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慕容紫玫嘤咛一声,长长的睫毛缓缓张开,又被阳光刺痛,连忙合紧。片刻后她微微眯着眼,迷惘地看着阶下喧闹的人群。

百余名汉子分成两群,各围成一圈。左边人群中一个皮肤白皙的女子手膝撑地,跨坐在一个男人腰上,曼妙的身体竭力起伏。长发覆面,看不清容貌。

「抬起来,抬起来,让大伙看清些……」轰笑中有人喊道。

那女子连忙上身后仰,柔臂撑在背后,让围观者看清交合的部位。玉户光润如脂,没有一根毛发,柔美的花瓣上下起落,沾满淫水阳精。秀发抖动着披散开来,纪眉妩弯眉颦紧,咬着红唇,屈辱而又无奈地用滑腻温润的肉穴来侍奉身下的陌生人。

紫玫身体抖了一下,美目顿时溢出清泪。她急忙转过头,看向右侧。嫂嫂仍和昨晚一样跪伏在地,不同的是她身下多了一条黝黑的铁链。随着臀后的挺动,铁链被拉得笔直,铮然作响。每次拉直,林香远的身体就会颤抖一下,玉指猛然拧紧。

慕容紫玫手臂不动,单靠手指解下铜制的腰环,套在掌上握紧。待纪眉妩被人揪着乳头提起来,人群暴发出一阵轰笑时,突然朝身后划去。

慕容龙抱着妹妹正看得开心,猝不及防手臂立时被划出一道寸许长的伤口。

他大惊失色,手臂一抖,连忙将紫玫抛出。

娇小的身体在空中轻盈地翻了两个斤斗,借力掠到十丈外的大树上,旋即一跃,消失在密林中。

慕容紫玫没有一毫脱离魔掌的喜悦。三位师姐无不身负绝技,貌美如花,在江湖中引来多少羡慕的目光。可在这里却被人当成玩物般尽情凌虐,这些禽兽哪里还有一点人性!

身后又响起尖锐的啸声,散居岛内的星月湖帮众即刻便会封锁道路。紫玫一边飞驰,一边深深吸了口气,试图压下纷乱的情绪。

纤足一点,横过五丈的距离。紫玫轻功尽展,一举越过了两棵大树,落在枝间。

一转眼,正看到昨夜放在树洞中的腿骨。白森森的骨骸上还带着丝丝血迹,衬在绿枝翠叶间,分外诡异。紫玫心神一动,伸手拿起腿骨。正待飞身跃起,忽然胁下一痛。

绿叶间无声无地浮现出一张枯瘦的面孔,沐声传慢吞吞托住紫玫,递给赶来的慕容龙。

紫玫美目喷火,叫道:「杀了我吧!」

慕容龙从她手中取下腿骨,在她脸上磨擦着寒声道:「落到这里的女人,能死那是最大的福气……」

殿前一片静默,看到宫主抱着玫瑰仙子回来,帮众都松了口气。

慕容龙命人搬来宝座,拥着紫玫斜躺椅中,淡淡道:「把流霜剑带过来,大伙看看霍长老怎么给她开苞——林婊子瞎了眼,纪婊子,你给她说着些。」

纪眉妩直直跪在地上,柔媚的身体微微颤抖。

两名紫衣人拽着铁索,将风晚华拉到殿前。看到这个名震江湖的女侠,众人都发出一声惊叹,翘首望着她那高耸的乳房。方才叶行南涂了药后,鲜血已经止住,只留下一个血红的肉洞。

等了片刻还不见霍狂焰的踪影,慕容龙不耐烦起来,把慕容胜的腿骨腿往纪眉妩面前一丢,「捅几下,让主子们乐乐。」

纪眉妩默不作声的拿起腿骨,仰身躺在大理石阶上,两腿笔直分开,把粗大的骨节对准下体慢慢捅入。虽然肉穴已被蹂躏无数次,但还是无法容纳下拳头大小的骨节。白花花的骨头将滑腻的花瓣挤成薄薄一圈红肉,纪眉妩咬紧牙关,用力一送。痛叫声中,骨节倏忽没入肉穴。不等疼痛稍缓,纪眉妩立即抽送起来。

娇怯怯的豪门千金竟然在光天化日下用人骨自慰,众人都看得目不转睛,欲火高炽。慕容紫玫却想起三师姐当日的情景。纪师姐好洁成癖,用脏的手绢宁肯丢弃也不愿随身携带。可现在……

慕容龙臂上伤口隐隐作痛,低头看着紫玫,寒声道:「林婊子的男人,你也不能独吞,给你师姐分一半。」

紫玫娇躯一震,片刻后抬起俏脸,眼泪汪汪地说:「不要折磨我嫂……」

慕容龙面露杀气,一口截断她的话,「你哪儿来的嫂嫂?你哥哥是我!你嫂嫂就是你!我动你一根汗毛了吗?乖乖看着!不听话就是这种下场!」

紫玫屈意哀求却被数落一通,粉面涨得通红,张口朝慕容龙肩头咬去。慕容龙一动不动,眼中却精光大盛。紫玫穴道被制,使不出力气,咬了半天,慕容龙突然失笑道:「妹妹小嘴真舒服,再逗我,不然等不到成亲哥哥就要操你了。」

紫玫一惊,连忙松口。

慕容龙冷笑一声,把目光投到场中。

林香远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挣扎,任师妹搂起自己的腰身,竖起圆臀。纪眉妩掉着眼泪握紧阴中的腿骨,抵在师姐饱受折磨的肉穴上,缓缓挺入。

人群外传来一阵骚动,霍狂焰挤进场中,杀气腾腾地盯着地上的风晚华。

路上耽搁的时间太长,那根被何小芸细心包好的鸡巴已经干瘪无法复植。霍狂焰听叶行南说完,差点儿晕了过去。等回过神来,立即来找风晚华算帐。宫主倒是很慷慨,既然已将风晚华的处子赏给他,随他如何破处都行。

霍狂焰当时就想直接用手给流霜剑开苞,又觉得太便宜了割屌仇人,于是便四处寻找合适的东西。

纪眉妩停住了动作,片刻后忽然颤抖起来,「他……他们……牵来……一头野猪……」

霍狂焰咬牙切齿地说:「这是霍爷刚从山里逮来的。风晚华,让头野猪破了身子,你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今后武林中人谈起来定会大大的叫声好!」

纪眉妩哽咽着说:「他们把风师姐按在地上……风师姐手上有伤……他们把野猪牵过来了……」

处子的幽处人被粗暴地掰开,花瓣下露出个细细的洞口,红玉般细腻动人。

风晚华神情惨淡,平坦的小腹微微绷紧,被分开成直线的玉腿纹丝不动。

旁边的帮众拨弄几下,野猪的肉棒便缓缓挺直,阳具状如铁锥,顶端尖锐,中部鼓起两寸粗细,生铁铸成般粗黑狰狞。它体形比普通家猪大得多,遍体黑色的鬃毛,像一根根直竖的钢针。两根雪亮的獠牙从长嘴中挑出,双目血红,不时发出低哑的嘶鸣。

霍狂焰托起风晚华的雪臀送到野猪腹下,一手握起野猪的阳具,狞笑着道:「风女侠,你猪老公要给你开苞了。」

一根坚硬的肉棍,缓缓捅入从未被人碰过的神秘之处。滑腻的嫩肉渐渐地分开——「进来了……」风晚华心里低叫一声。二十余年守身如玉,却要被一头野猪破去处子之躯,她再坚强也不禁心头滴血。

全场静默,连呼吸声都停顿了。

乌黑的野猪身下露出两条光润的玉腿,腿间的秘处正对着野猪胯间。雪白的身体缓缓升起,用处子芬芳的玉户迎向野兽的性器。

霍狂焰盯着风晚华颤抖的红唇,用力一推。兽根立刻撕裂柔韧的薄膜,进入温润滑腻的肉穴内。一股鲜血从花瓣边缘淌出,艳红夺目。

风晚华闷哼一声,玉体剧颤,热泪夺眶而出。

周围的人群嗡的一声炸开了,吞咽声、啧啧声、调笑声、叹气声响成一片。

「真是处女呢,操出血了……」

「嘿!流眼泪——你瞧!大名鼎鼎的流霜剑风女侠,他妈的让头野猪操得流眼泪了……」

「废话!屄都被野猪操了,还能不流泪吗?」

「啧啧……处女啊,就这么完了……」

「赶明儿问问江湖里的人,飘梅峰大弟子,在咱们眼皮底下让野猪给操了,打死他们都不会信!」

霍狂焰哈哈大笑,托着风晚华的腰臀不住挺动。那头野猪也尝到肉穴的美妙,一边哼哼,一边抽送。

只有飘梅峰四大弟子默默流泪。

走到近处观看的慕容龙挥手给了纪眉妩一个耳光,「说啊!不知道你林师姐是个瞎子!」

纪眉妩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喘着气道:「风师姐……风师姐……流了好多血……他们……还在推……」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