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三月的群山草萌花绽,一派欣欣向荣。暖洋洋的阳光穿过山林,落在狭谷中的一块巨石上。

一个威猛的大汉伏在石上,金黄色的背脊布满汗珠,在肩头,露出一截白净优美的小腿,秀丽的脚趾随着大汉的动作微微摇晃。

金开甲大吼一声,把精液射进少妇体内。然后赤身立在石上,看着下面的恶斗。

慕容胜身上已带了七处伤痕,犹自苦战不退。周围的白衣人围成扇形,刀枪齐施,轮番进击。旁边倒伏着十余具尸体,或胸或腰或颈,被斩马刀砍中的伤口血肉模糊。

「青铜退下,黑铁上。」金开甲冷声喝道。

圈外的数十人中跃出一人,加入战团。青铜提着狼牙棒恨恨退出。

「大伙轮着上,尝尝寒月刀的滋味。慕容胜!出一招,就操你老婆一下;伤一人,你老婆就多了个干老公。仔细看着,大伙怎么操你下贱的老婆!」

青铜腾身而起,托起林香远的膝弯,在她秘处掏了一把,桀桀怪笑道:「姓慕容的,你老婆的屄可真紧。」

慕容胜面无表情,刷刷刷连出三刀,又伤了一人。

狞笑声远远传来,「林婊子这身肉可真白,嫩得掐得出水儿,慕容胜你小子艳福不浅啊。」

斩马刀划了个圆弧,挡开一把鬼头刀。

「啪啪」几声脆响,「这对奶子又肥又大,摸着真舒服……喂,慕容胜,咂过你老婆的奶头没有,甜着呢!」

刀光一闪,砍中一名汉子的小腿。

「……九百九十八、九百九十九、三千!三千招,哈哈,好功夫!能撑这么长时候。再多撑一会儿,让爷仔细操操你老婆。」刚刚赶回的白银解着衣服高声说道。

他踢了踢高耸的乳房,「他妈的,怎么这么脏?」

黑铁笑道:「你去追那个丫头,咱们可没闲着,这都干了十来回了。」

「操,啥鸡巴寒月刀、神仙侠侣,还不是让人随便操的烂货。慕容胜,看看你老婆的骚屄……」

慕容胜斩马刀狠命一抡,迫开围攻的众人,抬头朝石上看去。

新婚妻子白嫩的身体悬在半空,丰满的大腿被几个男人狠狠拗到身后,娇美的玉户纤毫毕露。白银捏着细嫩的花瓣用力向两边拉开,原本细窄的秘处被扯成桃形,连最隐密的肉穴也完全暴露出来。

白银并起手指捅入妻子迷人的肉穴,粗暴地搅弄起来。红艳的嫩肉扭动着,流出股股白浓的液体……

慕容胜胸口炸裂般剧痛,握着长刀的大手颤抖起来。围攻的帮众散在一旁,满脸冷笑地看着他。

白银掏摸片刻,拣起银枪,将枪尾对准肉穴狠狠一捅,没入半尺有余。林香远下体一阵剧烈地收缩,十几个男人的精液从中飞溅出来。

慕容胜少年得志,纵横江湖无往不利,与林香远成婚后更被视为神仙侠侣,却不料这光天化日之下眼睁睁看着妻子被人轮奸凌辱。

「老黑,把林婊子的屄翻开,让慕容大侠看清楚。」

黑铁淫笑着扯开两片阴唇,让众人看清银枪在滑腻的红穴内进出的情景。

慕容胜回刀横拖,头颅带着一串血泪飞上半空。

金开甲一把接过头颅,冷笑道:「可惜可惜,见不到你瞎眼的老婆像狗一样被人操的俏模样了。」

白银抖手拔出银枪,捅入林香远肛中,然后将她按在石上,狠命操弄。银枪磨擦着岩石,急促响动着,林香远秀发黑瀑般披散开来,插着钢针的美目中,细细的血泪从沾满精液的脸颊上不住淌下。

◆◆◆◆ ◆◆◆◆

「你……你……你是…龙儿……」百花观音颤声道。

宫主盯着她的双眼,一言不发,但冰冷的目光已经说明了一切。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百花观音看着他怪异的阳具痛哭失声。

「这都是拜你所赐……」宫主声音像生锈般嘶哑。

百花观音脸上挂着透明的泪珠,怔怔看着自己的亲生骨肉。

萧佛奴本是大燕皇帝慕容祁的宠妃。十六年前燕国大将姚兴突然叛乱,攻入京城,慕容家族一夜之间国破家亡。当夜来袭的有星月湖数十名高手,混乱中宫中亲侍慕容卫临危受命,接过宝藏地图,拼死救出有孕在身的萧皇妃,却失落了太子慕容龙。

他本想等皇妃生下孩子后,起出宝藏,图谋复国,却不料是个女儿。灰心之余,慕容卫隐居伏龙涧,只图个平安罢了。

星月湖阴宫主的目的只在燕帝慕容祁,结果慕容祁自杀身死,萧佛奴逃得无影无踪,只抓到年方五岁的大燕太子,便把火气都撒在这个孩子身上,施以诸般酷刑。

十余年来的折磨,慕容龙非但没死,反而长得身长玉立俊雅非凡,与慕容祁当年一般无二。阴姬干脆把他留在密室,作为娈童收为己用。慕容龙天份极高,他装作浑忘了小时候事情的样子,尽心竭力伺候妖妇。

阴姬本来只把他当成宠物,不曾传他武功。后来慕容龙阳具改造的越来越厉害,连她也吃不消,于是便把慕容当成一件刑具,专门用来折磨掳入宫的女子。

其中有一个女子本是江湖中令人闻名丧胆的艳女,擅长采补之术,因为受不过折磨,便把功法都传给了慕容龙,想求他放过自己。结果反被慕容龙先吸干功力。

慕容龙奇功在身,藉机不动声色地取吸了十余名女子的功力。这些女子武功高低不一,门派各异,他来者不拒,尽得其长。而后又得人暗中指点,进境一日千里。

数月前他趁星月宫主练功时突然出手,制住了妖妇,然后立即假传旨意,登上宫主之位。众位长老虽然心有余虑,但慕容龙得到叶行南与朱邪青树两位护法的支持,本身尽得阴姬功力,又杀伐决断,接连处死两位长老,余下的都凛然相从,不敢稍有违抗。

他知道自己的位子还未坐稳,想尽办法提拔新人,清除旧有势力。如今土、火两堂已经都换成他的心腹。

阴宫主一直告诉慕容龙,是他母亲把他丢下不管,与他人私奔,宫主见他可怜才收回来抚养。慕容龙虽然不信,但对抛弃了自己的母亲却恨之入骨。待手头有了势力,他立即派人寻找母亲的下落,一个月前,终于得知母亲是在伏龙涧。

不但嫁了人,还生下了两个孩子。

慕容龙气恨填膺,当即便命霍狂焰和屠怀沉灭掉伏龙涧,把百花观音和慕容紫玫掳至宫中。他以为母亲失贞,因此制作了石驴等物,用来惩罚这个背夫抛子的淫妇。此时得知慕容卫本是太监,不禁怒气尽去。

◆◆◆◆ ◆◆◆◆

多年未得母爱的慕容龙,对母亲的肉体产生了莫大的兴趣。他放缓声音,慢慢道:「那个妖妇已经被孩儿制住。娘,与孩儿欢好后,咱们一起去收拾她。」

百花观音连忙合紧双腿,惊叫道:「龙儿,我是你亲娘,怎么可以……」

「亲娘又如何?我听说南朝刘宋的皇帝还与亲娘交欢呢——娘,你放心,孩儿会温柔一些……」

萧佛奴挣扎着躲到一旁,身子蜷成一团,哭叫道:「龙儿……你怎么可以做这种禽兽行径呢?」

慕容龙冷哼一声,抱住母亲香软的肉体,阳具从臀侧滑向秘处。

百花观音拼命用手挡住下体,珠泪飞溅。

慕容龙不耐烦起来,掰开母亲的大腿,用膝盖压紧,勃起的阳具立刻抵在微绽的花瓣上。

百花观音哭的喘不过气来,抽咽着捂住下腹,「孩子、孩子,不要啊……」

嗅到母亲芬芳的体香,慕容龙早已按捺不住心头的欲火,一挺腰,立刻插入滑腻的花径。

百花观音面色变得惨白,悲鸣一声,死死捂住面孔。

「娘、娘……」十六年来慕容龙终于重新回到母亲的怀抱,甚至进入亲母体内,他兴奋地浑身颤抖,如疑如醉地在母亲香软的身上起伏。

一旁的星月宫主仍安详地伏在台上,像一只蝴蝶凝固了她的美丽。

◆◆◆◆ ◆◆◆◆

慕容紫玫倚仗轻功逃出星月湖金堂帮众的追捕,一路不敢稍作停留,直奔飘梅峰。待看到峰顶的小小庵堂,紫玫眼前一黑,倒在白皑皑的雪地中。梅树一阵轻摇,落花旋转着掉在玫瑰仙子的红衣上。

「来,喝点水。」

一只柔软的手掌扶在脑后,将她托了起来。紫玫没有睁眼便扑身抱住那个温暖的身子,叫道:「大师姐……」

风晚华连忙放下汤药,柔声安慰。她比紫玫大了十岁,双眉修长入鬓,目如寒星。虽然未曾剃度,但她长年追随师父,因此只穿了件淡青色的长袍,迥异于几位师妹的艳色。但她颀长的身材和脱俗的气质与众女相比,毫不逊色。

雪峰神尼却不在山上。月前神尼赴南海云游,飘梅峰只剩风晚华一人。听完师妹的哭诉,风晚华沉思片刻,拿起流霜剑,「你在这里等师父,我下山去寻林师妹。」

紫玫急道:「师姐,你一个人怎么行?」

风晚华拍拍她的肩头,「放心吧。我在暗处,不会与他们硬拼。」

慕容紫玫嗫嚅道:「……我也去……」

「你伤势还未痊癒,在这里也好禀报师父。」

紫玫眼圈又红了起来,「林师姐、纪师姐都是为我被擒,我也要去救她们……」

把小师妹一人留在山上也不是办法,风晚华叹了口气,「我先助你疗伤,明天一起下山好了。」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