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红日初升,迷蒙的烟雾像被巨手一抹,瞬间消失地无影无踪。四周碧蓝的湖水尽收眼底,蓝宝石般灼灼生辉。

怀中娇小的玉人柔若无骨,轻盈香软,阳光在精致的五官间不住流淌,带着蜜汁般的香甜。

早就戒备森严、高手云集的星月湖,竟让这个鲜花般的小女孩来去自如……

慕容龙抱着紫玫立在殿前高大的玉阶上,凝视半晌,徐徐抬起头,望着下面的帮众傲然一笑,「传谕天下:四月十六,本宫与玫瑰仙子成婚!」

慕容紫玫瞪大眼睛,像是要用眼光把他撕碎。同样心下讶异,听父亲称星月宫主为「妖妇」,没想到却是个年轻男子。

沉重的殿门缓缓合紧,将阳光隔在殿外,慕容紫玫突然觉得一股寒意侵入肌肤,忍不住娇躯轻颤。

宫主抱着她穿过一条长长的甬道,绕过一个圆桌大小的太极图,来到石窟深处。

石室宽达五丈,温暖如春。四壁陈设精美雅致,衬着白云般轻软的地毯,宛如仙境。

宫主拥着她倚在床上,静静凝视她的俏脸。

忽然颈下一松,紫玫冲口而出:「我娘呢?」

「听说你来了,我让娘先住在隔壁……」

紫玫心头又泛起那种异样的感觉。

「……如果你喜欢,和娘住在一起也行。」

紫玫沉默片刻,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我要见她。」

「放开我!我自己走!」

宫主轻笑一声,解开她的穴道。慕容紫玫吸了口气,暗暗凝聚功力,随他走到侧室。

侧室小了许多,靠墙摆着一张石榻,柔毯上露出一张端庄的面孔。百花观音闭着眼,脸色发红,似乎在承受什么痛苦。

慕容紫玫心下暗惊,生怕母亲会受到嫂嫂那样的折磨,她顾不得叫喊,扑过去正待细看端倪,却见人影一闪,宫主抢先一步掠到床头,托起母亲的臻首,责怪道:「怎么不叫人呢?」说着掀开毛毯。

看到母亲身上毫无异状,紫玫松了口气,旋即满脸飞红。母亲玉体裸裎,四肢软绵绵搭在那人臂上,膝弯被他用两手分开,秘处尽露。

宫主像抱着婴儿般抱着成熟美艳的贵妇,走到室侧一个木桶旁,抬脚挑下木盖,把母亲下体放在桶上。母亲牙齿咬着红唇,痛苦万状,四肢却一动不动。

紫玫呆呆看着这一切,半晌才叫道:「娘!」

萧佛奴身子一震,睁开美目,流露出惊惧的神情。突然水声晌起,一股浅黄的液体从柔美的花瓣间喷出,落在木桶中。

紫玫紧紧捂着小嘴,难以置信地看着端庄华贵的母亲在一个陌生男人怀中排出尿液……

「玫儿!你……」母亲两目含泪,抬头对那个男子嘶声叫道:「你这畜牲!你不得好死……」

宫主不以为意的淡然笑着,待久蓄的尿液排尽,托着萧佛奴的美臀轻轻晃了两下,然后取过一块柔软的毛巾,在她胯下慢慢擦拭,嘴里叹道:「你又不乖了……」

紫玫含怒出掌,直击宫主背心。手掌刚刚挥出,胸口一麻,软软歪在地上。

宫主早有戒备,一招制住紫玫,把她扶到椅中坐好,然后将百花观音放在床上,拿出一根柔韧的白色软鞭。那根软鞭由两长两短四根质地奇异的绳索绞成,色如白玉,弹性十足。

宫主笑嘻嘻道:「不乖可是要挨打的……」

「啪」的一声轻响,软鞭落在萧佛奴香乳上,白嫩肌肤立刻显出一道红印。

百花观音痛叫一声,秀眉拧紧。

「十个字,要挨十下呢……」

鞭影翻飞,落在百花观音胸前腹下,贯满真气的软鞭像手指般拂弄着女性敏感的部位,半是痛楚,半是挑逗。待十鞭抽完,她股间已是淫水连连。百花观音睁开眼,看了看紫玫,又看了看宫主,蓦地放声大哭。

宫主挽着软鞭走到紫玫身前,仔细看着她,眼中神色不住变幻,「你也不乖呢……」

宫主还未说完,萧佛奴便凄声道:「不要碰她……她是你亲妹妹……」

慕容紫玫大惊失色,父亲临终前所说的话瞬间流过心头。事情虽难以置信,但她天份过人,转念间便隐约明白了其中的原委。她艰难地喘了口气,稳住心神沉声道:「你究竟想怎样?」

「嫁给哥哥,给我生孩子。」

紫玫盯着慕容龙看了半晌,突然狠狠啐了他一口。

慕容龙拿起她软绵绵的玉掌,慢慢擦净脸上的香唾,英俊的脸上毫无所动,淡淡道:「你想跟娘一样吗?」

「你把我娘怎么了!?」

慕容龙抬起百花观音的脚踝,萧佛奴形容凄楚,毫无反抗之力地在儿子和女儿面前,敞露出赤裸的玉股。秘处艳红的嫩肉随着玉腿开合时隐时现。手一松,光润的玉腿立即直直落了下来,软软搭在床侧。

「娘太不听话,不想让哥哥操她,我只好把娘的手筋脚筋抽了——呶,这鞭子好看吗?」

紫玫像落在冰窟中,周身的血脉都冻僵了,半晌才哭道:「你这个混蛋…」

慕容龙眼中寒芒一闪,道:「把纪婊子带到殿前,跟林婊子一块让人操!」

回过神来的紫玫哭骂连声,慕容龙心下暗恨,但看着妹妹的美态,念及半月后就要与她成婚,不好下手折磨。念头一转,把紫玫放在床上,微笑道:「妹,看着哥哥是怎么让娘快活的……」

光润的大腿被两只大手掰开,紫红色的龟头直挺挺伸向萧佛奴腹下。儿臂粗细的肉棒布满颗粒肉刺,狰狞无比。百花观音俏脸侧在一旁,泪如雨下。紫玫两眼圆睁,黑白分明的大眼难以置信地盯着这个怪物。慕容龙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傲然挤进秘穴。

眼睁睁看着杀气腾腾的肉棒挤入母亲体内,紫玫心头一窒,待回过神来,反而骂得更响了。慕容龙腰身一挺狠狠地全根而入,那种被肉棒胀满的充实感使萧佛奴禁不住闷哼一声。阳具抽送越来越快,几乎是毫无停顿地撞击着花心,那些怪异的触手在花瓣间四处抚弄,不多时百花观音便失神地叫出声来。

忽然门外一个女子轻声禀道:「霍长老押着流霜剑风奴已然回宫。」

羊羔般温顺的白玉莺跪在甬道内,身上只披了层浅红的轻纱,白嫩的肌肤时隐时现,娇美的曲线尽收眼底。她与妹妹白玉鹂入宫已经两日,慕容龙见姐妹俩乖巧柔顺,便让她们在后宫伺候。

紫玫死死盯着她,恨不得把她捏死!可笑自己曾经那么信任她,结果累得大师姐中计被擒。只看嫂嫂所受的折磨,便知道大师姐会有什么样的遭遇……

白玉莺小心翼翼地抬眼朝她看去,正看到紫玫充满恨意的目光,忙垂下头,急步跟在慕容龙身后。

母亲还在轻声呻吟着,脸上的潮红久久未褪。慕容紫玫咬紧牙关,拼命运气冲穴。但她功力太浅,涣散的真气静静停滞在四肢经脉内,一动不动。

◆◆◆◆ ◆◆◆◆

听完霍狂焰的叙述,慕容龙颌首道:「霍长老今趟立下大功。既然你与流霜剑有此大恨,去请叶护法救治之后再亲手给她开苞好了。」

霍狂焰大喜过望,连忙去了。

慕容龙打量着奄奄一息的风晚华,狞然一笑,道:「请少夫人出来,见见风女侠。」

白玉莺心里有愧,不敢再见玫瑰仙子,悄悄给妹妹使了个眼色。白玉鹂硬着头皮去了。

流霜剑无复昔日纵横江湖的风采,她的右臂齐肘而断,雪白的柔肩左右各有一个乌黑的血洞,两根铁索从中穿过,将她吊在殿顶。两膝距地面半尺高低,只靠脚背支持身体。一路上风晚华被霍狂焰像狗一般栓在车中,身心倍受折磨,但眼中的刚毅却一如往日。

屏风后传来一声尖叫,那是慕容紫玫看到大师姐的断臂,失声发出的,「师姐!你的手臂……」

慕容龙头也不回,只托起风晚华坚挺的乳房放在手中掂了掂,笑道:「你的屄赏给了霍长老,本宫就勉强给你奶子开苞好了。」说着拿起一把手指宽窄的薄刃,在乳晕下横切一刀。

接着捏着殷红的乳头向上一翻,乳尖立刻离开乳球,露出平整的伤口。滴血的嫩肉不住颤动,一片赤红中隐隐露出乳中交错的脉络。慕容龙将薄刀直直捅入伤口,在乳球内切了个寸许深浅的小小十字。

乳房是女人最娇嫩的器官之一,风晚华疼得浑身乱颤,肩中铁链铮然作响。

血腥染红了玫瑰仙子水灵灵的大眼,紫玫红唇微分,柔躯僵在白玉鹂臂中。

慕容龙胯下狰狞的巨物缓缓挺立,紫红龟头在血淋淋的乳尖周围磨擦片刻,然后腰身一挺,捅进乳球。

嫩肉乍裂,十字形的伤口被完全撑开,只剩周围一圈白腻的皮肤裹紧肉棒,连奔涌的鲜血也被堵在乳房内。

肉棒顶到伤口尽头,四下一片柔韧。慕容龙挺腰直入,将乳肉尽数撕碎,在坚挺的乳房内硬生生捅出一个血洞,深入其中,龟头几乎触到肋骨。

慕容龙松开手,阳具上下挑动,看着浑圆的乳房随之上下摇晃,不由哈哈大笑。

风晚华痛彻心肺,绷紧的脚尖忽然一软,合上眼睛,雪白的身体悬在铁索上无力地摆动着。

这时阳具微微一回,满溢鲜血立刻从乳尖飞溅出来。

看着亲如手足的大师姐被人如此凌虐,紫玫心疼地透不过气来,眼前一黑,也晕了过去。白氏姐妹感同身受,双双坐倒在地,身下一片潮湿,竟是吓得失禁了。

慕容龙却是十分开心,这个新生的肉洞比任何一个肉穴都紧,也更合适。他握紧弹性十足的乳房,阳具插在温热的乳肉来回抽送。

风晚华失神地抽搐着,雪球般的乳房时缩时鼓,不时痉挛着收紧。那粒殷红的乳头在布满颗粒和肉刺的棒身上不住跳跃。每次抽出肉棒,都伴随着喷涌的鲜血,染红了白嫩的处子之躯。

挺动多时,慕容龙把精液射进乳球深处,大笑着拔出血淋淋的阳具。高耸的雪乳显出一个惨绝人寰的血洞,宛如一张浑圆的小嘴,贯穿了整只乳房……

慕容龙手指轻轻一挑,只剩一点皮肉相连的乳尖颤抖着翻落下来,乍然看去坚挺的玉乳宛如平昔。

幽暗的大殿中,昏厥的女体不住痉挛。殷红的乳尖哆嗦着悬在乳前,从中涌出的鲜血染红了半个身子。

慕容龙挺着滴血的阳具站立在殿中,眉头微挑,傲然看着脸色惨白的玫瑰仙子。

「如果你不是我亲妹妹,哥哥早就把你操的死去活来了!……只要你给哥哥生孩子,乖乖听话,哥哥一定会好好对你……」

殿门微开,喧闹声伴着阳光涌入大殿。一个人步履不稳地走了进来,双目喷火地盯着风晚华。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