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一名汉子大咧咧坐在床侧,纪眉妩跪伏在他长满黑毛的两腿间,埋头吸吮。

臻首起伏间,粗大的肉棒在柔美的红唇中进进出出,充满淫荡意味。

大汉舒服的眯着眼,指点道:「用点力……舌头使劲儿……纪婊子这小嘴真不错……好好舔!」他斜斜身子想换个姿势,正看到宫主和玫瑰仙子站在门旁。

大汉立即站起身来,肉棒「啵」的一声从温润的口腔内跳出,沾满口水的棒身不住摇晃。纪眉妩小嘴张在半空,讶异地睁开眼睛。待看清紫玫,她连忙垂下头,泪水在眼眶里打着晃。

慕容龙淡然笑道:「你是水堂部属——是不是叫王名泽?」

王名泽没想到平时极少得见的宫主居然认识自己这个无名小卒,不由又惊又喜,连忙躬身大声道:「属下王名泽,参见宫主。」

慕容龙摆了摆手,「接着忙吧,操完再说。」

王名泽兴奋得满脸红光,他有意在宫主面前施展手段,挽住纪眉妩的柔肩扔到床上,接着回手握住两只纤细的脚踝左右一分,向上一推,动作干净利索。眨眼间纪眉妩已是两腿大张,秘处高举的模样。

狰狞的肉棒夹着风声一贯到底,纪眉妩闷哼一声,细白牙齿紧紧咬住红唇。

王名泽动作极猛,每次都是尽根而入,撞得花心酸疼。更痛苦的是他第一下进得太狠,肉穴外的一片嫩肉被肉棒带入体内,卷在略有干涩的肉壁上,无法挣脱,抽送间嫩肉扯得生疼。纪眉妩无奈伸出玉手,手指摸到腹下,将花瓣翻卷过来。

紫玫泪如雨下,她小嘴被慕容龙捂住,只能眼睁睁看着温雅秀美的师姐被人当成妓女般奸淫。

王名泽抽送越来越快,肉穴内淫水渐生,发出淫靡的「叽叽」声响。宫主在旁,他也不敢太尽兴,片刻后便一泄如注。失去支撑的双腿无力的掉落下来。纪眉妩满脸泪光,颤声说道:「多谢……哥哥……」

慕容龙见纪眉妩这么守规矩,不由得开怀大笑,屏退王名泽,说道:「纪婊子,少夫人命你到宫内伺候——还不多谢少夫人?」

纪眉妩跪在紫玫身前低声道:「多谢少夫人……」

慕容紫玫想起当日两人同门学艺,情同手足的往事,心头又酸又涩,带着哭腔喊道:「纪师姐……」

慕容龙寒声道:「她只是个淫奴,唤她纪奴好了。以后再听到你叫师姐,我立刻就把她送回来!」

紫玫哽咽着点了点头,「我想见风师姐……她受了那么重的伤……」

「他妈的!这里没有什么风师姐!只有个挨操的风婊子!」慕容龙厉喝道。

紫玫眼中怒火闪动,「我要见她!」

「不许见!她没那么容易就死!」

「我就要见!」紫玫像只小豹子般握紧小拳头,美目喷火盯着慕容龙。

玉人娇俏的愤怒别有一番惊艳,慕容龙忽然一笑,「要见也不是不可以,不过……」

紫玫胸口起伏两眼一瞬不瞬地等待他的条件。

慕容龙淫笑着把手伸进袍内,掏摸着拉出尺许长短,粗如儿臂布满颗粒肉刺的阳具来。

紫玫心头抽紧,强撑着没有扭头回避。

「……只要你亲亲哥哥的阳物,我就让你见她。」

紫玫粉脸猛然涨得通红,尖叫道:「你去死!」说着奔出石室。

慕容龙长臂一展,从身后拦腰抱住紫玫,怒勃的肉棒直挺挺顶在微翘的圆臀下。为了挑个好日子给妹妹破处,他已经忍耐多时,刚才被室内的艳景勾起欲火,此时再也按捺不住。

隔着衣服紫玫还能感觉到肉棒的炽热,她拼命扭动身体,想摆脱腿间硬梆梆的异物。细滑的肉体在龟头上不住磨擦,传来阵阵快感。慕容龙呼吸越来越急促,恨不得就此一挺,进入这具美妙的肉体内。

紫玫也感觉到不妥,肉棒越来越用力,硬硬顶着股间柔嫩的秘处,隐隐作痛。

她顾不得心里的厌恶,连忙伸手去挡,但身子被慕容龙紧紧拥住,怎么也够不到臀后。

密闭的肉缝被龟头缓缓挤开,罗衣直接磨擦在没有亵裤遮掩的秘处,细纱一点一点嵌入股间嫩肉内。紫玫心头狂跳,胸口如同压着一块巨石,喘不过气来。

正惶急间,忽然肉棒一顿,接着从腿根滑到一旁,股间的压力消失了。

紫玫惊魂未定地回过头,看到三师姐正跪在慕容龙腿旁,两手握着肉棒朝圆张的红唇中送去。

紫红发亮的龟头足有小儿拳头大小,纪眉妩只勉强吞下龟头,口腔便被塞满。

她上身微微前倾,伸直喉咙,拼命吞咽。

慕容龙只是欲火升腾,也不愿过早破了紫玫的处子,此时娇美如花的纪眉妩自愿以身相代,也乐得在她身上发泄一番,当下挺腰任她吸吮,但手臂还紧紧搂着紫玫,享受她腰肢的柔软。

肉棒上的突起一颗颗挤入鲜红的唇瓣,但距离那圈肉刺还有一指宽窄,龟头已深入喉内,堵得透不过气来。纪眉妩香舌伸直,与嘴唇一道紧紧裹着肉棒,竭力吞吐。

慕容龙在紫玫小巧的酥乳上捏了一把,松开她的腰身,兜手将纪眉妩抄了起来。

慕容龙昂然而立,把纪眉妩白净的双足搭在臂侧,托着她的腰臀,将肉穴对准阳具用力一按。

紫玫水灵灵的大眼瞪得浑圆,她怎么都不相信如此粗壮的物体能插进师姐柔弱的身体里面。

纪眉妩失声痛叫中,火热的肉棒已贯体而入。黏湿的花瓣重重撞在阳具根部的触手间,肉穴内蓄积的精液、淫水尽数挤溅出来。脚尖因为疼痛而绷紧,纪眉妩两手按在腹侧强忍着巨阳的肆虐。

不仅肉穴,甚至整个腹腔都被阳具撑满,刺入时几乎将子宫完全挤扁,硬生生顶到胃袋。似乎所有的内脏都被肉棒搅动,花径内柔嫩的肉壁仿佛被那些满布的颗粒肉刺勾得翻至体外……

只抽送数下,早已疲惫不堪的纪眉妩便被奸淫的昏了过去。慕容龙浑不在意,像抱着一个没有生命的玩偶,尽情套弄。每一次都伸直手臂,将女体高高举起,然后再狠狠拽落,就像用一块柔软的白绸擦拭长枪般玩弄着昏厥的美女。

纪眉妩上身后仰,落下时披散的秀发几乎触到地面。她两眼紧闭,四肢随着身体的上下起落,软绵绵垂在身下晃来晃去。

紫玫又惊又疼,如果片玉在手,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一刀挥下,斩断这根可憎可怕的怪异阳具。

一柱香工夫后,她再也忍不住,扑过去抱住师姐,叫道:「别弄了!……她会死的……」

慕容龙笑道:「一个贱婊子,死就死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哥哥的阳物如何?肯定会让你欲仙欲死……哈哈,不信你问问娘,她哪次不是被哥哥我操得死去活来,淫水乱流?」

「混蛋!畜牲!」

慕容龙手一松,全靠深入秘处的肉棒挑着纪眉妩,冷冷道:「你再敢这样对哥哥说话,我就把这些女人一个个操死——放心,哥哥我对付女人还是有些手段的。」

纪眉妩被下体撕裂般的剧痛惊醒过来,两手在空中挥舞着试图撑住身体。紫玫连忙托住师姐的腰背,心乱如麻,不知该怎么对付暴虐的宫主。

「这就对了。」慕容龙道:「抱紧,让哥哥舒舒服服地操完纪婊子。」

紫玫方寸大乱,只好呆呆抱着三师姐,承受着他狂猛的奸淫。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