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七、八、九……」两名火堂帮众各抱着风晚华一条玉腿,一手托紧腿根把她股间抵在野猪腹下,一手按着脚踝,喊着数同时向下压。修长光洁的双腿在野猪身侧时开时合,张开时玉户敞露升起,兽根深入体内。

流霜剑长发委地,肩上的铁链拖在石面上「堂啷堂啷」响个不停。一旁林香远和纪眉妩也是玉体横陈,被数百名恶汉围着肆意凌辱。

屠怀沉伤势至今未癒,金开甲和水柔仙都未露面,沐声传远远坐在树荫中,看不清他的神色,只有红袍大袖的霍狂焰狠命折磨着风晚华,狞恶的面容因仇恨而变形。

半个时辰后,挺弄千余次的野猪终于剧烈地喷射起来。两名帮众举着风晚华淌血的肉穴绕场展示,让众人看清流霜剑体内的兽精。

暮色渐浓,人群中三具受尽凌辱的雪白肉体慢慢变得朦胧,只剩下一片模模糊糊的嫩白。

◆◆◆◆ ◆◆◆◆

手指抚摸着红唇柔美的轮廓,慕容龙对紫玫柔声说道:「飘梅峰果然佳丽如云,流霜剑、寒月刀和牵丝手都是万里挑一的美人儿。如今与咱们星月湖结亲,几百多人操她们三个,也不负了上苍赐予这几位的身体……」

三名汉子抵住纪眉妩上下三个洞穴同时进入,武功被废的纪师姐毫无反抗之力,只能满脸痛苦地承受这一切。紫玫娇躯轻轻一颤,把脸埋在慕容龙胸前,呵气如兰的轻声说:「他们好野蛮……哥哥,你放过她们好吗?」

慕容龙听到过无数女子的哀求、献媚、哭叫……但这声「哥哥」却使他心头震汤。凝神看了紫玫片刻,突然发出一声雄浑的长啸。

下面一众汉子立刻停住动作,垂手听令。震耳的喧闹嘻笑应声而止,只剩下几名女子低低的呻吟。

沐声传神色不变,心底却微叹一声。

慕容龙长声道:「此番歼灭飘梅峰、伏龙涧,五行门立下大功,如今先以飘梅峰三徒犒赏各位,稍后再行论功行赏。请几位长老入殿。」

霍狂焰喜形于色,立即跃上玉阶,沐声传缓缓起身,自有人去通知其他三位长老。

慕容龙抱着紫玫转身入内,对旁边的紫衣近侍淡淡说道:「风晚华与纪眉妩同例处置。」

紫玫从肩侧看到奄奄一息的大师姐与三师姐被近侍带走,略微松了口气,又问道:「嫂……二师姐呢?」

慕容龙眼神锋利如刀,「没能亲手杀了那个杂种,已经便宜他了。难道还放过他老婆?」

紫玫刚想开口,已被慕容龙拂住了睡穴。

◆◆◆◆ ◆◆◆◆

「屠长老伤势如何?」

屠怀沉抱拳道:「属下经叶护法救治,已无大碍,再有半月,即可为宫主效力。」

慕容龙点了点头,叹息道:「想当年我星月湖纵横天下,无往不利。此番仅仅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伏龙涧,一个尽属女流之辈的飘梅峰,就使我星月湖损兵折将,四位长老负伤……」

屠霍等人面露愧意,金开甲起身道:「属下无能,请宫主治罪。」

从来都默不作声的沐声传却一反常态地开口道:「飘梅峰名垂天下近百年,自有过人之处。宫主明鉴。」

水柔仙腰背微微一动,旋即按捺下来。距宫中大会还有十余日,过早暴露两人间的同盟有弊无利。

慕容龙淡淡笑道:「沐长老说的不错。飘梅峰声势虽不及大孚灵鹫寺和九华剑派,但地位超卓,隐隐为白道第一名门,如今弟子尽沦为我星月湖奴役,可谓颜面尽丧。呵呵,明日宣扬天下,以彰我星月湖威名!」

水柔仙沉吟道:「雪峰神尼虽极少出手,但流霜剑与寒月刀这名徒弟已如此了得……不知朱邪护法与屈护法可有消息?」

慕容龙眼中光芒一闪,笑道:「两位护法联手出击,万无一失,水长老不必挂怀。」

霍狂焰舔了舔嘴唇狞笑道:「听说那个骚尼姑漂亮得紧呢……不知比玫——

风婊子她们如何。」他本想说比紫玫如何,话到嘴边想起宫主有意娶玫瑰仙子,连忙改口。

水柔仙暗皱眉头,十余年来宫中议事虽然了无忌讳,但阴宫主身为女子,少有人敢口出不敬之言。不知新宫主怎么会看上这个轻狂粗俗的家伙。

慕容龙不以为意地说:「教中两仪之位空置多年,待两位护法功成,即晋级阴阳使者。」他呵呵一笑,「空出来的两位护法,便从五位长老中推选了。」

众人眼中都是一亮,水柔仙却想到这肯定是二桃杀三士的计策,使五人争权夺利。

金开甲身为长老之首,又斩杀慕容胜,生擒林香远,议功不做第二人想,眼见众人都无法开口,便道:「护法乃我教尊位。属下等人为宫主效力,不敢有非份之想。」

慕容龙摆了摆手,「不仅两仪之位要复,连同四镇神将、六合供奉都要一并重设。如今天下纷争,有力者竞相逐鹿中原,称王称帝。我星月湖精英无数,所属各帮会无不扼守要冲,却白白浪费了十余年的大好时机……」

此言一出,金开甲、霍狂焰、屠怀沉固然是呯然心动,水柔仙与沐声传却心头微震。

星月湖立教数百年,奇人异士云集,下面又控制着数十个大大小小的帮会,值此乱世想称雄一方甚至割裂天下都非难事。可该教系出道家,历代宫主均逍遥世外,以炼丹、导引、御女之术修真长生。一来无此野心,二来也不屑于此等琐碎无益之事,因此虽有偌大势力,教外却少有人知闻。

此时听到新宫主雄心勃勃要逐鹿天下,与星月湖历代宫主的志向背道而驰,水柔仙不禁心怀隐忧,犹豫着要不要即时挑明立场,与沐声传据理力争。但此时筹备还未停当,自己属下两名香主一个重伤,一个不在宫中……

正盘算间,只听慕容龙又道:「四镇神将与六合供奉之位不限于本教中人。本宫与玫瑰仙子结亲之事定于四月十六,届时邀集三山五岳同道齐聚宫中。五位长老多加留意,若有合适者即可招揽。」

沐声传咳嗽一声,「木堂属下各帮是否同时传唤?」

这也是水柔仙关心的事,当下凝神静听。

除几个新增帮会外,慕容龙对教下所属各帮了如指掌。星月湖下属帮会都是教中隐秘,连同堂的帮会也未必知道彼此。若尽数招来,徒增变数。于是摇头道:「不必传唤。烈焰、猛炽、巨石、轻尘、明锡五名香主之位,由三堂挑选后自行报上即可。」

水柔仙心中暗喜,各帮高手武功足以与香主比肩,到时自己平添六七名得力臂助,此消彼长,胜算大增。

慕容龙并未把水柔仙放在眼内,满心都在盘算金、木两堂。但金开甲位高权重,沐声传是教中元老,又心机深沉,对这两人不好下手,于是笑道:「水长老重伤风晚华,为生擒飘梅峰首徒立下大功,好、好!」

果然霍狂焰目光一跳,冷哼一声。但沐声传还是那幅木然的神情,似乎没有听出他的暗示。

水柔仙心知肚明,这是宫主玩弄手段,借护法之位把自己推到台前受冷箭,连忙起身道:「能擒得风晚华是霍长老指挥得当,宫主所言,属下实不敢当。」

慕容龙笑道:「待两位护法回宫,再行细议。」

◆◆◆◆ ◆◆◆◆

熟睡的紫玫像一朵姣丽的玫瑰,芬芳四溢。挺直俏美的鼻梁在尽头微微翘起——这就是慕容家族的血统啊。

慕容龙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庞,有股暖暖的温热在心底流动。忽然凝静的眼皮波动起来,紫玫牙关咬紧,绷紧的玉脸泛起一股冷厉,似乎在梦中见到了什么可恨的事物,接着睫毛微颤,一滴晶莹的水珠从眼角涌出,仿佛花瓣上的露珠滚落下来。泪水轻盈地滴在慕容龙的衣袖上,光润的面庞上却没有一丝水痕。

慕容龙着迷地看着她时怒时喜的迷人睡貌,突然恼怒起来,「这小丫头还在恨我呢……」

紫玫唇上一疼,连忙睁开眼,发现是慕容龙咬了自己一口,赶紧「呸呸」吐了起来。

慕容龙睨视着她,想到要亲手把骄傲倔强的嫡亲妹妹调教成乖巧听话的小美奴,安安分分给自己生孩子,不由一阵兴奋。他灿烂地笑了一下,拉起她的手。

紫玫直起腰,略一运功,发现自己手脚行动自如,可丹田内却空空如野,不由惊怒交加地叫道:「你敢废了我的武功?你这个混蛋!」

慕容龙任她粉拳搔痒似的打在背上,浑不在意的嘻嘻一笑,正待说话,突然脸色一变,两腿连忙合紧,夹住紫玫从胯间猛踢来的一脚,「他妈的!敢朝这儿踢?」

虽然他武功过人,睾丸要害猝不及防挨上一脚也绝不好受。两腿微一使力,紫玫的右足顿时像被大石压住般痛彻心肺。但她咬牙死死忍住,一声不吭。

慕容龙阴测测地说:「不用急,等新婚之夜哥哥给你开苞的时候,再废你的武功好了。」

紫玫此时也发觉自己内力尚存,只是丹田像与经络隔绝般无法汇聚真气。听到慕容龙如此说,不由俏脸通红,恨恨地啐了一口。

慕容龙见她不再挣扎,徐徐问道:「藏宝图呢?」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