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水面荡起一圈涟漪,一个身材玲珑的女孩从小岛尖角攀上,足不点地掠过沙滩。

岛上道路纵横,遍布巨树。黑黝黝的枝影间,飞檐挑角一派狰狞。

慕容紫玫毕竟只是个十六岁小姑娘,不由心中忐忑。她伏在枝间喘了口气,稳住心神。然后按着清露说的方位,避开暗哨朝神殿掠去。

殿前灯火通明,数十人围成一圈,不时发出震耳的轰笑。紫玫悄悄拨开枝叶看了一眼,顿时胸口抽痛。

一个赤裸的少妇跪伏在黑色大理石铺就的殿阶上,灯火下白嫩的身体分外夺目。她两肘套着竹筒,手臂无法弯曲,只能平伸在身前。脸部和胸乳贴着地面,弯曲的两膝被一根横木撑开,两腿斜放。从紫玫这里,正能看到她高高翘起的雪臀,女性最隐密的部位尽数暴露在外。

粉嫩的臀部雪球般浑圆,正中一道凹下肉缝,上下并列着两个肉穴。粉红色的菊肛血迹斑斑,菊蕾突起,隐隐能看到鲜红的肠壁。柔美的花瓣肿胀着翻卷开来,肉穴里直直插着根白色的根子。一个男人站在她身后,正握着棍子在肉穴内狠狠捅弄。

棍子插在体内的部分似乎很大,拔出时花瓣向四处绽开,泛起一片艳红,那男人把棍子往下一按,握起粗黑的肉棒,猛然插进后庭,淫笑道:「大爷跟你老公一块儿操你,爽不爽?」

少妇一声不吭,两手紧紧攥成一团,披散的秀发在石上细波般微微晃动。

慕容紫玫闭上眼睛,拼命思索这女人是谁?白氏姐妹?纪师姐?林师姐?还是其他人?……老公?

忽然人群里有人叫道:「老七,你都干三回了,歇着吧。用这个来!」

白影一闪,老七伸手接过。待看清那个物体,紫玫眼光霍然一跳。棍子长有尺半,两端各有一个硕大的突起,形状奇异,不规则的棍身散发着淡淡的白色萤光——竟是人的腿骨!

老七哈哈一笑,把粗大的骨节对准少妇的肛门用力捅入。细密的菊纹乍然破裂,鲜血顺着白骨蜿蜒而下,同时染红了阴中的另一根腿骨。摇曳的灯火里,两根白森森的人骨插在绝美的玉臀中,带着缕缕鲜血斜斜翘起,妖艳而又凄美。

众人一阵怪笑,「你老公真厉害,俩洞一块儿操!」

「老公的腿跟鸡巴哪个粗?」

「可惜你老公让狗啃得只剩这两根骨头,再多一根连嘴里舔的也有了……」

慕容紫玫心头恨极,这帮无耻之徒,杀了人家丈夫不仅抛尸喂狗,竟然还要用尸骨来折磨这个可怜的女人。

忽然有人笑道:「寒月刀的屁眼儿……」

慕容紫玫耳中轰然一响,几乎从树上跌了下来。她死死抓住树枝,呆呆看着阶上那个女人。

英姿挺拔的哥哥此时只剩下两根腿骨,而这两根粗大的腿骨正深深插在嫂嫂体内……

坚硬的白骨与肥美的雪臀紧紧结合在一起,菊肛绽裂的嫩肉间,泉水般冒出股股鲜血。这是嫂嫂、是二师姐林香远的鲜血……

慕容紫玫拼命抑制住狂喊的冲动,玉脸贴在粗糙树皮上,泪水模糊了双眼。

「四十五、四十六、四十七,一共四十七个。」慕容紫玫竭力不去看嫂嫂的惨状,默默计算人数。纵使只有四分之一,强行救人也不可能。这里与魔殿近在咫尺,若贸然现身,只会打草惊蛇。想着,她抬眼望向神殿。

高大的宫宇殿门紧闭,像只黝黑的巨兽沉默着。没有一个人出来理会殿前的喧闹。

折磨了一个时辰,十几名身着黑衣的汉子离开人群,嘻笑着朝北走去,那个老七正在其中。

他大概是干的太狠,脚步略有虚浮,落在了后面。想起林香远娇美的肉体,不由得意的哼起小曲来。刚哼了两句,突然喉头一紧,两脚拔地而起。

慕容紫玫绷着脸封了他的穴道,把他拎到树巅,然后拔出片玉,慢慢切下他的手臂。老七两眼突起,喉中呃呃微响。紫玫小心地把断臂卡在树杈间,接着仔细切去他的四肢。飞溅的鲜血沾满枝叶,紫玫秀眸通红,动作却没有一丝犹豫。

早知如此,怎么也不能让清露死那么痛快!

一刻钟后,慕容紫玫轻烟般落回殿前的树枝间。身上黑色水靠不住滴血。

已经过了子时,围观的人散了一半,还剩十几人继续折磨林香远。

腿骨被扔到一边,一个黄衣汉子正裸着下身在林香远臀后使劲挺动。不多时他突然拧起寒月刀的长发,将少妇的俏脸抬起来,接着把精液喷到她嘴里的竹筒中。

林香远把竹筒咬地格格作响,舌尖伸缩着拼命吐出白色的精液。黄衣人从她脸侧拣起一个白色的半圆形,接住精液,嘿嘿笑道:「宫主吩咐,林婊子今后吃什么都得用这个。啧啧,真是恩爱夫妻,生死不离……」

慕容紫玫稳住心神,倾听阶上的动静。不知过了多久,脚步声渐渐散开,帮众嘻笑着去了。她睁开眼,发现场中只剩了两名紫衣人。

紫玫深深吸了口气,挽起小弩,机括一松,立即飞身而下。两枝小弩穿进紫衣人胸、喉的同时,片玉也切断了另一人的脖颈。紫玫接住头颅,用脚挑住两具尸体缓缓放下,然后迅速抱起嫂嫂腾身而起。地上慕容胜的头盖骨微微摇晃,满溢的精液四下抛洒,灯火中泛出凄冷的白光。

紫玫一边在枝间寻找落脚处,一边惶急地看着师姐。林香远睫毛一动,似乎想看看是谁救了她。但睁开眼,却见眼球正中各有一个小孔,仿佛还留着黏稠的液体。

紫玫泪如雨下,颤声道:「师姐,是我,紫玫……」

林香远惨白的俏脸顿时一亮。

腿间的横木应手而断,圆润的大腿合在一起,发出一声清响。紫玫托住嫂嫂满是精液的圆臀,伸手握住深入体内的腿骨,正待拔出,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尖锐的厉啸。

远近亮起灯火,星月湖帮众纷纷涌出,把守各处路口。慕容紫玫没想到对方反应如此之快,当下玉手一紧,拔出腿骨。想到这是哥哥的遗骨,她犹豫一下,趁钻过一棵大树的时候将腿骨放在树洞内。

林香远听出情况不妥,喉中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想让紫玫把自己放下,独自逃生。

慕容紫玫挽紧她的腰肢,流星般投向最近的湖岸。

此时已有人发现了她们的踪迹,数百人齐涌而至,包围圈越来越小。湖边立着一个彪形大汉,紫玫认出是金开甲,立刻转身朝另一侧逃去。

慕容紫玫轻功尽展,飞鸟般穿林过树,看到敌人便先行避开,曲曲折折横穿过星月岛中部。

身后劲风响起,来人越追越近,一听便知必是长老级高手。慕容紫玫银牙一咬,把嫂嫂放在枝上,转身朝来人扑去。水柔仙身形微晃,流水般避开片玉的锋芒,同时袖中飞出两根软鞭,缠向紫玫的一只皓腕。

紫玫在空中纤腰一扭,短刀砍在软鞭上,软鞭应手而断。水柔仙屈指弹开劲弩,另一根软鞭灵蛇般昂起头来,直点紫玫胸口。

只交一招,紫玫便知她功力尽复,难以抵挡。体内真气流转,柳絮般迎风而起,落在林香远身旁,反手一刀,直刺师姐胸口。刀风及体,失明的少妇似乎知道她要做什么,艰难地露出一个笑容。

紫玫心头酸痛,手一翻,片玉的刀柄磕在树干上,借力跃起,从一群水堂帮众头顶掠过。

无论如何,还有解救嫂嫂的希望。

水柔仙还是第一次见识慕容紫玫超人的轻功,不禁目露讶色。她没有再追,俯身拎起林香远,飘然离去。

慕容紫玫在岛上东躲西藏,始终无法靠近湖岸。此时势成骑虎,纵然逃到湖中以她的水性也难以脱身。紫玫心一横,纵身朝怀月峰奔去,准备从峰后的峭壁作出跃入湖中的假象,试试能否在崖间找到一处藏身之地。

天色微明,慕容紫玫连续越过土、木两堂五队人马,从树梢划过近十丈的距离,轻轻落在一块嶙峋的巨石上,正待腾身而起,突然脚上一紧。

紫玫大骇转身,透入眼中的是一张英俊的面孔。他年纪似乎比展扬小一些,脸色苍白,像是多年不见天日,淡淡的笑容中带着一丝阴冷的邪意。恍恍惚惚有种似曾相识的异样感觉……

虽然一脚踏在紫玫小巧玲珑的纤足上,但那男子却像站在家中般潇洒自如。

胸腹贴着紫玫的粉背,眼中异彩涟涟,显然对她的美貌大出意外。

他踩得并不重,但无论紫玫怎么使力都无法挣脱。紫玫惊怒交加,一肘击向他胸口,同时回刀朝他腰间疾刺。肘尖一软,像落在棉花上般毫不受力,紫玫心叫不妙,执刀的手上又加了三分力道。那男子脚尖一拧,脚尖点在紫玫脚背上轻风般旋到面前,下巴几乎碰到她的鼻尖。

紫玫用错力道,娇躯直往后仰,那人微笑着挽住她的柔腰,俯到她眼前轻声道:「你是紫玫吧?」

腰肢刚刚碰到他的手臂,紫玫身上十余处大穴同时一麻。片玉铮然一声,掉在石上。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