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当初慕容皇族与星月湖过往甚密,慕容龙从星月宫主只言片语里听出大燕灭亡前父皇曾把大批财宝藏入深山,但兵荒马乱中所绘藏宝图下落不明。阴姬并未把财宝放在心上,亲手杀了燕帝慕容祁,掳到他的儿子已经心满意足。如今慕容龙有心复国,亟需财物,对这笔属于自己家族的宝藏自然分外关注。

「什么宝藏?没听说过。」慕容紫玫眼都不眨地一口咬定。

「你很不听话啊……」慕容龙拉起紫玫,快步出殿。

紫玫心念电转,三位师姐尽数落入敌手,自己武功又被制住,想逃出星月湖千难万难,唯一的希望就是等师父来救了——好在这个混蛋要传扬天下,师父自然会听说此事。

想到刚才他说的「开苞」,紫玫就芳心暗颤,除了失身和乱伦的担心外,还有师父的屡屡告诫:凤凰宝典未至大成,一旦破体会有性命之忧……

这些以后再想,一时片刻自己并没有什么危险,眼下怎么护得三位师姐平安呢?

◆◆◆◆ ◆◆◆◆

双目失明的寒月刀仍伏在殿外,紫玫挣脱慕容龙的手掌,拼命推开一个正在嫂嫂体内抽送的汉子。那汉子正在乐头上,突然被人推开,不由勃然大怒,待认出是玫瑰仙子连忙把叫骂咽到肚里。

紫玫抹着眼泪抱起嫂嫂,微一用力,只听「铮」的一声响,嫂嫂被折磨至麻木的脸上露出极端痛楚的表情。她连忙松手,将林香远小心地翻转过来。沾满阳精的黝黑铁链一端焊死在石栏底部,一端伸到少妇腹下。末端变成钗身粗细,消失在红肿的花瓣之间。

紫玫颤抖着手指分开嫂嫂的秘处,只见艳红的嫩肉被人残忍地刺出一个血淋淋的伤口,铁链从中穿入,绕着娇嫩的花蒂打了个沾血的铁结。紫玫僵立当场,手脚冰冷。

铁链铮然绷紧,林香远立生感应,花瓣哆嗦着滴出淫液,玉户高举,下腹被铁链拖了起来。慕容龙提着铁链笑道:「好不好玩?林婊子居然敢逃跑,哥哥只好给她带上根铁链——你瞧,这铁链在她贱屄上面的肉里绕了一圈,缠着耻骨,不但跑不了,一动还会发浪呢……」

紫玫握紧铁链末端,免得嫂嫂吃疼,哭道:「我二师姐又没有得罪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慕容龙用力一挣,铁链挣脱紫玫的玉手,高高提起。林香远下体悬空,两腿垂在身侧,秘处朝天敞露,精液和淫水从微张的肉穴内淋漓涌出。从花蒂旁穿出的铁链直直竖在玉户正中,深入体内的链身磨在耻骨上,隐隐作响。林香远剧痛攻心,股间肌肉痉挛,失明的眼睛猛然睁开,防她咬舌自尽的竹筒几乎被银牙咬碎。

紫玫哭叫着跳起来,朝慕容龙的手臂狠狠咬下。眼前白光一闪,一根腥臭坚硬的物体挡在唇上。紫玫一定神,发现那是哥哥慕容胜的腿骨,不由伏地呕吐起来。

慕容龙脸沉如水,一手拎着铁链,一手拿着腿骨捅入林香远肉穴内,狠狠捣弄。

紫玫抽噎着说道:「放了嫂嫂……我听话……」

慕容龙狞然一笑,「放了她是不可能的,林婊子这辈子只能像狗一样栓在这里。但只要你听话,这贱人就能少吃些苦头。」手一松,夹着腿骨的圆臀重重落在地上,「你一天不说,就割下她一片肉。呵呵,哥哥等得起。以前有个女人哥哥杀了两个月才杀完……」

慕容紫玫牙关颤抖起来,忽然失声叫道:「宝藏在……」话未说完便晕倒在地。

慕容龙心下暗喜,莫说她只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就是江湖上成名的侠女见识过他的手段也无不心惊胆战,凛然听命。宝藏事关机密,他连忙搂起紫玫掠回神殿后宫。

◆◆◆◆ ◆◆◆◆

紫玫悠悠醒转,茫然看着室内。

慕容龙递来一杯茶水,柔声道:「来,喝口水,把事情都告诉哥哥……」

紫玫摇了摇头,有气无力地说:「宝藏在辽东……」她诈作昏迷,藉机编了一肚子的谎话,当下慢慢道来。

慕容龙越听越是疑心,浓眉一扬,寒声道:「大燕立国河洛,怎么可能把财物藏到辽东?」

紫玫对燕国一无所知,想编也编不出来。但她也不废心去编,长长的睫毛柔柔一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满是无辜地望着慕容龙,楚楚可怜地说:「我……我怎么知道……爹爹没说完……就被那个红头发的恶人炸死了……」

慕容龙冷冷盯着紫玫,眼见她玉容光转,秀眸清水般纯洁秀美,怎么看都是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倒是有七分相信。

紫玫与他对视片刻,突然脸上微微一红,臻首侧到一旁,回避他咄咄迫人的目光。冰冷的目光像被熏风拂过般软软化开,慕容龙在紫玫脸上轻轻一吻,温言道:「听话就好。嗯,辽东……辽东……会不会是龙城?」

「是了是了,就是龙城!我记错了。」

慕容龙看了她一眼,沉吟道:「龙城是我慕容氏龙兴之地,宝藏在那里也大有可能。成亲后咱们一起去龙城把宝藏起出来……」

紫玫略带娇羞地点了点头,心里却恨恨啐了一口。混蛋!让塞外的狼群把你吃了!

慕容龙以为她已经屈服,不禁笑逐颜开,得意地朝石室挥了挥手,「妹妹你看,这里当你我的洞房如何?」

紫玫眼波微转,羞涩地垂下目光,轻声说:「都是石头……冷冰冰的……」

慕容龙笑道:「不妨。我立刻命人挂上毡毯!」

紫玫计上心来,声若蚊呐地说道:「……江南有处桃林……我一直想……」

慕容龙划了半圈的手顿时僵半空。成亲是女孩家大事,妹妹既然有此心愿也不好断然拒绝,但……半晌才尴尬地笑了笑,试探地说:「成亲后哥哥带你去住上一年,如何?」

没想到紫玫并未坚持,反而很干脆地点头同意。慕容龙心花怒放,抱起妹妹抬手轻轻一抛,又接在怀里,狠狠吻上她香甜的小嘴。

慕容紫玫咬紧牙关阻挡他舌头的进入,眼中光芒闪动,紧紧盯着石室壁角。

那是刚才慕容龙无意识指到的地方。若非紫玫日夜记挂着父亲当日所画的图形,也无法从遍布纹饰的石壁底部一眼认出那个指尖大小,似云似花的图案。

紫玫娇躯轻颤,慕容龙却以为她是羞涩,便松了嘴,笑道:「你身体里里外外都是哥哥的,亲亲有什么大紧?过不了几日,哥哥便要到玫瑰仙子最美妙的……」说着在她腿间轻轻摸了一把。

紫玫气恨交加,粉脸涨得通红,娇喝道:「放我下来!你出去!我要睡一会儿!」

慕容龙只当是打情骂俏,哈哈一笑,把紫玫放到床上,戏谑地眨眨眼,「要不要哥哥陪你?」

紫玫用锦被遮住脸,心里却不住盘算。图形竟然会在这里出现,宝藏难道会藏在魔宫之内?贾银思、丁贵忠究竟是什么人?难道也是星月湖妖孽?

慕容龙的声音从被外传来,「莺奴,伺候少夫人。」

白玉莺脆生生地答应一声,接着玉门合紧,发出一声闷响。

紫玫慢慢拉开被子,见慕容龙果然不在室内,便盘膝坐下,手捏诀要,试着凝聚功力。不知他们使了什么药物,满溢的真气凝滞如冰,始终无法注入丹田。

紫玫废然止手,俏目一睁,冷冷看着白玉莺。

白玉莺跪在室侧,感受到无声的压力,浅红色的轻纱不禁颤抖起来。

紫玫冷冷道:「可笑我还把你们当成姐妹,没想到你竟会来骗我!」

白玉莺泣声道:「少夫人,奴婢也是被逼……」

「不许叫我少夫人!」

「是,少夫人……玫瑰仙子。」

「把经过都告诉我。」

「……那日与仙子分手,没多久霍长老就追了上来……后来他们扣住小鹂,逼奴婢去山里找仙子和风女侠……我,我……」白玉莺失声痛哭起来。

紫玫略一思索便已明白,说到底其实是自己连累了白氏姐妹。想起那日在山中两女受辱的惨状,白玉莺身负重伤还被那些禽兽凌辱……紫玫心头怒气渐渐消散,半晌后柔声道:「还疼吗?」

白玉莺微微一怔,连忙摇头。

慕容紫玫大着胆子跳起来,「让我看一下。」

白玉莺面红过耳,但还是依言拉起轻纱。红纱下赤裸的肌肤再无寸缕,虽然年纪尚幼,但被淫弄多日,柔美的花瓣已完全成熟,泛着鲜亮的艳红。

「开始疼吗?」

白玉莺点了点头,眼泪又流了出来。何止是疼,当时姐妹俩刚刚破身就被几十条大汉轮番奸淫竞日,简直是疼不欲生。路上奔走的月余时间,随时随地都要敞开身体任人玩弄,那种耻辱比痛苦更强烈……

紫玫看出她眼里的惧意,不由打了个寒噤。风师姐被野兽奸淫后血肉模糊的秘处在眼前一闪而过,她急急喘了口气,按捺下心里的恐惧。

「你先出去吧。」紫玫柔声道:「我想独自休息一会儿。」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