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听完慕容龙的一番话,叶行南比听说他要修炼还天诀还要惊骇,「请宫主三思!此举百害而无一利……」

慕容龙脸色一沉,「能制住她,就是最大的利益。」

「少夫人如今已经身怀六甲,行动不便,何必再施此术?当日白沙派送到秘方,属下曾经反覆推究医理,此术以对身体危害极大,若不辅以药物便会血肉俱毁,而以药物相辅,后果……」

「我意已决,不必多说!」慕容龙一口打断他的话。

叶行南瘫坐在椅上,良久后,长叹一声。

◆◆◆◆ ◆◆◆◆

「……胜的老婆……哎唷……」

少妇被人在臀上狠踢一脚,额头「呯」的撞在大理石上,若不是下体系的铁链,这一下就要被踢出丈许,但也因此耻骨剧痛。

她顾不得疼痛,连忙爬起来重新跪好,两手掰开雪臀,让主子们能顺利地踢到他想踢的地方,口中说道:「贱奴林婊子是飘梅峰二弟子,师父是被人操死又操活过来的贱奴雪峰;大师姐是被野猪开苞的风婊子;三师妹是又淫又贱的纪婊子。」

「你为什么在这儿?」有人怪声怪气地问道。

「林婊子嫁的死鬼老公得罪了宫主,林婊子是替死鬼老公恕罪,在神教让大爷们随便操,操死为止。」

「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贱奴不长眼睛,嫁了个死鬼男人,没有让神教大爷给林婊子的贱屄开苞,主子们就把贱奴的眼睛刺瞎了;贱奴不好好挨操,还想逃跑让别人操,就被铁链穿着贱屄锁在栏杆上;贱奴又蠢又丑,主子们就把贱奴的乳头割了,把贱奴的贱屄割干净,让贱奴能好好恕罪……」林香远大声说着这些下贱之极的话语,将自己糟蹋得体无完肤。

被这番话激发兽欲,站在林香远身后的汉子狞笑道:「掰好你的烂屄!大爷要操你了!」

敏感的性器被破坏殆尽,大多时候只能靠射在体内的阳精来湿润。说完这段话,肉穴已经干涸。林香远一边强忍着交合的痛苦,一边朗声道:「林婊子每被操一次,罪孽就小一分,等被大爷们操死,就恕了罪。多谢大爷。」

紫玫看到这一幕,只觉一阵刻骨的疲惫,再没有力气去喝止那些以凌辱女人为乐的禽兽。

「嫂嫂……」紫玫心头滴血,但林香远却没有什么痛苦的表情,长时间毫不间断的残忍折磨,英气迫人的寒月刀已经完全消失无迹,只剩下一个同样相貌的林婊子。

看到所有的亲人都因为自己而饱受折磨,或残或伤无一幸免,少女深深痛恨着自己的无能为力,甚至在心底因为自己毫发无伤地旁观而隐隐作痛。

但很快她就可以做一些补偿。

◆◆◆◆ ◆◆◆◆

领她来到充满药香的石室,叶行南就一直在沉默。

紫玫觉出气氛有异,故作轻松地说道:「老头儿,是不是太闲了?想找人说说话?」

叶行南干咳了一声,用目光向旁边一指,艰难地说道:「请少夫人躺到那里来。」

那张石案紫玫早已见过,当日白氏姐妹就是躺在上面穿上乳铃阴铃。紫玫心里打鼓,莫不成这老家伙失心疯了?要给自己也戴上那种可耻的东西?

倒要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紫玫一咬牙,坐在石床上,张开双臂夸张地伸了个懒腰,说道:「本夫人每天挺着肚子走来走去,好累的。叶伯伯能不能想个法子让这家伙快点生出来?我也好少受些罪。」

叶行南没有回答,而是端着一个铜盆,一个盛针的木匣。他把铜盆放在炉子上,然后从柜中摸出一个密封的铜壶,倒出一杯紫黑的液体,渗水搅匀。

好像是要来真的了。紫玫心一下了悬了起来,肃容道:「那家伙要怎么对付我?」

叶行南像是被炉烟熏到,眼眶有些发红,「听说你途中试图逃跑……轻功很好……」

「哼!如果我能杀了他,就不必逃了。怎么?那家伙要废我的腿?」紫玫一边说,一边打量叶行南的脸色,心里不祥的感觉越来越浓。

干瘦的手指伸到胸前,微微一动,衣领的蝴蝶扣乍然分开,露出一抹晶莹的肤光。紫玫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总不会是好事,她强笑道:「老头儿,你别乱来……」

衣衫褪到肩后,一股寒意直入心底。薄薄的亵衣下,两只形状优美的香乳不住颤动,显示出少女惊恐的心情。当叶行南掀起亵衣时,紫玫再无法故作镇定,连忙把两臂抱在胸前,水灵灵的双眼愕然看着这个用医术残害过自己所有亲人,做孽无数的老头。

「姓叶的,乱解我的衣服,你不怕他杀了你吗?」紫玫声音很轻。

「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慕容龙的声音在门旁响起,「也许你光着身子就不会乱跑了。但我实在是不放心。」他幽幽看着紫玫,「所以我请叶护法出手……」

「要抽我的筋吗?还是碎我的骨?」想到他们的手段,紫玫娇躯禁不住战栗起来,她颤声道:「你敢这么做,我就死你看!」

「抱着一团不会动的肉,操起来有什么趣味?」慕容龙冷冷道:「那种东西有娘一个就够了。我只要你跑起来没那快就行。」

叶行南将一块洁白的毛巾浸在沸腾的铜盆里,带上皮手套,慢慢揉搓着说:「请宫主三思……」

叶老头抽筋剥皮从来都是手起刀落,没有半分犹豫,这次真是大事不妙了。

慕容紫玫越听越慌,抬身欲起。

慕容龙一把按住她的肩头,伸手扯掉亵衣。酥乳在手臂间惊慌地跳跃着,光润如脂,惹人爱怜。

叶行南叹了口气,把热腾腾的毛巾按在紫玫肩头。

紫玫只觉肩上一烫,接着麻酥酥没了知觉。

那些紫黑色的药水仿佛一道魔咒,轻易便抹去了身上的感识。少女直挺挺躺在石案上,上衣被拉到腰际,白馥馥的玉乳并在胸前,又香又软晶莹可爱。浑圆的乳峰上,两粒小巧的乳头微微翘,红嫩迷人。

叶行南丢开毛巾,揪掉手套,深深吸了口气。静下心来,星月湖医神眼中顿时精光四射。

他中指一挑,「嗒」的一声打开木匣,一支银针倏忽跳出,抖手刺在紫玫乳根处。

他行医多年,认穴奇准,银针一刺而入,针尖深入两寸,直抵乳腺。他看也不看,反手一搭,又一根银针跳到指尖,旋即从另一侧刺进乳根。

紫玫身不能动,口不能张,眼睁睁看着银针一根一根刺入麻木的乳房内,心里又是紧张又是奇怪。不想让自己施展轻功,有它什么事?

像是回答她的疑惑,慕容龙淡淡道:「当日在洛阳那个叫明兰的小婊子,你还记得吧。小小年纪就有那么对大奶是不是很奇怪呢?」

紫玫立刻想起沮渠明兰那双不成比例的巨乳,与武陵时相比,短短两个月,她的乳房就大了数倍……难道……

「没错。现在你怀着孩子,行动起来不太方便,但孩子总是会生下来的。如果带着两只沉甸甸的大奶子,你的轻功就会打个折扣吧。」

「白沙派的药方有一个缺陷,虽然可以使乳房暴增,但以后无法分泌乳汁。

有劳叶护法费心,完善了药方。不仅会产乳,而且奶水源源不绝……」

紫玫头晕目眩,似乎看到自己费力地捧着俩比身体还大的乳房,一步一挪,乳汁喷得到处都是……她喉头格格作响,秀眸望着慕容龙,流露出乞怜的意味。

「害怕?晚了。」慕容龙淡淡道:「哥哥不舍得抽你的筋,碎你的骨,只好用这个办法让你乖一点。」

说话间,紫玫右乳已经刺入九根银针。银针或平或竖,或直或斜,分别从乳晕、乳根、乳侧刺到乳腺附近,一支支在粉嫩的乳球上闪动寒光。

刚才的药物似乎是麻醉之用,抹过之后,自己的乳房便像是离体而去,银针入体紫玫并没有感觉到疼痛,甚至连血迹没有。看着叶行南拿出一盒黑色的药膏涂在乳房上,紫玫像是在旁看着别人的乳房被涂的漆黑。那一瞬间,她甚至觉得很可笑。

但少女并没有笑出来。

叶行南手指上下翻飞,依次捻过九根银针,用内力激发乳腺。他的内力并不强劲,但每一道真气都恰到好处,绝无半分多余或者不足。

吸收了药膏的乳房在内力催发下,从内部传来一阵隐隐的胀痛。接着胀痛蔓延开来,每一寸乳肉似乎都被激活,不住挣扎跳动。酥乳上的药膏越来越淡,渐至无踪。与此同时,雪白的乳球仿佛充气般膨胀起来。

紫玫惊恐地看着自己一手可握的小巧嫩乳乍然增大,心头震颤无比。更难以承受的是那股剧痛,乳房仿佛要爆裂开来。细嫩的肌肤寸寸绷紧,几乎无法容纳暴增的乳肉。连乳晕也随之扩展,只有精致的乳头依然如故。

晶莹的雪肤忽然冒出一粒血红,接着又是一粒,片刻间,光洁的玉乳下显出一只高举的凤翼。那是在祖陵刺下的纹身,慕容龙每一针都用真气在皮肤下造成无法癒合的伤口,平时一无异状,一旦动情或者爱惊,血行加速,纹身便会浮现出来。

慕容龙用手指在滑腻的肌肤上勾划着凤凰的轮廓,慢慢垂下目光,看着妹妹鼓胀的小腹,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