭力挺动。一根手臂粗细的巨阳深深插入肉穴,将她股间秘境完全撑开,被挤成一圈细窄红肉的花瓣上,仿佛还沾着淫水,隐隐闪亮。

众人看得矫舌难下,谁能想到昔日教中至尊无上的阴宫主会被人制成艳尸,而且死后还被公牛奸淫?

叶行南一推圆盘,女尸和做成标本的公牛立刻旋转起来。丝发飘扬,阴姬娇艳的玉脸光晕闪动,栩栩如生。

突然一个人身影高高跃起,「呯」的一掌击在一名面露不忍之色的帮众头顶,那人脑骨尽碎,顿时倒地气绝。

金开甲缓缓收回铁掌,虎目生威,沉声道:「阴宫主荒于帮务,行事乖戾,死不足惜。敢有异心者格杀勿论!」

慕容龙嘴角微挑,顾盼间雄姿英发,神采飞扬。今日挫败水柔仙叛乱,又赢得众人效忠,他信心大增。于是趁机展示阴宫主的死状,挑明篡位之举,让众人死心塌地承认自己的宫主身份。二来又藉机清理心向旧主的部属,可谓一石二鸟。

霍狂焰围着阴姬的尸体啧啧赞叹,怪笑道:「早知宫主有此神牛,就让它给风婊子开苞好了——风婊子的屄要让这么粗的家伙捅几下,肯定一辈子都忘不了……」

屠怀沉也呵呵笑道:「阴宫主最喜采补,这头牛可够她采些日子了。」

殿下的帮众见教中几位长老如此说,顿时都放下心事嘻笑起来,「这女人天天板着个脸,动不动就喊打喊杀,这会儿浪起来还挺好看呢……」

「那么大的家伙都能塞进去,也不知道被多少人操过,在老子面前还装得人五人六,看一眼都不行……」

「这会儿好了,你想怎么看,就怎么看,还能看着这婊子跟牛干呢……我操,这是什么牛啊?你瞧那俩蛋子儿,比你拳头都大。」

「这鸡巴起码一尺多长,怪不得她在笑呢……」

沐声传心下暗叹,阴姬的武功智慧,也是不世出的顶尖人物,若非如此也不可能在男尊女卑的星月湖坐上宫主之位,可她毕竟只是个女人……

慕容龙不动声色地看着每个人的神色,最后瞧向地上的水柔仙。水柔仙俏脸雪白,胸前满是鲜血,她武功本就逊于沐声传,又是毫无提防下突遭毒手。经脉尽受重创,浑身功力损得七七八八,想抬起手指也是不能。此时眼见自己敬慕的宫主被人如此玩弄更是心碎欲绝。

她感激地看了金开甲一眼,若非他出言求恳,自己所受的折辱会比阴宫主更多。喘了口气,水柔仙泪眼模糊地盯紧沐声传、叶行南、慕容龙等人,心里狂呼道:「我做鬼也不放过你们!」心一横,张口咬住舌头。

慕容龙翻掌从椅背拍下一角,隔空弹出,封了她穴道。然后腾身而起,叉着她柔颈举过头顶。水柔仙舌尖暗吐,鲜血滴滴流下,凄然合紧美目。

慕容龙朝金开甲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紫玫躲在屏风后看了两眼,没有生命的美妇和公牛交和的景象,使她不忍目睹,于是倚在甬道上闭目沉思。跟母亲谈话中她听说过阴宫主的事情,但没想到这个与父亲仇深似海的女人竟会落得如此下场,变成一具淫猥不堪的艳尸,任人观赏。

衣襟声响,慕容龙提着水柔仙走入甬道。紫玫抬眼看着奄奄一息的水柔仙,心里百味杂陈。她当日与大师姐交手时是否想到会有今天呢?

慕容龙掩上石门,斜眼看了看紫玫,朝石宫的大厅走去。紫玫跟在后面,探头瞧瞧他的脸色,悄声问道:「你要怎么处置她?」

慕容龙淡淡道:「教中叛逆一向在地字石宫处置——你说哪一间合适?」

慕容紫玫一愕,连忙垂下头,装作思索的样子掩饰心中的狂喜。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