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淫妇,你知罪了吗?」

百花观音被痛苦和羞辱折磨得神智模糊,穴道刚一解开,便浑身瘫软,连头都支不起来。

宫主幽深的眼睛冷冷看着面前的美妇,自己这么多年的痛苦、委屈、耻辱都是因为这个狠毒的女人。

也许狠毒的女人都长得特别美,或者漂亮的女人总是心肠恶毒——至少,他所遇到的女人都是如此。苦等这么多年,终于有机会惩罚这个狠毒的淫妇,他兴奋的手脚发颤。萧佛奴,我要让你后悔自己所做作的一切!

一股软绵绵的温暖感觉春风般拂过身体,百花观音慢慢睁开眼睛。腰臀被一双坚硬的手掌抱住,白嫩的背脊靠在一个男子怀中,光润的大腿左右分开,扯成一条直线。一片滑不溜手的凝脂间,肿胀的肉穴高高鼓起,艳红肥厚的嫩肉鲜花般盛开。

发觉自己羞人的姿势,百花观音顿时面红过耳。但身子微微一动,手脚就被身后那两条手臂钢箍般夹紧。她挣扎着叫道:「你认错人了……我……我不是那样子……」

宫主面无表情,冷冷说:「淫妇,你还要狡辩吗?」

萧佛奴一向优雅华贵,从容有致,但此时心里惶急,不由泪水滚滚而下,哭着说:「……我是伏龙涧寨主慕容卫的妻子,根本就不认识你……我也没有做过坏事……」

宫主猛然怒喝一声,一掌将镶金嵌玉的宝座扶手拍了个粉碎。

巨响过后,大殿里一片死寂。

百花观音被他的暴怒吓得娇躯颤抖,说不出话来。

宫主胸口的起伏慢慢平缓下来,伸手按在百花观音下体娇柔的花瓣上。

百花观音挣扎着扭开身体,叫道:「别碰我!」

「哼!你这个贱人,以为我会操你的贱屄吗?这样下贱的淫妇,还不配让我来操!」宫主咬牙说着,拿出一根粗大的金龙。

百花观音俏目圆睁,惊叫道:「不要!不要啊!」

宫主满脸恨意地握着金龙,将狰狞的龙首,慢慢伸向百花观音下腹。

冰凉的金属触到玉户上柔嫩的肉片,百花观音尖叫道:「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那太便宜你了。」宫主冷冷道。

坚硬的金龙没入鲜红的嫩肉,鳞甲刮在肉壁上,传传阵阵痛楚。百花观音满脸泪光,痛不欲生的放声大哭。

她哭得越厉害,宫主就越开心。他手中一用力,尺许长的金龙硬生生捅入近半。百花观音哭声一顿,红艳艳的小嘴僵在半空,痛得喘不过气来。

「啊……啊…啊……呀!哎呀……」

金龙进出间,百花观音痛叫连声。本来已经受伤的秘处被这个陌生男子一番粗暴的捅弄,又流出血来。殷红的血迹顺着鳞片的纹路,一直淌到那只冷冰冰的手掌上。

眼中看着翻卷的嫩肉,鼻间嗅着颈中发际的芬芳,宫主心中欲火与恨意交织在一起,越烧越旺,几乎忍不住要扔掉金龙,把自己更为狰狞的巨阳抽到那个温软滑腻的肉穴内,狠狠操弄一番。他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忽然两手握住萧佛奴的膝弯一分。沉重的金龙从血淋淋的肉穴滑落,「当」的一声,重重掉在地上。

宫主把几近昏迷的百花观音放在残缺的宝椅上,伸手解开衣衫。手指刚碰到衣襟,又僵住了。他仰天看着黑沉沉的殿顶,种种惨痛泛上心头。思索间,喉结上下微动,心神激荡。

「他妈的,操这个人尽可夫的烂婊子,没得污了自己的鸡巴!」片刻后,宫主慢慢直起腰,挥手一掌打在百花观音美玉般的俏脸上。

昏昏沉沉中,百花观音听到他说:「我还给你这个淫妇准备了一匹玉马。去尝尝它的滋味……」

◆◆◆◆ ◆◆◆◆

慕容紫玫不敢在城镇内停留,在路上寻了户农家,婉言求住。那户农家见到紫玫的相貌几乎以为是仙女下凡,慌忙收拾了最好的一间住房,又取来被褥,打扫干净。

紫玫见那家主人还要出门借米煮给自己吃,心里过意不去,连忙拉住那个妇人,「大娘,别费心了,我跟你们一同吃好了。」

那妇人搓了搓围裙,期期艾艾地说:「那……那……那可不成……」

紫玫好说歹说,才留住了她。

不多时,饭菜端上来。是一碗粟米,一碗腌罗卜。紫玫赶了一天的路,粟米虽然粗砺,也吃得十分香甜。

正吃间,门边忽然露出一个小小的人头。紫玫抬眼看去,却是个七八岁的孩子,眼巴巴看着她那碗黄澄澄的粟米。紫玫招了招手,「小弟弟,你过来。」

手刚刚扬起,那孩子就连忙跑开了。

紫玫心里纳闷,悄悄走到窗边张望。

歪歪斜斜的厨房里影影绰绰坐着一群人,里面没有点灯,看不清面目。她暗暗握紧短刀,移到门边。

门外脚步声响,有人朝这边走了过来。

紫玫一把扣住那人的脉门。「呀」的一声惊呼,一个东西从那人手里掉了下来。

藉着室内的火光,紫玫看出那人是房东的大女儿,知道自己风声鹤呖,闹了误会,连忙脚尖一挑,把那个还未落到地上的东西挑了起来。

紫玫看着那碗黑乎乎的东西不由一愣,「这是什么?芝麻?」

女孩惊魂未定,「稗……稗子……」

紫玫皱了皱眉头,「稗子?拿稗子干什么?」

「给……给奶奶送饭……」

「给你奶奶吃这个?」紫玫吃了一惊,忽然明白过来,「你们吃的什么?」

那女孩低下头默不作声。

两人沉默片刻,紫玫把碗放到女孩手里,慢慢走到桌边。粟米的香气阵阵飘来,她却没有半点食欲. 用来照明的火把渐渐熄灭,紫玫躺在炕上,呆呆看着土坯中露出的稻草,心里五味杂陈。

两天前她还是个不知人世苦恼的小女孩,无忧无虑,只会为了早上没能睡会儿懒觉而不开心。短短两天时间,她尝到了生离死别滋味,也看到了人世间的苦难。原来人世间会而这么多苦楚……

想着想着,紫玫心头一酸,怔怔落下泪来。

第二天一早,紫玫悄然离开,临行前,她把身上的金钗、银镯,甚至连腰里的佩玉也拿出来,一并放在桌上。她知道这并无法改变他们的命运,但她不能不这么做。

◆◆◆◆ ◆◆◆◆

三天后,慕容紫玫红衣白马进入洛阳城。

如今天下割裂为十余个国家,互相攻伐不断。其中以定都洛阳的周国最为强大。周帝姚兴本是燕国重将,篡位称帝已近二十年。

洛阳城墙高大,气势恢弘,是天下有名的坚城,同时也是最为繁华的都市。

紫玫顾不上观赏这座名城的风貌,依照三师姐所说的方位寻找纪大将军府。

纪眉妩母亲早亡,父亲纪重依照母亲的遗愿送她拜雪峰神尼为师。她虽然出身豪贵,却没而一点盛气凌人的傲态,举止娴雅,性格柔顺,是一个温婉多礼的大家闺秀。

她比紫玫早入门一年,两人年龄相差两岁,亲如姐妹。飘梅天天气苦寒,每年最冷的三个月,纪重都会接女儿回家。这一次二师姐林香远与紫玫的哥哥慕容胜成亲,她也一同赶到伏龙涧,婚礼之后才回到洛阳。

纪眉妩喜出望外地挽起紫玫的手,「你怎么来了呀!手这么凉,快进来。」

慕容紫玫乍见亲人,几天来的伤心、委屈一下子涌上心头,抽抽咽咽地哭了起来。

纪眉妩见师妹神情有异,连忙把她拉进自己的闺房。

室内温暖如春,金丝缠成的熏炉里飘着缕缕轻烟。一个华服少女坐在床头,见两人进来,款款起身。

「这是我师妹,慕容紫玫。这位是七公主,今天来找我玩。」纪眉妩一边给两人介绍,一边把紫玫的披风取下来,「你不是一向穿红衣的吗?怎么换了白色的,这是湘绸,做工很精致啊。」

听到师姐宛如家常的话语,紫玫慢慢平静下来,囔着鼻子小声说:「这是借人家的,我的衣服沾了血,穿不成了。」

纪眉妩一惊,「谁的血?路上遇到强盗了吗?」

「我杀了几个人。」紫玫「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师姐,我爹死了。」

「啊?」纪眉妩抱住紫玫的肩头,「怎么会……紫玫,先别哭,慢慢说。」

七公主见两姐妹有话要说,赶忙起身福了一福,轻声道:「纪姐姐、慕容姐姐,我先告辞了。」两人把她送到门外,外面自有宫女、太监伺候。

七公主暗暗看着紫玫细白的手指,心下艳羡不已。一般生为女儿,偏生她们能自由自在的纵横江湖,快意恩仇。自己就没有这个福气了,只能一辈子深居宫中。

环佩之声远去,慕容紫玫擦干了泪水,将这几天发生的事一一告诉师姐。

纪眉妩听罢,沉吟道:「师父曾说过伯父的武功极高明,在当今武林也是有数的高手。星月湖究竟是何方神圣,会有这么多强徒?」

紫玫摇了摇头,「我爹没有来得及说……」

纪眉妩见师妹眼圈又红了,连忙温言宽慰。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