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风晚华和慕容紫玫一路追出十万大山,却没有丝毫线索。

两人寻到川西武林人士打听消息,众人对流霜剑的大号闻名已久,此时又有芳名远播的玫瑰仙子,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他们都未听说过星月湖的名号,至于那群白衣人,有人似乎见过,说两日前看到这么一帮人乘车跨马一路向东,不过没有见到大名鼎鼎的寒月刀和慕容胜。

当下两人立即向东追去。

两人进入湘西,慕容紫玫想起父亲的好友白沙派掌门人楚连雄,他与父亲相交多年,可能会知道些线索,于是提议去找白沙派打听一下。

风晚华一向独往独来,结交的武林中人并不多,这样漫无头绪的寻找也不是办法。两人问明路径,便直奔白沙塘拜访楚连雄。

楚连雄见慕容紫玫和流霜剑联袂而至,不由大喜过望,连忙把两女迎入客厅中。

听说老友命丧星月湖妖孽手中,楚连雄浓眉高挑,一掌把一张桃木桌拍的粉碎,怒道:「侄女放心!慕容兄与我恩连义结,此事伯父为你作主!」

慕容紫玫含泪致谢。楚连雄立即分派人手,四处打听星月湖的消息。

当夜两女便住在楚宅。慕容紫玫一路劳顿,此刻暂时放下心事,不多时便沉沉入睡。风晚华却一直盘膝调息。半夜时分,她轻轻的拍醒了慕容紫玫,示意她起身。

慕容紫玫一头雾水地跟着师姐从门上的窗棂翻出,借门廊的掩护潜往主厅。

待风晚华停住脚步,她忍不住问道:「师姐,你做什么?」

淡黄色的剑穗在夜风中微微飘荡,风晚华低声说:「楚掌门下午的样子有些过于激动了,你瞧,这时候厅里还亮着灯。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们过去看看。」

慕容紫玫点了点头,深夜亮灯确实也有些诡异,正是因为自己的不提防才使纪师姐落入敌手,此举虽然无礼,但毕竟小心无大过。

两女轻功过人,悄无声息地推开侧窗,轻轻巧巧便落在梁上。朝下一看,慕容紫玫顿时倒抽一口凉气。

厅中一个红袍汉子坐在主位上,一个身体白皙的女子正伏在他胯间吸吮地啧啧有声。楚连雄则立在一旁,满脸堆笑,怎么看都不像是下午那个豪气干云的楚掌门。

「起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屄还紧不紧……」淫笑声中充满暴戾意味,正是火堂长老霍狂焰!

那个女人媚笑着直起身子,摇着乳房坐到霍狂焰腿上,两臂圈着他的脖子,圆臀轻晃把怒张的肉棒纳入阴中,然后缓缓坐下。

霍狂焰捏着女人的乳头淫笑道:「还行,挺紧。」

那女人一边圆臀起落竭力套弄,一边腻声道:「只要长老高兴,就是奴婢的福气……」

霍狂焰哈哈一笑,搂着女人亲了个嘴,「小芸这张嘴越来越甜了,是不是喝老子的精液喝多了?」

何小芸嘤咛一声,把头埋到霍狂焰须发间。

慕容紫玫还第一次见到这么在知羞耻的男女,不由俏脸通红。风晚华却不动声色,只静静看着厅中。

霍狂焰舒了舒腰,让何小芸套弄得更深些,懒洋洋说:「楚连雄,你什么时候把掌门之位传给小芸啊?」

楚连雄腰躬得更低了,「还请长老再宽限几日。」

霍狂焰不置可否,问道:「那两个丫头还在后院?」

「是是,请长老示下。」

「先稳住她们,等明天水长老赶到,再来收拾那个流霜剑!」接着淫笑道:「寒月刀那身肉真他妈又香又滑,老子操得她直翻白眼……不知道流霜剑什么滋味儿……」

慕容紫玫闻声一颤,剑鞘碰在梁上。霍狂焰立生感应,一把推开正在套弄的何小芸,腾身而起。

风晚华翻身从梁后落下,长剑出鞘,闪电般划向霍狂焰腰间。霍狂焰没想到她出招如此快捷,大惊失色,连忙向后翻滚。身子一扬,胯间顿时剧痛,那根仍然勃起的阳具伸得太长,结果被剑锋齐根斩断。

霍狂焰暴喝一声,须发怒张,身下的鲜血箭一般激射而出,重重掉在地上。

风晚华正待合身抢上再补一剑,杀掉这个淫及师妹的恶徒,却见霍狂焰从怀里掏出数枚黑色的圆球抛了过来。

慕容紫玫知道厉害,连忙叫道:「快闪!」同时射出两枝小弩。

风晚华急忙柳腰一收,拧身避过。几枚破空雷同时炸响,立刻把房顶炸出一个大洞。趁厅中烟雾弥漫,楚连雄和徒弟何小芸立即拥着肩头中箭的霍狂焰逃出大厅。

风晚华和慕容紫玫身在险地,不敢多留,立刻从房顶飞出,没入茫茫夜色。

◆◆◆◆ ◆◆◆◆

慕容龙把精液射进母亲体内,俯在红唇上吻了一口,「娘,我这就去杀了那妖妇。」

百花观音的眼泪似乎流干了,木然躺在床上,对儿子的举动毫无反应。

石室内巨牛仍在狂猛地挺动,慕容龙失笑道:「这家伙还真能操的,都一个时辰了吧。宫主,快活吗?」

阴宫主还是圆臀高举的模样,但此时巨大的牛鞭似乎嵌在了肉穴内,当巨牛拔出阳具时,雪白的臀部也随之被带地后挫,阴部红艳艳的嫩肉也不再翻卷,只在体外鼓成一团,越来越大。被奸淫这么久,她的淫水早已干涸,粗大的肉棒紧紧撑着肉壁,正把体内的嫩肉一点点扯出,要不了多久就会脱阴而死。

慕容龙不想让她这么着就死了,两指捻住花蒂接连运功。艳女娇躯不住的颤抖,股股阴精泉水般涌出,不多时便在桌面汇成一滩,随着桌腿淌在地上。

肉棒被温热的阴精湿润,巨牛抽插的更加爽利,片刻后它低吼一声,粗壮的阳物深深埋在艳妇体内,射出大团大团的精液。

待巨牛退开,阴姬臀间还留着一个拳头大小的浑圆洞穴。精液淋淋漓漓从肉洞中滚落出来,不时还飞溅出浓白的阴精。慕容龙一连运了三十余次劲气,阴宫主喷出的阴精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星星点点淡红的液体。

慕容龙笑道:「都射出血来了,贱人,这回可是快活死了吧。」被阴姬折磨多年,慕容龙早已恨她入骨。要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受尽各种折磨方解心头之恨。可自己既然答应了母亲要杀死她,只好忍痛割爱了。

阴宫主被连续数十次高潮摧残得气若游丝,她早已丧失了行动和语言能力,只能无奈地接受一切凌虐。

慕容龙捏着阴宫主的柔颈将她举了起来,窒息的痛苦中,下体的快感还在不断袭来。双腿无力地垂下,微微分开。肉穴内淌出的精血沿着大腿内侧的雪肉蜿蜒而下,一直流到脚尖。

慕容龙狠狠盯着阴宫主艳丽的面孔,指尖劲气越来越刚猛,生生震碎了她秘处的经脉。

阴姬像是又一次高潮般下体猛然喷发,但<:文:>这次喷出<:人:>既不阴精<:书:>也不是血<:屋:>液,而是拳头大一团嫩肉。深藏体内的花径整个翻出暴露在外,不住颤抖,接着鲜血潮水般奔涌而出……

慕容龙拎着淌血的艳尸回到主室,想让母亲亲眼看到妖妇脱阴而死的样子。

推开华丽的玉门,他手指一松,尸体软软倒在甬道中。

百花观音身子悬空,颈中缠着一条白绫,端庄华贵的面孔毫无生气。她身上紧紧裹着洁白的床单,显然不愿儿子看到自己赤裸的身体。

◆◆◆◆ ◆◆◆◆

天色渐明,塘中轻纱般的薄雾散开,露出一池碧绿的荷叶。风晚华盘膝坐在树枝上,静静看着对岸白墙灰瓦的宅院,身边是慕容紫玫灿如朝霞的娇脸。这个顽皮的小姑娘迭遭大难,已经成熟了许多。

她星眸半合,正在调息体内的真气。一路上慕容紫玫练功不辍,再有哥哥和两位师姐的鼎力相助,她的凤凰宝典愈加纯熟。虽然还胜不过霍狂焰等人,但也有一拼之力。

昨夜两人逃离楚宅,却没有走远。好不容易有了林香远的消息,她们都不愿轻易放弃。于是伏在附近的密林中,监视白沙派的动静。

一队车马远远行来,数十人分着红、黑两色,当是星月湖水、火两堂帮众。

「你在这里等我。」说着风晚华长身而起,脚下的树枝一弹,轻风般踏着荷叶掠过池塘。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