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次日清晨,慕容紫玫离开武陵。沮渠展扬一路送出数十里,直到天色将午才勒马止步,依依不舍的挥手作别。

等离开他的视线,慕容紫玫立即改道西北,直奔终南山。独自奔驰在辽阔的平原上,紫玫感到一种空荡荡毫无着落的痛楚。

她现在毫无办法,师父不在山上,所有的亲人、师姐都落入敌手,天地如此之大,却似乎只剩下她孤零零一个人。紫玫忍不住心中的郁闷和酸楚,突然放声尖啸,可无边的旷野中连回声都没有。

有几次她恨不得立即回到武陵,把一切都告诉沮渠展扬。但每次拉住缰绳,她就犹豫起来。

还是先寻到宝藏,看里面究竟有什么值得星月湖垂涎的东西。然后再回飘梅峰——不行就叫上展扬哥哥一起去南海找师父。

◆◆◆◆ ◆◆◆◆

沮渠展扬半是惆怅半是甜密地回到家中,却见大门半掩,门前的小斯不知跑到什么地方玩去了。他翻身下马,举步进大厅,刚叫了一声「爹」,便愣住了。

一个红袍汉子满目凶光地高坐堂中,脚下踩着一个血迹斑斑的花白头颅。

「爹!」沮渠展扬失声叫道。

红袍汉子缓缓抬起脚,然后用力踏下,那颗头颅立刻脑浆四溅,爆裂开来。

沮渠展扬呆呆看着父亲血肉模糊的头颅,猛然胸口剧痛,脚下一虚,半跪在地上。几条人影围过来刀枪齐施,他被突如其来的惨状惊呆了,勉力挡了几招,出手绵软无力,连平时的四成功力都施不出来。

红袍汉子腾身而起,猛扑沮渠展扬。烈火般炽热的劲气直逼头顶,沮渠展扬抬掌封挡,只觉右手一阵剧痛,四根手指已被火焰令齐掌切断。红袍汉子下手极辣,双臂一圈一合,将沮渠展扬右臂绞得粉碎,接着封了他的穴道。

「慕容紫玫呢?」红袍汉子寒声道。

他的声音粗旷中带着一丝尖音,听上去不伦不类。沮渠展扬剧痛彻骨,咬牙道:「你们是什么人?」

霍狂焰见他倔强,挥了挥手,帮众立刻从后堂带出两名女子。

沮渠夫人年近四旬,身体略为发福。看到丈夫惨死,顿时吓得尖叫起来。

霍狂焰阳具被割野性未改,他急着回宫请叶行南救治,也不多说废话,几把扯尽沮渠夫人的衣衫,拧住丰满的乳房,狞声道:「小子,说不说?」

沮渠展扬惊怒交加,牙关格格作响。

「噗叽」一声,霍狂焰十指如钩,将那只肥乳抓得粉碎。血肉从他指间稀泥般溢出,浠浠沥沥落在地上。沮渠夫人惨叫半声,晕了过去。

沮渠展扬目眦欲裂,双目通红。眼见霍狂焰又抓住母亲另一只乳房,嘶声道:「紫玫回伏龙涧了!」

霍狂焰将另一只乳房硬生生揪下,抖手扔到沮渠展扬面前,「伏龙涧早就成了白地,她还能回哪儿?」

破碎的乳房在眼前微微抽动,沮渠展扬只觉耳中轰鸣,天旋地转,张张嘴,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他模模糊糊看到那个红衣人把手伸进母亲胯下,嘴巴一开一合,似乎在说些什么。母亲倒在地上,两手握住胸前巨大的伤口,两腿不住扭动。

沮渠展扬呆呆盯着垂死的母亲。他清楚地看到母亲肥厚的阴唇突然涨大,肉穴内红光闪动。接着两条大腿猛然分开,扭曲着翘在体侧。肥厚多汁的嫩肉瞬间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撕成碎片,血肉雨水般星星点点飞向空中。

巨响过后,沮渠夫人的秘处已经荡然无存,只剩半截血淋淋的下腹。模糊的血肉间,一块残存的子宫软软滑下。

霍狂焰仔细审视半晌,决定以后火药只用三分,等操完风晚华之后,把她的屄炸成个血洞。千万不能一下炸死。他转身问道:「慕容紫玫在哪里?」

昏昏沉沉间,沮渠展扬已经咬破了自己的嘴唇,他一边吐血,一边无力地摇了摇头。

霍狂焰嘴角挑起一丝狞笑,劈手抓起沮渠明兰。

十四岁的沮渠明兰吓得气都不敢出,乌溜溜的大眼睛傻傻看着这个恶魔。

沮渠展扬满头冷汗,「哇」的吐了口鲜血,嘶声道:「放下明兰!她、她、她……她去了飘梅峰……」言罢心如割,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背叛紫玫,但……

霍狂焰撕碎明兰的衣衫,抓弄着她白羊般肉体,厉声道:「还敢骗我!把那死婊子拉上来!」

门外传来一阵铁链响动,一名红衣人半拖半拽地拉着一个浑身血迹的赤裸女人走了进来。

两根粗逾人指的铁链从女人左右琵琶骨穿过,黝黑的铁链沾满血肉在伤口不住摩擦,铮然作响。她颈上挂着一截手臂,臂修长的手指光滑细白,在胸口来回晃荡。右臂只剩下半截残肢,创口还裹着血淋淋的白布,显然是刚被人砍断。

虽然肢体不全,遍体是血,但高耸的乳房,细致的腰身,以及血迹下片片白净,仍能看出她优美的体形和白皙的皮肤。她嘴中直直插着一个竹筒,遮住了面孔,筒口微微露出一点柔嫩的红色,依稀是舌尖的样子。

霍狂焰似乎对她恨之入骨,抓住铁链两端来回抽动。粗糙的铁链穿过肩上未逾合的伤口,立刻带出丝糊状的缕缕血肉。那女人浑身颤抖,喉中不住闷响。忽然臻首一垂,露出秀美的面孔。

「风师姐!」沮渠展扬失声叫道。这个被人残虐的凄惨女子,竟然是名震江湖的流霜剑!那个光彩照人的飘梅峰首徒风晚华!

霍狂焰一脚把风晚华踢倒,劈开明兰的双腿,在沮渠展扬眼前把手指捅进明兰略显幼稚的玉户内。明兰两腿拼命合拢,痛叫连声。妹妹处子的鲜血顺着粗黑的手指一滴滴落在地上,沮渠展扬心疼欲裂,喃喃道:「她真是去了飘梅峰…」

霍狂焰拿出一粒指尖大小的黑色圆球,蘸着鲜血塞进明兰秘处。肉穴血如泉涌,那粒黑色的圆球嵌在绽裂的嫩肉内,时隐时现,宛如一只诡异的眼球,散发着恶毒的光芒,「这么嫩的小美屄,炸碎了怪可惜的。没办法,谁让她哥哥是个多情种子,宁愿看着妹妹的小处女,被两根手指头捅破也不开口呢?」

沮渠展扬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 ◆◆◆◆

水柔仙受的是内伤,因此没有随霍狂焰同去武陵。四月初一,她带着受伤的帮众回到星月湖。

宫主对白氏姐妹很满意,又听说生擒了风晚华,几乎将飘梅峰一网打尽,和颜悦色的温言嘉奖了几句。连霍狂焰擅自带着俘虏行动也未加追究。

金开甲比水柔仙早了半日回宫,刚由叶行南看了眼上的伤势。得知自己眼睛已经无计可治,他满腹怒火,正准备去狠狠折磨林香远一番出气,不料水柔仙突然来访。

两人都是深资长老,相识已久,水柔仙开门见山地说:「我觉得新任宫主不妥。」

金开甲独目寒光一闪,「有何不妥?」

「当日宫主传位时,你、我、沐长老都不在宫中。这位新宫主本来不过是个无名无姓的娈童,为何宫主会传位于他?」

金开甲沉声道:「我曾问过,此事有叶护法、朱邪护法两位作证,确实是宫主亲自传位——三个月前新宫主格杀土堂长老,我正在场,他用的武功确实是宫主亲传。」

水柔仙抬起玉掌,屈下一根手指,「我有五个疑问:第一,宫主为何传位之后就不再出现?」

金开甲沉吟道:「也许是宫主闭关修炼,颇费时日——宫主一直在修炼本教镇教神功太一经。」

水柔仙又屈下一根手指:「第二,新任宫主为何要杀掉火、土两堂长老?」

「赤、涂两位长老办事不力也是有的,宫主新任,杀人立威也是常理。」

「第三,新任宫主为何要灭掉伏龙涧?」

「慕容卫手中有藏宝图,正是怀璧之罪。」

「第四,新任宫主为何要千方百计得到紫玫?甚至不惜与飘梅峰为敌?」

金开甲呵呵笑道:「水长老这就是不懂男人了。玫瑰仙子生得千娇百媚,如花似玉,我见之犹怜,何况是宫主这样的年轻人?」

水柔仙不动声色,屈下最后一根手指,「朱邪护法和屈护法在哪里?」

「半月前接到可靠消息,雪峰神尼在南海一带出现。两位护法赴南海截击神尼。」

水柔仙沉默片刻,微微摇了摇头,「你错了。」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