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伏龙堂内外伏尸处处,二百余近卫已尽数被歼。只剩十几名年轻女子供众人泄愤。

霍狂焰已经连续奸死两名女子。他身具异功,一运气阳具立即炽热如火。被他奸淫的两名女子尽是下体焦黑,如遭火焚。余下的女子看到姐妹陈尸堂中惨象都吓的噤若寒蝉。

这些女子根本不可能知道宝藏的消息,擒下她们只为屠杀取乐。霍狂焰长刀一挥,将一名女子拦腰砍成两截,然后舔了舔刀锋上的鲜血,嘴角扯出一个狰狞的笑容。

众女纷纷惊叫着逃避,却被四周帮众刀枪并举驱入堂中。霍狂焰狂笑着在裸女中穿插劈削,刀锋到处白嫩的肌肤顿时血光乍现,粉腿玉臂四下纷飞,不多时他已是浑身浴血。霍狂焰杀得性起,抛下长刀,单凭赤手撕碎女体。看到这血腥的一幕,周围的帮众尽是目露凶光。

霍狂焰反手抓住一只乳房将它捏得粉碎,然后踩住女人的脚踝,伸手握住另一腿的膝弯猛然一扯,把那个女子从两腿中生生撕裂。

霍狂焰拎着一只雪白的大腿缓缓转身。他看上去状如疯魔,其实心里忐忑不安:恐怕这是最后一次快活了,原来火、土两堂长老都是因为小事见诛,这一次……

堂中只剩最后一名女子,瘫软在地,瑟瑟发抖。霍狂焰慢慢走了过来,手里的大腿拖着半片身子,那只完好的乳房还在微微颤动。他冷笑一声,抬脚将女人踢了起来,抖手掷出一支长矛。长矛在空中一闪,从秘处贯体而入,「腾」的一声钉在横梁上。

雪白的女体一阵痉挛,再也不动了。鲜血顺着露在阴外的枪杆一连串滴落下来。

天际响起一阵「隆隆」闷响,这是今年第一声春雷。

◆◆◆◆ ◆◆◆◆

父亲宽阔的后背一片焦黑,鲜血露珠般渗出,渐渐连在一起。慕容紫玫心头酸楚,叫了声:「爹爹。」眼泪扑扑簌簌落了下来。

慕容卫背部被破空雷炸碎,伤处深可见骨,幸好内功精湛,还能勉强护住心脉。他喘了口气,说道:「放……我下来……」

紫玫摇了摇头,「等到了山下,我们去找大夫。」

「来不及了……快些……」

紫玫银牙一咬,腾身而起,没入山林。

慕容卫盘膝坐下,闭目调息片刻,说道:「他们是星月湖帮众。十六年前阴宫主率众来袭,我拼死救出你们母女,但失落了你哥哥。」

慕容紫玫惊道:「我哥哥?」

慕容卫苦笑一下,没有回答她的疑问,「你去找神尼,请她出手相助。」他喘了口气,受伤的眼中突然涌出一串血泪,「你母亲被掳入星月湖,一时不会便死……找到母亲,她会告诉你所有的事,小心星月宫主,那妖妇行事心狠手辣,手下能人异士极多,单是五长老……便不易对付……」

慕容紫玫虽然满腹疑问,但不敢打断父亲的话。她屏住呼吸,把一字一句都记在心中。

「对你母亲说,慕容卫无能,虽死有愧……」

「爹!」

慕容卫竭力咽了口气,伸指在地画了一个似花似云的图形,再开口时声音突然变得尖细:「宝库……在……终南……弯岛……天地君亲师……贾银思……丁贵……忠……」话音未落,身子已经僵硬。

马蹄声从远处传来,慕容紫玫抹干泪水,朝父亲的尸身磕了一个头。红衣一展,轻云般向山下掠去。

雷声隐隐响起,接着春雨洒落,似乎要洗去这一路上的鲜血和泪水……

◆◆◆◆ ◆◆◆◆

莫名其妙的被人施以淫刑,带到陌生的湖边,百花观音早已连日的淫虐折磨得木然,只怔怔看着碧蓝的湖水。

湖水中映出一张端庄美丽的脸庞,圣洁中带着凄婉的苦难。

但在舟子眼里可没有什么圣洁。他的眼珠子在这个赤裸的美妇身上滴溜溜乱转,心里直发痒。屠长老这次掳来的女人可真是绝色,按宫里的规矩,用不了几天就能轮到自己了。瞧这身细皮嫩肉,操起来肯定舒服得要死……

湖中是一个月牙形的岛屿,月牙中间的碧波中嵌着一块巨礁,上面树着一根高大的旗杆,却未挂旗号,两者遥遥相对,宛如星月。

岸上两名紫衣人上船扶下百花观音,岛上的道路皆由青石铺就,整洁异常。

岛屿正中是一座怪石嶙峋的山峰,一座巍峨的大殿倚山而建,气势雄伟。

殿内幽暗冰冷,即使是白天还点着火炬照明。火光摇曳中,巨柱上的盘龙像是活物般隐隐而动。

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子面无表情地坐在大殿之上,座下的宝椅镶金嵌玉,华丽比无,身后树着一扇高大的玉制屏风。

随行的紫衣人跪下朗声道:「禀宫主,百花观音已经奉命押到。」

宫主摆了摆手。众人立刻退出大殿,掩上殿门。

百花观音羞涩地掩住胸乳,凄声道:「你我素不相识,为何要这样对我!」

凄婉的声音在殿中隐隐回响。

那宫主脸色苍白,高挺的鼻梁显出他胡人的血统。闻言淡淡道:「你是萧佛奴?」

百花观音一愣,她还抱着一线希望,以为他们是掳错了人,此刻得知对方的目标正是自己,心底不由升起一股寒意,颤抖着点了点头。

「你知罪吗?」

百花观音怔怔摇了摇头。

那男子脸色阴冷,两眼幽幽看着她,仿佛满腔恨意。良久,他站起身来,缓缓走到百花观音身边,托起她的下巴,仔细审视。

萧佛奴又羞又急,扭头避开,「你究竟要怎么样?」

那男子下颌一收鼓起两道肌肉,显然是咬紧牙关。「你知罪吗?」

「……不知道。」

「啪」,宫主一掌扇在百花观音娇美的玉脸上,留下五道鲜红的指痕。

萧佛奴倒在地上,惊恐地捂着脸蛋,吓得不敢作声。

宫主手指微微发颤,暴喝道:「来人!」

殿角闪出两个紫衣人,垂手听令。

宫主指着那个沾着百花观音血迹的石鞍道:「把这贱人架上去!不许停!」

百花观音悲呼一声,猛然朝金龙盘柱撞去,如果一直这样被人淫辱,真不如死了干净。

宫主手指一弹,隔空封了她的穴道。缓缓说:「淫妇有木驴之刑,这石驴是我特意命人打制,就是为了惩罚你这个下贱无耻的淫妇!」

百花观音如闻晴天霹雳,自己平生贞洁无亏,怎么会被人称之为淫妇,更要受此耻刑?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人肯定是弄错了!她有心申辩,但宫主为了防止咬舌自尽,一并封了她的哑穴,因此虽然有满腹的委屈,却一字都说不出来。

百花观音心煎如沸,柔颈一侧昏了过去。紫衣人托着她的腰身,面无表情继续推着昏迷的美妇绕殿而行。

痛恨多年的女人终于落到自己手中,那宫主满心快意,不由仰天长笑,声震殿宇。

殿内辘辘之声不绝于耳,优美的身体在石鞍上前仰后合,秀发飞扬。毛茸茸的貂裘中那张精致的玉容神情惨淡,殷红的乳头在白嫩的乳球上不住跳动,在火光中划出道道诱人的红影。

婀娜的腰肢一点都不像是生过两个孩子的妇人,仍是玲珑有致。修长的大腿无力的从青黑的石头边垂下,光润如脂。股间出一丛乌亮的毛发,随着石棒的摆动,毛发下红艳柔美的嫩肉时隐时现。

宫主冰冷的眼神流露出一丝伤感,他死死盯着那具成熟美艳的肉体,眼中泛起一层血红,突然身形一闪,鬼魅般消失在屏风之后。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