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夺胎花分娩在即,叶行南闪身上前,将一个带弹性的钢丝环纳入翕张的肉穴中,然后拿出一根圆头的长柄钢夹,慢慢探入肉穴,夹住尽头的嫩肉向外扯动。

雪峰神尼呼吸停顿,额头青筋暴露。紫玫瞪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钢夹上的那团嫩肉。

钢丝环弹起后将肉穴撑成一个拳头大小的肉洞,肉壁上细嫩的褶皱被尽数拉平,显出一片光润的艳红。

在这片淫靡的艳红中,一根雪亮的钢夹缓缓退出,坚硬的钢铁间,夹着一团娇嫩滑腻的红肉。嫩肉突起儿拳大小,顶端正中有一个小小的圆孔,正在钢夹边缘隐隐抽动。

叶行南察觉并无异状,不由松了口气,笑道:「这就是女子的花心了。」

紫玫闻声顿时打了冷战,她知道女子的花心在花径尽头,深藏体内,即使交合中也不一定能碰到。而且柔嫩异常,略微一触便浑身酸麻。

现在师父的最敏感的部位竟然被钢夹拉到肉穴边缘……她望着咬牙坚忍的雪

峰神尼,下体似乎也感受了那种痛楚。

「哦?这就是师太喝大伙阳精的那个地方?」慕容龙抬手拨弄着那团嫩肉,手指探入花心捅了捅,笑道:「比她的贱屄可紧多了。」

由于神尼并非是正常妊娠,叶行南支好钢夹后,先用双掌在神尼白腻的肚皮上揉摸片刻,然后将一根手指粗细的钝头木棍插进细嫩的花心之中。

雪峰神尼玉体微微颤抖,痛苦地支起柔颈,汗水顺着秀发一滴滴淌落。最隐秘的器官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那种被人解剖的耻辱感,甚至盖过了身体的疼痛。

木棍插入寸许,便碰到一层薄膜。叶行南力透指尖,木棍狠狠穿破胎膜,然后迅速拔出。嫩红的肉孔立时收紧,接着向外一鼓,一股血水喷泉般从雪白的双腿间激射而出。

待血水流尽,叶行南按住神尼的腹球,用力下推。浑圆的肉球从小腹降到股间,神尼阴阜突起,肉花完全翻开,细小的花心随着腹上的力道,一震一震地渐渐绽开。

叶行南小指一勾,扯掉钢丝环。失去支撑的肉穴并未合紧,反而因为花径被腹内的异物压短而绽得更开。

庞大的圆球整个朝花心挤去,在两腿间鼓成一团。无论是阴唇、阴道还是子宫颈,都被挤得变形。

紧窄的花心在紫玫眼前绽开寸许一个圆洞,可以清楚地看到一团血红的肉球在洞口内抖动,仿佛一个披着血膜的妖魔拼命撕扯着破体而出。

「呀——」一声凄厉地尖叫划破耳膜,紫玫吓得俏脸雪白,心脏险些停止跳动。

坚忍良久的雪峰神尼,终于忍不住痛叫起来,她玉体乱颤,若非四肢骨骼被废,无从使力,这一下便会挣断她的手筋脚筋。

「不就是生个怪胎,用得着叫这么响?」慕容龙冷笑道:「当日四闯神教威风哪儿去了?」

「住手!」紫玫哭叫道:「求求你,放过我师父吧……」

「今日若不取出夺胎花,它便会吞噬血肉,」叶行南道:「直至师太血肉无存。」

子宫颈张开到儿拳大小时,叶行南操起一把特制的铁杆,迳直刺入花心。铁杆穿破肉球表面的血膜,发出一阵不属于肉体的「格格」声响,探入子宫深处。

一扳机扣,铁杆前端弹出几根倒钩,牢牢勾住夺胎花。叶行南松开神尼的小腹,一提铁杆,血红的球体向外一挣,花心应手乍开。

惨叫声倏忽中止,雪峰神尼痛得死去活来,她拼命拱起身体,一口气哽在喉头,无法吐出。

此时子宫颈已经被拉到体外,花心、肉穴、花瓣,娇艳的嫩肉一层层贴在腹内的球体上,越绽越大。最外层肥厚的花瓣被扯成一道细细的红边,肉穴红嫩翻吐,花心已经撑到极限,色泽变得透明。

在这些美妙女体的器官之间,巨大的球体带着丝丝缕缕与宫腔相连的血红脉管逐渐脱离母体。

雪峰神尼全身的力气似乎都集中在下体,连惨叫声也沙哑起来。阴阜上方细密的血管一一浮现,却一片苍白,仿佛印在腹球上的青色纹饰。她从来没有像这一刻一样渴望死去,只求能摆脱这种痛苦的折磨。

皎洁无瑕的玉股间,一团血球渐渐增大。庞大的体积将女子下体的器官尽数撕裂,不多时,雪峰神尼腹下已是鲜血淋漓。她浑身冰冷,红唇变得发折,叫声越来越微弱,意识也渐渐模糊。腹下的器官似乎被异物尽数扯落,令人疯狂的痛楚深入体腔,白腻的小腹剧烈地抽动着,子宫毫无规律地极力收缩。

就在紫玫咬破自己的嘴唇时,「啵」的一声巨响,一团鲜红的球体终于掉落出来。

痛不欲生的雪峰神尼发出最后一声惨叫,旋即失去知觉。湿漉漉的秀发间,玉脸寒冰般透明,松弛下来的小腹还在不时抽动。高举的秘处被鲜血染得一片通红,嫩肉似乎失去生命,木然张着血肉模糊的入口。

慕容龙笑吟吟看着紫玫,「害怕吗?女人生孩子都是这样,娘就是这样生的我,也是这样生的你。你以后也会这样生下我的孩子。不同的是——这个贱货不配生人,只能生下些怪物!」

紫玫目光一直停在叶行南手中的铁杆上。肉球足有婴儿大小,形状浑圆。表面尽是从宫腔上生生扯落的血肉。

叶行南拿起银针,在球体上轻轻一划,撕开滴血的薄膜。薄膜下是一个肉红色的花苞,接触空气后,花瓣突然绽开,露出其中小小的莲蓬。

竟然用女人养育胎儿的子宫养育出这样的妖物,星月湖究竟做过多少罪孽?

紫玫默默想着,黯然垂下目光。

叶行南剔下莲蓬,浸在一杯乳白色的液体中,这才舒了口气,满是皱纹的脸上也不禁露出笑意。

慕容龙举杯端详片刻,叹道:「雪峰贼尼虽然淫贱,功力确实不俗,不知这其中有她几许真元……」

叶行南颇为自负地说道:「神教历代相传,夺胎花一株便可吸尽真元。此次无论炼制、植种、喂养、夺胎,都由老夫一手操持,如今师太的功力最多还剩三成。」

他搭住雪峰神尼的脉门,面色顿时大变。

慕容龙和紫玫讶然望去,只见叶行南眉头紧锁,左手切完又切右手,脸色越来越难看。

半晌后,叶行南直起腰,一言不发地拿起一根弯尺,伸入宫颈,开始清理雪峰神尼的宫腔。

弯尺在神尼体内不住进出,子宫内残余的血肉块块剥落,每清出一团,叶行南脸色就阴沉一分,最后他放下铁尺,叹道:「老夫无能,有负宫主所托……」

切脉时他才发现,雪峰神尼体内散乱的真气依然强劲,夺胎花所吸取的真元绝不超过两成。

叶行南百思不得其解,只好清理宫腔,「待雪峰复原,半年后属下再用一次夺胎花。」

慕容龙没想到叶行南还有失手的时候,颇感意外地看着雪峰神尼,淡淡道:「将这贱人囚在包房,半年后再试一次。不行就废了她的内功。」

师父股间仍敞着血淋淋的大洞,半年后还要再经受一次同样的折磨,紫玫凄声道:「哥,我求你了,别再折磨她了……我——」不等她说完,慕容龙便冷笑一声,拂袖而去。

叶行南帮她解开穴道后,紫玫仍呆呆坐在椅中。呆呆看着那具凄惨的女体痛

苦的抽动;呆呆看着有人进来松开女体上的铁镣;呆呆看着她被人拖走;呆呆看着地上洒落的血迹……

叶行南收拾好夺胎花,才发觉紫玫的异样,连忙在她背上轻拍一掌。

紫玫「哇」的吐出一口鲜血,眼睛慢慢恢复光彩。她慢慢拉好衣襟,勉强掩住自己的乳峰,然后谢绝了叶行南的救治,蹒跚着离开武凤别院。

◆◆◆◆ ◆◆◆◆

日影西斜,秋风夹杂着星星点点的阳光飘在身上,传来一丝淡淡的暖意。

少女抱着胸口,慢慢抬起仙子般的玉容,闭上眼,感受着落日的余晖。

衣袂飞扬,娇躯曲线毕露。然而这具曼妙婀娜的身体上,却有着圆滚滚的小腹和一对令人难以置信的巨乳。

不知过了多久,少女脸上凄然的悲伤渐渐淡去,最后变成妩媚的笑容。而她眼角未干的泪痕,则使这笑容愈发让人心疼。

一阵嘈杂的嬉闹声从松林旁传出,几名红衣汉子围着一具雪白的肉体,一边踢打一边走来。

那个女人断了一臂,悲鸣着艰难地爬行,身上的血迹比周围人的服色还要鲜红。

「霍爷真够狠的,硬捅进去一尺多长……」

「嘿嘿,这婊子叽哇乱叫,只怕肠子都捅断了……」

紫玫看着女子臀间的鲜血,脸上仍挂着淡淡的笑容。她头也不回地说:「叶伯伯,你后天是不是要给霍长老治伤……」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