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霍狂焰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死得如此屈辱,更没想到自己会死在一个内功被制的弱女子手中。

十月初一,是霍狂焰的祭日。

这天中午,他早早赶到神殿,经宫主特许,准予进入圣宫接受治疗。也许就是触犯了圣宫不许护法以下教众进入的禁令,他再也没能走出圣宫。

开始一切正常,在叶行南询问他用何物代替时,霍狂焰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马鞭。

「最好是拳头那么粗,胳膊那么长的大家伙!」霍狂焰满脸红光,只等换上一只震烁古今的巨物,好操死风晚华那个该死的死婊子。

叶行南用麻沸散将霍狂焰身体麻醉后,笑呵呵去寻马鞭。他也没想到自己第一次换阳手术会失败得这么彻底。

片刻工夫,霍狂焰已经在心里乐呵呵的连续奸死风晚华两次。等他准备用口交把这个死婊子活活噎死的时候,忽然眼角一闪,有人走进室内。

首先映入眼廉的是一对颤微微的肉球,除了雪峰神尼那对豪乳之外,他还没见过有谁能长出这样大的奶子,况且这人身材比神尼要娇小玲珑得多。

他用力翻起眼珠,想看清究竟是谁,好让她也尝尝自己马鞭的厉害。当看清来人的面容后,他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如果天下还有一个人是他绝对不能碰的,那么就是眼前这一位——星月湖的少夫人了。

他竭力想挤出丝笑容,毕竟以前曾得罪过少夫人,虽然她只是宫主的玩物,有机会还是要尽量搞好关系。

不过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霍狂焰很不理解,为什么少夫人会来摸自己,而且摸过之后,从胸口到下阴竟然像解开衣服一样,整整齐齐裂开一道口子。

当那道口子冒出鲜血时,霍狂焰终于明白过来。

一刻钟后叶行南提着一挂长长的马鞭回到石室,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霍狂焰被人开肠破肚,可怜的是还没有死。假如只是如此,叶行南还有把握将伤口缝合,救他一条性命。但霍狂焰暴露的内脏间还冒着青烟——丹炉的炭火很整齐地从赤裸的胸骨,一直摆放到盘肠上。

霍狂焰直勾勾的眼神,让叶行南也不禁打了个哆嗦,闭关修炼还天诀的慕容龙什么都没说,只是把那个送来练功的处女活活奸死,然后将滴血的阳具捅入紫玫肛内,把她干得重伤昏迷。整个过程中两人谁都没有开口。

紫玫在榻上躺了五天才能够起身。又过了五天,乞伏穷隆、白氏姐妹、安子宏先后回到宫中,生活仍像以往那样平淡的继续下去。

◆◆◆◆ ◆◆◆◆

慕容龙几乎足不出室,每天只抽出一个时辰与萧佛奴缠绵一番,用精液滋润母亲,再饱饮一通鲜乳,然后才唤来紫玫。对紫玫他懒得再去说笑,更没有一丝温存和怜惜,甚至不是把她当成泄欲工具,而仅仅是一具炼功的鼎炉。每次直接把她按在地上一通狠操,汲取阴精后就像垃圾一样把她扔开。

每隔一日,都会有一个美貌的处子被送进宫中,有些当场就香销玉殒,有些还能剩下一口气。幸存的少女都被送往龙城劳军。

这一切慕容龙都不加理会,他明白自己当初是靠采补练功,根基其实甚浅,因此心无旁鹜地苦修太一经和还天诀,将体内的各种真气一一化为己有。

因为乳房的缘故,紫玫也很少出门,只偶尔与母亲聊天解闷。母女相对时,总是强颜欢笑的时候多。当初萧佛奴看到女儿身体的异常,哭了整整两天。最后却对慕容龙百般奉迎,尽展媚态。

这举动究竟是讨他的欢心来保护自己,还是想融洽一家三口的关系,让儿女能欢好如初,连她自己也说不清。

白氏姐妹听说了霍狂焰惨死的情形,对乳房与脾气同时暴涨的少夫人更是敬而远之,谁也不敢多说闲话。因此除了每日一刻钟的屈辱之外,紫玫的空闲时间很多。多到她有时间学会用钗簪打开门锁。

她记得,自己第一次打开君字甬道那天,是十一月十七。

◆◆◆◆ ◆◆◆◆

星月湖总教位于终南山间湖中的一个岛屿上。岛上有两溪一峰,峰下是不知何时营造的庞大地宫。

地宫分成五条甬道,长短不一,方向各异,正中是放置太极图的大厅。天字甬道长近五十丈,十间石室以天干为序,是宫主居处;地字甬道长近三十丈,十二间石室以地支为序,各养神物,是星月湖行刑之地;亲字甬道长约百丈,以铁栅石门与圣宫阻隔,以天干为序,是教中性奴接客处;师字甬道长约十丈,以天干为序,是护法居所。

紫玫唯一没有到过的,就是君字甬道。

养父临终所留下的遗言提道:「贾银思、丁贵中。」按天地君亲师的顺序,她已经在天字甲室、地字寅室、亲字丁室和师字癸室分别找到四幅相同的图形。

那么剩下的一个,就是在君字巳室了。

当积满灰尘的大锁「卡」的打开,紫玫的心脏也跳到喉咙里。

此时慕容龙正在炼功、叶行南和沐声传都在宫外,白氏姐妹正在帮母亲按摩身体,不会有人发现自己的行动。紫玫暗暗吸了口气,举步踏入这个未知地域。

◆◆◆◆ ◆◆◆◆

石门有白氏姐妹打扫,还算干净,但看锁孔堆积的灰尘,只怕一二十年都没有打开过,好在空气并不浑浊。

紫玫一手托着明珠,一手扶着腰肢,挺着小腹蹒跚地行走着。其时已初冬,为了行动方便,她只穿了一件翻毛的锦袄。七个月的身孕已是大腹便便,圆鼓鼓的肚子遮没了视线,让她看不见自己落脚的地方。为了保持身体的平衡,她不得不上身略微后仰,手掌撑住纤腰,免得过重的乳房和肚子使自己跌倒。

甬道一路向下,与其它几条堆砌整齐的甬道相比,这像是条未完成的甬道。

走出数十丈后,紫玫赫然发现,一路上竟未看到一间石室。再走丈许,脚下的路径开始崎岖起来,而两旁的石壁也变成嶙峋的岩石,似乎是走到了一条幽暗的地道中。

周围的空气渐渐潮湿,紫玫默算远近,此时应该已走到星月湖底了。望了望深不底的甬道,心里不禁有些害怕,她举起明珠,藉着淡淡的珠辉,四下打量这个洞穴。

洞顶很高,上面竹笋般生着钟乳石,洞壁布满水珠,在珠辉下晶莹闪烁,前方黑沉沉看不尽头……

一股寒风掠过,紫玫激灵打了个冷战,明珠差点滑落。她吃力地转过身体,想回去休息一下,明天再来。

刚一转身,紫玫忽然醒悟,「寒风?怎么会有风?难道这个洞穴是通向外面的?」

她急忙扶着石壁转过身来,咬牙朝洞底走去。

绕过一丛高大的石笋,洞壁上突然出现两间并列的石门,紫玫踮起脚尖,把明珠高高举过头顶,只见上面分别镂刻着「子」、「丑」二字。石室竟然离圣宫这么远?紫玫心下纳闷,缓缓朝下走去。

以地支为序的石室毫无规律地散落在洞中,或是半天看不到一间,或是两三间聚在一起。走到第六间时,门上正是一个小小的「巳」字。

紫玫犹豫了一下,决定走下去先找到出口。

当她估计自己走出七里远近时,面前出现的是一块巨石。她腆着肚子,愣愣站在毫无缝隙的巨石前,突然一种上当的委屈泛上心头,鼻子一阵发酸。良久,紫玫揉了揉发红的眼睛,拖着沉重的身体走上回程。

无论如何,能找到最后一间石室,能解开宝藏之秘就够了。紫玫一路安慰自己,打点起精神。即使如此,走到「巳」室她也累得精疲力尽,身上湿湿的尽是汗水。

紫玫倚在门上歇息片刻,然后扬起皓腕,拔下银钗。

她闭上眼,屏息凝神,用心分辨指尖的细微感觉。

一柱香工夫后,锁孔「卡嗒」一声轻响。声音虽轻,紫玫却如释重负的长长出了口气,她挺起腰身,撩起秀发仔细盘好,然后用绝代的风华款款推开石门。

石室出乎意料的狭窄,顶多只容两人并肩而立,深仅三尺。但对紫玫来说,最主要的问题是:石壁上光溜溜的,别说纹饰,连一道划痕都没有。

紫玫整个人都傻掉了。

黑暗的洞穴里,一个貌若天仙的少女,小嘴张得浑圆,眼睛瞪得比嘴还圆,一手托着光芒闪耀的明珠,一手扶着腰身,那种愕然的娇俏模样足以让任何一个人哑然失笑。但她眼中浓浓的伤感和失落,还有深深的疲倦,却像利箭般直刺到人们心底最柔软的部位。

况且她还艰难地挺着小腹,挺着与小腹同样沉重的双乳。拖着这样的身体,每走一步对她来说都是折磨。付出数倍于平常人的辛苦之后,结果却一无所有,那种空荡荡地失败感,轻易便撕碎了她的坚强。

像是与珠光争辉,晶莹的泪水断线的珠子般,从少女眼中奔涌涌出。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