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九月十七,终南。

湖山依然,松柏依然,神殿前的迎宾犬也是依然。

听到脚步声,蜷卧在阴影里的裸女立即伏地举臀,大声说道:「飘梅峰第五代弟子,神教贱奴,寒月刀林婊子香远,请主子享用。」

脚步声匆匆走过,消失在高高的神殿内。林香远等了片刻,紧绷的肉体缓缓松懈下来。她舒了口气,悄悄挪到旁边,贴着栏杆伏在大理石阶上。

石板又硬又冷,好在很光滑,比「家」里还舒服……空洞的双眼望着天际,少妇出神地想着:天气一日日凉了,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过这个冬季……飘梅峰终年积雪,那时自己的内功很充沛,并没有觉得冷……山上的梅花真美……可惜我再也看不见了……

失明的林香远并没有发现,刚才匆匆路过的人中,有一个女子留了下来,静悄悄立在旁边。

几名帮众快步走上台阶,距离还有丈许,林香远已经摆好姿势,大声说道:「飘梅峰第五代弟子,贱奴……」

「少夫人!」几人齐声说道。

林香远身体一僵,早已说熟的句子继续流出,「……林婊子香远,请主子……」声音越说越小,终于停住。但这次却没有人来惩罚她的不恭。

「嗯。」慕容紫玫淡淡应了一声。

离宫时还是初夏,现在已是秋末。不过五个月的时间,英气迫人的二师姐却成了这般模样。谁能想到,纵横江湖未尝一败的寒月刀会面不改容地说出那些屈辱的话语。嫂嫂吃了很多苦吧……

紫玫拉起斗篷,旋即改变主意,只淡淡说了句,「叶护法的药真好。皮肤还很好呢。」便头也不回地登上台阶。

林香远僵跪阶上,直到有人拽起头发,她才张开嘴,眼泪倾泄而出。咸涩的液体滴在令人作呕的阳物上,又被红唇香舌卷入口内。林香远辨不出它是因为羞愧、希望,还是因为那声音的冷漠而流。

◆◆◆◆ ◆◆◆◆

慕容龙一边飞快地翻阅情报,一边听沐声传讲解。两个时辰后,已掌握了教中的大致情况。

慕容龙毫不隐瞒地将宝藏落空之事合盘托出,最后苦笑着道:「护法所言极是,指望宝藏是不成的。唉,这一趟一事无成,徒惹讥笑……」

沐声传脸上难得地露出一丝笑意,「宫主这一趟收服长鹰会,夺取洛阳;在塞北全歼八极门;又在涿郡击溃十七派联盟。如今安定八极门势力已被金堂连根拔起,关中长安已尽入神教掌握;十日前上谷分舵核点清楚,十五个帮派四十七名高手命丧枫林,现下诸堂正逐一接收。」他微微一笑,「何况宫主还定下龙城这一根本。」

慕容龙吁了口气,「沐护法动手好快,没有浪费半点时间。」他神色凝重起来,「在龙城建军弊处甚多,以护法之见,该如何处决?」

「粮食由海路运去,当可避人耳目。从东莱威远堡到龙城,海陆一月即可到达。信鸽不及训练,我已命燕云一带的帮会将多余信鸽尽数送往上谷,统一送至龙城。接信应可无妨,至于传令,就先传至上谷。待三个月后信鸽练毕,即可直送龙城,来回约需十三日。」

慕容龙点点头,「也只好如此。」

等两人谈完,叶行南起身道:「还有两日夺胎花即可成形,宫主要不要先看一下。」

慕容龙略一思索,笑道:「届时再看不迟。雪峰贱人现在如何?林婊子调教得不错。」

叶行南叹道:「雪峰心志刚强之极,昨日一名属下一时不慎,还被她咬成重伤……」

「哦?」慕容龙一怔,旋即哈哈大笑,「这贱人还真能挺!」他目光幽幽一闪,声音冷静下来,「传令属下各帮拣选处子。每两日,宫中需用一人。」

叶行南一听便知用途,沉声道:「宫主,还天诀虽可速成,但对鼎炉选择极严,繁复难练,处处凶险……」

沐声传也道:「自太冲宫主功败垂成后,百余年来再无人练过此功,请宫主三思。」

「顾不得了。」慕容龙道:「大孚灵鹫寺正在终南与龙城中间,是我心腹大患,我与圆相交过手,他的参禅掌不易对付。」

沐声传还在做最后的努力,「现下我教实力大增,不如尽起精锐,决战清凉山。」

「时间只有不足两年,那里还能抽调人手……」

沐声传和叶行南沉默下来,宫主行事未免太急,两年之内起事,胜算极少……只好想办法多抓机会了。

◆◆◆◆ ◆◆◆◆

慕容龙当紫玫不存在般,木着脸扬长而过。倒是叶行南停下脚步,仔细看着她的气色,皱眉道:「已经五个月了,怎么还敢妄用真气?不要命了吗?手伸出来。」

紫玫乖乖伸出手腕,让他诊脉。

叶行南面色渐渐平和,半晌后微笑道:「这孩子气血之壮,实是少有。」

紫玫柔声道:「我想见见师父。」

武凤别院的房门形同虚设,无论任何人任何时候,只要想来就可以以一文钱的代价走进这扇门。因此紫玫进门先看到的,就是那口大缸。缸内堆满铜钱,数量难计。

室内挂着一幅厚厚的布廉,黑沉沉廉间突兀地翘着一只雪臀,光溜溜又圆又大,宛如银盆。股间盛开的肉花翻出足有两手大小,红嘟嘟一片。剥掉包皮的肉芽像一根鲜红的手指,挺然而立。随着沉重的呼吸,肉花微微翕合,嫩肉间几缕透明液体,微晃着黏乎乎拖在臀下,越垂越长。

饶是紫玫早有准备,看到只剩性器在外,连娼妓也不如的师父,也不禁心头刺痛。鼻间一酸,泪水已模糊了双眼。她连忙抓了把铜钱,低声道:「这么多,干什么用的?」藉此掩饰自己的失态。

一展眼,一张发黄的纸张落入眼廉。

告示边角已然破碎卷折,但字迹仍然清晰可辨——「贱人雪峰,为奴神教,凡我帮众,一文一操。」

紫玫手一松,铜钱叮叮当当掉在缸内。

清脆的金属声响彻斗室,那朵肉花一阵收缩,吐出一股清亮的淫水。

紫玫小心翼翼地掀开布廉,顿时花容失色。

入目是一个占据半个身体的肉球,浑圆白嫩,比怀孕五月的紫玫还大了两倍有余。细嫩的皮肤被撑得爆裂般薄薄一层,几乎能看到子宫内物体的蠕动。

仅仅五个月,胎儿无论如何也不会这么大。完全出于直觉,紫玫感觉到,那个正在师父体内生长的物体绝非人类,而是一个吸取血肉精华的异物。

她压下慌乱的心绪,探头朝内看去。

一瞬间,紫玫以为自己认错人了。躺在廉后的女子柔颈侧在一旁,如云的秀发遮住了面孔。记忆里,师父永远都是头戴尼帽,清清爽爽的样子。若不是肩头已经长在肉中的弯钩,紫玫真以为这是个陌生的女人。

撩开秀发,露出一张熟悉的面容。长出一头青丝的雪峰神尼,看上去像一个美貌的成熟女人,清冷的面容也柔和了许多。她双目紧闭,显然正在昏睡。皎若冰霜的脸色变得微黄,胸前傲人的肥乳与小腹比起来尺寸也不再惊人,仿佛全身的精华都被子宫内的异物吸净,形容憔悴。

紫玫抬手捂住口鼻,拼命止住悲声。师父在睡梦里听到铜钱的声音,身体就自发做好准备。这五个月的日日夜夜,她究竟受过多少凌辱……

叶行南苍声道:「少夫人不必难过。老夫未曾用过药,师太神智一直是清楚的。身体虽然受些苦楚,但分娩后便可恢复如初。」

说话间,神尼的小腹又开始蠕动起来。那不是正常的胎动,而像是一个球体在里面不住旋转,每一次旋转,都会牵动全身的肌肤。紫玫伸手欲摸,又害怕地缩了回来。

「什么东西?」她轻声问道。

「夺胎花。」叶行南答道:「吸收女子的功力,有五种方法。但师太所修内功性质奇异,诸般法门均无计可施。老夫思索多日,植入夺胎花是痛苦最小的一种,对身体的伤害也最小。」

「是吗?」紫玫望着雪峰神尼,轻声道:「那要多谢叶护法了……」

雪峰神尼没有听到两人的对话。

当夺胎花植入体内时,她怎么也想不到,那颗指尖大小的种子会在五个月内疯狂生长近千倍。靠精液生长的妖花,占据了神圣的子宫,无时无刻不在搾取着她的血肉和真元。即使是睡梦中,冷汗还不住流出。失去水分的皮肤如同凋零的花瓣,渐渐枯萎。

假如她知道两天之后就会解脱,会不会在梦中笑出来呢?还是宁愿连自己的生命也一并解脱……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