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霍狂焰脸色灰暗,无复往日的嚣张。几名火堂帮众抬着他送到马车上,楚连雄和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橙衫女子诚惶诚恐跟在后面。旁边两名男女身着黑衣,虽然面色肃然,但眼中都流露出几分不屑。

身着橙衫的何小芸悄悄把一个小包塞到烈焰手中,烈焰绷着脸把霍长老的阳具放进车厢,另一只手却在小芸圆臀上重重捏了一把。黑衣女子看到这一幕,差点儿笑了出来,连忙扭脸轻咳一声掩饰过去。

「玄冰,宫主怎么说的?」霍狂焰在车里哑声问道。

「宫主吩咐,无论是否擒到慕容紫玫,五行诸堂长老、香主四月初三必须返回神殿。」黑衣男子答道。

「几位护法呢?」

「叶护法仍在宫中,朱邪护法和屈护法属下不知。」

霍狂焰松了口气,只要叶行南在宫里就有救了。他曾亲眼见过叶护法将一个女人四肢砍断,把腿接到肩上。这等偷天换日的本领,接上自己的阳具只是小事一桩。他有气无力地扬了扬手,马车缓缓启程。烈焰、玄冰等人随行而出。

风晚华冷冷看了神色委靡的楚连雄一眼,当日伏龙涧被袭,多半就是他通风报讯。但此时追踪霍狂焰要紧,回头再找他报仇。

风晚华避过白沙派巡逻弟子,越墙而出。里许宽的池塘一晃而过,待奔到岸边,她忽然停了下来,一脚踏在翠绿的荷梗上,长剑竖在背后,随风轻轻摇动。

水面细波粼粼,映出一个仙子凌波般的优美倒影。风晚华伸出细白的手指撩了撩秀发,玉容恬淡自若,像观赏风景般悠然看着水面。

不多时,池水微微一动,一个人影直直从水底升起,先是乌亮的头发,然后洁白秀美的面孔、曲线玲珑的身材浮现。待膝盖露出水面,那女子轻轻一纵,落在风晚华对面的荷叶上。晶莹的水珠带着流淌的阳光从黑色丝衫上不住滚落,像一串明珠掉在池中。

微风乍起,吹皱一湖春水,也吹起两女的衣袂。

黑衣女露出一抹欣赏的眼神,「流霜剑果然名不虚传,这样的定力,姐姐也要甘拜下风呢。」

风晚华神色不变,淡淡道:「何方妖孽,竟敢与我谮称姐妹?」

水柔仙顿时怒气勃发,她身为星月湖五长老之一,一向心高气傲,这次见到流霜剑的风采暗暗心折,忍不住称赞了一句,却不料气质脱俗的风晚华如此盛气凌人。秀眉一挑,立即出手。

风晚华正是要激怒这个大敌,不待她手掌挥出,长剑后发先至,流霜般的寒光点点飞出。

水柔仙挡了几招立知不妙。金、木、火、土四堂为擒个慕容紫玫损兵折将,她本以为另有缘故,一交手才知道风晚华的功力与自己相差无几。此时被她占了上风,稍有不慎只怕会饮恨此地。

风晚华灵台清澈,招招抢攻,不给水柔仙一丝机会。片刻间两人已交了数十招,水柔仙起初心浮气燥,被她一轮急攻一口气始终缓不过来,连忙脚下一沉没入水中。风晚华随即潜身入水。

水面波光起伏,一片荷叶突然凌空飞起,远远落在一双纤足旁。慕容紫玫不谙水性,只能攥着剑鞘焦急地在岸边守候。

不多时,水下传来一声闷雷般的巨响,两道水线箭一般分开。风晚华从水面跃出,立在慕容紫玫身旁。水柔仙从池塘另一端上岸,脚下一个踉跄,跌跌撞撞的朝楚连雄宅中奔去。

慕容紫玫正待渡水截杀,却被师姐一把拉住。风晚华手指微颤,面色苍白,低声道:「快走。」

慕容紫玫这才知道师姐也受重伤,连忙托起她拔足飞奔。这边楚连雄等人追出来,已不见人影。

◆◆◆◆ ◆◆◆◆

慕容龙盯着母亲华美的面孔,眼神不住变幻,良久才起身离开。他围着石厅中央的太极图走了两圈,突然低骂了一句,快步走入通往神殿的甬道。

叶行南室内药香扑鼻,两人交谈半天,叶行南呵呵一笑,点了点头。

百花观音轻咳着缓缓睁开眼睛。

「娘,你醒了?」慕容龙柔声的说着,托起母亲的柔颈,将一只玉碗送到唇边,「娘,喝口水……」

萧佛奴摇了摇头,推开玉碗,一边咳嗽一边凄然说:「你让我死……」

「娘,你我母子好不容易团聚了,为什么要死呢?」

萧佛奴红唇颤抖着说道:「你……你做出那种事……我还怎么活……」她热泪滂沱地哭道:「你怎么对得起你爹爹……」

慕容龙阴森森道:「你是说那个连手下都管不住的老家伙吗?让我们孤儿寡母流离失所吃尽苦头——是那老东西对不起我吧。」

萧佛奴泪眼迷蒙地看着自己的亲生骨肉,半晌才凄声道:「你怎么能这么说……他是你亲爹啊……」

「那当然,我又没不认他——你还是我亲娘呢。」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兴奋地问道:「娘,孩儿跟爹的鸡巴谁的大?」

萧佛奴喉头顿时噎住,说不出话来。

慕容龙兴致勃勃地说:「肯定是孩儿的大了,娘,你每次都流好多水呢!」

萧佛奴俏脸粉白,忽然一头朝石桌碰去。她实在无法忍受儿子的奚落调戏,只想一死解脱。额头重重落下,碰到的却是一只炽热的手掌。

慕容龙喘着气把母亲压身下,俊脸激动得扭曲起来,萧佛奴哭叫着拼命扭动身体,但她的挣扎只能使儿子更加兴奋。

又一次被儿子强暴,百花观音眼泪流干了,嗓子哭哑了,心也碎了。

慕容龙一边抽送,一边吸吮着母亲的乳房,含糊不清地说:「娘……你身子真香……奶子真软……屁股真圆……娘,让儿子操你的屁眼儿好吗?」

萧佛奴喉中发出一阵似哭似叹的悲鸣,身体就被儿子翻转过来。慕容龙掰开丰满的肥臀,把头埋在雪白的臀肉间,舌头顺着优美的股沟来回舔舐,然后吸住浅粉色的肛窦,将舌尖挺入肛内。

萧佛奴浑身酸软,在儿子的舔弄下不住颤抖。

慕容龙舔了片刻,拔出湿淋淋的阳具抵在菊肛上,萧佛奴娇躯立刻绷紧,屏住呼吸,心狂跳不已。粗大的龟头缓缓挤入肛洞,布满颗粒的棒身刮在菊纹上,有种异样的快感。

慕容龙开始还担心弄伤母亲,但母亲滑腻肥嫩的臀肉使他欲火高涨——怕什么!有叶行南在,伤得再狠也能治好!念头一起,腰间立刻奋力一挺。狰狞的肉棒顿时撕裂了脆弱的菊肛。母亲后庭的鲜血染红了儿子的阳具。

萧佛奴肛中剧痛,几乎晕了过去。没想到慕容龙竟然还把沾血的肉棒递到她面前,笑嘻嘻地说:「娘,我爹给你开苞的时候是不是这样子?」百花观音呆呆看着恶魔般的儿子,柔颈一垂,又不省人事。

◆◆◆◆ ◆◆◆◆

风晚华刺中水柔仙一剑,也被她的反击震伤了经脉。幸好她本身功力既高,又有紫玫相助,调息两个时辰已压住了伤势。这里是白沙派的地面,两人不敢久留,顺着霍狂焰离开的方向一路朝西北进发。三日后进入大山深处。

慕容紫玫一路扶着师姐,此时额头不禁渗出细细香汗,看上去倍加娇艳。在山林中找了处空地歇宿,她便站起来拿起长剑,「大师姐,我去找些吃的。」

风晚华一怔,「不是带着干粮吗?」

慕容紫玫作了个鬼脸,笑靥如花地说:「背着太累,路上我把它扔了。」

风晚华哑然失笑,「深山野林,你去哪儿找啊?」

慕容紫玫弯腰扎紧小蛮靴,「没关系,路上我看到好多野兔呢。」她轻轻跺了跺脚,兴高采烈地说:「晚上我们就吃兔子肉!」

风晚华道:「别跑远了,快去快回。」

紫玫「哎」了一声,纵身跃入密林。

刚才见的野兔这会儿却一只都碰不上,慕容紫玫在周围绕了一圈,无奈之下只好向山林边缘走去。

远处隐隐响起马蹄声,慕容紫玫立刻警觉起来,飞身攀上大树,从密叶间向外张望。

一个白衣少女乘着白马沿山路缓缓行来,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

看清她的面孔,慕容紫玫顿时心花怒放,从树上一跃而下,欣喜地大叫道:「小……你是小莺还是小鹂?」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