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那个黑衣人托起慕容紫玫软绵绵的身体,帮她套上衣服。尽管宫主有严令,但那人还是忍不住在玫瑰仙子幽香四溢的雪肤上悄悄捏了几把。纤足被陌生人攥住手心里揉捏,慕容紫玫又是恶心又是恼怒,恨恨瞪了他一眼。那人连忙放手,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走到白玉莺身边,把早已勃起的阳具捅进她的小嘴里。

虽然不知道他为何大发善心,但穿上衣服,慕容紫玫心里顿时安安了许多。

风晚华此时却是身无寸缕。清露用剑脊在她赤裸的肉体上来回拖动,慢慢伸到腹下。白嫩的阴阜布满乌亮的毛发,微鼓鼓起,正中两片窄窄的红肉紧紧合拢着,没有一点缝隙。清露把弯曲的长剑平放在风晚华两腿间,剑尖拨开花瓣,缓缓向内探入。

风晚华仍是双目微闭,无动于衷的模样。清露心头火起,手中一紧,便欲刺入流霜剑处子体内。

「住手。」玄冰勉力叫道。他与风晚华硬拼一掌,受伤不轻,调息多时也未能制住丹田的剧痛。但看到清露如此暴殄天物,忍不住开声喝止。

玄冰位在清露之上,清露也不敢悍然下手,冷笑一声收起弯剑。

玄冰抬了抬手,自有几名帮众过来搀起他和烈焰。

吸了口气,玄冰缓缓道:「擒下玫瑰仙子和流霜剑,大伙功劳不小。先赶上霍长老,一道回宫。」

众人齐声应喏。

星月湖帮众在林里追踪了三天,此时大功告成,都是心花怒放。慕容紫玫是宫主禁脔,风晚华既是大名鼎鼎的女侠,又是处子之身,要等长老发话,这可苦了白玉莺。她抱着马颈,阴阜顶在马鞍边缘,两腿弯曲,敞露的秘处正对着男人的阳具。

那人也不动作,只靠马匹奔驰时快时慢的随意抽送。等他发泄完,便拎起白玉莺凌空扔给附近帮众。这一路她在马背上不停穿梭,但没有一次是坐在上面。

时而仰身平躺,时而被男人搂在怀中,时而蹲在鞍上——无论那种姿势,肉穴中始终抽着阳具。

清露有意折辱风晚华,特意挑了匹马,去掉马鞍,将风晚华赤身放在上面,用绳索穿过马腹将她两脚捆在一起。马匹突起的脊骨卡在肉缝中,正压住花蒂。

柔嫩的秘处顶毛发耸然的马背上,不住摩擦。

天色渐暮,一行人奔到大山边缘。烈焰和玄冰伤势难以抑制,脸色发灰,众人只好停下歇宿。

「呯」的一声,白玉莺被人从马上扔下来。她不住咯着血,手脚抽搐。倍受折磨的下体又红又肿,在腿间鼓成一团。浊白的精液不住涌出,沾在身下嫩绿的青草上。

众人对她毫不理会,只忙着安置各人的宿处。

「嘿,流霜剑真够骚的,流了这么多水儿!」一个汉子怪叫着掰开风晚华双腿,把玉户举到众人面前。

风晚华身体敏感,一路颠簸,使她密闭的花瓣翻卷开来,湿淋淋一片水光。

一群男人围着赤裸的风晚华指指点点淫声浪语不绝于耳,「什么流霜剑?不就是个流水儿的贱人嘛。」

「没人碰呢,都湿成这样,让大爷操几下,还不爽得尿出来?」

「寒月刀是她师妹吧,也浪着呢。几十号人操了一整天,她还直哼哼呢…」

十只手在风晚华身上四处乱摸,浑圆的乳房被捏得不住变形。有人甚至把手指伸进她滑腻的下体,浅浅捣弄。

慕容紫玫使劲眨了眨眼,把泪水硬压回去,侧脸看向一边。白玉莺的目光正朝这边看来,与她眼睛一触,立刻垂了下去。

看到她眼中的泪水和唇角的鲜血,紫玫的恨意渐渐消散。虽然出卖了自己,但小莺也很可怜……

清露分开众人,拖起风晚华放到紫玫身旁,笑道:「别怕那些家伙。风女侠阉了咱们霍长老,没他老人家发话,谁都不敢动你呢。」说着在风晚华下体掐了一把。

一路沉默的风晚华突然睁开双眼,目中精光大盛。

清露一惊,连忙抽身退开,手却被两条浑圆的大腿紧紧夹住。接着胸口如受雷击,一股刚猛的力道震碎护体真气,直入心脉。

风晚华一掌击倒清露,玉指由肩至踝快捷无伦的拂过紫玫七处被封的大穴,然后托在师妹腰间用力甩出。

紫玫浑身一震,凤凰宝典的真气立刻流动起来。她在空中回头望去,正看到师姐口中鲜血狂喷,仰身倒下。

慕容紫玫柔躯一旋,在空中划了个优美的圆弧,合身扑下,掌起肘落,已击倒两名星月湖帮众。她凤凰宝典已有小成,虽然难与长老级高手对抗,但对付这些帮众却是游刃有余。此时含怒出手,招术更是狠辣异常。纤手一沉击在一人下阴,那人根本没想到这个仙子般的小女孩会下此毒手,两眼一翻,便即毕命。

飘梅峰诸弟子以风晚华武功最高,俨然有宗师风范;林香远英气过人,与人对敌凌厉而不狠辣;纪眉妩性情温和,牵丝手招术细腻绵密,直如春风,温婉有余,刚劲不足;而紫玫身上却流着慕容家族的血液。

这个家族百年来数起数灭,说不尽的荣辱悲欢。但每个姓慕容的不仅相貌俊美,而且都有种奇异的活力。慕容家曾有一位先祖,十岁被封为大司马;十二岁国破被掳入敌宫,当做娈童;十余年后起兵反叛,自立为帝,数年中杀掠无数——慕容紫玫并不知道这些,但这股与生俱来的野性血液却使她迥异于三位师姐。

坐在风晚华身前的烈焰伤势未癒,此时见到慕容紫玫来势凶猛,只好出手抵挡。

紫玫劈手拧住他的手腕,皓腕一翻已将他的腕骨拧断,接着肘尖撞住胸口。烈焰伤上加伤,顿时一命呜呼。

慕容紫玫踢开烈焰的尸体,正待挽起师姐,却见眼前寒光闪动,余下的八名帮众拾起兵刃围了过来。紫玫斜身抢入,春葱般的玉指如兰花绽放,硬生生朝其中一把长剑夺去。

「住手!」旁边传来一声厉喝。

玄冰拿着清露的弯剑抵在风晚华喉头,「动一下我就杀了她!」

慕容紫玫两手握拳,美目喷火般怒视他。师姐拼着重伤冲开穴道救出自己,却因此落人敌手,毫无抵抗之力。

玄冰手一紧,剑锋刺入雪白的肌肤,「退到一边!」

紫玫恨不得掐死他,但只能依言退开。

「跪下!」

风晚华喉上渗出一缕鲜血,紫玫慢慢跪在地上。

「封了自己两腿和右臂的穴道!」

慕容紫玫秀眉一挑,却没有动作。

「封不封!」玄冰厉喝着,弯剑又刺入一分。

紫玫恶狠狠盯着他,咬牙道:「敢伤我师姐一根汗毛,我定把你们都碎尸万段!」

玄冰冷笑一声,左手探到风晚华下腹用力一拽,揪下一把带着血珠的阴毛扔到一边,然后拿起剑鞘抵住风晚华下体,叫道:「再不封住穴道,我可要给你师姐开苞了,流霜剑在江湖好大的名气,被剑鞘开了苞,也是武林中一桩趣事。」

「王八蛋!我慕容紫玫发誓:定要把你们一个个碎尸万段!挫骨扬灰!」慕容紫玫一抹眼泪,腾身而起,红衣飘飘宛如鲜花般飞入密林。

待慕容紫玫飞远,玄冰满脸的狞笑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手指一松,弯剑掉在地上,喘着气说:「快走……」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