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慕容紫玫一口气纵马狂奔六十余里,实在坚持不住才停下来觅地疗伤。一边调息一边思索:如果一路换马,四天之后能赶到临邛。虽然不清楚星月湖在什么地方,但看沐声传连不及召唤帮手,巴蜀应该不是魔宫的势力范围,到时与哥哥慕容胜、嫂嫂林香远一起出手,定可救出三师姐。

沐声传孤身一人,即使木堂帮属齐至,最不济三人也可脱身。待救回纪师姐后,再一同回飘梅峰。请师父和大师姐下山,把这些畜牲斩尽杀绝,报仇雪恨!

她恨恨的在石上拍了一掌,伤处又是一阵剧痛。

◆◆◆◆ ◆◆◆◆

已被折磨多日的贵妇昏迷般沉沉入睡,连身边两个人的交合、挣扎都没有把她惊醒。

宫主都紧紧压在轻尘身上,那根妖异的肉棒在触手的动作下不断进出着吸取丹田内的真气。将近两个时辰之后,他才抬起身来,微微一笑。

星月湖十二香主之一的轻尘脸色雪白,被吸干了精元的身体像失去水份的花朵般憔悴。

宫主盘膝将吸取来的精元化归己有,良久才睁开眼睛,伸指隔空朝石壁上嵌着的银铃一弹。

「叮」的一声清响之后,一个脸色青黄的老者出现在玉门旁。

宫主起身抱拳,恭敬地叫了声:「叶护法。」

叶行南一言不发地走到床前,一指按住轻尘脉门上探了片刻,只说了一句:「此女武功已废。」

宫主道:「还劳叶护法处理。」

叶行南点了点头,正待取过那个垂死的女子,宫主又说道:「请叶护法看看她的情形。」

叶行南切了萧佛奴的脉象,从怀中取出两个药瓶,「黄色外敷,红色和牛乳服用,明日即可痊癒. 」

宫主把百花观音血迹斑斑的下体擦洗干净,然后敷上药,又取来牛乳调好药汁,小心地喂到她嘴里。

百花观音睡了近四个时辰,此时悠悠醒转。看清宫主苍白的面孔,香艳成熟的身体立刻蜷缩起来,惊恐地睁大美目,不知他又要怎么折磨自己。

宫主轻轻放下玉碗,刚想露出个温柔的笑容,又记起自己的毕生恨事,便冷哼一声,淡淡说:「你醒了。」

百花观音眼眶一红,含泪说道:「你杀了我吧……别再折磨我了……」

宫主俯身把她抱在怀中,饶是他玩弄过无数女人,此时手臂触到萧佛奴柔软的乳肉,还是心头激荡。他暗暗吸了口气,稳住情绪,淡淡说:「我带你见一个人。」

百花观音惊叫道:「玫儿?你们抓到她了?」转念一想,又问道:「难道是胜儿?他这么快就回来了?」

宫主颌下一紧,没有说话,迳直抱着她走到室角。

室角放着一个四四方方木箱般的东西,上面盖着一块黑绸。当宫主拉下黑绸时,百花观音不由失声惊呼。

黑绸下是一个高及腰身的木台,台上伏着一个赤裸的女人。两脚并在一起,叠放在丰满的大腿下,手臂左右伸展,就像一只做成标本的蝴蝶,被金箍牢牢固定。

香嫩的肌肤衬在乌黑的木台上,显得其白如雪,浑圆的玉臀朝上抬起,臀缝中分,粉红的肛洞和艳红的肉穴尽露在外。单是背影,便看得出这个被耻辱囚禁的女子定是绝色佳人。

宫主把百花观音放在台旁的高椅上,然后一挺巨阳,插进艳女滑嫩的肉穴。

他似乎对她怀有深仇大恨,原本就尺寸惊人的大肉棒在他刻意施展下粗如儿臂,遍布的颗粒、肉刺完全竖起,几乎要把粉嫩的雪臀捅成两半。

根部的触手轮状张起,将本来就快被扯裂的阴户完全撑开,柔美的花瓣层层绽放,就像一朵围着巨阳开放的肉花。

百花观音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形状的阳具,见他狂猛的动作,直吓得手脚发颤。如果换作自己,这等粗细的阳具只进入一半,就会把阴道撕碎,何况捅到根部呢。

伏在台上的艳女却像是不知疼痛,只乖乖摆着姿势任他抽送,细白的手指静玉般纹丝不动。

宫主似乎只是为了让她痛苦,在肉穴内折磨片刻便把龟头抵在菊肛上。

百花观音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她怎么都不相信这么粗大的肉棒能进入那么窄小的后庭。可龟头在她的注视下缓慢但毫不迟疑的挤入肛洞,白生生的臀肉向两边分开,巨阳似乎直接刺入臀肉,没有一丝缝隙。萧佛奴像是被那根阳具插入自己体内般战栗起来,菊肛阵阵发紧。

此时她不会知道,有一天自己会乞求这根阳具塞满自己的菊肛。

肉棒艰难的塞入一半,中间的肉瘤被挡在肛洞外。宫主略一收功,粗大的肉棒立刻变细,腰腹一挺,肉瘤上的倒刺顺利地滑入后庭。接着肉棒又恢复了原来的粗细,紧紧地卡住菊门,没有一丝缝隙。

宫主伸手从艳女胸前扯出一团油嫩的乳肉,指尖掐着乳头用力向外扯动。乳球被扯成尖锥状,红色的乳尖几乎快要被揪下来。

「拿着。」宫主把那粒乳头递到百花观音手边。

百花观音连忙把两手藏到背后,拼命摇着头。乳房本是女人最敏感的器官之一,被这样玩弄,那女人肯定会痛得受不了。

宫主冷笑一下,手指一松,乳头立刻弹了回去,肥白的肉球在身上剧烈地跳动着。他抬身退出阳具,粉红色的肛肉被肉刺勾的翻卷出来,露出一截鲜红的肠道。

等龟头离开,弹性十足的肛肉立刻收紧,恢复了原来的迷人模样。

宫主手指在花蒂上轻轻一碰,肉穴一阵急颤,喷出一股浓白的阴精。他拍了拍手,微笑着抱起椅上的美妇。

百花观音根本无力反抗了,但那根肉棒实在太令人恐惧了。她颤声乞求道:「你让我死吧……」

宫主脸色一沉,抖手把她丢在床上,冷冷道:「如果不想变成那样就自己张开腿。」

百花观音两手捂着脸放声大哭,两腿认命的慢慢张开,绽露出伤势未癒的下体。宫主伸手撑在百花观音脸侧,将威猛无俦的阳具伸到她两腿之间,对准肉穴冷喝道:「看着我!」

百花观音两手哆嗦一下,缓缓分开,露出满是泪光的美艳面容。她泪眼婆娑地看了宫主一眼,连忙向旁避开。当目光扫到宫主腋下时,她的身体突然僵住,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脑中充满了怀疑和恐惧。

◆◆◆◆ ◆◆◆◆

失去了纪眉妩,慕容紫玫孤身一人亡命天涯。她不敢稍做停留,苦忍伤势,一路急行,终于提前一日,在三月初七傍晚赶到临邛。

一身少妇打扮的林香远像一朵怒放的牡丹艳光迫人,凤目顾盼生姿。她性格豪爽,嫉恶如仇,出道不及三年,寒月刀的名声已威震江湖。她与夫君慕容胜一路柔情密意,昨天才刚刚到家,此刻听到一轻一重两匹马朝大门直奔而来,不由心下讶然。

「嗖」的一声轻响,一道寒光从门缝中划入,斩断门闩。事出突然,林香远身上并无兵刃,但她看出来骑内力平平,赤手立在阶前,暗道:「来的是谁?」

寒光「叮」的一声扎在地上,林香远目光一跳,认出这是紫玫的佩刀片玉。

接着大门被猛然撞开,一人一马冲了进来。林香远飞身而起,将气息奄奄的小姑抱下马来。

那匹浑身沾满泥土的白马前腿跪倒,发出一声嘶鸣,口鼻间白沫四下飞溅,显然是经过了长途跋涉。接着一匹空马随后奔入,立在白马旁呼呼的喘着气。

慕容胜闻声赶至,见妻子抱着妹妹进来不由大吃一惊,连忙掠到墙头四下了望,看是否还有追兵。

待他回到卧房,林香远正面色凝重的坐在紫玫背后运气疗伤。慕容胜不敢打扰,便立在一旁守护。

半个时辰后,林香远放开手,额头渗出一层细汗。

慕容胜问道:「谁?」

林香远摇了摇头:「这人功力比大师姐还胜一筹,紫玫背上经脉受了重伤,她能撑到现在,多亏了凤凰宝典。」

紫玫苦忍三天,已经心力憔悴,虽得林香远救治,还是昏迷不醒。慕容胜看着妹妹沾满尘土的玉脸,不由一阵心疼。

「在哪里受的伤?为什么奔波数千里来到临邛?难道是伏龙涧出了事?敌人是谁?」这一连串的疑问涌上夫妻两人心头。

那匹空马口鼻间喷出大团的白雾,林香远美目中忧心忡忡,低声道:「这是眉妩的坐骑。」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