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宋国境内情况就是这样。」霍狂焰这会儿暴戾之色尽去,甚至有些诚惶诚恐。

慕容龙不置可否,把玩着七宝柄淡淡道:「大孚灵鹫寺情形如何?」

「圆相回寺后便闭关参禅,圆光、圆澄和尚都没有动静,看来是不再追究圆通的死因……」

慕容龙默算半晌,圆相闭关之事大有异处,莫非是发现了众人的尸体?

霍狂焰大着胆子说道:「宫主,属下的伤势……」

叶行南道:「宫主早已命老夫给你治伤,幸好日前崑仑山送来最后一味药,三天之内即可配好。」

霍狂焰大喜过望,当下千恩万谢。

霍狂焰坐到一旁,灵玉从袖里摸出一封书信,「金长老飞鸽传书:赫连雄与雁门三奇已至龙城,带去两千匹良驹;石蠍留守;安子宏返回神教。」

慕容龙草草一看,递给沐声传。后者慢吞吞看完,说道:「以属下之见,应即刻从五行门各选人马赶赴龙城,由金长老统一调度。请宫主定夺。」

「避开渔阳,从海路北上。」慕容龙不加思索地答道。

屠怀沉应声道:「昨日传来消息,威远堡已被土堂收归神教,就由东莱入海如何?」

「好。」慕容龙长身而起,「本宫明日闭关修炼还天诀,教中诸事由沐护法统筹策划。半年之后,我要在龙城看到一支五千人的精骑。」

众人轰然应诺,一一告退。

「宫主。」殿内只剩叶行南一人,「夺胎花已经大功告成,可以使用了。」

慕容龙沉默片刻,有些拿不准地说:「假如那贱尼练的真是凤凰宝典,会不会对太一经有害?」

练过凤凰宝典的少之又少,叶行南也无从解答,但星月湖历代宫主都只修太一经,而将凤凰宝典重重封锁,其中必有缘故……

叶行南斟酌着道:「宫主所疑有理。属下多次探究雪峰行功之法,确实与太一经背道而驰,水火难容。但这只是行功相异,真元本质并无区别。」

慕容龙淡淡一笑,「请少夫人一同去吧。」

◆◆◆◆ ◆◆◆◆

昨夜叶行南连哄带劝,最后又用了安神散,总算让紫玫安定下来。

一觉醒来,安神散的药效还未褪尽。紫玫怔怔躺在榻上,眼中又是迷蒙又是不解。

呆了半晌,她小心翼翼地拉起柔毯,飞快地看了一眼,美目顿时瞪得浑圆,连忙掩住胸乳,心里呯呯直跳。

那个噩梦竟然是真的……而且看起来比梦里的还要大……紫玫小嘴一扁,呜呜哭了起来。

叶行南推门而入,看到哭得梨花带雨的少女不由心下喟叹,温言道:「少夫人。」

紫玫扬起满是珠泪的俏脸,凄凄切切叫了声「叶伯伯……」接着扑到他怀里放声痛哭,「怎么这个样子……我……我不活了……」

叶行南知道是药效在发作,一夜间乳房又涨大许多,当下安慰道:「别怕别怕,已经稳定了稳定了……」

紫玫只是一个劲儿的痛哭,叶行南只好岔开话题:「令师雪峰师太……」

哭声顿止,紫玫警觉地抬起头。

叶行南松了口气,说道:「宫主命属下请少夫人去武凤别院。」

「干嘛?」

「那个贱人要下种了,」一个人快步入室,冷冷道:「让你去看看女人怎么生孩子。」

「慕容龙!」新仇旧恨涌上心头,紫玫怒骂道:「你这个混蛋!生个孩子没屁眼儿!」

「哦?哪个孩子?你肚子里的,还是娘肚子里的?」

紫玫哑口无言。

慕容龙冷笑一声,寒声道:「走。」

「我不去。」紫玫斩钉截铁地说。

叶行南怕宫主发怒,连忙劝道:「去吧去吧。」

「我……」委屈的泪水纷然而落,紫玫泣道:「这个样子,我还怎么见人呢……」

一夜之间,玲珑的玉乳突然变成一对小西瓜般的肉弹,单想想别人惊诧的目光,紫玫就想一头碰死。

◆◆◆◆ ◆◆◆◆

今日夺胎花一反常规,从黎明起就极力收缩膨胀,像是要破体而出一般在体内不住动作。

雪峰神尼面如金纸,竭力与夺胎花的吸力相抗。怎奈夺胎花无休无止,一直纠缠到午末时分,房门突然一响,走进来几条人影。

其中一人一弹铜缸,在浑厚的金铁声中朗然笑道:「师太好生卖力,五个月竟能接到这么多贵客。」

雪峰神尼玉体一紧,牙关咬得格格作响。这个人的声音对她来说可谓是刻骨铭心,纵然粉身碎骨也无法忘记。

「一文一操……糟糕,本宫忘了带钱。」布廉刷地拉开,刺目的阳光立刻充满陋室。

慕容龙探头道:「师太的处子之躯还是在下破的,作为师太的第一个男人,这次就免费好了。」

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雪峰神尼切齿骂道:「畜牲!我雪峰……」只说了半句她便僵住了。

眼前是一张熟悉的面孔,弯眉秀目依然如往日般明媚动人,可身体却迥然相异。

「玫儿……你怀了他的孩子?」

被慕容龙抱在臂间的紫玫穴道受制,无法遮掩自己的窘态,只好勉强点点了头。

「你的……你的身子……」神尼望着爱徒胸前异乎寻常的高耸,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惊讶之色。

薄薄的绸衫根本无法容纳那两只硕大的肉球,衣襟只能勉强扣在一起,敞开的衣缝中,露出两半雪白的球体,中间是深深的乳沟。

慕容龙笑道:「师太是万里无一的豪乳,不知比我家娘子如何……」说着搂住紫玫的柔肩向后一掰,少女娇躯挺直,摇摇欲坠的蝴蝶纽乍然分开,两团雪肉一跃而出,宛如活物般在胸前跳动不已。

紫玫低叫一声,急忙侧过脸,俏脸通红。

乳根仍是原来的粗细,两手恰恰一握,乳球却猛然涨大三倍有余,原本精致的乳峰变得浑圆,仿佛两只熟透的小西瓜悬在胸前。雪亮的肌肤寸寸绷紧,似乎轻轻一弹就会爆开。

领口和衣摆的纽扣依然完好,巨乳凭空生出般从紧密的衣襟中挤出,边缘已经超过了身体的宽度。跳动中乳球仍能保持挺拔之态,可见它的弹性和坚挺。

乳球的跳动渐渐静止,慕容龙瞄一眼神尼的肥乳,又看一眼紫玫,比较了半晌,「看起来相差无几,想比出个胜负嘛……」最后托起少女的乳球轻轻一抛,笑道:「只有割下来称称了。」

谈笑间,神尼腹球一阵乱滚,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慕容龙放开紫玫,俯身观察神尼的产门。

充血的肉花愈发肿胀,慕容龙两手扯住花瓣边缘一挣,肥美的肉花舒卷着翻开,露出小指般一截红润的肉芽。指尖掐住肉芽中的小钻向上一捋,雪峰神尼闷哼一声,下体的嫩肉顿时一阵乱颤。再绽开时,鲜红的花瓣内已是淫液横流。

「这样的贱屄,还真配你这样的贱货!」慕容龙羞辱着挺身直入。

雪峰神尼已是孕满待产,腹内被夺胎花整个撑满,再无一丝空隙。龟头刚刚没入肉穴,便碰到突起的花心,慕容龙奋力一挺,圆滚滚的小腹向上一跳,粗大的阳具便完全没入花径。

子宫内的肉球在龟头前滑来滑去,别有一番乐趣。慕容龙急提猛插,像要捣碎夺胎花般凶狠地抽送着。

白亮的腹球前后翻滚,不仅紫玫惊骇欲绝,连叶行南也暗暗皱起眉头。这样用力,万一破膜就麻烦了。

雪峰神尼却没有这些的担心,在慕容龙粗暴的捅弄下,她连气都喘不过来,只觉花心像被重物猛击般酸痛无比。捅了十余下后,子宫一阵剧痛,接着便抽搐起来。

慕容龙对神尼修炼的功法有所怀疑,因此对夺胎花是否平安并不十分在意。

此时见神尼的腹球浑圆可亲,干脆合身扑在神尼体上。

腹球顿时像被压碎般变得扁平,子宫内撕裂的痛楚使雪峰神尼忍不住凄声惨叫,她双目发红,玉体却一无血色,只有冷汗滚滚而落,连裸露的筋腱也一一绷紧。

慕容龙捏住神尼的乳头,用力揉捏着其中镶嵌的钻石。在他身下,雪白的腹球忽圆忽扁,每一次都险险爆裂。

从昨日起雪峰神尼就闭门待产,被焚情膏改造过的下体经过一整天的闲置,正饥渴难当。在慕容龙这样残忍的强暴下,可谓是苦乐参半。乳头和花蒂内的钻石尽被扯动,敏感的乳眼痛痒难当,花蒂更是被阳具下的触手扯得笔直。一刻钟后,雪峰神尼一声尖叫,秘处阴精飞溅。

「故地重游,感慨良多啊。」慕容龙扬声道:「上一次本宫给你开苞,里面又紧又窄。匆匆数月,这贱屄已经是宾客盈门,被操得松松垮垮……」

雪峰神尼身体的颤抖还未停止,便一口狠狠唾在慕容龙脸上,骂道:「卑鄙无耻!」

慕容龙用力一顶,顶得神尼两眼翻白,正待开口调笑,突然觉得花心处传来一阵吸力,精关一松,阳精喷射而出。宫颈口仿佛一张小巧的嘴巴,将阳精一滴不漏地吸吮干净,甚至还凑在马眼上像要吸取他的真元。

慕容龙连忙抽身而出,目视着腹球的转动。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