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十一月二十一。

夜间下起了鹅毛大雪,整个星月湖都被大雪掩盖,四下空无人迹,世外桃源般静谧安祥。紫玫掩起武功,小心翼翼地走下石阶。

少妇披着一块破布,仍是躬腰挺臀的姿势。股间的黏液已经凝结成半透明的薄冰。

紫玫脸若寒冰,目不斜视,却把一切都收在眼底。此时她功力已复,离产期还有两个月时间。于情于理,都不能再等,无论如何也要在今日逃离星月湖。但以她待产之身,最多只能救走一人。

娘刚生育,身子虚弱,单是这场大雪便会要了她的性命;大师姐神智尽失,即使逃出去自己也无法照料;嫂嫂受的折磨最多,自然该把她救走,但是一想起师父,紫玫心里就像针刺一般。师父为救自己身陷魔窟,再多留一刻离死亡就近了一分。

雪峰神尼所受的凌辱太过骇人,两个月间紫玫只远远看了师父两次,从来都不敢靠近。这次她一直走到栏边。

雪峰神尼被一群肮脏的肥猪挤在中间,身上伤痕累累。她闭着眼,折断的手脚被猪蹄践踏得扭曲着。肩头的日月钩又被人玩乐地拔出一半,血肉翻卷。饱受摧残的秘处插着一根木锹,一端卡在栏杆间,使她阴阜挺起。

泪水模糊了双眼,紫玫按住积雪的木栏,张口欲呼。

「少、少夫人,您、您怎么来了?」喂猪的杂役不知是冷是慌,结结巴巴说着,一步一滑地跑了过来。

紫玫没有作声。这里离岛缘不足两里,以她现在的轻功不过是片刻工夫。湖面宽有五里,抢条小船划到岸边也非难事……

那杂役浑然不知道少夫人杀心暗起,赔着笑脸说:「少、少夫人是、是不是要、要见师太?」

紫玫沉默片刻,冷冷道:「不是。我只是路过。」

那杂役还待再说,少夫人已经转身离开。

「臭、臭婊子,锹把舒、舒服吧?」

雪峰神尼默然不语,眼角却隐隐湿了。

◆◆◆◆ ◆◆◆◆

岛上戒备森严,自从大力吸纳邪道高手之后,星月湖实力大增,已是今非昔比。除了沐声传、灵玉、屠怀沉、还有安子宏等人,听说宫白羽和赫连雄也都在宫中。

自己只有一次机会,若是硬闯,只怕终身无法逃出星月湖。

紫玫咬咬牙,打定主意:先在宫里杀掉那个混蛋,再烧掉神殿,趁乱救走师父,然后北上清凉山,请大孚灵鹫寺主持公道,救出母亲、师姐,将星月湖斩草除根!

◆◆◆◆ ◆◆◆◆

「这座石宫远不止你看到的规模。」慕容龙道。

傍晚出关之后,他便唤上紫玫,带她到石窟散步。

慕容龙轻轻拥着紫玫臃肿的腰肢,缓步而行,「星月湖在此立教千有余年,始终营建不休。传闻这下面还有个庞大的地宫,只不过百余年前神教曾遭大变,太冲宫主不得已封闭地宫,与大敌同归于尽。结果地宫再无法开启。」他指着君字甬道,「这是数十年前新建的甬道,一直未曾完工。」

两人相拥而行,紫玫不敢提气运功,于是不动声色地说:「这条甬道是不是原来就有的山洞?」

慕容龙扶着她小心地绕开一处低洼,「这里从来都没开启过,我也是第一次来。没想阴长野会被囚在这里。」

紫玫身子轻颤一下。慕容龙连忙岔开话题:「看这座石门的款式,只怕有两三百年。看来这条甬道的铺设并非全是新建。」

紫玫抬头看去,只见门楣上镂着一个小小的「辰」字,与其他甬道的款式一般无二。她心里「咯登」一声,失声道:「这里!」

慕容龙疑惑地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紫玫心念电转,省起父亲说的即不是「申」也并非「巳」,而是「辰」!

「这里……的花纹很漂亮,我想进去看看……」

慕容龙眼光微微闪了一下,扭开门锁。

看到那个得之不易的纹饰,紫玫反而平静下来。她用钗尖勾描着刻痕,说道:「这些花纹好特别……」当着他的面找出宝藏最后一个关键线索,紫玫心里却没有一丝得意。为了它,自己付出的太多太多了。

慕容龙道:「这是……」

说话间钗尖已经划到云饰正中的小孔内。这次传来的不是指尖的轻响,而是脚下的一阵低鸣,犹如一只洪荒怪兽在地层深处发出沉闷的咆哮,整个石宫都为之震颤。

紫玫脸色雪白,不等她反应过来,慕容龙一双手臂已经闪电般伸来……他发现了!

「小心!」慕容龙一把抱住吓呆的妹妹,飞也似的掠出石窟。

◆◆◆◆ ◆◆◆◆

紫玫躺在温泉里,用温暖的泉水平复自己的情绪。

刚才的震动只是一瞬,短得让人以为这只是错觉,那混蛋连问都没问——大概是这里经常地震吧。

紫玫闭着眼,沉思道:五间石室都已经找齐,剩下的就是那个「中」了。石宫的中心只有一个太极图——看来宝藏的入口就是在太极图下了。

氤氲的水雾中,玫瑰仙子娇靥如花,白腻的肌肤光滑如脂。待产的小腹和小西瓜般的肥乳,圆滚滚鼓在仍是少女模样纤巧的娇躯上,仿佛三个突兀的异物。

然而这种不协调的结合,却有种异乎寻常的艳态,就像一个稚嫩的幼女挺着成人的乳房卖弄风情。更令人心动的,则是她脸上无奈的神情——对于强制增乳和受孕的不甘和不愿。

紫玫睁开眼,心头像被针刺般微微一窒。

慕容龙静悄悄看着她,眼睛又深又亮。

「怎……怎么了?」紫玫一脸无辜地说。

慕容龙目光移向室角,半晌后自失地一笑,轻轻说道:「你还要骗我吗?」

紫玫手指一颤,没有作声。

慕容龙凝视着她,第一次毫无保留地流露出万般柔情,柔声道:「方才是打开了宝藏的入口吧?」

温泉突然变得冰冷,紫玫周身的血液都凝住了。

沉默良久,慕容龙撩起一捧水泼在脸上,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我受了很多苦。」

水珠从俊朗的面孔上滴滴滚落,他低声道:「从那时候起我就想变得很强,强得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

「我一直在想娘。还有你。做梦都想知道你们过得好不好……」

「……是不是在想我。」

慕容龙脸上湿漉漉的,他扬首枕在池沿,声音像风一样轻,「你比我想像中还要美,还要动人……看着你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你知道我有多高兴吗?」

「我常常对自己说,你还小,不像娘那样懂事,我要对你好一些,多原谅你一些。终究你会像娘一样,开开心心地陪在我身边。」

慕容龙轻轻一笑,「还记得我们一家三口在草原上骑马吗?我抱着你,还有娘,在草海里追逐落日——那是我这一辈子最开心的日子了。」

慕容龙低叹一声,坐起身子,「你既然不想告诉我宝藏所在,那么哥哥答应你:我绝不去看一眼。」

他游过来,像展翅的雄鹰,把紫玫娇小的身子圈在臂间,声音微颤着说道:「这样你会爱我吗?」

紫玫怔怔看着他,半晌后凄然一笑,红唇动了动,用唇形无声地说道:「晚了。」接着周身红光闪动,凤凰真气狂涌而出。

那张令她无比憎恨的俊脸忽然变得苍白,接着是刺目的腥红。

慕容龙一口鲜血尽数喷在心爱的妹妹脸上。猝然受袭下,苦修的还天诀威力尽显,硬生生受了紫玫十成功力的一掌,竟然还有余力反击。他不假思索地举臂抹在紫玫腋下,接着屈起膝盖。

贯满太一真气的两掌虽然只施出七成威力,仍震碎了紫玫的护体真气,她樱口一张,同样喷出一股血箭。两个慕容氏嫡脉的鲜血交合而流,淋淋漓漓洒满清池。

劲风及体,膝盖夹着凌厉的风声朝圆滚滚的小腹猛击过来,此时紫玫两手还印在慕容龙胸口,再无力抵挡他膝上的一击。

眼看就是腹穿肠断的结局,膝盖却突然停住了。

紫玫抓住这一瞬即逝的机会,纤手并指如刀,「噗」的一声,从慕容龙腰侧穿过。

慕容龙静静立在池中,滚烫的鲜血顺着紫玫的手臂一股股落入清澈的泉水,像一粒粒玛瑙在水中浮浮沉沉,没有一丝融化。紫玫的鲜血也是一般,但两人的血珠一碰,便立即合成一体,再不分彼此。

慕容龙凝视着紫玫,眼中充满了哀伤,还有不舍。最后目光停在紫玫腹上。孕育着慕容氏骨血的小腹上,一只血红的凤凰纹身,正展开翅膀,飘飘欲飞。

「留下他……」慕容龙动了动嘴唇,眼中的光芒渐渐熄灭。

紫玫轻轻一拔,手臂脱出,慕容龙渐冷的身体向后倒下,溅起漫天血花。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