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阴长野狂笑着拧住她的乳房,「不要脸的女人!长这么大一对奶子,真不要脸……」

师父在泥坑里挣扎着,她凝视着自己,「玫儿,你千万不能死。要救我们出去……」

又滑又软……那是风师姐的舌头……展扬哥哥断掉的手臂……疼吗……

胜哥哥白森森的骨骸,嫂嫂光秃秃的下体。「飘梅峰弟子,慕容胜的老婆,让大爷们操死为止……」

娘亲痛苦地表情。两腿间,胎儿正挣扎着脱离母体。露出脸了……是我……那个胎儿是我慕容紫玫……

忽然一只肮脏大手伸来,一把拽出血淋淋的胎儿,「老子最烦大肚婆娘!」

自己又小又脆弱,只能惊恐地看着他掏出满是肉粒、倒刺的阳具,朝还是婴儿的自己伸来。

「操死你这个臭婊子,就有宝藏了……」

一个人影突然飞出,一刀斩断那根狰狞的阳具。鲜血飞溅中,慕容龙的面容渐渐清晰。

「不要脸的贱货!」

倒在地上怪物扭动着,突然把没有手指的断掌印到自己胸口……

紫玫猛然惊醒过来,身子不住战栗。她往旁边轻轻一摸,想找到那具温暖的身体。然而身边却空荡荡的,无依无靠。

娘刚刚生下孩子,他在陪娘……

背上的鞭伤阵阵刺痛,少女只能搂着肚子,侧躺在榻上,茫然睁着眼睛。

她隐约有种感觉。有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正在她不知不觉中发生了。

◆◆◆◆ ◆◆◆◆

「很痛,起不来。」三次赶走白玉莺之后,慕容龙亲自来找紫玫时,她这样说。

可能是初为人父,慕容龙并没有生气,「娘好些了,这会儿正在喂奶,我扶你去看看……」

紫玫默默坐起来,突然问道:「他算什么?」

「庶子。没有继承权。也不能姓慕容。」慕容龙毫不迟疑地答道:紫玫点点头,「如果是女儿呢?」

「慕容氏所有男人的玩物。」

「我的女儿也一样吗?」

「一样。不过她们有生育的权力。」

紫玫笑了一下,「慕容龙,我很佩服你。」

慕容龙淡淡道:「不必客气。」

紫玫颤抖起来,嘶声道:「都说我不要脸,你才真不要脸!你是疯子!」

「你错了。我是王者,有权力制订规则。」

◆◆◆◆ ◆◆◆◆

婴儿裹得只露出一张皱巴巴的小脸,此时正躺在母亲身侧,贪婪地吸吮着乳汁。

萧佛奴脸色苍白,意外的早产使她十分虚弱,但眼中洋溢的母爱却浓得化不开。

「小宝宝,快些长大,好为你爹爹效力……」她呢哝着,用温柔的眼光抚摸着婴儿。她多想亲手摸一摸自己和龙哥哥的第一个孩子,把他抱在怀里喂他吃奶……

「娘。」

「玫……姐姐……」看到旁边的慕容龙,萧佛奴连忙改口。

紫玫只当没有听到,迳直走到榻侧,用指尖轻轻点了点婴儿的面孔,笑道:「跟娘好像……」

慕容龙笑道:「我看像我,娘,你说呢?」

萧佛奴轻声道:「龙哥哥的儿子,当然是像龙哥哥了……」

婴儿吐出乳头,张开小嘴打了个小小的呵欠。萧佛奴情不自禁身子一动,想把孩子抱在怀里疼爱。

紫玫看出母亲的渴望,两手小心地托起婴儿。甫一入手她便惊叫起来,「这么软?」

「你小时候也一样呢……」萧佛奴柔柔一笑。

紫玫小心翼翼地把小肉团放到母亲怀里,然后拉起她的手掌,轻轻摩挲着婴儿。

摸了两下,萧佛奴眼中突然涌出两行热泪。

紫玫也鼻中发酸,连忙抱下婴儿,帮母亲盖好被褥,强笑道:「娘,你睡一会儿吧。」

慕容龙没有起身,他没有理会那个男婴,只挑弄着萧佛奴的乳头,将芳香的乳汁沾在指间。

紫玫再不愿多留一刻,匆匆离开。

母亲娇媚的声音从门缝中传来,「龙哥哥,娘一定给你生个女儿……」

「好啊,给我生对双胞胎吧……」

「娘还没生过双胞胎呢……龙哥哥想要,娘就给哥哥生一对双胞胎……龙哥哥会不会嫌娘的肚子太大……」

「不会,娘大着肚子也很美啊。」

「……龙哥哥会喜欢她们吗?」

慕容龙一声低笑,「早些替我生,等娘五十大寿的时候,儿子给她们开苞……」

紫玫靠在甬道上,背后传来石壁森冷的寒意。无论如何,她都不会鄙视母亲的。

母亲虽然柔弱,但始终在尽可能地关心她、帮助她。

就像师父,无论师父变成什么样子,她的尊敬都不会消淡。

◆◆◆◆ ◆◆◆◆

紫玫关上玉门,又插上门闩。朝四下看了看,然后一提真气。

拖着臃肿的身体,少女还轻得像一片树叶,无声无息地落在榻上。

她呆呆扶着小腹,回忆起昨日的种种情形。

阴长野那一掌力道十足,可狂涌的真气非但没有震碎她的心脉,反而尽数蓄在膻中穴内。

从鞭打那一刻开始,紫玫便觉出异常。那团真气仿佛是重楼气锁的克星,从膻中穴开始,缓慢却毫不停顿地一关一关解开她被制穴道。当她从昏迷中醒来,只觉丹田内真气升腾,久锁气海的重楼气锁已经不翼而飞,而且还多一股蓬勃的异种真气。紫玫大惑不解,更不敢让人看出端倪,便装做背伤未癒,躲在室内。

她不知道是那一刹那的犹豫救了自己的性命。

昨日在地窟里,紫玫愤恨之下,一刀砍断阴长野的手臂。接着便后悔没抓住两人不能分心的机会杀掉慕容龙。

阴长野看见她望向慕容龙的眼神,便知道这个贱婊子跟小白脸之间的仇深似海。

他断臂残掌身负重伤,自知无可幸免,于是当机立断在一瞬间做出借刀杀人的决定,用性命赌上一把,将真气蓄在紫玫体内,帮她解开重楼气锁的束缚。为了能让她杀掉慕容龙为己报仇,阴长野甚至将全部真元都渡给了紫玫。

「贱婊子,一起去死吧!」他这样咒骂道。

虽然不清楚其中的曲折,但功力的恢复却实实在在。紫玫呼吸急促起来。这一切并不是梦,而是期待多日的奇迹终于出现。

当颊上激动的艳红渐渐褪去。紫玫盘膝而坐,沉心静气,展开内省之术探究自己内功的进度。

紫玫脸上静若止水,心里却掀起滔天巨浪。真气略一运转,她立时便知道自己不知不觉中接连突破,已经超越凤凰宝典第七层凤鸣朝阳,攀至师父数十年苦练才艰险圆功的第八层凤凰于飞。

她不知道自己此时周身红光闪动,那种炽热的气息与当日大展神威的雪峰神尼一般无二。而两者的差异,仅仅是她的功力尚浅,不及神尼的浑厚而已。

最初的喜悦过去之后,紫玫慢慢收功。再愚笨的人也会明白,能八个月内就能达到雪峰神尼苦修多年的境界,与慕容龙的阴阳合济关系极大。

想起自己在交合中做作的媚态,紫玫凄然一笑,抹去眼角的泪水,「原来不要脸也是有好处的……」

与慕容龙相比,从小由名师指点的紫玫根基远过于靠采补为主的哥哥。慕容龙也是深知此事,因此不顾一切地开始修炼还天诀,以弥补内功的缺憾。

两人每日交合,彼此交换真元,功力尚浅的紫玫同时少了许多桎梏,因此所得的益处更胜于慕容龙。

但内功一是心法进境,一是苦修积累,两者缺一不可。就像紫玫此时同样进入凤凰宝典第八层,但只在交合中被动修炼的真气远远不如雪峰神尼。比起修习太一经有成的慕容龙也是难以企及。但阴长野的真元却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

紫玫身随意动,轻飘飘绕着石室转了一周。假如让慕容龙目睹此景,定然会后悔没有把她的乳房增得更大。

狂喜之后,久积的恨意和仇怨越来发越盛,心底杀气渐厉。看慕容龙与阴长野交手的情形,这混蛋功力也是大进,若要力敌只怕难以取胜。

那就偷袭吧。

紫玫嫣然一笑,将秀发轻轻撩到耳后,那种娇俏的神情,谁也看不出她正准备杀掉自己嫡亲哥哥——同时也是有合体之欢的丈夫和肚里孩子的父亲。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