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秀儿忍痛抬起臀部,把秘处完全暴露了出来。霍长老对她滴血的肉穴毫不理会,迳直刺入菊肛。他的肉棒本就粗大,此时略一运功,顿时炽热如火,只抽送数下,秀儿便晕了过去。

百花观音已被屠长老放在石鞍上,两膝触到地面,她挣扎着想站起来。霍长老手中寒光一闪,将秀儿那只完好的手掌齐腕割下。百花观音被秀儿的惨叫吓呆了,面无血色的看着仍在抽送的霍长老。

霍长老拿起那只断手冲百花观音扬了扬:「坐好了。不就是捅你的骚屄吗?又死不了!」

百花观音看着断腕上飞溅的鲜血,像被抽去了全身力气,再也动弹不得。

黎明时分,马车离开大院。车厢中一个气质华贵的美妇优雅地跪坐在青黑色的石鞍上。云鬓散乱,神情凄婉,姣丽的玉容一片苍白,胸前浑圆的乳房随着车厢的颠簸抖动不已。

同样颠簸的还有那根深入体内的石棒,接上了触到地面的铜轮后,它便开始摆动起来。升起时硬生生顶到子宫入口,落下时又狠狠把花径撑开。稀薄的淫水早已干涸,肉壁由疼痛到麻木,再由麻木到阵阵剧痛。周而复始,永无止歇。美妇双目紧闭,耳边似乎还响着小婢的惨叫。

霍狂焰生性残虐好杀,发泄完兽欲后,便兴致勃勃的折磨起秀儿来。他用绳索将女孩的肩部和腿根扎紧,然后一寸一寸割去秀儿手脚细嫩的肌肤,欣赏着少女的哭叫藉此取乐。

百花观音眼睁睁看着爱婢四肢渐渐变短、消失,而躯体依然完美如故,只觉得手脚冰凉,没有一点知觉……

不知走了多久,马车终于停住,待黄衣人将她抱离石鞍,龙纹上已是血迹斑斑。

百花观音艰难的睁开眼睛,面前轻纱般的薄雾正缕缕散开,露出一泓碧水。

水面甚是宽阔,但嵌在山腰群峰合抱之中,却显得精巧细致,宛如一颗蓝宝石般灼灼生辉。

◆◆◆◆ ◆◆◆◆

亥时将至,伏龙堂黑沉沉一片。除了出门的几位首领外,伏龙涧精锐尽在于此。

慕容卫眼中突然寒光一闪,吸了口气,扬声道:「星月湖的妖孽,赶紧出来吧。」

府门西边的箭楼上传出一声阴恻恻的笑声,黄衣胖子屠长老长身而起,「在下屠怀沉,特奉上薄礼一份。」说着抖手扔下一个人头。守在伏龙堂外的亲随跃身接过,刚触到那颗头颅,人还在半空中突地一僵,直直跌了下来。

不用看慕容卫就知道那颗人头是自己的属下,如此霸道的毒药,更证实了他的想法。但当初行事隐蔽,没有留下什么踪迹,为何十余年后会被他们找门来?

慕容紫玫静静立在阶前,精致的面颊宛如七宝玫瑰,在夜中流光溢彩,似乎还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东边的箭楼上站起一个三十来岁的粗壮汉子,服色火红,须发怒张,他高叫道:「慕容卫!子时将至,你考虑清楚了吗?」

慕容卫淡淡道:「不必废话,下来受死吧。」

身着红袍的火堂长老霍狂焰怒吼一声,抬脚挑起一团雪白的物体丢了下来。

这次没有人再敢出手去接,都眼睁睁看着它从高处跌落,激起一片血光。

那是个四肢皆无的少女,股间还不停地流着鲜血,只剩躯体的肉段竟然还微微蠕动。看到秀儿的惨状,慕容卫脸色大变。那个娇贵的女子要是落入星月宫主手中,会有什么样的遭遇?一向镇定的慕容卫不由手指微颤。

突然金光一闪,直直没入秀儿的胸口,只露出一截洁白的羽毛。慕容紫玫一箭射死秀儿,免得她再受苦,抬头盯着霍狂焰,冷冷道:「下来吧。」

暴喝声中霍狂焰从十余丈外的箭楼直扑下来。

慕容卫曾与星月湖五长老之一交过手,深知对方极为难惹,当即挺刀挡在女儿身前。

墙头百余人同时现身,分着红黄两色,正是星月湖五行门中火土两堂属下。

长剑寒光似水,慕容紫玫飘身抵住烈焰、猛炽两名火堂香主,身后伏龙堂精锐纷纷杀出。

霍狂焰红袍一展,从袖中掏出一对火焰状的奇形兵刃,他的火焰令是武林一绝,可刺可勾,砍、切、劈、削样样俱全,甚至可以套锁对方兵刃。

慕容卫长刀斜抱,待他气势攀至巅峰时才一刀劈下。霍狂焰左手封格,右手火焰令前伸,直插慕容卫的胸口。

「铛」的一声巨响,霍狂焰右手刚刚挥出,就被慕容卫一刀劈得倒飞回去。

慕容卫与霍狂焰硬碰硬拼了一招,心下大定,面前这个火堂长老功力还不及当年的沐声传,如果单打独斗不出三百招就能要他的小命。

屠怀沉飞身掠下,加入战团。霍狂焰怒吼连声,像团怒张的烈火围着慕容卫狂击猛撞。屠怀沉却默不作声,他体形矮胖,身法却灵如狸猫,与霍狂焰的刚猛恰成一对。破山锥与长刀交了一招,屠怀沉脸上的喜色顿时一扫而空,他没想到这个名声并不响亮的慕容卫功力如此之高,较之朱邪护法也弱不了多少。

再过数招,他胖脸一颤,失声叫道:「混元气!」

慕容紫玫闻声不由芳心微震。父亲从未传过她们兄妹武功,哥哥慕容胜也是艺出旁门,今日见爹爹的武功如此之高已是大出意外,现在又听说父亲练的是混元气更是大惑不解。她曾听师父说过混元气威力惊人,但练这门内功必得童男之身,可父亲却是娶妻生子……

伏龙堂众卫不是星月湖帮众的对手,不多时便死伤累累。土堂巨石、轻尘两名香主见己方已稳操胜券,立刻转身与烈焰、猛炽两人合攻紫玫。

慕容紫玫独斗两人还有些吃力,见状立刻长剑一翻刺向巨石香主,巨石长盾扬起,厚背刀从盾下穿出,疾劈紫玫腰间。

长剑在盾上轻轻一点,紫玫借力飘身而起,两臂伸展,红衣飘飞,宛如红云飘舞般斜斜掠上堂前的石屏。她的凤凰宝典只练至第四层,功力不足,但轻功却是超乎寻常。石屏本是绝地,此时对于长于轻功的慕容紫玫来说,既免被众人围攻,又可随时掠向四处檐墙角楼,绝地反而成了进可攻退可守的宝地。

慕容卫一连三刀,将屠怀沉劈得连连倒退,接着回手在身后划了一个半圆,迫开霍狂焰,破了两人的合击。霍狂焰脸色血红,怒目圆瞪,袍袖充满了风般鼓起。

慕容卫知道五行火堂擅使雷火,身形微晃,已经绕到屠怀沉身后,好让霍狂焰投鼠忌器,同时长刀疾出,直取屠长老腰间。屠怀沉扭身用破山锥挡住刀锋,但被这势大力猛的一招劈的坐到地上。慕容卫得势不饶人,体内真气一转,合身朝屠怀沉头上劈去。屠怀沉勉强提起破山锥挡在面前,看来万难抵挡。

星月湖诸人心恨手辣,霍狂焰很可能会不顾屠怀沉生死悍然使出雷火,慕容卫长刀劈出,同时留了三分力气戒备身后。

坐以待毙的屠怀沉忽然大嘴一张,一丛黄沙箭矢般劈头盖脸朝慕容卫射去。

这样大面积的细小暗器根本无法抵挡,慕容卫连忙闭目运功硬生生的受此一击,手中长刀加速落下。

「当」的一声巨响,长刀重重劈在破山锥上,将钢锥生生砸入屠怀沉胸口,顿时砸断了三根肋骨。

但这招含沙射影乃是屠怀沉护身绝技,当日吴震就是被他如此一招击杀,面容尽毁。慕容卫虽然内功精纯,脸上也不免血花四溅,两眼顿时盲了。

慕容紫玫从石屏上飞身而起,长剑直刺霍狂焰眉间。霍狂焰两手一举,火焰令挡住长剑,顺势一绞锁住剑身。

兵刃交击,紫玫长剑几乎脱手,她心神不乱,右手在剑柄后一推,同时左手挽起小弩,两道金光一上一下分射霍狂焰胸腹。

待霍狂焰(~文)侧身闪避,紫玫藉机(~人)扶起父亲,右足一点(~书)掠上石屏,接着毫不(~屋)停顿的跃向高墙。守在墙上的两名红衣汉子举刀砍劈,只听「叮叮」两声轻响,两人钢刀截断,翻身掉下高墙。

慕容紫玫用师父所传的护身宝刀「片玉」击杀两人,抢上墙头。正待跃下,突然耳旁一声巨响,父亲背上闪起一团火光。

霍狂焰掷出破空雷,立刻跃起。待烟雾散尽后,他才发现道路上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影。

屠怀沉身负重伤,慕容紫玫又从自己手里飞了出去,宫主传下的命令一样都没完成,霍狂焰不由心头发急。他两个月前与屠怀沉刚刚被提升为长老,正是努力报效宫主知遇之恩的时候,却闹了个两手空空,想到宫主的手段,霍狂焰冷汗都出来了,一面发动人手追捕,一面把伏龙堂翻了个底朝天,搜寻宝藏的线索。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